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害30万中国儿童被叛无期的三鹿董事长将出狱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30日 10:45 来源:GBK

2008年“三聚氰胺事情”,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

近30万中国婴儿受害,其中多人病亡,

至今,“大头娃娃”仍让无数家长心惊肉跳。

当年,处于“风暴眼”的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被判无期徒刑,锒铛入狱。

如今,13年已过,本以为田文华要“老死狱中”,却传来消息:

她因在狱中“表现良好”,已获三次减刑,“无期”变“有期”,可能快出狱了……

01

田文华,1942年生于河北,

老家在距石家庄30公里的正定县南岗村。

家境贫寒,姐弟七人,她排行老二。

从小,她就刻苦勤奋,励志要飞出寒窑。

原本她想学医,但因家贫,只能无奈放弃,

风光之时,她曾回忆,

“父亲通知我不能继续读书了,那时我就咬牙暗下决心,即使无法当医生,也必须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从农业专科学校毕业后,田文华有着不错的医学基础,在当时贫瘠的农村,算是重点人才。

1968年,她进入石家庄牛奶厂当兽医。

1983年,41岁的田文华因工作能力出众,升任石家庄牛奶厂的生产副厂长。

当时,国家提出了“奶粉配方母乳化”的研究课题,

就在全国奶厂都犹豫不决时,

已扎根乳业15年的田文华,一眼就看到了商机。

她马上找到了厂长,积极争取,

厂长看着一手提拔起来的女将雷厉风行,非常欣慰,不久就同意了她的请求。

从此,这家奶厂发展进入快车道,很快跻身原轻工部“母乳化奶粉”定点生产企业行列。

经过10年努力,

1993年,田文华一手掌舵的三鹿集团,已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厂。

此后15年,三鹿连续销冠第一。

当时,三鹿奶粉邀请了多位明星代言,

打出了“20年专业保障,更多营养,近万妈妈的选择”的广告语。

到2008年,三鹿奶粉的官方售价为18元/袋,

确实比同类奶粉便宜很多,

低价+明星代言,吸引了大批收入拮据的家庭。

当然,这些代言的明星,

自己的孩子估计都没喝过三鹿。

蒋雯丽、倪萍、邓婕都曾代言

田文华,成了国内著名的女企业家。

那么,三鹿奶粉是靠什么做到低价的呢?

02

其实三鹿早在2004年4月,就爆雷了。

田文华提出了“奶牛下乡,牛奶进程”新模式,

企业将奶牛卖给农民,农民养牛,用牛奶还债。

这种模式大大降低了企业成本,快速扩大生产规模,其后蒙牛、伊利等奶企都曾仿照这种模式。

但它有个最大弊端:削弱了奶企对奶源的把控。

看似让企业走上了快车道,实则埋下了隐患。

2004年4月,安徽阜阳出现了一例“大头娃娃”事件,不过因为当时网络信息还不发达,事情最终被压了下来。

如今17年已过,那个孩子侥幸存活长大,

外表看,和正常人区别不大,

但当她摊开手,两根食指却永远无法伸直。

悦悦的手指

事发后,三鹿集团选择了“紧急公关”,危机不久就被压了下去。

此时,若“三鹿”能引起重视,

30万中国孩子或许就能得救。

但是快速增长,迷乱了管理者的眼睛。

转眼来到2005年,中国约2000万新生儿呱呱坠地,奶粉需求大增,奶价一路飞涨,供不应求……

当时各地都建起了私人奶站,缺乏监管机制。

农户们为了牟利,就往鲜奶中兑水,

稀释奶的营养成分不足,通不过蛋白质检测,

于是,他们开始往奶中添加“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可以提高蛋白质的检测值,

但这是一种化工原料,不溶于水,更不能被添加在食品中。

长期摄入,将导致人体泌尿系统、膀胱、肾产生结石,更可诱发膀胱癌。

但对于奶农的非法操作,

争抢奶源的企业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中,就包括三鹿集团。

而企业的“纵容”,让不法奶农越来越多。

事后调查发现,早在2005年三鹿集团就知晓不法奶农向鲜奶中添加化工原料,但为了利润,他们选择了默许……

无人关心孩子的生死,只想着上市。

人的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

眼睛一红,心就黑了。

终于,2008年,事态失控了。

03

2008年2月25日,浙江泰顺出事了。

40岁的宝爸王远萍,女儿13岁,

他在当地一家超市陆续购买了15包三鹿儿童高钙配方奶粉,但孩子喝完就开始不舒服……

开始他以为是偶然,但孩子好转后再喝,依然腹泻、小便中出现了淡黄色颗粒物。

开始,他以为自己买了假货,就联系厂家。

但之后,厂家来电确认:

“是真货,质量没问题。放心喝!”

这奶粉明显不对劲啊,王远平心中打鼓。

不久,汶川地震发生,举国同悲,

他从电视上看到三鹿集团捐赠了价值900万的奶粉给灾区的孩子……

2008年5月20日,王远萍在“天涯社区”发出了质疑——《这种奶粉能用来救灾吗?》

此帖撕开了真相一角,也引起了三鹿的关注。

但此时,他们想的仍不是调查、纠错,

而是企图开展“危机公关”,瞒天过海。

帖子发出后11天,三鹿集团以价值2476.8元的四箱新奶粉为代价,取得了王远平的账户密码,请求删帖。

死到临头,三鹿仍自信满满,

以为再次凭一纸协议“封口”,驾轻就熟,

却不知,纸早已经包不住火。

石家庄三鹿集团旧址

1个月后,6月28日,

甘肃解放军第一医院的泌尿科医生张伟,接诊了一位“结石宝宝”。

孩子刚10个月,全身浮肿,无法排尿,

襁褓中的婴儿奄奄一息,辗转了4家医院。

他痛苦的小脸,让张医生夜不能寐,

行医23年,从未见过这幺小的孩子得肾结石。

手术后,他心中的疑团更甚。

张伟医生(右一)

然而没待他深思,接下来的10天,

医院又陆续收治了三名“结石宝宝”,

全是6-11个月的婴儿,全喝了三鹿奶粉。

有的婴儿,双肾结石,输尿管里的结石长7毫米、宽4毫米……

孩子疼得死去活来,无法排尿,危在旦夕。

通过与患儿父母交流,张伟医生觉得:

婴儿奶粉,有问题!

7月16日,张医生向医院汇报了此事,医院随后上报了上级主管部门。

8月13日,张医生又成功抢救了一名濒死患儿,

走出手术室,他面色凝重:

为了孩子们的生命,不能再等了!

他自行组织医务人员对兰州市四家大超市的三鹿奶粉展开了调查,进一步确定了自己的怀疑!

9月8日,甘肃14名患儿被诊断为肾结石。

这晚,张伟医生端坐灯下,提笔写信。

这是一封写给媒体的揭露信。

妻子忧心忡忡地站在一旁,

“你一定会惹大麻烦,你当不成医生了!”

耿直的军医倔强地回了一句,

“要当不了,我就去医院门口卖花!”

张伟医生被评为2008“感动甘肃人物”

这封信,寄给了《南方周末》,

同时,张伟让患儿家属找本地媒体曝光。

这是一群经济并不宽裕的家长,但为了孩子,大家拼命奔走发声。

2008年9月8日,《兰州晨报》发出了报道:

就这样,盖子被揭开了。

消息一经公布,民众一片哗然。

随后,江苏、河北、甘肃等多省都出现了“大头娃娃”,头围过大,肾结石……

仅仅三天,患儿增长了59例。

其中,部分孩子肾功能发育不全,甚至病亡。

因为三鹿奶粉价格低廉,

吃这种奶粉的大部分患儿,家境相对拮据,

孩子患病,无疑是雪上加霜。

如此多的患儿在无助挣扎,

而三鹿集团不仅不承认产品质量问题,

董事长田文华还多次开会探讨“应对措施”,

她还特别要求“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瞒不住了。

最终,三鹿集团见到棺材,才落了泪。

一纸姗姗来迟的声明发布:

承认部分批次的婴儿奶粉受到了三聚氰胺污染。

但责任,全推给了提供奶源的不法奶农。

04

三鹿,还是一家合资企业,

它最大的股东是新西兰恒天然公司。

九月后,更多媒体直接点名三鹿奶粉,

三鹿集团准备上市的念头,彻底搁浅。

2008年9月17日三鹿被告上法庭,责令停止生产和销售。

最高罚款2亿,走上了破产的道路,

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也被警方拘捕。

根据其后质检总局的报告:

三鹿奶粉中三聚氰胺的含量超标数百倍!

导致中国30万患儿致病,

多人尚未看清这世界,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炸弹继续引爆。

全国22家乳企的奶粉中,都检测出了三聚氰胺,伊利、蒙牛、雅士利等品牌无一幸免!

三十多万患病儿童中,

有些人经治疗后,可像正常孩子一样生活,

但很多人的伤害,将伴随一生……

如今,已经过去了13年,

但无数家庭,却永远被困在了原地。

甘肃岷县的车彦君夫妇,

13年前,他们刚出生的双胞胎儿子鹏鹏和贺贺,因为食用三鹿奶粉双双罹患肾结石。

如今,他们都已长大了半大小子,却依然饱受着伤害:个头矮,尿不尽,频繁生病……

惨剧发生后,他们提起奶粉就害怕,

最后无奈牵回了一只羊,靠着3年羊奶喂养,将兄弟俩拉扯大。

为照顾孩子,夫妻俩再没外出打工,年收入不足2万。

而根据当年国家的赔偿条例,哥哥因未动手术被鉴定为轻度患者,获赔2000元,弟弟接受了手术,被鉴定为重度患儿,获赔30000元。

辗转了一年多后,直到2009年,才拿到了赔款。

他说,此后余生,

孩子的健康,就是全家最奢侈的梦。

面对大众的愤怒,官方重拳出击,

数十名高官因此落马,多人被判重刑,

其中,直接造假的三人被判处死刑。

2008年12月31日,三鹿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刑。

虽无法证明田文华知道奶源被奶农添加了三聚氰胺,但事情暴露后,她确实下令企图掩盖事实,作为企业代表,罪责难逃!

法庭上,66岁的田文华忏悔落泪,

但眼泪无法换回孩子们的健康和生命。

最终,她被判处无期徒刑。

而此后十年,恐慌和焦虑开始蔓延,

很多家长对国产奶粉丧失了信心,

即便花高价,也要从海外代购。

相关数据显示:三鹿奶粉事件前,国产奶粉市场份额是65%,事件之后跌至30%以下,一线城市更是跌到了15%以下。

15%以下,到底“下”到了多少?

有业内人士曾说,当时的一线城市市场中,估计国产奶粉的阵地几乎丧失殆尽。

可以说,田华文和其三鹿集团以一己之力,将中国乳企拖入了泥沼。

三鹿奶粉,不止伤了孩子,伤了中国乳业,

更伤害了一代中国父母的安全感。

如今,三鹿虽然彻底垮台,

而田文华,竟然要出狱了?

05

田文华,2009年入狱,至今已获三次减刑。

第一次减刑:

是在2011年,当时她入狱不到2年。

狱方表示:其入狱后一直都表现很好,积极配合狱警的工作,在监狱期间获得了多次表扬,被评为年度积极表现分子。

2011年,河北省高院认为田文华在服刑期间有悔改表现,根据相关法律裁定将其刑罚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改为六年。

第二次减刑:

3年后,她又获得了第二次减刑。

理由是:减刑后,她在狱中依旧表现积极,没有违规违纪等现象的发生,获得过多次记功奖励。

2014年5月,根据(2014)石刑执字第01119号裁定书,田文华再被减去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六年不变。

第三次减刑:

2年后,她又获得了第三次减刑。

2016年7月,河北省女子监狱提出:

田文华从进监狱到现在,在狱中的表现一直很好,对自己犯下的过错感到非常后悔,并积极悔改,多次获得记功奖励,积极遵守法律法规和监规。

同时在狱期间积极参加思想、文化和技术课的学习,在劳动任务中表现突出,对自己犯下的过错有了深刻的认识,对法律法规熟记于心,在狱期间多次获得考核记功奖励,考核表扬奖励,多次被评为年度改造积极分子。

然后,再次减刑1年6个月。

短短几年,从“无期”变成了“有期”。

三次减刑后,田文华的刑期变更为2027年8月,

还有5年多,就要出狱了。

然而,有律师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无期徒刑罪犯实施执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十三年,起始时间应当从无期徒刑判决之日算起。

也就是说,按照目前规定,

田文华还可能申请第四次减刑,

也许很快,她就可以出狱了。

当年看到的一幕,至今瓜都无法忘怀:

医院里,一名8个月的婴儿将被推进手术室,

父母拉着他稚嫩的小手,怎么都不忍放开,

旁边是苍老的爷爷奶奶,瘫坐在走廊绝望痛哭。

这是怎样刺痛人心的生离死别?!

法律的审判,尚有尽头,

但道德唾弃,没有边界。

人世间有些过错是可以挽回的,

但有些错任凭时间洗刷,永远无法被原谅。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又会问:

“我们的国家会好吗?”

当然会,我相信。

13年过去了,信息在加速,人心在凝聚。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其实我们同在一条船上,

而毒奶粉、问题疫苗,

不过是一些硕鼠在啃噬我们赖以栖身的家园。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守护,

也因着这份守护,核心价值观中那些动人的辞藻愈发凝聚着信的光芒。

而只要相信,就会有改变的力量。

前行,祝福,感恩。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