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满足欲望,她的卵巢差点烂掉:细节公开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1月7日 12:07 来源: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

近日,某高校卫生间代孕广告被抹,刷上热搜引1.6亿人次关注。

藏在阴暗处的地下交易,明目张胆走进了大学校园,实在太猖狂,而更多代孕细节公开后,牵扯出世界上最肮脏的一场交易。

01

代孕必须坚决抵制到底

在中国,代孕是白纸黑字明令禁止、坚决抵制的违法行为,然而,太多人仍在知法犯法。

前不久,广州某彩虹代孕机构被正式查封。从这个机构的社交网络账号上可以看到,正式查封前已经“生产”了400多个代孕婴儿,还曾经晒出多个代孕妈妈的照片,如今账号已经被清空。

真的该,代孕背后的真相,远不是借肚生孩子那么简单,这是一场沾满鲜血、轻视人命的交易。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益而来。

马克思说过:

当利润达到10%,就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时,就有人铤而走险;

当利润达到100%时,她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甚至连上绞刑架都毫不畏惧。

对中介来说,做代孕一年一套海景房触手可及。

曾经接手过上万名代孕婴儿的吕某透露,每接一单就有从十万到百万不等的利润,帮“买家”制定性别的还能赚更多,“90万包生男孩”。

在中介眼中,代孕婴儿不是人,是能定制属性、能换钱的货物。

对代孕女性来说,代孕一次有五万至十几万不等的报酬,比起每天兢兢业业上班来钱更快。

一开始,选择地下代孕的大多数是边远地区的女性,缺乏法律道德方面的认知,听信代孕中介的忽悠,为了钱误入歧途。

现在,市场迅速膨大,代孕也从偷偷藏藏变得明目张胆,甚至敢把代孕小广告贴到大学校园里。

孩子是血脉的延续,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是人类的天性。

在现实中,因为自身或外在原因,一些人自身没法生孩子,想通过代孕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加速了代孕市场的火爆。

第一类是LGBT群体,一般指除异性恋之外的性少数人群。

随着社会风气逐渐开明化,人们对自己的了解越来越深入,同性恋不再是禁忌话题,中国同性恋群体突破5000万人。

他们当中,不少也想拥有自己的后代,但他们没法生育。于是,代孕,就成为他们当中一部分人的选择。

广州某彩虹机构,就是专门为LGBT群体提供代孕服务。

第二类是中老年丧子、无法怀孕的夫妻。

在中国,目前失独家庭超过1000万个、不孕不育的人超过5000万。而截止到2018年,能辅助人类开展生殖技术的正规机构,仅仅有498家。

他们想要属于自己的孩子却求而不得,到正规医院做试管婴儿条件限制多、等待时间长,不如地下代孕机来得方便快捷。

供需严重失衡之下,地下代孕市场的豁口被撕扯得越来越大。

第三种是有钱有权的精英阶层。

哪怕自己能生,但出于身体等原因不想自己生,花钱让代孕女性生自己的孩子。

这类人事业有成不缺钱,就是想买个年轻健康的母体生孩子,代替自己去承受体型臃肿、孕吐、妊娠纹、阵痛、撕裂、开刀等分娩带来的痛苦。

这些人通过花钱能拥有属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却忽视了代孕女性是拥有独立人格和尊严的人。

一旦代孕合法化,女性成了货架上任人挑拣的商品,出售子宫的生育价值,剥夺了自愿生育孩子的自然人属性。

02

“优质卵妹,价格可谈”

在更高阶层的人眼里,以代孕来赚取利益的女性,只不过是他们的消费品。

标榜独立女性的徐静蕾,就曾在访谈节目中公开表示:“我是准备要代孕的,这很正常,我身边很多人都这样,双胞胎、三胞胎都有。”

在她们眼中,代孕生孩子跟到楼下超市买个商品一样,仿佛是只要付钱就能拿到手的东西。

这还敢称“才女”?简直不把代孕女性当人看。

但这就是所谓“精英女性”的真实想法,从不会把底层女性当作“命运共同体”,甚至可能大多数女性在她们眼里就是个肚子。

精英群体一般对生活质量要求高,对孕育自己孩子的代孕女性更要精挑细选,她们更愿意选择健康漂亮、有知识文化、智商高的年轻女性。

这也是女大学生就被代孕市场盯上的原因。

在虚荣心作祟下,代孕女性卖出肚皮赚快钱,但这真的能让她们过上理想中的生活吗?

社会中有个著名的“馅饼定律”,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即使真的有个馅饼掉下来,小心地上有个陷阱在等你。

代孕一次,甚至能毁了她们一生。

湖南大二女生为了拿到当下最新款手机,没禁住诱惑拿自己的卵子换了5万块。

她还记得中介说,“女生每个月都会排卵,不生孩子的话就浪费了。”

事实真有这么轻松吗?当女生拿钱换上新手机时,却发现身体不对劲。

两三天的时间里,肚子突然膨胀得像怀孕7、8个月,经过检查才知道,原来中介机构滥用促排针,导致卵巢出现“过度刺激综合征”。

如果不是医生及时排出肚子里5000多毫升的腹水,她随时会因为呼吸系统衰竭和栓塞而死。

仅仅是排卵就差点在鬼门关上走一遭,更别说一些中介结构为了规避检查和省钱,准备的住宿和设备条件都非常简陋。

大部分代孕女性住的是20人一个房间的“鸡舍”,阴暗又窄小。

有的手术直接在废弃车库、小作坊、小诊所等没有消毒工具、没有无菌处理、没有正规手术设备的地方完成,把代孕女性和孩子暴露在随时能感染细菌和病毒的环境中。

上海一位代孕母亲经受了两次代孕生育后,再也无法怀孕拥有自己的孩子。

绝望之下,她找到之前代孕生下的孩子,愿意退还所有代孕费用,只为了要回自己生的孩子。

但世上哪有鱼和熊掌兼得,代孕所签订合同没有法律效力,不能走法律程序,孩子户口也在生父那里,她根本争不到抚养权。

在这条产业链中,代孕女性处于金字塔最底端,却需要付出子宫和生命的代价。在反复的移植、流产、减胎等手术操作中,代孕妈妈可能永久丧失生育能力,甚至死亡。

每每看到类似的消息都特别痛心,用子宫和生命赚快钱,结局往往是惨痛的。

代孕失败中那些被遗弃的孩子,更是这场黑暗交易中最无辜的受害者。

2020年疫情爆发后,乌克兰代孕机构滞留了一群无人领取的代孕婴儿。

因为疫情,他们的父母要么是没法接孩子,要么是没钱接孩子。

总之,这群婴儿被抛弃在异国他乡,有的由机构自行处理,有的等待他人领养,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不能自主的命运。

更惨的是,在孕育中患病的代孕婴儿。

遇上无良双亲,只会打一通冷冰冰的电话终止妊娠,就像那位被封杀的女明星,“七个月了打不掉,烦死了”。

退单的代孕婴儿,被亲生父母当做累赘处理,活下来也注定比正常婚生孩子更坎坷。

来自四川的代孕女性吴某,怀孕4个月时被查出梅毒,生父要求打掉不健康的胎儿。吴某自己不忍心,跑回老家生下一个女儿,今年已经3岁。

令吴某头疼的是,出生证明已经被卖掉,又是通过代孕来的,孩子无法上户口,有可能一生都是黑户。

不要以为花钱就能买来属于自己血脉的孩子。

胚胎发育失败,中介结构极有可能卷钱跑路;在孕育过程中,但凡有一方反悔,想拿回孩子不仅要花大力气争夺抚养权,还未必能掰扯明白。

去年就有一对同性伴侣为孩子抚养权闹上热搜。

来自福建的小爱和小伊是一对女同性恋,热恋时,通过代孕有了自己血脉的孩子。

小伊出卵子,再购买精子结合成胚胎,放到小爱的子宫中孕育。

谁料两人的情感有矛盾后,为了孩子的抚养权闹上法庭。到底谁才是孩子真正的母亲?

小伊提供了卵子,孩子身体里有她的基因,但孩子出生证上登记的生母是小爱。

截止到现在,案件仍然停留在二审阶段。

中国法律明令禁止代孕,所有牵扯到代孕事实的合同均为无效,到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代孕”等关键字,看看有多少人因为代孕落得人财两空。

还想花钱代孕生孩子的,可要想清楚了,法律绝不会保护违法的人。

从代孕女性、代孕婴儿到“买家”,一旦代孕合法的潘多拉魔盒打开,这场黑暗交易中将没有赢家。

我们知道,除了中国,很多国家代孕是合法的,甚至有意图地促使中国走向这条不归路。

乌克兰是众所周知的代孕合法国家,被称为“欧洲子宫”;美国也支持合法代孕,被点名封杀的某女星就是在美国代孕有了两个孩子;在墨西哥和阿根廷,单身也能合法代孕。

但在中国,这是绝对不能触碰的法律人伦底线。

把女性当作生育机器,将子宫作为交易工具,金钱代替自我意愿成为生孩子的初衷,就有人会为了利益铤而走险。

03

代孕合法化,对整个人类社会是一场灾难

代孕合法化,意味着子宫能交易,孩子可以买卖,这会加剧贩卖妇女、出售婴儿等恶劣现象。

当人命能买卖,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被当成商品的,会不会是自己?

广东一名诊所医生,用自己的小诊所做招牌,有精神、心理疾病的妇女上门求助时,便“下药”将她们迷昏,再交给同伙贩卖。

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些被贩卖的妇女,竟然是经过家人同意的。

他们不愿意再养着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卖出去”换点钱,还大言不惭这是给她们的归宿。

原本救死扶伤的医者,竟然在钱财利益驱动下,成为贩卖人口的帮凶。

试想一下,如果代孕合法,当“买家”出价足够高,是不是随心所欲就能买来自己想要的代孕女性,甚至还能买通她们身边的家人、朋友。

更可怕的是,孩子遇上无良父母。虽说虎毒不食儿,但在金钱诱惑下,竟有人狠心出卖刚出生的孩子。

今年7月,22岁河北女子7万元卖掉自己亲生儿子给山东一家医疗机构。

枉为父母的可不止这位年轻母亲,枉顾血缘出卖亲生孩子的事例,多得令人气愤。

当罪恶被金钱掩盖,代孕合法会成为整个人类的灾难。

若是代孕婴儿成为合法商品,拥有子宫就等于拥有金钱,女性被囚禁起来当做提款机,代孕婴儿被肆意买卖转手。

在金钱利益驱使下,今天同意代孕合法,那明天是不是贩卖妇女儿童也能行得通了?

这将会是一个何等黑暗恐怖的社会,我不敢细想。人类几千年通过斗争实现的文明社会差不多也将走向尽头了。

其实,代孕合法的世界并不是没有设想过,《使女的故事》便是缩影。

在虚构的基列国里,所有能生育的女子成了被圈养起来的“使女”。

使女唯一的生命价值就是怀孕生子,直到子宫不能再孕育或者死亡,与生育无关的器官,可以被统治阶级随意处理。

正式成为使女之前,她们还需要宣读一份无耻宣言:“我情愿将自己的身体交给别人任意使用。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对我。我将卑躬屈膝,逆来顺受。”

看到没,当女性的价值只剩下子宫,自由、生命、受教育权利都随之消失,甚至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一旦代孕合法,女性将与贩卖的“牲口”没有区别,这是针对女性生育权的屠戮,是牺牲女性的人权保全上层精英的权益。

当子宫成为女性谋生的工具,生育就成了金字塔顶端的特权,普通人连生育权利都没有。

女性今天的平等地位,是多少巾帼先烈用血泪、用生命为我们争取来的,千万别让它一夜之间回到封建父系男权社会。

人类社会再怎么发展,都不该泯灭最基本的人性。文明社会向前,绝不是为了让人的生命和尊严向钱财权力投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