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业税收自查自纠“众生相” 有缄默有观望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2月13日 19:20 来源:清流

因税收补缴政策而笼罩在影视行业的舆论热浪,经过数周的酝酿,悄然退潮。

这场原本被视为“一刀切”、囊括全影视行业的税务补缴政令,似乎出现松动迹象:补缴税收的工作指向性明确,高收入的大流量明星工作室被确立为重点稽查对象。据悉,如今国家税务总局约谈的第二批名单已经约谈完,第三批名单也已经开列,被列在重点名单的工作室正在自查自纠税务申报补缴中。

网易清流工作室12月6-7日走访全国最早开展影视优惠扶持的上海松江区多处影视产业园,发现影视税改令从正式颁布到国税总局约谈重点客户,挂靠在产业园的企业组织,在观望与焦虑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周。

“你们不是重点稽查对象,年流水在5000万元以上的明星工作室才是”。一家产业园的政府管理人员李明(化名)隔着电话向一家年流水在2000万元的影视工作室称。

影视行业的税收补缴,始于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爆出“阴阳合同”事件,随后发酵,由对明星个案的处理延展到对影视行业的整顿。此项税改的关键是影视工作室依据新的查账征收政策,要求所有影视工作室对过去核定征收 “低税率下”三年收入,补足新的征税份额。

根据网易清流工作室从多方了解,明星工作室之前按照个体工商户,对个人所得税方面实行核定征收(不同影视园区执行标准不一,个人所得税最高为3.5%,增值税最高6%,征收比例最高为10%左右),而改为查账征收,缴纳20%-40%不等的个人劳务报酬税率。

税令的调整,带来最为直观的效果是,许多工作室将面临补缴一笔不菲的金额。以一部影视剧为例,根据缴纳税率粗略估算,如果明星工作室签约的片酬收入为1000万元,按照个人劳务报酬缴纳,需要补缴320万元的税收。而之前核定征收税率方式,个人所得税的核定征收比例约3.5%,加上增值税,那么工作室所缴纳的税务至多也不过100万元左右。也就是高收入人群的明星少缴纳税200万元左右。

巨额的资金填补政令,一时之间让所有影视行业工作室立于税补城门之下,备受煎熬。

挣扎与观望

11月28日,网络上曝光一份《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文件,该份文件称,税务总局下达浙江税务局,要求所有影视工作室展开税务自查自纠,影视圈的补税工作正式实施。“工作室需要按照2016年至2018年三年总收入的70%(最少)按个人劳务计算税款,需补缴费用和滞纳金”。

2014年在上海车墩影视城内注册成立工作室的法人赵德云(化名),在11月29日收到园区会计的电话通知。“税务局通知园区会计,没有任何书面文件,给他们一份这里开设工作室的税基,然后让他们手抄一份,通知那些在该园区内注册成立的工作室。”

上海车墩影视城,是上海松江区仿照民国时期上海风格建造的拍摄基地,也是中国十大影视基地之一。影视城内一栋三层的联排房子,是上海叁零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亦是上千家影视公司的注册地址。

赵德云从管理上海叁零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会计那里收到的税收公式是:如果一家工作室,三年生产经营所得合计600万为例,给定的税基为240万,需要缴纳补缴的税为:240万*70%*【40%*(1-20%)-3.5%】-7000。(其中40%为劳务报酬征收比例,20%为被扣除的费用,3.5%指此前已缴纳的个人所得税)

这意味着,许多和赵德云一样开设影视工作室的的小额纳税人,假定每年流水为200万元,过去三年要补缴的税额为48万元。

这个最终补缴的税率和《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披露的税收征税计算方式相似,最终补缴税款占到过去三年总收入的20%左右。

不过,和横店披露内容的最大差别在于缴纳税基的不同,在上海叁零产业园的工作室的纳税基础不是国税总局下达的过去三年收入的70%征收,而是要低于过去三年的收入。“这个税基多少, 我们并不清楚制定的标准。”赵德云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

此项政策,结合10月8日国税总局下发文件——明确自查自纠的情况涵盖影视所有行业,包括影视制作公司、经纪公司、演艺公司、明星工作室等影视行业企业和高收入影视从业人员,两份文件相互参证,被视为影视行业的全面整顿,在影视圈内掀起了滔天巨浪。

著名编剧刘和平、导演王军、以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等,随后纷纷发起倡议,要求国税总局不得“一刀切”,应区分明星工作室和许多其他非高收入群体开设的工作室,区分合理避税形式和偷税漏税行为不同性质。

刘和平11月30日在微博上表示,得到了国税总局的回复,允许编剧行业参照按2002年国税字52号文件,对过往三年收入缴纳16%税款,未足16%补足即可。

编剧补缴税收政策的调整,让许多深陷焦虑的影视行业的人员抱有政令松缓迹象的希望——这条以明星艺人占据行业金字塔顶端的影视产业链条上,如果要整顿,首先整顿的应该是那些影星大户,而非他们这些影视制作、发行、宣传推广等领域的中小工作室。

接到园区会计要求自查自纠的补缴税务的公式后,赵德云觉得自己很冤屈,“自己工作室名字虽含有影视两个字,但实际是做营销的,并不像明星工作室,有那么高的收入和净利润。一般而言,像影视营销业务,毛利率30%的已经算非常好的,20%算是也不错的,一般广告公司的毛利率在8-12%左右;如果按照劳务报酬缴纳40%的税率,基本上我们是不挣钱的。”

赵德云称,即使上海影视城给予的税基低于收入,自己根本没有资金补缴税款,早期利润已投入新的项目中,新的项目还未回款。

税改风暴眼上的众多中小影视工作室,在自查自纠的30天期限的第一周里,愤怒、焦虑、不情愿,种种复杂情绪翻腾。他们对这个具体的补缴数字确认既心痛又忧虑:如果补多了肯定不行,如果没有补足,税务总局查出来,就意味着数倍的罚款。

重点稽查对象

赵德云们的焦虑,透过一个一个咨询电话,传递给了影视产业园区的工作人员。

李明(化名)是上海仓城影视文化产业园的工作人员,日常负责为该园区注册企业服务。近来,他已经连续20天无休。他与他的同事们正忙于为产业园内数千家工作室提供税务咨询辅导。

上海,这座最早开始推出政策鼓励建设影视产业链的现代都市,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上海在松江区建立了多个影视拍摄基地,并配以产业园区,提供多元化服务,因此吸纳了约5000余家影视产业链上的工作室和企业落户上海。

在官方介绍里,上述产业在2017年为松江区贡献税收20.85亿元,同比增速16%,高于上海市整体税收的增速。其中位于松江区富永路425弄212号的上海仓城影视文化产业园,囊括了3000余家影视企业,包括范冰冰、赵丽颖、佟丽娅、胡歌、靳东、吴京等众多明星开设的工作室。

这3000家影视企业基本上都是虚拟注册,在上海仓城影视产业园并无实际办公地址。李明和其他五位同事主要为他们负责提供咨询服务和沟通工作,譬如园区政策扶持优惠指导、税务自查自纠政策等。

“你们看看有没有未开票的收入,打到个人卡上的劳务是否有没有缴的,或者应该帮别人代扣代缴的劳务没有缴,以及账面上是否存在偷税漏税行为,这些都是税务部门核查的重点”。李明告诉那些重点稽查对象,要做好心理准备。12月30日之前主动完成自查自纠工作,税务局进行抽查,一旦发现问题,不仅缴纳数倍罚款,或因账面问题可能面临刑事制裁。

“那些年流水在5000万元以上的艺人工作室是重点稽查对象,他们是逃不掉的”。李明称。

税改新令,主要指向高薪的明星们。自崔永元举报明星“阴阳合同”事件以来,国家税务总局开展了种种对高收入明星偷税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置。6月27日,国家税务总局等下发《通知》,限制明星片酬,要求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的比例。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