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的一句话背后,是几千条生命在死去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10日 15:30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当你漫步在旅游纪念品市场时,为家人和朋友挑选礼物时,千万不要被玳瑁的精美外表所迷惑……”

彭于晏在抖音上的一段视频火了。

原来是近日,彭于晏作为野生救援(WildAid)公益大使,进行了名为“Between the Sea and Shore”海龟保护纪录片的拍摄工作。

而3月3日,也正是世界野生动植物日,今年的主题便是保护海洋物种。

那些纪念品市场上,琳琅满目的工艺品、饰品都是来自非法捕杀。

原本是长寿象征的海龟,在地球上生存了2亿年,却因生态破坏、人为猎杀导致物种延续变得岌岌可危。

1

它们的武器却成了催命符

就是因为人们对龟壳制品的需求,总共只有7种的海龟遭到偷猎和非法贸易,种群数量都很少,其中玳瑁与棱皮龟更是被列为极度濒危物种。

玳瑁是一种龟壳漂亮的海洋龟类,鳞片材料珍稀,花纹清晰美丽,色泽柔和明亮,有着普通海龟无法企及的美丽纹路,是名副其实的“海洋瑰宝”。

与象牙、犀牛角一样,玳瑁的龟壳就是一种有机宝石。成年玳瑁的甲壳是艳丽的黄褐色。它的市场价格往往被炒得很高,所以渔民总是冒着违规法律偷偷捕捉它们。

人类为了保证加工出来的玳瑁品相好,经常采用活体掏洞加工法,从玳瑁尾部下方掏洞,把玳瑁的肉连同内脏一次性掏出并风干,再往玳瑁体内塞进棉花,把尾部的洞缝合好,最后制作成标本。

玳瑁经常在被掏空时死亡,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沉闷吼叫。

更有甚者,直接用开水活活将它们烫死,就是为了不破坏龟壳。

如果不是因为非法捕杀,它们本可以活到1500岁,自由地遨游在蔚蓝的大海里。

龟壳是海龟的堡垒,象牙是大象的武器,可这一切在人类的猎枪下不堪一击。

因为人类对象牙、龟壳的需求,它们的武器反而成了催命符。

一个手镯、一枚吊坠、一件工艺品,背后是一条条无辜生命的惨死。

可是,“只有大象才有权拥有象牙”。这是去年小S在《奇遇人生》节目中说的一句话。

亲眼看着母亲被猎杀的小象Musolole,每晚都会发出凄厉的叫声,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会伴其一生。

节目中,小s和工作人员本来去找失踪的小象,却亲眼目睹了惨死的大象倒卧丛林。

象牙被盗,大象的面部被切开,象鼻子被丢在一边,鲜血淋漓……

因为象牙三分之一长在大象的颅骨内的,盗猎者想要获取完整的象牙就要砍掉大象的脸。

小S十分崩溃,她没想到自己只是去录了一次节目,就遇到了一头大象被猎杀的事情。

事实上,这样残忍的事时时刻刻都在上演。

人类对象牙的需求导致每年多达3万头非洲象死亡,每15分钟就有一头大象死于非法盗猎。

从1979年的130万头到今天仅剩约41.5万头,非洲象族群正日益濒临灭绝。

在原本应该生机盎然的非洲大陆上,却能经常看到大象被人类砍掉的脸庞、残缺的尸体。

曾看过一则公益广告,小象兴奋地对妈妈说:“妈妈,我长牙了。”

母象一言不发,脸上没有一丝的欣喜。

小象不解,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妈妈,我长牙了,你不为我开心吗?”

母象还是神情凝重,沉默不语。

对人来说,长牙是成长;对象而言,长牙却意味着死亡。

作为陆地上体形最大的哺乳动物,非洲象的寿命和人类一样长, 它们在自然界中本无天敌。而象牙是大象的防御武器和的进食工具,对非洲象的意义非同一般。

可是专家发现,在莫桑比克,越来越多的非洲母象,已经不长象牙了。

在非洲象群中,原本只有2%-6%的非洲母象会因为基因变异而不长象牙。

但是从1977年到1992年,莫桑比克处于内战阶段,因为象牙值钱,象群惨遭屠戮,幸免于难的主要是没有象牙的母象。

这样的基因一代代传下去,最终,在莫桑比克,不长象牙的概率竟然涨到了98%。

物竞天择变成了“物竞人择”,在进化中,人类让它们被迫“放弃”了牙齿。

2

它们被披在了身上,

挂在了肩上,踩在了脚下

“你这个包挺漂亮啊!什么皮的?”

名牌皮包一直都是名媛贵妇们的宠儿,是她们热衷的话题,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一款鸵鸟皮的限量版包包,至少50万起(人民币)。

很贵,那是自然,鸵鸟最值钱的“黄金部位”,就是那背部的一小块皮肤,人们爱极了那种凸起的毛囊的特殊触感。

所以他们只会用鸵鸟背部的一小块皮肤才制作皮包。

这样一件皮包会要多少鸵鸟的命?不敢想象。

PETA US(美国善待动物组织)的调查员曾经前往南非的西开普——全球最大的鸵鸟屠宰公司所在地。

这些屠宰场为爱马仕、普拉达、LV和其他顶尖欧洲服饰品牌提供鸵鸟皮做成“奢华包”。

他们亲眼目睹了鸵鸟被宰杀的全过程。

工人强力控制着每只鸵鸟,将它们电晕,接着划破它们的喉咙。

之后是拔毛、割下背部皮肤、剥皮、肢解……有些羽毛甚至是在鸵鸟意识清醒时从皮上直接拔下来的。

在野外,鸵鸟可以活到超过40岁,但是在工业化养殖场里,它们被圈养到满一岁后,就会面临屠宰。

野外状态下,鸵鸟爸爸妈妈会抚育孩子直至它们3岁大。但在养殖场里,还是宝宝的小鸵鸟连见父母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它们的皮成了奢侈品店里的精品,这样还不够,它们每一分每一寸的价值,人类都不肯放过。

它们的羽毛被做成了红磨坊歌舞剧的道具、巴西里约嘉年华等节庆的服装,甚至羽毛掸子……

鸵鸟肉更是会在全南非境内销售,还会出口至欧洲。

因为一小块皮,招来杀身之祸的还有鳄鱼。

鳄鱼背部的皮又厚又糙不能用,但这并不能让它们幸免,因为人类看中的是鳄鱼最柔软的肚皮。

为了最大限度保住鳄鱼的肚皮,就只能从背部生生剖开。

这些都是四个月大的鳄鱼,一个人按住它的身体,另一个人割开它的脖子,用力把钢筋戳进鳄鱼的脊柱,将其捣碎。

有专家说,这个破坏脊柱神经的过程,比人类任何一个刑罚都更痛苦。

而这全程并没有麻醉,这剥皮的过程中,鳄鱼是清醒的,尚残留一丝气息,可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人类把自己的皮活活剥下来。

最后,它们被扔到阴暗的角落,痛苦挣扎4—5小时后,在绝望中死去。

可能,鸵鸟皮鳄鱼皮还算常见,但蜥蜴皮、大象皮、海瑶皮着实骇人听闻。

纪录片《亿万富豪衣柜里的秘密》中的那双AJ,2万美金,全球仅发售十双,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如此天价,那是因为这双鞋是用9种动物的皮制作而成的,其中就包括了大象皮、蜥蜴皮这些罕见的皮张。

一件顶级的皮草大衣=70只水貂的生命。

这些光鲜亮丽的皮包、鞋子、大衣,那些摆在高级橱窗、价值不菲的奢侈品,被称之为时尚。的确是稀有的时尚,是昂贵的时尚,但更是残忍的时尚。

当你穿着皮草温暖过冬,背着皮包向朋友炫耀时,它们在寒冷中死去,无人问津。

每一件都沾满了无数的鲜血,背后都是一声声悲痛的哀嚎。

3

它们被端上饭桌

成了所谓的“补品”

被利用殆尽

高晓松曾说:“人类是世界上最特殊的物种。但当生存唾手可得时,我们便忘记了自己也只是这万千物种中的一员。”

自然界的其它生命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在他们眼中都可以换算成金钱。

穿山甲就是人类眼中的大补药,是美味佳肴。

可是,穿山甲是很温柔的动物,从不会主动攻击人或任何动物,坚硬的外壳从来是为了自保,遇到猛兽袭击时,它们只需要身体蜷缩成一团,就成功躲过了猛兽的利爪,却没有逃过人类的尖刀。

人类只需把它们放到滚烫的开水中,鳞片就会一片片地脱落。

然后把它们蜷缩的身体拉开,对着它们开膛破肚。

要知道穿山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滥杀穿山甲还用于贩卖是违法的。可是法律却没有敌过这些人心中的贪念和利欲。

斑海豹也同样位列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从远处看,斑海豹就是一个大圆球,又圆又肥,体重一般都能达到100公斤,喜欢在没人的海滩上晒太阳,把自己圆圆的肚皮暴露在阳光下。

它们水里活动自如,上岸后就像个笨拙的大虫子蠕动,十分可爱。

然而,再可爱也逃脱不了被捕杀的命运。

1930年后前后,斑海豹约有7100只,到了1979年只剩约2269只。

而今,斑海豹已濒临灭绝,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甚至将它列为数据缺乏。

食物减少、湿地破坏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更致命的是人类的利欲熏心。斑海豹的毛皮具有抗寒性极强,其幼仔的毛皮质量更属上乘,常被人类用来制成皮衣、皮帽、皮褥等。

不止这样,斑海豹的肉可以食用,脂肪可以炼油,雄性斑海豹的生殖器还可以入药。

鲜血染红的何止一片海。

《海豚湾》就让所有人见识了日本海豚湾的罪恶和血腥。

那些人为了暴利残忍地杀害了这些善良的海豚,他们用锋利的尖刃划破海豚的皮肤,刺穿他们的身体。

海豚无处可逃,只留下了一声声无助的悲鸣,它们到死都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到底流了多少血,才能将深蓝的大海染得鲜红,以致于在大屠杀结束几小时后,海湾也依旧是鲜红的……

这些人似乎不记得了,它们不应该在碗里,而应该在海里。

这样的杀戮时时在上演。据不完全统计,每3天就有6.19亿动物被人类杀害(不包括鱼类和海洋生物),因为死亡数量太多,只能用吨来计算。

越来越多的动物濒临灭绝,或者早已灭绝。

人类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责任不是杀戮,而是保护。

不止海洋宝贝,陆地宝贝和天空宝贝,都不是市场宝贝。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因为每一条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