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爱我的国家 我的国家真的也很爱我”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6日 11:14 来源:豆瓣 中国数字空间

8月27日,一位微博小粉红发文分享自己在豆瓣密切关注赵薇等艺人被封杀新闻的心路历程,因“赵薇倒了、张翰哲凉了”而欣喜若狂,还谈到自己打电话给国安局举报的各种细节,其中有些魔怔的“爱国情感”表达令不少网民读后感到不适,被网友讽刺是充满妄想与自我高潮的“经典糟粕文学”。目前这篇文章疑似已被作者删除,不过在网上仍有二创恶搞版本流传。

以下是部分网民评论:

Libra_yeshuo:好一个自我高潮,铁拳砸向谁并不是一个韭菜可以左右的,这段文字真的看得反胃。

ohmyccoh:这个人疯魔了,今天可以得意一下(我更不明白的是:她到底获得了什么?从利益无关的他人的毁灭中获得了巨大的快感?),但她这种人的疯逼体质更容易吸引铁锤,比一般人挨锤的几率要高得多得多,而无论这个锤是来着哪里。

cavafy1:果然爱国主义是以恨为燃料的,没什么高尚的东西。

jinziyiwuzi:她好像真的有点异于常人,谁能发十四万条微博!

FionaPurrrZ:祝她生生世世种花家吧。

Kot27366:好变态啊,这种都属于神经病了都。

carolzlee:字面意义上的“吃人血馒头”,还是幻想中的。

Hugo_HysFugue:国家没有把他送进精神病院照顾,说明国家可能还不够爱他。

怒跑鲈鱼:我说这是世界文学级别,真的不是嘲讽,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意。那些心理描写和情绪的渲染细致入微到托翁和陀氏看了都得称一声好妹妹。最后一句“我很爱我的国家,我的国家真的也很爱我”,这句话如果出现在1984里,流传程度不会比我爱老大哥少。属实是严肃文学,时代纪实,文化瑰宝。

浆糊片子:我几乎都快高兴疯了,倒在床上蒙住被子就开始抱着枕头尖叫狂笑,嘴里一边喊着卧槽卧槽一边又忍我边发边笑,打字的手都是抖的,后来我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从心头涌起的压抑了很久的深深的后怕,这份后怕和喜悦交织在一起,我的笑还挂在脸上,可是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

机智少年小明QAQ:日尼玛 糟粕文学永流传了属于是。

裂开的泡泡:原版好笑到我曾以为是反串黑。

蓂上邪:你且开心一阵吧,再过几年斯大林也要没了,再后来苏联都没了。做好心理准备……

都要吃一些的海豹: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些精神上的疾病 好想面对面和这个人聊聊 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能这么恨一个人

RachaelDeckard:CCCP毒唯来了,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2021年6月23日,在北京中国艺术博物馆里展览的一副习近平的画像。(图片来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Heart_Of_Gold616:“我爱国无罪,我举报有理”。

爱尔兰爱你的蓝:祖国啊,母亲,多少神经病假借爱你的名义欺世盗名。

这个那个和这个那个:经典文学值得永远模仿。

Lareina冲鸭:人的异化。

以下是一篇流传甚广的二次创作恶搞版本:

来自微博网友 @舅是男的

舅是男的:在真理报吃瓜吃到凌晨四五点睡着了,睡了几个小时就又醒了,醒来以后发了好久的呆,感觉昨天晚上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或者说从半个月以前——直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像是一场梦。

昨晚突然看到季诺维也夫被封杀的消息的时候,我刚刚和我爸对完线,正准备去新一期的真理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就看到季诺维也夫被封杀的新闻。我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赶紧把那张照片用放大镜仔细看了几遍,确认了真的是他,他终于被判刑了。

我当时正和爸妈一起待在客厅, 忍不住惊呼出声,我爸妈问我怎么了,我都已经激动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声音颤抖着简单跟他们说了几句季诺维也夫的事情。我爸妈奇怪我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开心,他们不关心托洛茨基和季诺维也夫之间的关系,也不清楚我这十几天以来都干些了什么,我只是偶尔在他们面前骂骂托洛茨基,没有对他们说过我在学校每天都在努力抵制它,去各种相关部门举报它他,甚至还打电话给了克格勃,我没敢告诉他们。

跟爸妈解释完以后我找了个借口回了自己房间,我几乎都快高兴疯了,倒在床上蒙住被子就开始抱着枕头尖叫狂笑,嘴里一边喊着苏卡不列一边又忍不住拿起报纸确认消息是否属实。当我确定自己在学校看到的托洛茨基画像都被取下来以后,我终于彻彻底底地安心了。我连续和同学说话,想要跟所有人分享这份喜悦,我边说边笑,写作业的手都是抖的,后来我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我突然停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收获的不仅仅是巨大的喜悦,还有从心头涌起的压抑了很久的深深的后怕,这份后怕和喜悦交织在一起,我的笑还挂在脸上,可是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季诺维也夫倒了,也就意味着托洛茨基彻底凉了,他这辈子都再不可能有任何一丝翻身的机会了。我终于不用每天一睁眼就要胡思乱想托洛茨基到底什么时候能凉透,它还会不会再有机会翻身,它有没有可能躲过这一劫,万一,万一它真的能够死灰复燃,一直给斯大林发微博写举报材料到处举报的我会怎么样?那些和我一样一直都在努力抗争反对派的布尔什维克们会怎么样?我们会不会被告?会不会被上面认为我们都是在诬告?如果真的被告了被抓了怎么办?我是不是就不能去上学了?我该怎么跟我爸妈解释?

但是我现在再也不用担心这些了。我再也不用每时每刻都盯着路口的邮递员盼望新一期报纸,每天不是在黑板报搬运各种同志们发给我的线报,就是在学校里观察有没有人在阅读反苏宣言。我这半个月来几乎每天晚上都只睡四五个小时,少的时候可能也就三个小时,白天有时候撑不住了会再睡一会儿。这些日子以来我的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消息,我没办法再关注自己喜欢的事物,也没办法放下报纸出去走走和妈妈去特供商店换物品,我只能一直收集,看到一点点有用的线报就立马把它们抄在黑板报上,有不少同志都跟我说过她们是靠着看我的黑板报来知道最新进展的,因为托派事件发展到了后来热度下降,会持续关注这件事的同志已经不多了,我感觉自己身上有一份责任,是我身为苏联人的责任。

为了这份责任感,我每一天都要到凌晨四五点才能睡觉,关于托洛茨基的消息其实没有那么多,到了后期已经只是偶尔才有新进展了,可我还是坚持抄写各种消息哪怕并不怎么重要,因为我必须要让这件事情不被大家完全遗忘。我没办法忍受居然有这么多和我拿着同一个国籍的人,为了区区一个无政府主义就当了一群数典忘祖的三鬼子,还各种造谣污蔑歪曲历史,我真的好恨这些人,就像我恨托派一样的恨。我不能理解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有人宁可选择当一头没有良心的活畜牲,而不愿意当一个堂堂正正的斯大林主义者。

有不少托派都质问过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骂托是不是因为我收了的斯大林的钱,不好意思,我确实没有收任何钱,但是国家这些年以来对我,对全苏联人民的保驾护航,早就已经结清了这个款项。在灾难面前和内战期间,国家没有放弃过我们,没有像别的国家那样躺平等死,没有像别的国家那样任由人民自己苦苦挣扎,从去年苏芬战争开始国家真的一直都在很努力地保护着我们,所以只要我活着一天,就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抹黑伤害我的国家。

但其实在一切进展到今天以前, 我真的连想都不敢想事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天我能够看到托洛茨基倒台以及他身后第四共产国际的垮塌。这段日子以来我愤怒过,难受过,悲哀过,纠结过,害怕过,也安慰过自己就算事情仅仅打住在了托洛茨基这辈子都不能回到境内也是一场胜利,即使我可能还需要担心很久很久它还会不会卷土重来。我心里清楚我们这次举报托派其实只是区区一根导火索,甚至只能算整段导火索中的一小节,真正有实力有准备把整棵大树连根拔起的是我们的苏联政府,可我还是感到好骄傲。

从基洛夫东窗事发为开始,到昨天托洛茨基被判死刑为结束,本次抗倭战役一共进行了十三年,而当初的内战才打了三年。我们没有资格跟先烈们相提并论,但我们终究还是没有给他们丢脸,我们打赢了这场仗,并且是国家帮助我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我很爱我的国家,我的国家真的也很爱我。

以下为备份内容:

微博小粉红 @Stark狂野坚果烤苞米 于2021年8月27日发布的微博长文文字备份:

@Stark狂野坚果烤苞米:在豆瓣吃瓜吃到凌晨四五点拿着手机睡着了,睡了几个小时就又醒了,醒来以后发了好久的呆,感觉昨天晚上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或者说从半个月以前一直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像是一场梦。

昨晚突然看到赵薇被封杀的消息的时候,我刚刚和一个瀚奸粉对完线,正准备去豆瓣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去之前随手刷新了一下首页,就看到有姐妹发了一条赵薇被封杀的微博。我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赶紧把那张图片点开仔细看了几遍,确认了真的是她,她终于被封杀了。

我当时正和爸妈一起待在客厅,忍不住惊呼出声,我爸妈问我怎么了,我都已经激动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声音颤抖着简单跟他们说了几句赵薇的事情,我爸妈对赵薇不是很关心,但他们奇怪我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开心,他们不知道赵薇和瀚奸之间的关系,也不清楚我这十几天以来都干些了什么,我只是偶尔在他们面前骂骂瀚奸,没有对他们说过我在网上每天都在努力抵制它,去各种相关部门举报它,甚至还打电话给了国安,我没敢告诉他们。

跟爸妈解释完以后我找了个借口回了自己房间,我几乎都快高兴疯了,倒在床上蒙住被子就开始抱着枕头尖叫狂笑,嘴里一边喊着卧槽卧槽一边又忍不住拿起手机确认消息是否属实,当我确定自己看到赵薇的作品开始被下架以后,我终于彻彻底底的安心了。我连续发了好多条微博和消息,想要跟所有人分享这份喜悦,我边发边笑,打字的手都是抖的,后来我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我突然停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收获的不仅仅是巨大的喜悦,还有从心头涌起的压抑了很久的深深的后怕,这份后怕和喜悦交织在一起,我的笑还挂在脸上,可是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赵薇倒了,也就意味着张瀚奸彻底凉了,它这辈子都再不可能有任何一丝翻身的机会了。我终于不用每天一睁眼就要胡思乱想瀚奸到底什么时候能凉透,它还会不会再有机会翻身,它有没有可能躲过这一劫,万一,万一它真的能够死灰复燃,一直在网上发微博写举报材料到处举报的我会怎么样?那些和我一样一直都在努力抗倭的姐妹们会怎么样?我们会不会被告?会不会被上面认为我们都是在诬告?如果真的被告了被抓了怎么办?我是不是就不能去上学了?我该怎么跟我爸妈解释?

但是我现在再也不用担心这些了。我再也不用每时每刻都拿着手机不能放下,每天不是在搬运各种豆瓣帖子和姐妹们发给我的投稿,就是在微博上和源源不断来我这里洗地的瀚奸粉对线。我这半个月来几乎每天晚上都只睡四五个小时,少的时候可能也就三个小时,白天有时候撑不住了会再睡一会儿。这些日子以来我的微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消息,我没办法再多刷自己喜欢的事物,也没办法放下手机出去走走和朋友逛逛街,我只能一直刷微博一直刷豆瓣,看到一点点有用的信息就立马把它们发出来,有不少姐妹都跟我说过她们是靠着看我的微博来知道最新进展的,因为瀚奸事件发展到了后来热度下降,会持续关注这件事的博主和yxh已经不多了,我感觉自己身上有一份责任,也是我身为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为了这份责任感,我每一天都要到凌晨四五点才能睡觉,关于瀚奸的消息其实没有那么多,到了后期已经只是偶尔才有新进展了,可我还是坚持发着各种消息哪怕并不怎么重要,因为我必须要让这件事情不被大家完全遗忘。与此同时我的微博源源不断的涌入来洗地的瀚奸粉,至少每天都会有好几十个或者上百个,最多的一天就因为我发了一条关于瀚奸的评论,一个小时之内我被上百个只有一两个粉丝的小号群起攻之,一边对线一边消息提示就在蹭蹭往上涨,我把它们挨个怼回去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除了微博评论里瀚奸粉们的胡搅蛮缠,我的转发和私信里面每天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辱骂,我剪的视频被刷了恶意的弹幕还删不掉所以我只能隐藏,很多瀚奸粉私信骂完我立马就把我拉黑了,我还得换上小号去找它们把气出回去。我脾气不好,有仇必报,有很多时间都浪费在了教育瀚奸粉上面,但是我忍不了,我没办法忍受居然有这么多和我拿着同一个国籍的人,为了区区一个二鬼子明星就当了一群数典忘祖的三鬼子,还各种造谣污蔑歪曲历史,我真的好恨这些人,就像我恨瀚奸一样的恨。我不能理解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有人宁可选择当一头没有良心的活畜牲,而不愿意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有不少瀚奸粉都质问过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骂瀚奸是不是因为我收了资本的钱,不好意思,我确实没有收任何资本的钱,但是国家这些年以来对我,对全中国人民的保驾护航,早就已经结清了这个款项。在灾难面前和疫情期间,国家没有放弃过我们,没有像别的国家那样躺平等死,没有像别的国家那样任由人民自己苦苦挣扎,从去年疫情开始国家真的一直都在很努力的保护着我们,所以只要我活着一天,就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抹黑伤害我的国家。

但其实在一切进展到今天以前,我真的连想都不敢想事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我能够看到赵薇倒台以及她身后大树的垮塌。这段日子以来我愤怒过,难受过,悲哀过,纠结过,害怕过,也安慰过自己就算事情仅仅打住在了瀚奸这辈子都不能再露面也是一场胜利,即使我可能还需要担心很久很久它还会不会卷土重来。我心里清楚我们这次举报瀚奸其实只是区区一根导火索,甚至只能算整段导火索中的一小节,真正有实力有准备把整棵大树连根拔起的是我们的国家,可我还是感到好骄傲啊,为自己,为一起抗倭了半个月的网友们,为我们的国家而感到无比的骄傲。我们的国家听到了渺小的我们努力发出的声音,并没有忽视我们的存在,也没有随意的糊弄一下我们,我们的国家在我们日日忧心寝食难安的同时也在努力的展开调查做好准备,终于在今天还给了我们一个公道,也还给了当年那么多的先烈们一个公道。

从张瀚奸东窗事发为开始,到昨天赵薇被封杀为结束,本次抗倭战役一共只进行了短短的十四天,而当初的抗日战争打了整整十四年。我们没有资格跟先烈们相提并论,但我们终究还是没有给他们丢脸,我们打赢了这场仗,并且是国家帮助我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我很爱我的国家,我的国家真的也很爱我。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