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嫁金城武,却甘心被骗财骗色?她也是奇女子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0月10日 16:04 来源:娱乐扒姬

前两天,杨采妮出席了某电影的杀青宴。

通常来讲,这类上一代的玉女现身,逃不过两种命运。

要是保养得宜,那便是冻龄女神。

若是有了一丁点岁月的痕迹,那势必要引来一堆人感慨:咦,老得都认不出了。

不巧,杨采妮是后者。

她出席杀青宴的照片一出,便引来不少网友议论。

有感慨她脸垮的↓

也有说她变样,认不出的↓

这位更狠,一下子黑了Do姐和杨采妮两个人↓

当然也少不了拿她年龄说事儿的↓

可叹杨采妮如今早已不靠脸吃饭,却依然要经受各路吃瓜群众的评头论足。

再则,谁规定了玉女便不能自然老去了?!

倒是杨采妮自己看得比较分明。

大概七八年前,她上《非常静距离》,那时候她还跟岁月二字搭不上边,依然光彩照人。

李静大赞她容颜不变,不光外表美,还兼有内涵美、气质美、韵味美。

而另一边杨采妮却一针见血的指出女人的美丽在于她的经历:“我一直在顺着自己的年龄走,做自己的年龄该做的事情。”

是啊,若灵魂空荡荡,皮囊再美,也只是美则美矣,毫无灵魂,套用现在时髦一点的说法便是“白痴美人”。

当然,能讲出此话的杨采妮,也是这句话的践行者,她前半生的人生经历,也当得起传奇二字。

杨采妮出身富裕家庭,还是家中独生女,但却并不是娇养长大。

据她说,她小时候摔倒,她的父亲母亲都不会过去扶她,只会对她讲“不要哭,那幺小事,自己爬起来”。

这也养成她外柔内刚的性子,“由小到大,我的态度是,小小挫折没有所谓,人生那么长,最重要看你自己怎样爬起来。”

再后来遭遇人生重创,她果然也挺过来了,不过,这是后话了。

1989年,杨采妮15岁,她孤身前往美国念书,在学校里,成了一名运动员,玩标枪、打羽毛球。

这也是她入行后,媒体以“玉女”称她,她却总强调自己不是“玉女”的原因之一。

她说她听到旁的人叫她玉女,她便会不好意思。

也不是抗拒,而是觉得自己真的不够斯文,“我声音很低沉,不是大家想象中“玉女”很娇弱的感觉,不属于被保护型的女生”。

诚如其言,帅气洒脱、魄力惊人也许更适合形容杨采妮。

她18岁时返港,走在街头,不经意被星探发掘,便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广告,男搭档是当时红得发紫的“天王”郭富城。

1992年她签约EMI,发行的第一张唱片便拿下了新人奖,入行之路顺利得不能再顺。

也是这一年的某一天,她还在学校上课,王家卫导演找上了门。

她跟王导聊着聊着,张叔平突然出现了,给她弄了一下古装发型,便定下了她演《东邪西毒》。

《东邪西毒》里大咖众多,杨采妮的戏份也不多,但是因着几分肖似张曼玉的容貌,大家还是记住了她。

如果说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她还是和七个大腕儿一起拍戏的新人。

那么1994年在徐克的《梁祝》中,杨采妮的演技已然有了自己的风范。

那年月的吴奇隆,眉清目秀,眼神稚嫩却带着点几丝忧郁,演起梁山伯实在恰到好处。

而杨采妮也有着几分古灵精怪的男孩子气,于是乎便有了一个永远不会被遗忘的的祝英台。

吴奇隆和杨采妮也因这部电影的成功,成为了新的“金童玉女”。

不过,绯闻传出后,却始终没有得到当事人的承认。

若干年后,徐克语焉不详的说,拍《梁祝》时吴奇隆与杨采妮两人很粘,“就是收工了也还在一起”。

往事如烟,他们有无在一起过,估计只有他俩清楚啦。

不过,杨采妮这一年的绯闻对象,远不止吴奇隆这一个,还有万万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大帅哥——金城武。

自1994年起,杨采妮与金城武合作了4部电影。

对于两人的旧情事有很多版本,有传他们曾同游日本。

在不少影迷心中,金城武曾经的最爱应该是杨采妮。

坊间还一度盛传,金城武为杨采妮与吴奇隆反目,而金城武亦是受尽情伤,才不得不远走日本。

后来有好事儿的记者去问了杨采妮。

杨采妮说她不清楚传闻为什么会传到那种地步,“其实我们两个都没有出来解释也是因为,自己是控制不了别人的看法的。”

没否认,也没承认,一贯的语焉不详。

不过,金城武也好,吴奇隆也好,于杨采妮而言,可能只是年轻时匆匆而过的绯闻对象而已。

真正跟她羁绊半生的是港媒口中的那个“空心老倌”邱韶智。

1997年,杨采妮刚演完《自梳》,堪堪不过23岁,正值事业最巅峰,有影后接班人之称,但她却毅然宣布隐退。

她用一句“我等今天等了好久”,告别了娱乐圈,与男友邱韶智共同创业去了。

一切从零起步,每样都是有血有泪地、一点一滴地学回来。她学汁算机、打报表,她说她享受那种亲手从无到有的感觉,

她也是肯吃苦的,拼了命的四处奔波,但却始终在生意上缺了些天分和运气。

几年光景,她和邱韶智办的形象公司、娱乐公司皆惨败。

邱韶智债台高筑,众叛亲离,还因此被外界嘲讽是“鳄鱼头,老衬底”。

但杨采妮依然不离不弃。

直到公司破产,两人的情侣关系也友好的画上句号。

那当口港媒把邱韶智写得非常不堪,说他连累杨采妮,又指他既非富家子,亦非执业律师。

不过,杨采妮却从未说过半句邱韶智的坏话,“男女朋友之间,一定会看到对方很多缺点,哪个人没有缺点,我也有很多缺点,但问题是,要别人接受我,我要先接受别人。”

于是,日子照过,她又重回了娱乐圈,马不停蹄地接电影、代言和品牌活动。

港媒见她重回了娱乐圈,又讽她被空心老倌骗财骗色,不得不重回老本行,赚钱还债。

但她却依然帮着邱韶智讲话,道她当年离开娱乐圈,并不是为爱隐退,只是合约结束,与他人无关。

这也为她八年后跟邱韶智重修旧好,埋下了伏笔。

又两年,她兜兜转转嫁了邱韶智。

此举自然跌破了不少媒体的眼睛,纷纷打出“折腾19年,杨彩妮还是嫁了邱韶智”的标题。

还有新闻说她贴钱出嫁.......

但爱情一事儿,向来与人无尤,杨采妮在婚礼上的满脸笑容,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时候,还有新闻说她拿下了伦敦大学的法律专业学位。

但她接受采访,却十分认真的解释,她并不是念律师学位,只是读了一个课程,拿了证书,半点虚荣都无。

甚至她还花了五年时间自导自编拍了一部电影——《圣诞玫瑰》。

这是她第一次担任导演,电影还涉及到了攸关性侵的禁忌题材。

电影上映后,有影评人大赞她讲述故事的方式,但也有人质疑她利用性侵制造噱头,批评影片过于“重口味”。

但对于褒贬,杨采妮看得淡然:“拍一部电影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不管怎样,至少我很努力地完成了我想要的,心理上得到了很大满足。”

最后,这部片子的豆瓣评分落在了6.1分,分不算高,但如她所言,已是心满意足。

去年她生了一对双胞胎。

而她同邱韶智婚后也是真幸福,看她同邱韶智的合影,连眉梢眼角都流淌着爱意。

即便不再年轻,但观她那眉眼弯弯的样子,好似她还是当年那青春逼人的一代玉女。

不过,杨采妮大抵是不想大家再以“玉女”称呼她的吧。

毕竟,好多年前,她便对这个词语多有抗拒。

的确,“玉女”这个词儿向来是香港娱乐圈引以为傲的产物。

经年传承,从周慧敏到杨采妮再到梁咏琪,但凡能封为“玉女掌门人”的女艺人,自然风光无限。

但“玉女”一封,其实也意味着她们再无其他属性。在旁人眼中,她们只能是男权社会里的那朵菟丝花,娇弱不堪,经不得风雨。

于是乎,反叛也成了必然。所以杨采妮在青春尚好的年龄跑去“瞎折腾”了。

这期间,她也饱受了人情冷暖,最落魄时,也不经落下泪来。

但一切苦果,她都一人扛下来了。

现在,她当了导演,当了妈妈,也依然在商界摸爬滚打,正映衬了她那句,她不是那类需要保护的菟丝花。

过去的“玉女身份”,或许有几分身不由己,但她真的有在把握并掌控自己的未来。

所以,她早已不是以“颜”便可以定义的女人了,吃瓜群众又何必不依不饶的去说道她老去的容貌。

一如她好多年前所言,真正能定义一个女人的,该是她的阅历才是。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