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事件触怒院士:科学家不如戏子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6年9月8日 11:50 来源:综合

前不久,王宝强自曝婚变,紧接着,这一消息以光速在大陆舆论场被疯狂传播。随后,各种自诩“真相者”层出不穷;也有试图带领舆论走向的“先锋”站出来发声;更有甚者利用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为自己“搏出位”。直到近日当事人马蓉疑似微博发声承认出轨,才使这场“婚变”脱离了光怪陆离。

9月8日,一篇出自中国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的文章——《科学家的地位不如戏子》在大陆社交网络平台热传。文章以王宝强事件出发,洞若观火透视中国娱乐圈,陈中华感慨,一个健康的中国,需要一个健康的文艺市场,中国的崛起,更离不开科学家。国家应该负起责任,尽快马上矫正科学家地位不如戏子的乱象。

文章指斥,科学家的重大发明几乎是造福人类,现在价值观扭曲了,科学家地位远不如演艺明星这是一个国家时代的悲哀。科学界泰斗李小文辞世后几天,媒体才发了一条短消息,经简单转载后就再没有下文了。

今年经济形势极其严峻,但明星的出场费跟经济指数成反比,2016年中国经济开始步入最低潮,而明星片酬也将达到新高。去年孙俪《芈月传》的片酬一度高达每集85万元,这让民众百思不得解,逢场作戏的贡献究竟如何衡量。

文章直言不讳指出,演员,中国古代时期称为“戏子”,地位低下,处于九流中的“下九流”,但如今,明星片酬有高坡天际之势。举个例子,“2014年,李连杰被问到其片酬高达6,000万一事时曾不屑的称:‘太低了,2000年我就拿到1,000万美金,按当时汇率相当于8,000万。’”

反观那些终生投身科研的科学家,大多都是身居陋室,连钱学森都是住百八十平米的旧房子。这种现实的落差感,使得中国成长中的年轻一代的价值观逐渐被扭曲。这是时代的悲哀。

对于上述言论,有分析认为,部分观点有失偏颇,但中国娱乐圈乱象由来已久,娱乐圈的影响力大到惊人,明星效应过分影响青年人的成长,追星程度令人恐惧。这些现实都值得反思。

附:中国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批宝强:在中国科学家还不如一个“戏子”原文

王宝强婚变事件引发了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也引起了中国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的注意。他从王宝强事件出发,撰文猛批中国娱乐圈,题目叫《科学家的地位不如戏子,党中央国务院必须管管》。下面,我们先一起看看陈中华院长所写的原文。

我认为;一个健康的中国,需要一个健康的文艺市场,中国的崛起,更离不开科学家家。党中央国务院应该负起责任,尽快马上矫正科学家地位不如戏子的乱象。

我从未关注过王宝强,但不关注不表明不注意,不认识。因为一个资产上亿的男明星,每日不分昼夜,媒体宣传铺天盖地,扑面而来,你说自己从未注意过此人,不是自我欺骗就是与世隔绝。

科学家的重大发明几乎是造福人类,几十亿生活受益,但是目前科研经费及奖励也就个几百万,还不如明星参加个真人秀,拍个广告赚钱,没那几个明星的电影和节目可以说对生活毫无影响,可是生活中,缺少了某项重要发明真的极为不便的,现在价值观是不是扭曲了,科学家地位远不如演艺明星这是一个国家时代的悲哀。

从近两年媒体对两个人辞世的报道就看得出来,一个科学大家地位远不如一个刚出道的明星,活着的时候科学家不如演艺明星,死后更是没法比。科学界泰斗李小文辞世后几天,媒体才发了一条短消息消息,接着有些媒体仅仅是进行了转载,就再没有下文了。送葬的队伍虽然一千多人,但大多是他的学生。

与此不同的是,姚贝娜在即将离世的时候,很多媒体就开始大肆炒作,连篇累牍地挖掘活着时候的各种八卦消息,让年轻的生命消失在一阵阵喧嚣之中。而就在姚贝娜的尸体还在太平间的时候,又传出有一家报纸的记者,伪装成医务人员进入太平间,对尸体拍照。拍照的目的无非就是进一步炒作,来引起更多人关注,增加点击率,带来经济利益。连明星离世都能制造噱头创造经济价值,可见明星效应已经到了何等地步,由此也可以看出,我们的社会已经病人膏肓了。

而这一切现象的存在,都是因为价值观的导向出现了问题。在我们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美帝就对我们虎视眈眈。是科学家不懈的努力,是两弹一星的发射上天,让我们成了军事强国,列强们从此不敢再小视我们,我们的国防有了坚实的盾牌。那个时候,人们崇尚科学,迷恋科学。孩子念书的最高目标就是当科学家。也因为那个时候的倡导,带来了今天科技的繁荣。

但这些年,随着市场经济的全面渗透,娱乐圈野蛮生长,就像一朵奇葩,绽放异彩。媒体成天都是明星八卦,追星成了孩子们的全部,偶像的崇拜成了孩子的最高目标。由三个十岁出头的小孩组成的”TF-Boy“组合,火遍全国,每次下飞机都有一大群已成年的二十多岁的女性跑到机场接机,围在三个小弟弟后面尖叫、呐喊,这种场景是多么的令人难以置信?

追自己的明星也就算了,还要追外国的明星。每当有韩国男明星来到中国,又是一大群成年和未成年的女性从机场追到酒店,再追到电视台。而韩国明星只要露个脸说几句话,这一趟就吸金几百万上千万,到中国几个城市飞一圈就能带着几千万回到韩国。试问这些韩国明星给中国带来了什么贡献,我们需要把几千万白送给他们?

为了见到偶像,孩子们可以不远万里不吃不喝,放弃学业,放弃前程。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这就是一种病态。其中的根本原因是因为科学家和演艺明星的地位和待遇的不同造成的。

今年经济形势极其严峻,但明星的出场费跟经济指数成反比,2016年中国经济开始步入最低潮,而明星片酬也将达到新高。去年孙俪《芈月传》的片酬是每集85万元,据媒体报道,后来鉴于广电总局推出了“限薪令”,迫于行政压力才被缩减为每集50万元。

首先,演员的片酬基本是税后价。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的,税是投资方代缴。即使是50万每集,在这样一种经济形势之下,仍然让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她们究竟为国为民做了多大贡献?凭什么逢场作个戏就可以随随便便就赚到别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钱?这让处于经济危机、水深火热里的黎民百姓究竟作何感想?

演员,古代叫戏子。是专门供达官贵人娱乐消遣之用,地位低下,处于九流中的“下九流”,有句俗话叫“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说这句话并不是妒忌她们今日的地位,而是说这些人永远都只会逢场作戏,她们真实的“人生不可能如戏”般打动你。

中国曾经确实也有演员这个职业。1988年《西游记》,六小龄童拍戏的酬劳是每集70到80元,扮演观音菩萨的左大玢透露她酬劳是每集57元。她还说:那时候演员都很单纯、很敬业,从不计较酬劳,也不存在耍大牌,就想把戏演好。

《西游记》从1982年一直拍到1988年,整整拍了6年,总花费是600万。而到了2011年张纪中版《西游记》时,已经需要斥资一个亿,而且只需几个月就可以拍完……如今文艺作品已经进入批发状态,不要再指望能像《西游记》那样,能够寄托我们的情怀了。而且明星片酬越来越高,高的离谱。2011年,姚晨和孙红雷分别创下了40万、60万的电视剧演员单集片酬最高价。2014年,李连杰被问到其片酬高达6000万一事,不屑的称:“太低了,2000年我就拿到1000万美金,按当时汇率相当于8000万。”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科学家的收入。姚贝娜一场演出费可能就是科学家李小文几年的工资。今年获得国家科技最高奖的于敏院士获得了奖金500万,这是靠他一生的努力获得的;而500万对于明星来说就是拍个广告拍部电影的事情。

钱学森家的厨房

那些终生投身科研的科学家,大多都是身居陋室,连钱学森都是住百八十平米的旧房子。而大明星们,差不多都有几处豪宅,出行坐豪车,经纪人保镖随从前呼后拥。媒体成天报道,广告收入达到七八位数,像天上掉馅饼一样容易。这种现象的存在,让成长过程中的孩子难以形成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孩子们都已经变得很现实,觉得搞科研是没有出息的。他们的人生目标不是升官就是发财,而当明星更是名利双收。当不了影星歌星,就想办法当网红,只要能出名就有钱赚。于是为了出名,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根本没有底线。这就是我们当今的社会,价值观严重的扭曲。科学家地位远不如演艺明星,这是时代的悲哀。

科学家地位不如戏子,媒体也有很大责任。8月15日,是值得亿万中国人民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是二战日本投降日。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以牺牲几百万军人、伤亡 3500万人口的巨大代价换来了日本侵略者规规矩矩地坐到桌子上来。如此重大的事件,各大型门户新闻网站只字不见,反倒是铺天盖地地报道王宝强离婚,各种细节系列挖掘无孔不入,甚至盖过了奥运的喧哗与热烈!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博关注,完全丧失了自身责任感!

首先,这位陈中华院士用“戏子”来称呼王宝强等演艺明星,这一点确有不妥。戏子是封建社会的词汇,当下已经是现代社会,可见院士在对待娱乐文化的思想过于传统保守,没有跟上时代。

抛开“戏子”这一不恰当称谓之外,陈中华院士的评论也颇有些道理。院士并不是针对王宝强,而是从王宝强出发抨击整个娱乐圈。当下中国的演艺明星地位、财富不仅远远高于科学家,更高于其他阶层。不可否认演艺圈为人们奉献了文化产品,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但部分国人的追星行为已经到了病态疯狂的地步,整个媒体行业的娱乐化氛围也太过浓重。也许我们真的需要深思,照这种势头发展下去,是对还是错?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