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回国做垃圾清运 不问工资提一请求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1日 17:18 来源:GBK

“他现在就像一个小孩子,和40多年前的我一样。”51岁的许国兴牵着父亲的手,扶他上了垃圾清运车,坐在自己边上。

父亲78岁,去年底确诊为阿尔茨海默病。

4年前,许国兴就辞去装修公司的工作,“想多陪陪阿爹”。2020年底,许国兴应聘上了小区的垃圾清运员。

阿尔茨海默病是一场起于暮年的战争,打赢这场仗,几乎没有胜算,“陪伴”是家属手握的最厉害的武器。

阿爹不记得我了

父子俩住在下沙街道元成社区元成东盛家园,许国兴叫父亲“阿爹”,这是下沙当地的土话。

老许有两个儿子,4年前,小儿子去世。在许国兴看来,弟弟的离开,是阿爹没法承受的打击。也是从那开始,“阿爹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在路上走着走着,老许会突然蹲下,抱头哭起来。

吃过早饭没多久,老许就会忘记,问“什么时候吃早饭啊”,也会自己走到厨房去煮粥。有时候,一天要吃好几顿,“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吃过了。”

即便是大热天,老许也会穿四五件衣服,有时还会穿上老婆的外套,“他已经分不清了。”

老许也会在凌晨两三点起床跑下楼,许国兴在深夜里找过他好几次。有一回,许国兴在小区里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只好报了警。最后是在警察的帮助下,调出了小区的监控才找到的。

监控里,老许去过十一号大街、十二号大街,这两条路,离小区有3公里多。

最坏的时候,许国兴担心阿爹跳了河。

“他也不知道要去做什么,有时候会说要去种地。”许国兴说,阿爹做了一辈子的农民,在钱塘江边有好几块地,这是他记得最清楚的事。

不过,4年前,那几块地就已经没有在种了。

老许已经记不得好多事情了,渐渐地,也认不得人。

看不到老婆时,他会问许国兴,“你妈去哪里了?”老婆在面前时,老许有时也会问,“你是谁啊?”“她是哪里来的啊?”

“他有时也会不记得我。”许国兴说。

去年底,老许确诊为阿尔茨海默病。

许国兴原本是不愿意带他去做这个检查的,他总觉得,“多陪陪他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确诊了又能怎么样呢?这个病是没有办法的,又治不好。”这是许国兴的无奈,也是最后的一丝挣扎,“确诊了,就说明他得了这个病了。”

老许的病情,其实许国兴都清楚。但是他总想着,“如果没有医院的那一纸诊断书,阿爹就没有得这个病。”

这是他对自己的安慰。

“上阵父子兵”

4年前,许国兴和亲戚在非洲干装修。弟弟出事后,他辞了工作跑回杭州。许国兴是家里长子,在他看来,这是应该做的。

“家里发生这样的变故,赚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最要紧的,是家里人都平安。”这是4年来,许国兴最大的感受。

去年底,元成社区招聘垃圾清运员,许国兴上门竞聘。

没问工资,他只提了一个请求:上班的时候,想带着我爸。

元成东盛家园是一个回迁小区,街坊邻里的也都相熟,社区的人觉得许国兴踏实,就答应了他这个要求。

早上5点,许国兴就起来上班了,要清运小区里5个站点的垃圾。往返这些垃圾点位时,老许就坐在许国兴的边上,时间长了,老许偶尔也会帮忙拖垃圾桶。

和阿爹能有这样的亲近,这是许国兴多年来的悉心陪伴换来的。

垃圾清运车上,总站着一只金毛,那是许国兴的儿子买的。

“金毛活泼,儿子说买来陪爷爷。”许国兴的儿子给金毛取名“平安”,“想一家人平平安安。”

在金毛的陪伴下,老许确实开心多了,也没那么频繁地发脾气。

以前,为了防止老许在夜里悄悄跑下楼,许国兴就搬了沙发挡在门口。现在,老许要是夜里去开大门,平安就会拦住他。

现在,平安是父子俩的小跟班,上班时也都跟着。

在小区里干了快一年的垃圾清运员,居民也都很认可许国兴的工作。

“他的孝心,我们都很感动。”元成社区副书记孙观军说,当初同意他带着爸爸上班,也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才决定的。这段时间做下来,他工作做得确实蛮到位的,带着爸爸上班,也没出过问题。

“上阵父子兵嘛。”许国兴说。

许国兴还是孩童的时候,家里种的菜吃不完,老许就带着他上城里卖菜。对许国兴来说,阿爹“现在就像一个小孩子,和40多年前的我一样。”

小时候阿爹教我的,现在我教他

“你为什么要和我睡在一起,你自己没有房间吗?”

许国兴陪着老许在一个房间里睡过一段时间,把老许给惹烦了。

为了防止老许走失,许国兴曾在他的衣服上装过定位系统,被发现后,马上就会被摘下来。就算缝在衣服里也没有用,也会拆掉,就像小男孩拆玩具一样。

老许确诊阿尔茨海默病后,许国兴上网查了很多资料,“悉心照料比吃药更重要”,这是他的总结,“现在能做的就是多陪陪他。”

如果说之前不愿带老许去做检查,是许国兴心里最后的挣扎,那么如今,他已经“认了”。

“有些事情可能都是安排好的,既然那些方法都没用,就只能多陪陪他,顺着他,多做点让他开心的事情。”许国兴庆幸,自己身体不错,“能照顾好他。”

不上班的时候,许国兴会带着老许去临平、乔司走走看看,也会去逛西湖、拱宸桥。这些地方,都是许国兴小时候,老许常带着他去过的。

许国兴也会教老许玩拍手游戏、唱歌,《东方红》《太阳升》《社会主义好》,是父子俩常唱的。

老许在学这些的时候,总是笑得很开心,“就像一个孩子。”

“这些都是小时候,阿爹教我的,现在我还给他。”在许国兴的印象里,孩童时并没有多少游乐的项目,玩这些小游戏,是父子俩为数不多的快乐回忆。

“医生说,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他转眼就会忘掉,但他会记得很久以前的事。”许国兴现在要做的,就是多想带阿爹回想旧时光,去看看走过的老地方。

这些微小却实实在在的开心,是老许生活里不可替代的时刻。

1000万家庭,这是一场关于爱的战斗

老许需要的照护强度,是巨大的。

他常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发小孩子脾气,家里人叫他洗脚、洗脸、换衣服,他都有可能不高兴,不愿意做。

他常常会问“你是谁”?即使曾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过几十年。

阿尔茨海默病是神经系统的一种起病隐匿的退行性疾病,遗忘,是这个病症最明显的表现之一,它会逐渐带走一个人的记忆、语言和行动能力。

不管是对患者本人,还是家属来说,这都是一场艰难的战斗,需要用更深的爱来战斗。

截至2019年,中国大概有10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沉重的家庭故事。照顾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不应该孤军奋战,他们需要被更多人看见、温柔对待,需要全社会的关注。

元成社区愿意破格让许国兴带着老爸上班;老许走丢后,小区里的邻居们也常会帮着一起找,这,也是一座城市的关怀。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