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朝韩“三八线”上 和一群青年人蹦迪、亲吻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1日 09:21 来源:地球青年图鉴

今年端午节,我和朋友一起来到韩国“三八线”边境的铁原郡,我们在那里经历了一场三天的DMZ peace train music festival,翻译过来,就是非军事区和平列车音乐节(以下简称DMZ音乐节)。 DMZ是 Demilitarized Zone的英文缩写,即非军事化区。1953年7月27日,韩国与朝鲜在板门店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并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为中心,南北双方各后退2km后,划定了韩国与朝鲜的分界线,即韩朝非军事化区域。DMZ全长248公里,宽度只有4公里,朝韩两国的军队,都在DMZ沿线外侧布防,DMZ内不允许任何人携带武器进入。这个“三八线”上的音乐节,被一些乐迷们称之为世界最酷、最朋克的音乐节。图文丨谢匡时 编辑丨图拉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DMZ音乐节在“三八线”韩国一侧的非军事区举行,去年6月举行了第一届,当时朝美新加坡峰会刚刚结束,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实现了历史性握手,朝鲜半岛局势朝着和平稳定的方向发展。图为DMZ音乐节现场,乐迷排队入场。

这个音乐节在当时显得意义非凡,朝鲜半岛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在期待半岛和平未来的到来,音乐节的狂欢让和平的气氛显得尤为隆重。图为音乐节的志愿者和身后的坦克合影留恋。

DMZ附近的韩国士兵和乐迷们一起观看现场演出。

音乐节设立的主旨是“用音乐跨越国家、政治、竞技、理念、种族的界限,感受自由与和平”。去年,音乐节共同执行委员长马丁?埃尔伯恩(Martin Elbourne)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朝鲜半岛实现和平后,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将会迎来和平,这就是我想要传递的信息”。图为一位乐迷披着印有“give peace a dance”(给和平一个舞蹈)的旗子。

我们从首尔乘坐大巴一路北上,大约两个小时后到达铁原郡,这里属于丘陵地带,树木茂盛,音乐节举办的区域在铁原孤石亭一代,看起来像是一个小镇子,有一些酒店、饭店以及大型停车场。图为主会场外,执勤的韩国警察。

今年音乐节的主舞台设在铁原孤石亭国家旅游区,入场的位置陈列着很多坦克、大炮和战斗机等重型武器,提醒着这里过去的历史硝烟。有趣的是,音乐节现场每个威猛的武器前面都摆设了可爱的卡通动物形象,让人看着有点哭笑不得,但确实能减缓些许战争的沉重气息。图为孤石亭国家旅游区,卡通动物雕像和重型武器一起陈列。

音乐节举行的三天时间里应该是这个地方一年里最热闹和声贝最高的时候,大家沉醉在音乐的狂欢里,忘记了几公里外就是朝韩两国重兵把守的地方。音乐节的韩方主席李东渊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开玩笑说,“如果我们声音足够大,朝鲜那边是能够听到的,那样他们也算是参加了这个音乐节的一份子呢。”图为6月9日,现场下起了大雨,乐迷们穿着雨衣观看演出。

在去年举办第一届音乐节的时候,主办方不确定是否能延续下去,因为朝鲜半岛的局势时刻变化着,一切都是未知数。好在今年,它再次成功地举办了。去年的音乐节曾计划邀请朝鲜的乐队参加,但最终还是没能成功。今年1月朝美河内峰会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朝鲜半岛局势重新变得复杂和紧张,邀请朝鲜的乐队是不可能了,但音乐节传达和平声音的愿望没有变。图为音乐节现场,乐迷挥舞着和平鸽的旗子,写着“自由自在的玩耍才是和平”。

雨中狂欢的乐迷,大雨不但没有浇灭乐迷的热情,反倒让他们更嗨了。

没有了“三八线”禁区边上的第一场国际音乐节的噱头,但音乐节的规模和质量都在提升。今年邀请了来自韩国、中国、日本、泰国、英国、丹麦、西班牙、匈牙利、古巴、尼日利亚等国家的几十支乐队参与演出。这次音乐节现场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几千名乐迷,韩国年轻人当然是主体,但也有不少来自亚洲其他国家和西方的面孔。图为年轻的乐迷在现场拥抱、亲吻。

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乐迷,我在现场见证了这场音乐盛宴和粉丝狂欢。对于我们来说,今年最大的焦点是邀请了中国“摇滚教父”,朝鲜族歌手崔健出场。事实上,音乐节去年就邀请了崔健,但由于时间仓促,没能成功,今年终于成行,不少国内的粉丝特意赶来撑场。在崔健演出的时候,我和其他中国乐迷占据了前几排的位置,人数五六十人左右。图为台下疯狂跳动的乐迷。

在音乐节现场,我认识了一批从杭州赶过来的大学生乐迷。他们在现场用力地摇旗和大声地呐喊,一面旗子写着“我们都到了啊”,一面旗子写着“free to love”。他们是杭州的一个乐迷组织,今年20岁的陈孔鸿是乐迷的组织者。陈孔鸿告诉我,他们都是杭州的在校大学生,平时喜欢音乐,特别是摇滚乐,经常去看演出和音乐节。去年,他就知道朝韩边境线有一个关于“和平与爱”的音乐节,特别想来,但没找到志同道合者。今年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过来参加,也找到了朋友一起来。这次,陈孔鸿带着乐迷组织的鸽子旗,鸽子象征和平、友谊、圣洁、团结,没有机会来的朋友在旗子上签上名字,他带着旗子到现场帮大家圆梦。图为来自杭州的乐迷带着“我们都到了啊”的旗子来到了音乐节现场。

陈孔鸿和朋友们都是崔健的粉丝,在演唱会彩排的时候,他们还偶遇了崔健,一起合影留恋。陈孔鸿感叹,音乐节虽然在“三八线”边境,但现场并没有什么安保力量,乐迷们怎么玩都无所谓 ,演出的乐队还会下来和乐迷互动,包容度很强。 另外一位乐迷英杰,今年上大三,原本正在紧张地准备复习司法考试,而且司考时间已经不足百天了。但为了心中的peace and love,为了看崔健和韩国HYUKOH乐队的演出豁出去了。看完音乐节,他就赶紧投入到司法考试复习了。“虽然我们这些乐迷生活在和平的中国,但是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是充满战乱,饱受战争的痛苦,音乐能缝补日益撕裂的世界,摇滚乐也能。”陈孔鸿和他的朋友们相信音乐是有力量的,而且是在朝韩边境这样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我们都到了啊”。图为乐迷英杰和陈孔鸿(右)在音乐节现场。

音乐节几天时间,他们就住在音乐节场地附近的民宿 ,第一天坐大巴到音乐节下车的时候,找不到民宿的地点,在当地问了一个韩国警察,对方打电话帮他们联系了房东,还派警车送他们去酒店。中间还发生过一个意外,由于订房太晚了,八号晚上他们在周围找不到房 ,回首尔的大巴票也卖没了,所以当晚上他们就在附近的便利店呆了一晚。陈孔鸿说,“这真的很朋克”。图为中国乐迷们在韩国警察的帮助下到达入住的民宿。

6月8日晚,崔健在演出的现场用英语说,在这里我们代表着和平、爱和自由。希望有一天DMZ的武器全部没有了,变成一个公园,这里只有音乐,大家一起跳舞狂欢吧。台下的观众用中文大声回复,“崔健牛逼”。在这片充满历史硝烟的区域,出现的中国元素以及自由的表达,现场的气氛让人动容。图为崔健在DMZ音乐节现场演出。

当晚,崔健唱了《红旗下的蛋》《花房姑娘》《假行僧》等几乎所有经典歌曲,但最特别的莫过于《舞过38线》这首歌,在那样一个时空,这首歌的意义格外突出。崔健自己的亲人就曾被“三八线”分离,他用歌声把自己和这片土地联系在一起。崔健曾说,自己在韩国唱过《舞过38线》,如果有机会他希望在朝鲜也能唱一遍。图为现场粉丝打出的崔健名字。

崔健演出现场,台下的粉丝拍照记录。

在崔健演出的现场,有一位穿着印有崔健头像和歌名T恤的韩国中年男子,他自称是崔健的铁粉,这次是特意来听崔健的。他旁边的另外一位30多岁的男子也是崔健的铁杆乐迷,他说崔健之前来过韩国演出几次,他都错过了,这次终于见到偶像了。在他眼中,崔健的歌很特别,有力量,特别吸引他。图为喜欢崔健的韩国乐迷。

乐迷们围坐在地上观看演出。

除了我特别关注的崔健,今年的演出嘉宾亮点很多,来自韩国的JANNABI和HYUKOH都是年轻偶像派的乐队,占据了音乐节最高的人气。特别是HYUKOH乐队的主唱吴赫,他在出生5个月大的时候随家庭到了中国,读大学时才回到韩国。吴赫喜爱中国,不仅操着一口京片子,还把中国地图纹在身上。很多中国乐迷对他很熟知和喜爱,这次音乐节就有很多中国乐迷是冲着他来的。图为来自韩国的人气乐队HYUKOH演出现场。

来自法国的LAST TRAIN、丹麦的ICEAGE、英国的PEACE等西方著名乐队,一场场重金属摇滚,让现场乐迷嗨翻了天。来自台湾的大象体操乐队主打数学摇滚,贝斯手张凯婷弹奏特别厉害。她在台上演奏间隙喝起了韩国的特色饮料,韩国乐迷为之欢呼。图为来自台湾的大象体操乐队。

音乐节最后一天压轴出场的英国地下丝绒乐队让乐迷们享受了极致的声乐演奏,77岁的主唱John Cale的超时演出和乐迷们的守候,是对音乐节的不舍和留恋。图为韩国歌手郑泰春、朴恩玉演出现场,粉丝冒雨守候。

在三八线这样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大家知道和平来的多么不容易,上台演出的嘉宾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他们都会说一声,为了和平。台下的乐迷打着各式各样的旗子回应,诸如:give peace a chance(给和平一个机会)、give peace a dance(给和平一个舞蹈)、自由自在的玩耍才是和平。正如本次音乐节的口号dancing for a borderless world(为无边界的世界跳舞),恰如其分地表达了所有人的期望和心声。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