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少女被连环杀手绑架18小时后自救!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16日 09:21 来源:GBK

话说,“被绑架”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段恐怖的经历,碰到这种意外情况,估计大多数人都会被吓懵,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极少数人能保持冷静,想办法自救。Kara Robinson就是这极少数中的一位。

她今年35岁,来自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市,现在事业家庭双丰收,过着平静的日子。但Kara永远也忘不了20年前她遭人绑架,又成功自救的那段往事。

如今再聊起那件事时,Kara说:“对我下手,是他犯的最大的错误......”

时间倒回2002年6月24日,当时Kara 15岁,还是一名高中生。

这天Kara独自在一位朋友家的前院,帮忙给草坪和花浇水,这时,一位陌生男子把车停到院子前,跟Kara搭讪,说可以给Kara一些杂志看。

(Kara被绑架的地方)

说着,男子就把几本杂志递给她,当男子走到面前的那一刻,Kara脑海中瞬间闪过“警惕”的念头,还没等她做出反应,已经感觉到一把枪顶在脖子侧面。

“你要是敢喊,我就开枪打死你,”男子换了一副威胁的口气。

男子名叫Richard Evonitz,当时38岁,他用枪指着Kara,强迫她走到他的车旁,钻进后备箱的一个塑料箱子,开车将她掳走。

(绑匪Richard Evonitz)

此时此刻,Kara已经知道她被人绑架了,也多少能设想之后要遭遇什么,但她并没有慌,而是从被塞进车里开始,就已经在搜集信息,想办法自救。“那时,我的大脑关掉了情绪按钮,进入了极限求生模式。”

在车上,Kara就开始观察一切跟绑匪有关的信息,包括装她的那只箱子,她把产品序列号都背下来了。

绑匪开车回到自己的公寓,给Kara戴上手铐,绑住脚踝,把她带回家,他囚禁了Kara 18个小时,期间曾给她下药,并多次对她进行强奸。

(绑匪家)

虽然身心都遭受煎熬,Kara还是凭着意志力咬牙让自己保持清醒。“在那间公寓里,我明白那个人有啥企图。”“被殴打虐待时,我努力把意识从身体抽离,就像被虐的不是我一样。”

“我解释不清这种想法是哪来的,就好像有个声音跟我说,我得按照TA吩咐的去做,想办法逃生、活下去,而不是慌慌张张、盲目硬拼,把自己害死。”“所以我让自己坚强起来,尽可能保持冷静。”

Kara利用一切机会,继续观察绑匪的特征,以及房子里的各种细节,从绑匪家厨房的磁铁冰箱贴,到他发梳上留下的红色长发,目之所及,她把所有细节都看着眼里,悄悄掂量哪些东西可能对逃生有用,慢慢寻找机会。

被囚禁期间,她曾经真的碰到一个机会,可以跟绑匪拼一拼。

可能是绑匪有些松懈或疏忽,没注意保管好他的枪,Kara发现了那把枪,就在“伸手就能拿到”的距离,如果趁机把枪“偷来”,没准能反过来挟制住绑匪,趁机逃跑。

但在行动之前,Kara在大脑中迅速估算了一下计划的成功几率,她只是个15岁的女孩,会不会开枪都不一定,而对方是位成年男子,那把枪就是他的,肯定知道怎么用,很明显双方实力悬殊,真动起手来,Kara的胜算并不大,没准还会激怒绑匪,最后受伤的还是她。

想清楚这些之后,Kara觉得不能硬拼,只能智取,她忍住了,没去“偷”那把枪,继续等待机会,“我在脑海中一遍遍默念,‘收集信息,等他放松警惕,再逃跑’。”

终于在第二天清晨,Kara等来了逃生的好机会。

绑匪躺在她旁边的床上睡着了,对她没啥防备,Kara想办法挣脱了把她绑在床上的绳子,悄悄溜出绑匪家,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她跑到一个停车场,看到一辆车里坐着两名男子,马上央求他们送她去警察局。

在两位好心人的帮助下,Kara来到里奇兰县警察局报警,有了她的证词和对绑匪的详细描述,警察很快确定了他的身份和住址,迅速赶到绑匪家实施抓捕。

不过警察扑空了,因为绑匪一觉醒来,发现Kara竟然逃跑了,他预感到大事不妙,马上离开家跑路,一直逃到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市。

警察分析了Kara的证词,又找到绑匪的姐姐问话,根据两人提供的线索,事发三天后,6月27日警察在萨拉索塔市追上绑匪。

一番追击战后,绑匪被逼入死胡同,他掏出枪还想抵抗,看到警察放开一条警犬来追捕他时,感觉大势已去,把枪放到嘴里扣动扳机,自杀了。

让警察没想到的是,绑匪Evonitz并不是第一次犯案,他是个连环杀手,身上还背着三条人命。

警察在搜查他的公寓时发现相关线索,证明他是杀害三名少女的凶手,受害者包括,1996年被绑架杀害的16岁女孩Sofia Silva,1997年遇害的15岁女孩Kristin Lisk,以及她12岁的妹妹Kati。

警察搜集到充足的物证,比如通过对比,发现三个女孩身上找到的头发正是来自绑匪Evonitz;三个女孩身上还发现一种蓝色的腈纶纤维,搜查时发现来自Evonitz家一副带有蓝色绒毛的手铐;在他的一辆车的后备箱里,警察发现了遇害女孩Kristin Lisk的指纹。

而且绑匪在逃亡过程中曾联系姐姐,承认杀过三个人,姐姐把这些信息告诉警方,成为有力的证词。

至此,Evonitz绑架囚禁Kara并杀害三人的案件成功告破,Kara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她智取绑匪、冷静自救,不但给自己争取到活下去的机会,也给警方破案提供了关键线索,让三起一直没能侦破的案件真相大白。

试想一下,如果Kara没能自救成功,不但她自己性命不保,那Evonitz不知还要行凶到什么时候,不知还要伤害多少人。

不过,Kara对这样的结局并不满意,因为绑匪Evonitz畏罪自杀,逃避了法庭的审判和法律的惩罚。

“这让我很生气,”Kara说,“我想在法庭上,让他坐在我对面,看着我的眼睛。”“我要让他清清楚楚地明白,我比他聪明,选择我当目标是他犯过的最大的错误。”

事情告一段落后,Kara去拜访了另外三名受害女生的家人,听了他们的故事,再结合自己的经历,她做出一个勇敢的决定——将来她也要从事打击犯罪的工作,帮助跟她经历类似的受害者。

(Kara和爸爸)

绑架案发生后的那个夏天,Kara就利用假期时间,开始到里奇兰县警察局做兼职。高中和大学期间,她用业余时间在受害者服务中心和DNA实验室做行政工作,还拿出工资捐给那三位遇害少女的家庭。

再后来,Kara进入南卡罗来纳州刑事司法学院学习,2010年从警校毕业,毕业后入职里奇兰县警察局,担任校园资源官,几年后,开始负责调查处理性侵和虐待儿童的案件,最后又回到受害者服务中心工作。

因为自己受过苦,知道那种感受,所以Kara坚持用自己的工作,帮助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

在外人眼里,Kara是个坚强且内心强大的人,但她并非钢筋铁骨,也会“受伤”,大家都不知道,其实那件事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理解她内心的痛苦。

回忆起遭绑架后Kara性格上的变化,她的父母都感慨万千。

“Kara以前跟人非常亲热,”Kara的妈妈说,“但那件事之后,她就不喜欢跟人拥抱、亲吻了。”“那是她的一种应对机制,但太残忍了。”

爸爸则表示,Kara后来不再亲热地叫他“Daddy”了,改口叫“Dad”,意思一样,但能感觉到她的紧绷。“我知道这跟那件事有关,这让我心碎,但我能理解她。”

Kara有机会接受心理辅导,但她一直很抗拒,不想谈起这件事,而且那件事后父母根本不敢逼她,Kara始终没有接受心理治疗,所有的情绪都自己消化。

她的前男友也说过:“你可能觉得她会崩溃,但这几乎没发生过。”“她只想把那件事从生活中抹去,我们从来没聊过那件事。”

谈起绑架案后的心路历程,Kara说:“我不想让人们为我感到难过。”“对我来说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别人的怜悯,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可怜人。”“我不觉得我需要同情。”

“我希望人们把我看作一个有力量的人,而不是用怜悯或替我难过的眼光,那会让我更虚弱。”“那样不是我。”

不过Kara也承认,直到今天她还会时不时把思绪抽离,关闭自己的情绪,以此缓解创伤带来的不良情绪。

这种心理创伤或许需要很久很久才能痊愈,但值得庆幸的是,Kara的人生并没有放慢脚步。

她在执法部门工作多年,还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生下两个孩子之后从警局辞职。

之后她成为一名励志演说家,利用自己冷静自救的经验,以及从警多年的经历,进行科普教育工作。

但愿时间能冲淡一切,抚平她的伤痛,也希望有勇有谋的Kara,能在今后的日子里披荆斩棘,过上理想中的生活......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