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6月10日 18:34 来源:转角24小时

在今年2020中国人大会议上,有关“污点艺人”的惩罚机制再度成为话题。图为曾经轰动影视界的两代污点艺人——刘晓庆(左)2002年被查获逃税1,400多万人民币而被拘捕入狱,后来成功复出。范冰冰(右)2018年爆发阴阳合同逃税风波,金额高达9亿人民币,虽然免去牢狱之灾,但目前都尚未有复出活跃迹象。

两会是观察中国政治经济乃至文化的指标,日前业已结束的两会当中,关于电影的讨论不多,其中,“污点艺人”的惩罚机制再度成为话题。所谓的污点艺人,就是指“人生有污点的艺人”。中国进入大片时代之后,演艺人员的身价水涨高,一举一动也成为媒体焦点。不过,中国是一个威权社会,其特色是高度与多面向的管理,举凡艺人裸露演出、吸毒、嫖妓乃至政治立场,都成为影视主管单位广电总局的管理范围。

近年来,中国关于污点艺人管理的相关办法不在少数,大致从2014年开始,广电总局要求限制吸毒、嫖妓艺人的演出;2016年《电影产业促进法》通过,其中要求艺人“德艺双馨”、2018年也再有“四个坚决不用”——对党离心离德,低俗、庸俗与媚俗,格调不高,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等四大面向的艺人坚决不用。

如果从历史面向考察中国政府与社会对待艺人争议事件的方式,不难看出时代的变化、以及中国政府越趋威权管理的趋势。

图中的建筑,即是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的中国国家广电总局。举凡艺人裸露演出、吸毒、嫖妓乃至政治立场,都成为广电总局的管理范围。 图/中新社

▌最早关于裸露的争议与批判

中国最早一波关于裸露镜头的风波,就是陈冲在1986年好莱坞电影《大班》。

陈冲在中国电影史当中有着非常特别的地位。1961年出生的她,18岁时便以《小花》当中的小花一角的演出拿下百花奖,并被视为未来可能将代表中国电影的新星。因为出身书香世家,家中长辈多有在英美的生活经验,1981年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留学美国就读加州大学。那是中国国门闭锁三十年重新再开的年代,人们对外面的世界有憧憬但也有疑虑,陈冲的留学受到很大的关注,一方面陈冲走了一条与那个时代中国演员截然不同的路,另一方面人们对外在世界的好奇也加诸在她身上。

历经几年的美国生活,陈冲得到《大班》的演出机会。《大班》的剧情是1842年一位英国商人带领着舰队,原计划到中国以鸦片换取茶叶、丝绸等方式进行贸易。未料,满清的禁令让他无法如愿,只有转往香港。在那里,多股势力为了开发商港相互竞争。“大班”指的是进行华洋贸易的人,主角就是大班。陈冲所演的角色是大班的小妾,为求大班青睐在剧中有煽情镜头。

陈冲所演的角色是大班的小妾,为求大班青睐在剧中有煽情镜头,引发中国的舆论争议批评。 图/《大班》

在中国官方的历史叙述里,“落后就要挨打”,亦即中国近代史的衰败就从满清帝国的不振、受到帝国主义的侵略开始的,鸦片战争就是引发骨牌效应的第一战。就是这样有代表性的女性演员,在一部鸦片战争相关题材、外加有裸露镜头而被舆论大加挞伐,甚至有的报刊以“小花堕入风尘”为标题。

不过,在那样的年代里,陈冲所面对的也还只是舆论压力。很快地,陈冲在隔一年的《末代皇帝》里获得婉容一角的演出,因为这部作品在奥斯卡金像奖获得多项大奖,陈冲也得以继续在演员之路上更上层楼,成为在美国与华语电影圈都有影响力的演员,甚至她执导的作品《天浴》,也获得金马奖最佳导演的奖项。

陈冲在《末代皇帝》里获得婉容一角的演出,因为这部作品在奥斯卡金像奖获得多项大奖,陈冲也得以继续在演员之路上更上层楼。 图/《末代皇帝》

▌说不清的汤唯封杀令

中国影视的主管单位广电总局开始出手,始自1990年代,不过对象是导演而非艺人。其背景是随着1980年代张艺谋、陈凯歌的作品在海外获奖的效应,以香港与台湾为主的海外资金开始投资中国导演的作品。不过,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过去不久,中国官方更紧紧抓住意识形态。

此时张艺谋、田壮壮等“第五代导演”的文革题材电影,或是张元、王小帅等“第六代导演”表述城市年轻人次文化的作品,不仅题材敏感而且自行参加国际影展,这使得电影主管单位对这些导演下达封杀令。这些导演大多遭到电影局处罚二到五年不等不得拍片的禁令,最严苛的是田壮壮被罚禁拍八年。

2002年中国进行制作、发行与放映的全面性制度松绑,让中国电影进入蓬勃发展的阶段,不少中国年轻演员因而得到演出机会,汤唯就是一个例子。2007年李安执导的《色,戒》横扫众多影展奖项,不过女主角汤唯的裸露演出却在中国引起高度争议。

田壮壮1993年的电影《蓝风筝》, 因内容触及文革议题而遭到广电总局“禁拍8年”。田壮壮的后来一部作品是到2002年的《小城之春》。 图/《蓝风筝》

与二十年前陈冲的案例相较,汤唯所面临的不但是舆论的批判,更面对广电总局的直接出手,她应该也是第一位因裸露演出遭到广电影总局处罚的演员。这个事件首先值得关注的是广电总局出手的姿态,汤唯被封杀一开始只是传闻,从她代言的广告无法播出开始,被封杀的说法甚嚣尘上。

确实《色,戒》之后汤唯再无演出,许多代言活动也停止,传闻确实为真。不过,微妙的是广电总局却无一个明确说法,直到2008年时任广电总局副局长的张海涛,一句“对事不对人”证实了中国当局对汤唯的封杀,而其理由是:

担心影响青少年。

其次,无论陈冲或是汤唯,她们都因裸露被批判,但这是唯一的原因吗?《大班》牵涉鸦片战争的问题,《色,戒》在中国有不少爱国主义者称之为“汉奸电影”,真正的问题或许是这些电影触及爱国主义的痛处,但中国观众乃至于官方,以女性演员的裸露当出气筒。

《色,戒》在中国有不少爱国主义者称之为“汉奸电影”,真正的问题或许是这些电影触及爱国主义的痛处,但中国观众乃至于官方,以女性演员的裸露当出气筒。 图/《色,戒》

在中国电影当中,性别与身体乃至民族主义之间的关联非常有趣,就像面对日本人,甄子丹所饰演的叶问,说“我要打十个”痛击日本人——被揍的日本人就像抗日神剧里的日本人一样呆滞无力——中国观众一片叫好。相形之下,政治不正确的题材,裸露就成为代罪羔羊。

第三,广电总局“影响青少年”的说法也牵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不设置电影分级制”?应否设立电影分级的讨论在中国约略有二十年的历史,基本上电影业界多支持分级制度,甚至也有影视界出身的政协委员提出电影分级的议案,但始终没有下文。

最关键原因,应该在于现行的电影审查制度。电影审查制度的背后,是管理主义防止“不健康”因素的出现,因而电影审查下的电影,是针对各年龄层皆宜的标准。这种观念与权力不放,电影分级遥遥无期,2017年实施的《中国电影产业促进法》被称为电影第一法,但其中也未提及电影分级。

甄子丹所饰演的叶问,说“我要打十个”痛击日本人——被揍的日本人就像抗日神剧里的日本人一样呆滞无力。 图/《叶问》

▌掌艺人生杀大权的广电总局

在汤唯的案例里,可以看到广电总局的人治,不用一纸公文就可以封杀艺人。在电影分级制无法成立的背后原因里,可以看到广电总局大权在握。有趣的是,近年来中国喜爱强调“以法治国”,确实广电总局对艺人的惩处开始明文化与规则化,例如本文开头所列举的相关管理办法。

这些相关办法可讨论之处有二。首先,部分规定并非只针对影视产业,例如身上有刺青的艺人禁上节目,同一时期,中国足球也有类似的禁令:“中国国家队球员上场禁止露出刺青”。刺青其实只是一个缩影,背后是习近平时代社会净化管制力量的推动。《中国电影产业促进法》当中要求艺人“德艺双馨”,是一个道德化的标准,但这个道德化却也经常是高度抽象、无一定标准,例如“对党离心离德”、“低俗”的具体标准是什么?这种要求的出现,也是社会净化、泛道德化社会的缩影。

道德化却也经常是高度抽象、无一定标准,例如“对党离心离德”、“低俗”的具体标准是什么?这种要求,也是社会净化、泛道德化社会的缩影。图为范冰冰,演出2009年何平《麦田》。 图/《麦田》

能界定这些抽象标准的也只有广电总局,这无疑强化了其原本就已存在的权威地位。此外,面对广电总局的惩处,艺人是无法提起诉讼的,连交通违规不服都可以提出覆议,艺人的权利则几乎是零,只能唯官是从来维系自己的演出机会。

其二,随着广电总局的各项办法的推出,各种类型的污点艺人开始出现,逃税的如范冰冰、婚外情的如吴秀波、吸毒的有柯震东…。有趣的是,相关的办法都在规范电影、电视剧或节目禁用“污点艺人”,但问题是电影或电视剧的制作是动态的,可能剧组先行拍摄,而后某些艺人发生相关办法所禁止之情事,这时将如何处置?在实例上,一是删戏分,如柯震东涉毒案后,《小时代4:灵魂尽头》当中的演出全删。二是不出现正面脸部,如王学兵涉毒后,《一个勺子》里的演出全以后脑示人。

王学兵(右)2015年3月因为涉毒被捕,导致同年准备上映的《一个勺子》删剪片段、延期到11月上档,王学兵也从后来的宣传海报中被直接抹去。 图/中新社

▌艺人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

近日,中国人大不顾香港民众反弹,强推港版国安法,而后,成龙发起香港文化与演艺界2,605人的支持连署。

这就是一种悲哀。过去几年,政治事件一发生,在中国发展的台湾艺人立即发文表明自己与中国政府相同的立场,现今,香港艺人也加入这个行列。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表态像是表演场,台下的中国网民还会细数谁表明了立场?谁还没有表态?对未表态的还会穷追勐打。不仅台湾与香港艺人,中国艺人也身陷在其中,2018年金马奖事件之后,中国艺人纷纷转发“中国一点不能少”,就是活生生的例证。

所有的表态,都是为了背后无所不管的幽灵——广电总局。

今年两会期间,编剧出身的人大代表赵冬苓就污点艺人问题提案,其内容包括对污点艺人的惩戒,应有相对应的专业委员会就污点艺人所犯情事的程度予以不同程度的惩罚等。值得观察的是,这个提案跟呼吁多年的电影分级制非常类似,就是必须要有广电总局的放权、才有可能组成专门的委员会。

这对大权在握的广电总局来说,可能吗?

图为全国政协委员成龙,2020年5月24日的会议讨论。中国人大不顾香港民众反弹,强推港版国安法,而后,成龙发起香港文化与演艺界2,605人的支持连署。这就是一种悲哀。 图/中新社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