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被玩弄 天后割腕 第一渣男风流致命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8月10日 13:56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1989年7月11日,日本天后歌姬中森明菜在公寓割腕自杀。

有人说,现场血迹斑斑。

她腕上的伤口有近8厘米,深2厘米。

那年,她24岁。

如果不是被及时发现,恐怕已酿成悲剧。

外界纷纷议论,大好年华,为何如此决绝地想离去?

在遗书中,人们似乎窥见了她自杀的原因——

“近藤这个人在我心中已经死了。”

众人唏嘘。

日本最美歌姬,终究逃不过为情所伤。

更确切地说,是没能逃过近藤真彦的魔爪。

那个被称作“日本第一渣男”的男星。


如果你有搜索过百度百科的“渣男”词条,你会发现“近藤真彦”=“渣男”。

“渣男”这顶帽子,贯穿着近藤真彦的一生。

或许,你对他并不熟知。

在日本,他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歌神“张学友”。

只不过,一个滥情。一个痴情。

他曾经获得过日本唱片大赏,算是歌坛的资深前辈。

不少偶像男团,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

八十年代初,他以一席沙哑低沉的嗓音走红大江南北。

他的作品被热卖,被翻唱。

最经典的就属《夕阳之歌》和《千千阙歌》。

15岁出道,凭借对音乐超高的领悟力,他走得顺风顺水。

他是音乐才子。

女孩们在他的歌声中沉沦,爱上他的“深情”。

可这样的一个人,偏偏最后成为了万人唾骂的渣男。

更可恶的是,他凭一己之力,毁掉了一颗颗交付于他的真心。

从我见犹怜的中森明菜。

到侠女风范的梅姑。

近藤真彦不为所动,一生负心薄幸。


近藤真彦的一生,有过3个女人。

1983年,命运之神捉弄。

18岁的中森明菜遇见了19岁的近滕真彦。

一部《爱·出发》将两人的缘分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他们在电影中饰演一对恋人,在困境中相爱。

电影浪漫至极。

口琴悠扬,月光如水。两人坐在沙滩上看海天洁白。

女孩说:“这份爱,已经是我的生命了。”

戏里,他们情深意浓。

旋转木马上,明菜笑容明媚。

少女的心事,在脸上荡漾开来。

未经过专业表演培训的中森明菜,一时之间入戏太深。

她竟爱上了身旁的这个男人。

电影结束后,近藤真彦也主动向她示爱。

送精巧的戒指。

买粉红色的玫瑰。

邀请她一起度假旅行。

花言巧语,糖衣炮弹。

18岁的中森明菜,毫无悬念地坠入了他编织好的情网。

电影发布会上,明菜望向近藤真彦的眼神都充满了娇羞。

当时,他们是公认的金童玉女。荧幕最佳拍档。

两人的事业也发展得如火如荼。

中森明菜一跃成为了日本天后级别的歌姬。

年收入达到5000万日元。远远超过了近藤真彦。

她美得不可方物,男人都为她着迷。

音乐家日置浩二见到她不敢说话,因为太害羞了。

著名歌手村下孝藏也默默在为她写歌。

可惜,她心有所属。

在节目里,她公开宣布了自己意中人正是近藤真彦。

主持人问她:“你有计划过大概几岁结婚吗?”

她答:“大概23、24的样子吧。”

她甚至可以为了婚姻,隐退歌坛。

当时的中森明菜事业大好,前途无限。

只因遇见近藤真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嫁给自己心爱的人。

比起事业上的风生水起,她似乎更想组建一个家庭。

她的原生家庭十分贫困。

家中六兄妹,她是被轻视的那一个。

她的童年,温暖和爱都少得可怜。

成年后,因为名气大,又被“吸血鬼式”的家庭索要巨额财产。

她美艳动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破碎不堪的心。

或许正因为这样,近藤真彦只给她一点点温暖,就足够令她倾尽所有。

她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家,能被疼爱,被照顾。

只是,她遇人不淑。

最终还是托付错了人。

近藤真彦出轨了。

不止一次。


1985年,是近藤和明菜在一起的第二年

梅艳芳的出现,让这场恋爱出现了第一个分岔口。

那年,梅姑去日本宣传唱片,与近藤真彦相识。

短暂的相逢,没想到埋下了一颗情种。

次年,近藤去了香港开演唱会。

梅艳芳作为歌迷,前去捧场。

她坦言,自己钟情于他的歌声。

演唱会结束,梅艳芳依然念念不忘。

巧的是,他们立即迎来了在香港的第二次相遇。

酒会上,觥筹交错,男男女女意乱情迷。

朋友给梅艳芳和近藤真彦作介绍。

近藤真彦却直接说:

“我们去年已见过面。”

这句话,将梅艳芳一击即中。

“没想到他还记得我。”

在接受《明日周刊》采访时,梅艳芳说。

脸上露出“暗恋”的喜悦。

原来,自己曾在他心里留下过印记。

这对梅艳芳来说,是开心的事情。

近藤真彦仿佛早已看穿这一切。

在言语间,他隐瞒自己与中森明菜的恋情。

透露出自己单身。

那个夜晚,他频繁地邀请梅艳芳跳舞。

在舞步与舞步的交错里,近藤感受到了梅艳芳的情意。

就着月光,他深情地对她说:

“我可不可以吻你一下?”

23岁出头,梅艳芳被撩得小鹿乱撞。

夜色之中,她点了点头。

吻落在唇间。

情泛滥开来。

渣男的手段,还远不止此。

他太会洞察女生的心思了。

在夜晚结束之前,他把自己随身的领带针送给了梅艳芳。

就这样,他们一吻定情。

多年以后,在一个采访中,梅艳芳还提到近藤真彦给自己买的钻石胸针。

“我至今仍舍不得用。”

她把胸针锁在保险柜里。悉心珍存。

同样地,近藤真彦也邀梅艳芳一同出游。

他们去了澳门。

就在临行前,梅姑常年戴在身上的一块玉突然碎了。

那时,她未曾在意。只是隐约觉得不安。

一周后,近藤真彦回日本了。

梅艳芳以为这份情也会戛然而止。

毕竟,从头到尾,近藤真彦都没正式给过她一个确切的身份。

没想到,近藤真彦每日都会打越洋电话给梅艳芳。

日积月累下,梅艳芳感动了。

他们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一次电话能打一个小时。

爱愈演愈烈。

梅艳芳深深陷入了近藤真彦的“温柔乡”。

半个月后,她打包行李,飞去了日本。

异地相思之苦,着实难熬。

梅艳芳义无反顾涌入了近藤真彦的怀抱。

他们缠绵着,争分夺秒。

分离时,恋恋不舍。

走的时候,两人都哭得不能自已。

在恋爱期间,梅艳芳7次奔赴北海道,为了近藤真彦。

她或许也想过,有一天会为他穿上婚纱。

在北海道,她买下一栋房子,作为两人临时的家。

梅艳芳友人回忆起那段时光,内心也是感慨万千。

“一次我到北海道,看见她在家里刷着厕所,俨然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她真的很爱他。”

那几年,大概是梅艳芳最幸福的日子。

她为他,更是卑微到了尘埃里。

直到深情被辜负,

真相来临,

梅艳芳才明白,原来自己始终是个外人。

其实早在那之前,梅艳芳已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去了哪里?

不和自己通电话的时候,他又会在干嘛?

凭借女人的第六感,她怀疑起了近藤真彦。

两人甚至为此大吵一架。

梅艳芳逼问近藤真彦:

“你是不是还有别人?”

近藤真彦没有回答。

几日后,他直接与梅艳芳提出了分手,并告知他自己一直都有女友。

也就是中森明菜。

为了摆脱梅艳芳,他搬出了渣男金句——

“你很独立,你没有我也可以过得很好。中森明菜她没有我,活不下去。”

梅艳芳彻底心碎。

她没有大吵大闹。

没有挽留。

而是打包行李,离开了日本。

舞台上,她依旧洒脱率性。

舞台下,她坚强得令人心疼。

多年后,有人问她,你最难忘的一段爱情是什么时候?

她拖着病体,略带虚弱地说:

“我二十岁那段,名字不讲了。”

“那时很真,一点点东西,就觉得很开心了。”

“每个晚上通电话两个小时,不停在讲。”

有些话,不必说透。

有些人,不必再提。

那些年轻时的浪漫与忧愁,已被岁月的风一一吹散。

梅姑一生坦荡,古道热肠。

可惜,也还是逃不过被渣男所伤。


近藤真彦结束了和梅艳芳的恋情,转身回到了中森明菜的怀里。

在这期间,他还许诺中森明菜结婚的誓言。

中森明菜满心欢喜。

以为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

趁着这机会,他哄骗她说,我们该有一个家。

暗示中森明菜买房子。

她二话不说,买了一套8000万日元的别墅。

但1989年,媒体爆出了近藤真彦和松田圣子幽会的消息。

要知道,松田圣子是中森明菜的死对头。

她被称作“一代欲女”。

有颜。

有才。

有身材。

中森明菜,彻底崩溃。

对她来说,男友的出轨更像一种侮辱。

她所有的幻想瞬间灰飞烟灭。

她跑到自己买给男友的别墅里,割腕自杀。

消息传出,一时之间,震惊了整个日本。

近藤真彦,变成了人人喊打的渣男。

事业一落千丈。

日本黑道也忍不住对他动了手。

可恨的是,渣男总在想尽办法推责。

为了挽救自己的事业,他再次哄骗中森明菜。

她因太缺爱,也太爱,又上当受骗。

据说,近藤真彦办了一场记者招待会。

对外宣称要公布婚讯。

还在会场布置了“金屏风”。

这阵仗,倒的确很像求婚现场。

在和经纪公司的合谋下,近藤将中森明菜骗到了现场。

那时,她仍对他抱有一丝期待。

她以为这次近藤真彦真的要和自己求婚了。

却怎么都没想到,实则是一场“鸿门宴”。

抵达现场后,近藤真彦对着镜头开始诉苦。

“这半年对我来说,是非常的辛苦。”

“哪怕是很小的事情,只要能帮她恢复的,我都在做。”

一旁的中森明菜低着头,不语。

快门不停打在中森明菜的脸上。

她只觉得呼吸都变得艰难。

整个招待会上,对于结婚,近藤真彦只字未提。

记者问他:“是否有结婚或者订婚的打算?”

近藤真彦:“完全没有。”

身旁的中森明菜,早已虚脱。

面对渣男多次的欺骗与伤害,中森明菜一直在忍让,在退步。

哪怕记者问她自杀的原因。

她也只是淡淡地说:“跟男友无关。”

随后,泪水便模糊了她的视线。


世间,痴男怨女很多。

梅艳芳是。

中森明菜是。

她们都爱上了同一个渣男——近藤真彦。

倾其所有地爱着。

奋不顾身地爱着。

最后的结果,是遍体鳞伤,是爱而不得。

她们本可以做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却还是低到了尘埃中。

2003年,梅艳芳病重。

7月,她还坚持要去日本给近藤真彦庆生。

朋友纷纷劝阻,她态度坚决。

好友炎辉只能为她安排了四天三夜的行程,完成心愿。

走的时候,好友问:

“你没有告诉他你生病了吗?”

“不说,永远都不会跟他说。”

五个月后,梅艳芳离开了人世。

那个爱渣男如生命的中森明菜,也不幸病倒舞台。

此后无限期退出娱乐圈。

江湖再也没有美人的传说。

那个始作俑者,

却依然活在风光之上。

近藤真彦另娶她人,成为他人父,他人夫。

他的生活一如既往自在,毫发无伤,片叶不沾身。

不知道某个午夜梦回时,想到当年伤害的人,是否也曾会泪流?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