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老师打颅内血肿 涉事老师:他道歉磕伤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22日 09:30 来源:现代快报

家住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小朱(化名)今年15岁,今年9月份,小朱被石家庄柯棣华医学中等专业学校录取。令小朱的家人没想到的是,开学没多久,小朱就遭到班主任范某某殴打。10月20日,小朱的母亲张女士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医院检查显示小朱颅内血肿、耳膜穿孔、手掌骨折,还做了开颅手术,很可能留下后遗症 。

面对记者的询问,涉事教师范某某承认自己打了人,但他也表示自己并没有击打小朱的头部,“可能是他下跪磕头道歉磕伤的”。而校方也承认,学校在管理方面存在漏洞,涉事老师也已被学校暂时停职。

目前,小朱的家人已报警,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新生遭班主任殴打后颅内血肿,6天后才被送医

事情发生在9月4日,小朱两天前才来到石家庄柯棣华医学中等专业学校(简称石家庄柯棣华中专),报到入学。

9月4日当天,学校安排新生前往石家庄市新乐市化皮镇某军训基地进行入学军训。因为在基地内等待分配宿舍时淋了雨,小朱在班级群内发送了一段侮辱班主任的语音,这令小朱的两名班主任范某某和张某某非常生气。

军训基地宿舍的监控显示,当天下午5点左右,范某某将小朱带到了自己的宿舍中,在此期间张某某则在范某某宿舍外来回走动。由于宿舍内部没有监控,记者并不清楚小朱遭遇了什么。而据张女士介绍,小朱就是在宿舍中遭到了范某某的殴打, “孩子告诉我,他老师用脚踹,用拳头打,还把拖把踩断,用拖把棍向他的头部使劲打。”

令小朱的家人们感到气愤的是,事发后,小朱已明确表达自己身体的不适,但还被班主任要求继续参加军训,并没有通知家长或送医治疗。由于军训开始后,所有学生的手机都被收缴,小朱的家人对孩子的遭遇一无所知。直到9月10日军训结束,距离事发整整6天后,小朱返回校园拿到手机,张女士这才知道孩子遭到了老师的殴打。

张女士回忆说,小朱在电话那头告知母亲自己被打,而且头很晕,她腿都吓软了,当即和丈夫当即从河北张家口出发去石家庄柯棣华中专接孩子。就在夫妻俩到达校门口想接孩子去医院时,还遭到了学校保安的阻拦,夫妻俩报警后,孩子才得以从学校中离开。

9月10日晚,小朱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住院检查。张女士提供的病历显示,小朱右额硬膜外血肿、右额脑挫裂伤、右额骨骨折、左耳鼓膜穿孔、左手第5掌骨远端骨折,全身还有多处挫伤。为了清除颅内血肿,小朱还在医院内接受了开颅手术。

如今,虽然经过手术治疗,但小朱脑内仍然有积液。医生曾多次告诫小朱的家人,如果积液压迫神经,将会对孩子将会产生终生的影响。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开具的手术知情同意书也显示“脑出血后,颅内血肿对周围正常脑组织产生严重压迫,导致严重不可逆性神经功能损害”。

张女士透露,小朱回家后一改往常活泼好动的性格,现在变得沉默寡言,还多次做噩梦、梦见自己在军训基地遭到殴打的景象。

涉事教师:确实打了人,是学生自己磕头道歉弄伤了头

小朱在宿舍内遭遇了什么?10月20日,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涉事教师范某某。在电话中,范某某承认,9月4日当天他确实动手殴打了小朱,但其头部的伤势并非他殴打造成。

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因为当时小朱在群里说的话实在太难听,自己一时气愤才动手的。“我把他带到宿舍后,确实用拖把的木把打了他,但都是在胳膊和腿部,绝对没有打他的头部。”

范某某强调,小朱头部之所以会有伤,“可能是因为当时他自己主动跪下给我认错,然后不断用劲磕头,磕了十来个,那个力度非常大,才导致头部受伤的。”

面对小朱的伤势,范某某称自己非常后悔,他告诉记者,小朱入院后,学校为其垫付了6万余元的医疗费,其中有他主动垫付的2万元。他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期不管是公诉或是怎样,我都会积极去面对。我也会把整个事情一五一十交代清楚,可能他头造成伤跟整个事情有关,但并非由我直接打击造成的。”

而对于范某某的说辞,小朱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小朱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在范某某的宿舍里,自己确实下跪了,而且也磕头了,但这一切都是“他(指范某某)让我做的”。“如果是我自己磕头,怎么可能骨折,那我得用多大劲儿啊?”

校方承认管理存在漏洞,警方已介入调查

“孩子骂老师肯定不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是错误的。”张女士认为,孩子犯错在先,哪怕老师因此批评教育甚至进行简单的体罚,家长都不会有任何意见,“但是面对一个15岁的小男孩,一个未成年人,作为老师,为人师表,绝对不应该下如此重的手。”

小朱家人的代理律师,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杨功鹏告诉记者,出现这样的事,石家庄柯棣华中专明显存在管理问题,他们希望学校能够积极面对此事,承认自己的管理过错,承担自己的责任。目前小朱的家人已向前述军训基地所在的化皮镇派出所报案,当地警方也调取了相关公共视频画面,他们希望警方尽快立案处理此事。

10月20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致电石家庄柯棣华中专核实情况,该校一名负责学生管理的李姓老师表示,此事司法机关已经介入,两名涉事老师也已被学校暂时停职,等待进一步处理结果。

那么事发第一时间,学校为何没有告知家长,也没有将小朱及时送医呢?上述李老师承认,这是学校对于员工教育和管理方面存在漏洞,事发后,涉事老师没有上报,所以校方并不知情。他同时也表示,等司法机关对此事件做出最后认定之后,学校才能与两位涉事老师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校方并不知情”这样的说辞,涉事教师范某某却表示,“报没报过,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跟我做到一样诚实,去面对这个事。”

20日下午,记者从河北省新乐市公安局一工作人员处获悉,该局下属的化皮镇派出所确实接到过张女士的报警电话,但由于案件正在调查,具体细节不便对外透露。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