金人庆火灾去世背后 堂堂部长晚景怎如此凄凉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30日 13:11 来源:码头青年

77岁的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据央视新闻报道,8月27日23时47分,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9号院19号楼1单元101室阳台书籍起火。消防部门迅速到场处置,28日0时17分火被扑灭,过火面积2平方米,现场救出一名年老伤者,后送往复兴医院,经抢救无效去世。

经多家媒体核实,这名伤者就是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

玉渊潭南路9号院是财政部家属小区,紧邻钓鱼台,多为退休老干部居住,对面即为军事禁区。平日,小区的安保措施与公共管理十分严格。

从媒体提供的照片看,金人庆所住的居民楼,外表极为普通,门口还有一个自行车棚,从外观看,估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的。

一楼,过火面积仅2平方米,财政部原部长……一时间,网上议论纷纷。

据《财经》报道,金人庆的夫人在十天之前去世,他本人行动不便,要坐轮椅。8月27日半夜给夫人烧纸时,不慎着火。金人庆之前做过心脏手术,此次失火在阳台,烟熏应当是导致他死亡的主因。

8月29日,金人庆一位现居美国的密友“刘老哥”,撰写了一篇回忆文章,里面透露了一些未见诸媒体的细节和故事。

文章中说,金人庆在阳台上设了一个灵位,悼念亡妻。出事那天晚上,儿子还去看过他。被发现时,他昏倒在客厅。

但根据商务部原部长陈德铭的说法,金人庆是因为心脏病去世。

不过,目前尚无医疗机构对金人庆的死因予以正面确认。

8月28日,《财经》记者走访了现场。三位邻居告诉记者,火灾发生时,仅有老人一人在家。另有同小区的居民表示,当晚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看到任何烟雾,听说是老人自己报的火警。

金人庆是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现中央财经大学)招收的第一届大学本科生。当时中财院60级为干训生,1961年停招学生,62级实际是中财招收的第一届大学本科生,也是建国以来最难考的一届。金人庆是财政系的学习委员。1968年,他被分配到云南省永胜县粮食局。此后十年间,他养过猪、扛过粮包、当过粮局会计。

上世纪八十年代,党内缺乏优秀年轻干部,和当时很多同龄人一样,金人庆被破格拔擢,从副厅级直接提到云南省副省长的位置上,主管经济、财政工作。

1988年,云南澜沧、耿马发生7.6级大地震。救灾和恢复重建需要大约15亿资金,云南当年财政收入才50亿。1990年初,金人庆赴京求援,但当时中央财政也捉襟见肘。

最后,金人庆拿到了中央的政策,同意放宽对云南生产卷烟的限制,作为给云南受灾的特殊照顾,来弥补救灾资金的缺口。改革开放初期时,哪里穷就批准哪里发展烟草。三四年内,云南不仅没要中央一分钱,还上缴了中央财政近60亿。

分税制之前,中央财政穷得叮当响,找广东要,还得看广东脸色。1992年,全国财政收入3500亿元,囊中羞涩的财政部原部长刘仲藜对前任王丙干部长开玩笑:“你还有大褂穿,到我只剩下背心了。”在这种形势下,云南财税大幅增长,对中央财政贡献极大,金人庆因此被中央看中,调到财政部当副部长。

1998年,金人庆调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这时正值亚洲金融危机。后来,他说:“我当了一辈子官,大概只有那一年我对做官艰难的感受最深刻。

国务院要求1998年税收增加1000亿元。

1999年元旦,金人庆在国税总局值班室记录数据,当最后一元税款进入国库的时候,一向内敛的他忍不住流泪了。

1998年全国税收收入为9262.76亿元,比上年增加税收1028.76亿元。

在接受央视访谈回顾这段经历时,金人庆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男人不能老掉泪。我坦然说,不是为了完成一千个亿特别高兴,这是我应该做的,但是完成一千个亿,我的100万税务干部,确实为它付出了非常大的艰辛。包括有的人牺牲了生命,有的人挨了打,流了血。”

从1998年到2002年,1999年全国税收收入突破1万亿元大关,实现了前三年的三级跳,2002年的税收收入超过1.7万亿元,增长12%之多。

从基层一步步干上来的金人庆,既有知识分子的气质,又有基层历练出来的踏实。在他为期4年半的财政部长任上,中国国库充盈。金人庆要求财政部门要以“服务大局,做大蛋糕,以人为本,主动埋单”来指导工作。那些年,中国的企业和地方,日子是比较好过的。

在财政部的积极建议下,实施了2500多年的农业税终于进入了历史博物馆。另外,为八亿农民实行新农村合作医疗,九年义务教育由财政负担,大幅增加对贫困家庭学生的助学金,恢复报考师范院校学生的免费教育……这些都是在金人庆担任财政部长期间完成的。

在金人庆任上,国家税务总局曾查处刘晓庆等多个名人涉税案件。2003年1月,金人庆在回答有关打击逃税问题时表示,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坚决惩治。

金人庆曾多次表示,税法面前人人平等。2003年1月,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当着摄像机镜头展示了自己的工资条,上面清楚地列举纳税额为190.5元。

2005年,金人庆被国外权威媒体《银行家》和《新兴市场》杂志,分别授予“亚洲最佳财长”称号。

遗憾的是,金人庆后来因为一个女人而晚节不保。

根据此前的公开报道,金人庆在担任财长之时,曾将一位名叫李薇的女子介绍给部分官员。后李薇因杜世成、陈同海案发,有关部门约谈金人庆,他如实坦白,之后提前结束财长任期。

李薇充分利用了金人庆的关系网,把几位高官拉下了水。据知情人士说,金人庆本人没有经济问题,他的大儿子收受了李薇赠送的住宅,价值大约100多万元。他自责对子女管教不严,主动辞去财政部长职务,并且立马退回了这笔钱。

金人庆和李薇没有暧昧关系,但承认自己“交友不慎”。

“刘老哥”透露,金人庆的老伴有慢性病,是金人庆的一个长期生活负担,但是他与老伴感情很好,没有任何婚外情。

2007年8月,他被任命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保留正部级。2009年,金人庆裸退,不再在任何机构担任职务。

从这个安排看,金人庆应该没有什么经济问题,否则不会平安着陆,等着他的可能是秦城。跟李薇有关的杜世成、陈同海,一个无期,一个死缓。

金人庆不幸去世后,财政部官网发了简讯。他的母校中央财经大学也刊发了一篇悼念文章,深切缅怀这位优秀校友。

这也从侧面证明金人庆是以清白之身退休的。

以金人庆的级别,为何家里没有专门秘书和保姆呢?

2013年10月24日,南方周末的一篇题为《退休干部享受什么待遇》的文章对此略有披露。

干部离退休后,配备秘书的情况不尽相同。一政法部门的老部长秘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部长退休后仍然有秘书,副部长就没有了,老干局会安排几个人为所有副部长服务。但在另一国务院部门,离休部长可以有专职秘书,退休部长只能和副部长一样,由老干部处统一安排人员服务。地方规定有些不同,如四川正省级干部退休后有秘书,副省级就没有。 离退休的部长65岁以后,每月还享有保姆费,副部长发放一份保姆费,部长可以发放两份,“但标准还是十多年前的,按每个保姆1600元的标准,现在根本不够了。”这位国务院部门老干局负责人说。司局级及以下的干部退休后没有保姆费,但如果是离休干部,每月会有200到800元不等的护理费。 正部级所有医疗费用都可以报销,副部级干部个别进口药的报销则有限制。二者报销程序也不一样,正部级的费用直接由卫生部门与医院结算,副部级的费用则要到原单位报销。副部级每年体检一次,正部级每个季度体检一次。

按照南方周末的这篇报道,如果近几年保姆费没涨的话,金人庆拿到的两份保姆费也不过3200元,这在现在的北京肯定找不到一个像样的保姆。

他的朋友透露,金人庆连小保姆都不肯请,自己行动不便,又无人在身边照料,最终因为一场小火灾而酿成惨祸。两个儿子本来可以做“官二代”,但是他们没有发财,至今十分低调。

著名学者、“中国房地产之父”孟晓苏,也说金人庆是一位“廉洁自守”的人,孩子们都没有挣大钱的。

原来金人庆住的“部长楼”还不是自己的房子,现在他去世后,房子应该会被收回。

生前,他很盼望能抵押房子领取每个月8-10万元的保险给付金,但因为没有房产权,只能遗憾作罢。

金人庆生活很简朴,家里堆满了舍不得扔掉的杂物,最后朋友们替他清理杂物,强迫他扔掉。

朋友们说,金人庆最大的问题是太爱喝酒,而且往往会喝得大醉。

舍不得雇保姆、盼望能多点养老钱、家里堆满舍不得扔的杂物、贪杯爱醉……这哪里像一个正部级的退休干部?活脱脱一个干了一辈子没啥积蓄的普通老头子。

九年前,金人庆因心脏病久治无效,终于做了“换心”手术。手术很成功,术后他又开始活跃,经常参加各种活动。

金人庆多次告诉朋友,国家待他不错。

金人庆经常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得其乐”,他说这叫做“三乐主义”,他的微信名字是“快乐人”。

一位为财政事业作出卓越贡献的老人,一位清廉一生的退休高官,以这种方式离世,令人震惊的同时,也给人留下很多思考。

一位叫“京城律少”的网友在微博上说:有一次我在地坛公园遛弯,和一个原来老煤炭部局级退休的老领导聊天,他说自己就一个女儿现在定居在美国,老伴儿去世后,就他孤独一人住在和平里,他每年去一趟美国看外孙,平时都是一人住。我以为只是个案,他说在他住的“部长楼”里,大概有几十个退休官员的子女都在国外,美国居多,澳洲、加拿大也有一些。而这些退休干部大多都在国内,与孩子天各一方,一年能见上孩子一面就不错了,这种退休官员的“空巢老人”现象,想来挺让人唏嘘的。

金人庆这一代,尚可多生育子女。如果子女有心,轮流照顾父母,负担不见得多重。但是再晚十年,大多数官员只能生一个孩子,他们退休后的境遇,又是另一番模样。如果子女孝顺,有心又有力,那还算好。很多官员,平时工作繁忙,应酬又多,在家的时间少,管教子女方面,难免缺位。父亲退休了,子女长大了,需要天伦之乐的时候,子女能给父辈多少感情回馈?这方面,很值得思考。

在城市里,每个人都要拼事业,要多赚钱,城市越大,压力越大。工作的压力,房贷的压力,交通的压力,子女教育的压力……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都让子女对老人的孝敬,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个在大城市生活的朋友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记得老爸临终前突然手脚都不得动了,躺在医院的床上,竟然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等我赶回家守在他身边帮他清理尿不湿时,他极感羞愧,气息不接地对我说:“益伢,听说有一种药,打下去就像睡着了一样走了,你叫医生帮我打吧,安乐死,我想。我这样活着很痛苦,突然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一脸悲戚望着我,我安慰他别乱想。稍微好点的时候他又和我说起最后几天在养老院的遭遇,说那个护工把一碗饭端到床头柜上就走了,他无法动,就没有吃的。听得我心里刀割一般。老爸没有工作,完全靠我养。我如果不上班去照顾他,我会被扣得自己都没饭吃。

那位“京城律少”网友所说的现象,我相信很普遍。

而且越是金字塔上方的阶层,亲情可能越稀缺。中国人望子成龙的观念重,能培养上大学的,绝不会上技校。能出国留学的,多会千方百计送出国。有些富人家,还会在海外再筑个巢,让子女生活在国外。受过高等教育的,通常都会在大城市工作生活,能把父母接过来同住的,少之又少。一个是自身压力大,另外是老人不习惯跟小家庭生活在一起。子女在国外的,想见一面,那自然是更难。

倒是那些普通人家,对子女也没有过高要求,孩子长大后,就在身边做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反而能享受到人世间最宝贵的亲情。

上天是很公平的。

金人庆,曾经位极人臣,退休以后待遇不错,但是到了七老八十,最在乎的肯定不是这些。他在乎的那些,又从来不是凭借金钱和权位就可以轻易得到的。

8月27日那个夜晚,儿子走后,在老伴的灵位前,金人庆点起蜡烛,念及老妻,想起往事,他是怎样的心情?在火光骤然升起时,他是如何地惊慌?在他不省人事之前,闪现在脑海中的画面又是什么?

这一切,再没有人能知道。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金人庆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