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美丽与哀愁:苍井空只一个 AV女优有很多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1日 11:37 来源:偶尔治愈

苍井空生下一对双胞胎男孩。这位知名的日本AV女优在引退后,与一名DJ在一年多前宣布结为夫妇,现在,她将拥有母亲的新身份。


按计划,苍井空将在4月30号晚到5月1号间剖腹产

她不是没有担忧过。苍井空曾说,孩子未来可能会因为母亲身为AV女优而遭受霸凌,但她仍然希望有孩子,因为自己有着与他人相同的梦想。

“对以前的工作我没有后悔。”苍井空曾在写给粉丝的信里说,她不觉得自己拍摄AV是件不堪回首的往事,对她来说这只是人生中的一种选择。

时代也选择了苍井空。她在中国爆红,微博粉丝近2千万。AV女优这条职业赛道上,选手很多,苍井空显然是最不寻常的那一个。

努力生活的样子当然很美,也有很多理由要去祝福这位艺人、妻子和母亲。然而,我们也无法不去留意那些美丽背后的哀愁。苍井空只有一个,她不代表AV女优的真实生态。

苍井空在中国的风光

在漫长的彼此只能通过下载来偷偷相遇的时光之后,2010年,一个现实中的苍井空终于站到了中国人面前。

推特是座意外的桥梁,连接了历史上的“苍井空之夜”。

2010年4月11日深夜,苍井空打开推特,开玩笑地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两千粉丝能变成一万。中国网友发现后奔走相告,狂欢开始。粉丝过万只用了几个小时,3天过后,她在推特上拥有了4万粉丝,大部分都是翻墙过去的中国人。

那几年的中国似乎迫切需要象征事物,李宇春是新审美的象征,韩寒是新自由的象征,苍井空则是新欲望的象征。

作家和菜头写道,“苍井空老师和漂亮与否没有关系,她是个象征物。过去,她象征着危机四伏、欲望潜行的青春,如今她象征着青春的美好和自由的可贵”。

当然,这也许只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想象与投射。

其实早在三年前,苍井空就已经在上海出席过演出活动,但参与者寥寥,她在广州一个夜店的商业演出也被叫停。

除了可爱的长相和90厘米的胸围,作为AV女优的苍井空只是一个普通女孩,来自普通的家庭,有普通的成长经历,她甚至大专毕业,拥有保育师资格。

苍井空说,自己在从业之初,会抱着学习和反省的心态反复观看自己的录像,研究怎么样让自己在镜头前看起来更美一些。

虽然可能只是表演,但她朴素的表达恰好迎合了这个时候的中国。

社会学家李银河说:“《爱欲与文明》的马尔库塞是六十年代性革命的精神领袖,他的主要思想是一种伟大的拒绝,就是对于生育秩序的拒绝,性的目的从生育改为快乐,这是最大的革命”。

在性压抑与文化压抑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中国人,以苍井空为代表的AV女优借助互联网直击国人的快乐感受,而不是关于生育的责任或者禁忌的文化。

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教授吴伟明说,苍井空活跃的时期已经不是AV产业兴盛的年代,但当时中国大陆正处在包括性观念在内改革开放的时代,是“乘时而起”。

苍井空登上了中国主流杂志《南都周刊》的封面,说她是“不危险的反抗”。

“苍井空之夜”的7个月之后,2010年11月11日,这一天是光棍节,也是苍井空的生日。她开通新浪微博的当天,粉丝超过了20万。

TVB电视台问苍井空微博上粉丝的留言哪句让她最感动,她回答:“有男孩子说,是我令他成为了大人。”

半年后,在江西南昌的一场汽车文化节上,20万人挤在舞台下,就是为了苍井空上台的3分钟。苍井空在中国拍微电影、录唱片,她的演唱会被全球直播。

苍井空被这个等待解放的社会,以及它所附庸的商业环境拥抱。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游戏公司、内衣品牌,甚至果汁饮料都在请她代言,出席活动。

苍井空的人生和中国紧密联系了起来。她为玉树地震捐款,在微博上准确地选择时机写毛笔字对中国示好——“高考加油”、“征集男友”。她和性学家潘绥铭对谈,人们关心她的性观念。甚至在钓鱼岛事件的时候,苍井空的态度也能缓和网民情绪。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苍井空结婚、怀孕,以及分娩,都能在中国引起关注,她像是在回答中国人关于性和人生的部分疑问。

一位苍井空的男性粉丝告诉我,他是在大学时期认识了苍井空,那时候微博、推特都还没面世,借助硬盘,他将苍井空介绍给了整层宿舍楼的男生。

他的孩子跟苍井空的孩子在眼下同期出生。这些年来,他在社交媒体上关注苍井空,经历结婚、生子,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在和苍井空一起成长、度过人生。她踩在受众的人生节拍上,这是喜爱苍井空的又一个理由。

然而,苍井空在中国的境遇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她的AV作品和她在社交媒体呈现的性情击中了中国社会, 但并不是所有AV女优都能像苍井空一样幸运。

女孩们为什么要去做AV女优?

1986年,AV女优黑木香出演了一部《我喜欢SM》,这是一部对于当时的日本人来说也不曾见过的性的盛宴,“壮烈而疯狂,给看客带来由衷的感动”,很多人甚至谈论黑木香的性能力是否源自特殊的体质或野性的神秘。

AV行业已经摸索了很多年,但直到这部影片才使得AV在日本家喻户晓。

1989年,黑木香甚至和主流歌手、演员一起登上了主流女性杂志《anan》,被读者评选为“好女人”,杂志开始大张旗鼓谈论女性的性主张,性的神秘感和禁忌感开始降低。她也大方地和很多专家学者对谈,被日本人称为“80年代性的布道士”和“解放者”,这和20年后的苍井空在中国颇为相似。

在黑木香之后,日本AV行业迎来新浪潮,无论是题材、拍摄手法、拍摄风格都有了突破,引起了大众传媒对AV的兴趣。

1990年代,AV女优饭岛爱的高知名度和自我营销方式,引领AV成为更大众化的商品,也让AV女优摆脱了“女性的低级劳动”的地位,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梦想能成为饭岛爱那样的成功人士。

但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日本AV行业泡沫破灭,片商接连倒闭,像饭岛爱那样的顶级AV女优的零售录像带也只能卖到3~4万张。

这十年里,日本社会经历经济泡沫破灭,随着工作岗位减少、单亲妈妈、贫困阶层扩大等社会现象,想要当AV女优的人群也在变化。

当时的日本盛行小额信贷,有的女性因为“旅游、找牛郎”负债、有的因为“孩子入学费、车检费”,很多人跑来当AV女优。

“上个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以后出现的AV女优,两者间的巨大差异简直就像不同的人种一样。“日本AV文化研究者中村淳彦采访了几百位AV女优,他说,“苍井空可以说是光明正大从事AV业的新一代女优的代表。”

苍井空就是在新世纪以后进入AV行业的。

2001年,东京涩谷街头,18岁的苍井空在这里被寻找AV女优的星探搭讪,领回一张名片。1个月之后,苍井空做好了“脱”的觉悟,给星探打去了电话。

苍井空在她的自传里说:“我是一个成长在普通家庭,特别普通的幸福的女孩子。可不知怎么,‘野心’这个东西始终在我心里的某个地方蠢蠢欲动。而我野心的表现形式有点特殊,就是做爱给人看。”

从2003年开始,苍井空每年推出10部以上的作品,逐渐成为日本最红的AV女优之一。她连续两年蝉联日本《VIDEOBOY》杂志年度AV女优第一名,登上了网络搜索榜单女性热门人选第二名。入行4年之后,苍井空主演的《SELL初》录像带卖出了10万盒。

在日本,不少女孩子将苍井空视为“最想成为的女性榜样”。

“90年代之前,AV女优还被认定是‘女性的最后求生手段’,属于社会底层的职业”,现在却是个“谁当AV女优都不奇怪”的时代。” 中村淳彦说。

中村淳彦在书里讲了很多这样的故事。

一位从大银行来转行的女性告诉中村:“我是因为想当AV女优才来应征的。我认为既然活着,就想从事自己最擅长且感到愉快的工作。AV女优的工作很有意义,又能被当成作品保留下来,才能也能得到肯定。”

AV女优职业得到热捧的背后,是日本女性面临的生存困境——贫穷,低价值感,我为什么而存在。

根据NHK的纪录片《女性贫困》,日本目前有约300万未满35岁而年薪不到200万日元的女性非正规工作者,在日本,这样的收入属于“赤贫”状态。

看上去干净的女孩子,可能无家可归,长期住在网吧,以援交或进入风月场所的方式寻找自己的安全网。有的女孩甚至说:“能活到三十岁就知足了。”

“收入太少”、“希望成名”、“生活痛苦”、“来点刺激”、“想获得肯定”、“没有男朋友很无聊”、“和老公缺乏性生活”,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女孩们在街上被星探叫住,然后停下了脚步。

AV女优的现实困境

“AV女优已经完全是供过于求的状态了”, 中村淳彦说,甚至只有一次性经验的乡下女孩也会在经纪人的游说下进入AV行业。

苍井空一直展现在中国观众面前的是风光神话,而在日本AV界,更多女优要面临的是剥削性的黑幕。

学生、家庭主妇、公司职员、公务员、打工族……不同社会地位的女性都在应征成为AV女优。这不再是一个可以赚大钱的行业,80%以上的AV女优拍一部片只能拿到几万日元的报酬,连维持基本生活可能都有困难。

这个行业只能提供一道窄门给女优,中村介绍,例如一家拥有6000~8000名AV女优规模的经纪公司,每年会有2/3的女优重新替换,在全部女优中可能有一半以上完全没有工作量,实际能靠出演AV获得酬劳的女优也只有30%左右。

女优供大于求,以及行业整体的不景气,让绝大多数AV女优变成“用过即丢的商品,只剩下既不安定也没有未来的苛刻肉体劳动。”

经过膨胀的浪潮时期之后,AV文化不再能在日本社会激起大众的兴奋,从业人员也必须面对行业最动物性的一面——码越薄越好,性交越直接越好。

不像90年代的AV女优只要完成千篇一律的性行为就能收工,现在的女优被划分为无数种人设,会被要求做很多超越日常生活的不同形式性行为,SM,口爆,强暴,轮奸,排泄,也会被明码实价标上不同的价格。

为了维持“肉体劳动”,AV女优还得保持健康,不能因为像熬夜生活不规律而影响职业状态。把身体作为赚钱工具,女优们难免“伤痕累累”,被捆绑的时间过长、因为粗暴的指交受伤、被要求连做好几次等问题都会在拍摄现场发生。

有段时间,因为AV行业竞争激烈,制作公司想要更多刺激的作品,那些“卖不出去”的女优被塞进某类作品,比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凌辱或强奸,以制造所谓真实感,男优在作品中对女优又揍又踹,很多公司被称为“AV女优坟场”。

一位因为被凌辱而引退的AV女优木下树告诉中村自己的经历,“我在(影片)里面被倒吊着,一群男人不停揍我,让我受伤,几乎要被杀死。结束后脸肿得跟岩石一样……医生说‘差一点你的视网膜就会剥离,有失明的可能’。”

2004年,有女优在拍摄过程中被要求吸食违法药物,接着进行强迫性猥亵行为,疑似以器具插入女优肛门,导致其内脏破裂。被女优起诉后,该制作公司负责人等8人被以强制猥亵罪逮捕。

在中村的采访中,还有很多AV女优经历过割腕自残、反复进出精神病院治疗。

公开记录里,在AV行业的发展历程中,不乏女优牺牲掉自己的人生。

2008年4月,麻生美由树用药物自杀;

2008年12月,饭岛爱的遗体被发现;

2010年10月,和多位杰尼斯艺人传出交往传闻的YAYA跳楼自杀;

2011年1月,前AV女优若濑千夏因过劳致死。

虽然这些女优的死亡原因不完全和AV直接相关,但中村总结:“贩卖性爱的异色世界,不论多努力整顿劳动环境,弱化其中危险,仍然免不了潜伏着比一般人更接近‘死亡’的危险”。

女性的裸体一直是以极快速度被消费的商品,大多数女优只有在刚出道的时候最有价值,职业生涯走到最后,身体“卖”不出去收入减少,引退后无所适从。

很多AV女优在职业生涯里都曾面临过精神崩溃,有时候精神崩溃不是来自耗时耗力的性交,而是来自“害怕失去立足点的不安和焦虑”。

一位曾经红极一时,引退后和普通男性结婚,靠写作赚钱的AV女优小室友里说:“辞掉AV后生活会变苦,你现在不论赚多少钱,都要尽量保持任何时候都能回归一般世界的生活。所以我从出道到引退为止,脚底都确实踏在地面上”。

更多人引退后的命运是“过度依赖卖身来轻松赚钱,即使收入锐减,也紧抓脱衣与性爱不放,最后成为街头流浪妇的女性”,2/3的AV女优就是这样忽然从大众眼前消失了,她们继续进入风月场所靠性赚钱。

即便在中国具有特别的社会意义,但在日本,苍井空似乎还是只能被当作AV女优来看待。

苍井空曾经想成为全能艺人,但这种想法被日本主流电视台NHK多次打击。苍井空反击说,出演NHK并不是她的事业目标,“我不认为那是唯一被主流社会认可的标准”。

日本社会也很难找到有关苍井空的长篇报道,外界很难知道苍井空是不是也经历过困惑,面对过残酷。

前几年,中国人喜欢问已经“成功”的苍井空为什么不停止拍AV,苍井空说 :“其实我倒想反过来问问大家,为什么我要停止AV工作?”她说,自己是因为拍了AV才有了今天。

AV是苍井空当初争取价值及认同的方式,也已成为她人生价值的一部分。

有一本叫《日本AV女优》的书,作者王向华试图阐述AV女优如何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被物化,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正因为她们是人,拥有情感欲望,须借配合压倒性的资本主义去争取价值及认同,她们反倒加速了自身的物化。”

争取价值及认同,不也是我们大多数人活着的意义吗?

中村淳彦的《AV女优实录》封面上赫然写着: “AV人生其实也是你我的缩影”。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