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谈恋爱到经纪人,观众把明星的心操了个稀碎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26日 13:30 来源:刺猬公社

继亲子关系、婚姻关系、恋爱关系后,真人秀节目终于盯上了明星的职业关系。

上周日(3月18日),国内首档聚焦经纪公司的真人秀《我和我的经纪人》在腾讯视频上线。首期节目开播当晚,“再也不想上热搜”的壹心娱乐创始人杨天真、壹心娱乐旗下艺人乔欣等便再次“喜提”微博热搜。

经纪人是做什么的?明星与经纪人如何相处?光鲜亮丽的工作背后又有哪些辛酸?这档节目的出现揭开了这些圈外人难以了解到的“未解之谜”。

节目为观众呈现了四种职场关系。

演员朱亚文与经纪人一娃并肩奋战五年,因彼此相熟被笑称为“父女关系”。但朱亚文在2018年“人设不稳”、商业收入降低的问题,依然令强势的一娃面露难色。在这对职场关系中,两位配合默契的老搭档仍需要进行艰巨的自我调整。

而让张雨绮的经纪人筱雅更加犯愁的是。张雨绮性格中的果敢与随性,让她的商业问询几乎降到了0。即使陪伴张雨绮走过了两年,筱雅仍然需要用一顿火锅来和张雨绮严肃讨论接下来的路。明星“说错话”对事业的打击,在这对职场关系中昭然若揭。

作为艺人的事业规划与精神向导,演员白宇的经纪人琪仔却难以跟上白宇发展的脚步。面对各种类型的邀约,经验不足的她有些难以招架。她的老板杨天真发现后,也开始和白宇讨论她的去留问题。每天和明星在一起的经纪人,同样要面临职场残酷的生存淘汰。

演员乔欣的问题则更严重。临近解约期,经纪人浩浩和乔欣本人都发现了个人风格上的瓶颈。如何才能突破同质化的个人定位,找到新的事业发展机遇?现在的经纪公司是否还要继续待下去?这样现实的职业抉择既是乔欣要面对的,也是浩浩这个90后的小男生要面对的。

这四对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的日常,不但反映出了经纪人职业的光鲜背后亚历山大的状态,还让明星褪下了成功者的光环,把他们在职场中遇到的问题,赤裸裸地展示在观众面前。

节目的播出,不但满足了观众对“经纪人”这一神秘行业的好奇心,还引发了关于职业发展的讨论。

豆瓣网友@咚九说,“(节目中的内容)和我刚毕业在职场上遇到的情况如出一辙,不论你是猜测老板的员工还是把控全场的老板,都能在这个节目里找到工作中的对应者。与其说是明星综艺不如说是职场综艺。就工作而言,可以学到东西。"

真人秀的镜头赋予了观众更多空间。除了像以往一样评判明星的作品,他们还可以直接对艺人的职业规划做出观察,对经纪人的业务能力进行评判,全民养成艺人经纪团队的模式又或将开启。

微博网友@二禁病圆圆脸认为,白宇的经纪人琪仔的表现就是一种典型的的职场新人反射,这是职场上遇到的一种普遍问题。“可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往往就是需要你排除万难快速成长。努力到什么程度才够呢?只有出色地完成工作才是衡量标准啊!”

在这样的模式下,明星在职场中的状态也成为了“秀”的一部分。无论是否有表演成分,他们与经纪人在镜头下的一举一动,都要开始要接受观众的监督与指导。

白宇经纪人琪仔在微博上的回复

从全民pick偶像,到全民观察明星,观众的口味变化得猝不及防。

2019年初,爱优腾三档男团选秀节目先后开跑。但无论是偶练换汤不换药的《青春有你》,主打“团进团出”的《以团之名》,在投票数、“热搜”量以及“出圈”度上都已经不复2018年的辉煌。

中国传媒大学教师、核心学刊《现代传播》责编刘俊博士认为,各类综艺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其实是综艺节目的基本发展规律。养成类节目模式的同质化以及争议性,已经对当下的主流观众造成了审美疲劳。而从“日韩”吹过来的“观察类综艺风”,开始成为了2019年的综艺新趋势。

其实在被称为“偶像元年”的2018年,观察类综艺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8年腾讯娱乐白皮书》显示,2018年观察类真人秀新增7档,其中《妻子的浪漫旅行》播放量突破21.73亿,仅次于《明日之子》《创造101》与《偶像练习生》。而《妻子的浪漫旅行》《心动的信号》以及《我家那小子》三档观察类节目的口碑,也远超偶像养成类综艺。

2019年初,明星观察类节目势头更加强劲。截止3月23日,在“综艺大户”芒果TV的综艺播放量排行榜中,前三席均被观察类综艺攻占。《我家那闺女》的播放量已经突破了11.2亿次。

艺恩数据显示,截止到3月22日,播映指数前十位的网综中,《妻子的浪漫旅行》播映指数排到了第二位,仅次于偶像养成类节目《青春有你》,而《女儿们的恋爱》也排到了第五位。

观察类节目热度的持续走高,让综艺制作团队挖掘到了这一新的“风口”。不同的观察方式与观察内容组合,即可炮制出各类观察类节目。

《2018年腾讯娱乐白皮书》中提到,明星观察类综艺开拓了“旅行+第二、第三现场观察”、“经营+户外观察”、“体验+职业观察”等多种观察方式,用不同的视角来拓展观众的体验与理解方式,极大地增加了节目的趣味性。

在观察内容上,明星身上的各种社会关系也纷纷开始被“观察”。《我家那xx》系列中,节目组会拉上几位明星和家长,和全民一起观察明星子女们的生活与婚恋观。另一档观察类节目《女儿们的恋爱》则像是升级版,终于开始恋爱的明星女儿们,恋爱过程又要接受全民和父母的观察。

除了亲子与婚恋关系,《妻子的浪漫旅行》聚焦的是夫妻与闺蜜关系,《我和我的经纪人》展示的是职场关系。在观察类综艺全面开花的韩国和日本,还有展示明星师生关系的《家师父一体》,明星与路人关系的《人间观察》等等。

依据此公式,很多网友提出了新的节目创意,如聚焦明星与粉丝关系的《我和我的站姐》、观察明星自我约束的《我和我的卡路里》等等。

那么,为什么这届观众开始对观察明星乐此不疲?

刘俊认为,在各类综艺趋于同质化的态势下,观察类节目开辟的新叙事模式,则会为观众带来极大的新鲜感。以《我家那小子》为例,节目使用“现场实际拍摄叙事+演播室评价叙事”的“双叙事模式”,不但能帮助观众快速入戏,还可以增加节目观看的“陪伴感”。

而真人秀节目的魅力在于,它的纪实性、冲突性与游戏性,本身便可以满足观众们的窥探欲、猎奇心、八卦的心理。这种窥探既包括心理活动,也包括社会行为。观察类节目的应运而生,正是给了观众们一个“窥探”艺人的机会。

但比起满足观众的窥探欲,更高明的真人秀则会去勾起观众的情感共鸣。刘俊提道,近期几档火热的真人秀都同时呈现出了一些“自带热度”的社会话题,比如催婚、养老、育儿等等。节目不会去讨论某种观点的对与错,而是会预设一个舆论场,让各方声音在其中碰撞。屏幕前被煽动的观众开始忙于讨论、站边时,节目的热度自然水涨船高。

除了观众爱看,越来越多的明星也抛弃了以往的神秘感,开始在各大综艺中晒晒自己的生活。

这一现象的根源在于,观察类节目可以给艺人足够的时间去“立人设”,并给观众足够的时间去“相信人设”。比如在《我家那闺女》中,吴昕的人设便是“精致养生”,还顺带带火了“泡脚”这一传统养生方式。

《我家那闺女》中,吴昕在生活中热爱泡脚

“人设”到底是干啥的?

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壹心娱乐商务对朱亚文“人设”混乱的分析可以直接回答这一问题。在竞争极其激烈的娱乐圈中,立起一个有辨识度的“人设”对艺人的商业价值至关重要。

在互联网时代,明星的商业价值极大程度由知名度(俗称流量)和品牌价值吻合度所决定。如果把艺人的商业活动看作一款产品,立住人设不但能极大程度地带来流量,还可以对其进行精准定位,吸引与人设相符的广告商递来橄榄枝。

在《第一财经周刊》公布的2018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中,拥有最多人设也是最早开辟人设路线的杨幂被排在了首位,曾经走高冷禁欲系的吴亦凡紧随其后。榜单前八位的艺人中,每个人几乎都拥有精准而极具辨识度的人设。

《第一财经周刊》发布的《2018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TOP 8

除了能立人设,观察类节目还揭开了艺人光鲜背后的烦恼,为他们增加了一份亲和力与观众缘。这样的呈现不但帮助观众找到了心理平衡,还可以帮助艺人排解苦恼。很多艺人甚至开始把观察类综艺当做了自己的“翻红利器”,在各类综艺中频频“刷脸”,希望传达出某种真实感。

不过,刘俊认为国内的观察类节目做的还是不够极致,“现在的很多观察类综艺节目做得比较温吞,节奏相对比较缓慢。叙事节奏的加快,悬念的增强,搞笑能力的提升应该是观察类综艺需要发力的重点。”

除了叙事的多元,场景多元化也亟需拓展。不同生活场景可以开辟出不同的社会关系,除了家庭和职场,邻里、购物等其他生活场景也可以产生不一样的节目效果。未来的观察类节目不但可以拓展更多元的场景,还可以在一档节目中融合多种场景。

那么观察类节目只能观察明星谈恋爱搞事业吗?刘俊提出,一些反映社会问题的纪实性影像同样可以在未来“被观察”。一部分观察类节目或许可以拓展“纪录片+第二演播室”的方式,由更加专业的从业者与观众一起去探讨片中反映出的社会百态。

在越来越挑剔的观众面前,这股“观察”风还会刮多久仍有待考量。但盲目跟风,为了“观察”而“观察”的节目,注定会快速消耗掉节目的生命力。

你最喜欢哪档观察类节目?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