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何出轨视频不堪入目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8月28日 15:28 来源:yy电视快照

图:白百何、王珞丹

1992年,《编辑部的故事》播出,风靡南北,正式开启属于于赵宝刚的电视剧时代。

那几年,赵宝刚拍戏,就等于造星工厂,捧谁谁红。有两个女孩都获得了赵宝刚的青睐。

她们的反应,却有天壤之别。就像她们的名字,王珞丹的丹,白百何的白。

2004年,赵宝刚跟北电还没毕业的王珞丹说:“你来我这演吧,《给我一支烟》。”

一身学生气的王珞丹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懵了,忘了自己已经接了汪俊导演的《阳光像花一样绽放》,就应下了。

很快,整个北电都知道有个黑瘦的小妞要演赵导的戏。没过几天,赵宝刚觉得不对,说你还是先拍汪俊的,咱们下次。

王珞丹气得直哭,一个电话打过去发脾气:“你们大人都是这么不讲信用的吗?你让我脸往哪儿搁啊?”说完“啪”就把电话撂下了。人家白百何可做不出这种鲁莽事。

2008年,白百何刚生完孩子,跟随陈羽凡,在佟大为的婚礼上遇见了大佬赵宝刚。

白百何毕恭毕敬,老老实实回答赵宝刚的问话:“生完3个月,还在喂奶。也可以不喂了,马上进组!”

张爱玲的中篇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有一个名句:“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白玫瑰和红玫瑰,看上去是冤家,是对手。细究下来,却是互为映衬,少了对方,就不完整。

王珞丹的丹,和白百何的白,也大概是这个意思。

她们俩,一个生日是1984.01.30,另一个是1984.03.01。

一、

王珞丹属于二胎。

1984年,计划生育政策正紧,不知道她有没有被罚款。

王爸爸高兴,连夜查字典给小姑娘取名字,查到一个“珞”字,指稀有的玉石,于是取名“珞丹”,也就是稀有的红色宝石。

没想到,十几年后,王珞丹红是红了,但三十好几还是单身。

有网友说“珞丹”不就是“落单”,都怪名字。

这着实让王爸爸郁闷了一阵,问女儿要不要改名。

在娱乐圈,要真心想找对象,改名还不如整容呢,王珞丹才不在意这些。

说起来,王珞丹家族基因也不错,如果随了妈妈,应该比现在好看很多。

她那个比她大一岁半的亲姐王楚函就像妈妈,大眼睛、双眼皮,皮肤白,学习成绩也好。

爸妈见大女儿长得不错,从小就送她去学跳舞,姐姐也争气,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

小女儿则相反,叛逆调皮,经常跟其他小孩打架斗殴。家里一琢磨,她这性子,怕是以后也找不到什么好活计,做个老师好歹能养活自己。

于是送她去读内蒙古幼儿师范学院,图一个毕业能分配工作。

△ 左边姐姐王楚函,右边妹妹王珞丹

在师范学院,王珞丹对小孩没什么兴趣,倒是对玩各种乐器上了瘾,什么架子鼓,钢琴,她都跑去学一学。

还混成了校队的架子鼓鼓手,大出风头。在学校的文艺演出上,王珞丹又帅又拽,一时间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

那时候她走路都不低头,鼻子翘到天上去,自我感觉好到爆。

△ 王珞丹在《跨界歌王》打架子鼓。

可再怎么风光,这里也是内蒙古,只有美好的自然风光。

2000年,姐姐考上北京舞蹈学院,王珞丹眼馋得不行。姐姐打电话也总说:“你要是在北京就好了。”

王珞丹挂了电话就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去北京找姐姐。还放出豪言壮语:“从此以后,北京就是我们姐俩的天下了!”

她那时还不知道,为了达成这个心愿,她小半辈子的好运,或许在这里,就用掉了一半。

△ 王珞丹学舞蹈的姐姐

二、

因为,北电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比如姚笛,和王珞丹算是同届,但只考进北电高职班。

考试那天,整个考场都是青春靓丽的小姑娘:星女郎黄圣依还是一张清纯洋溢的脸;同班同学贾乃亮扮起女装来,也比她白净;唯有王珞丹黑不溜秋的像个“奇葩”。

按赵宝刚的话说:王珞丹长得有特点。说一个女孩长得有特点,跟说一个男人“你是个好人”意思差不多。

△ 黄圣依艺考片段

虽然在师范把才艺练得不错,但王珞丹脸蛋确实是硬伤,大脑门露出来,还有个疤。

好在她聪明,自由才艺展示时另辟蹊径,唱了首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一样迷人一样美丽。

这一唱,打动了主考官霍璇老师。不知怎的,她心念一动,觉得“这种看上去各方面特朴实的小女孩容易被漏掉”,说不定以后能行。

最终,10个主考官,7个都投了反对票,但霍老师还是力排众议把她留下了。

△ 北电01级合照 二排右4是王珞丹

上了大学,17岁的王珞丹眼见着别人都谈起了恋爱,只有她没有人追。

师范学院的风云人物一下子变成了北电的丑小鸭,这个落差可不是一般的大。

大二的时候,王珞丹彻底颓了,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做演员,甚至打了退堂鼓,萌生了退学的想法,作业也不好好做了。

霍老师恨铁不成钢,朝她发火:“当初招收的时候,很多老师都觉得你不太行,担心招了你这么另类的学生会浪费了名额。我这么坚决地接纳你,你却不用功,让我很伤心!“王珞丹如梦初醒,美貌不能比,就比勤奋。

别人交3个作业,她就交7个,还能顺手给同学送一个。

2004年,当黄圣依被青春偶像剧《红苹果乐园》选中时,王珞丹也顺利进入汪俊导演的《阳光像花一样绽放》剧组,出演一个冷酷叛逆的失足少女单鹃。

这部剧不算特别火。但重要的是,没有单鹃,就不会有《奋斗》里的米莱。

而这一年,她的“冤家”白百何也正在经历人生中的重大转折——成功搭上陈羽凡的顺风车,在拍摄《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时》,和陈羽凡因戏生情。此后,王珞丹和白百何的恩怨情仇,徐徐上演。

三、

也许是老天爷不嫌事大,故意安排了王珞丹和白百何这一对冤家,等着看好戏。

长得像就不说了。

两人都出生于1984年,王珞丹的生日是0130,白百何的生日是0301,这缘分比长得像还要奇妙。

就在王珞丹被北影录取后的一年,18岁的白百何听了张艺谋导演的话,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跟文章、唐嫣、秦丽等成为同学。

2003年,她也率先先接到大导张艺谋的广告。

张导还对她说:“再出去拍戏,就说和张艺谋合作过,女二号以下的角色不要接。”可后来,白百何不光接了,还去给王珞丹做过配。

△ 白百何拍张导的广告

要说,这个山东小妞绝对比那个内蒙小妞聪明,能屈能伸。

白百何认识陈羽凡时,他正谈着一个6年的女朋友。

大概是手把手教弹吉他,弹出了点儿感情,只用了5个月,两人就义无反顾地紧紧抱在一起。

这一抱,算是抱上了一条粗壮的大。

海军大院出身的陈羽凡,怎么着都算京圈中人,白百何也算是一只脚迈入了京圈。

而此时的王珞丹,才刚刚挂了电话,有了开头骂赵宝刚导演那一幕。

四、

大导演赵宝刚也是没见过这种场面。

挂了电话,他摸了摸鼻子,平生第一次被一个女大学生给骂了。

这下,他算是记住了这个劲劲儿的小妞。作为改革开放以后的第一代年轻人,王珞丹身上这股劲儿,虽然无礼,但人们喜欢,也就意味着有市场。

这些大导演可深谙其道。2006年,赵导筹拍一部大戏,有个叫露露的角色,又酷又拽,他立刻想到了王珞丹。

导演倒是讲信用,可眼见着馅饼砸下来的王珞丹不按常理出牌:“我演过类似的角色了,难以超越,我要演米莱。”

王珞丹说的“类似的角色”就是单鹃,在《阳光像花一样绽放》里,跟周一围谈恋爱的叛逆少女。

赵宝刚笑了:“是不是不让你演那角色,你就不演了?”小妞刚得很:是!“我要拍我自己喜欢的角色。”这是王珞丹的名言。

可《奋斗》剧本里的“米莱”本是个很洋气的富家小公主,白净丰润,家有余粮的样子,又黑又瘦的王珞丹条件就跟不上。

没想到,老天是要让这馅饼砸到底了,赵宝刚着实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只好硬着头皮让她上,角色形象不符?改!

就这样,米莱从正经的“白富美”改成了土大款的宝贝闺女,这下总算成了。

2007年《奋斗》播出,成为当年最热的大剧。

年轻人热血沸腾,火爆到大街上到处都是学“陆涛”穿衣服、立领子的男孩子。

不过,内容也没少遭吐槽,本以为是讲奋斗的故事,看了半天发现是“拼爹”的故事。只有剧中这个倔强果敢,为爱痴狂的“女版道明寺”米莱,最招人喜欢。

虽然当时的王珞丹又黑又瘦,两根锁骨就像衣架一样,角色还带着点傻气,但一点也不令人生厌。大家还真就喜欢她那个劲劲儿的俏皮劲儿。

△ 抬眼、嘟嘴、做无辜状的王珞丹

2008年,24岁的王珞丹凭借《奋斗》提名金鹰奖最佳女演员。

她穿上翅膀,成为第三位金鹰女神,前两位分别是刘亦菲和李小璐。

当晚,王珞丹摘下假发,露出久违的大脑门,再没人说她丑了。

而这一年的1月19日,白百何和陈羽凡生下了一个“奥运宝宝”,取名为陈盛桐。

也是在这一年,在佟大为的婚礼上,白百何结识了赵宝刚导演。

自此,王珞丹接棒徐静蕾,扛起了“北京小妞”形象的大旗。

不过那时候还没有人这样叫她,她也不爱听,她更喜欢被叫“女神 ”。

赵宝刚瞧着王珞丹热度高,又找她本色出演青春三部曲之二《我的青春谁做主》里个性张扬的钱小样。

和当年张含韵的“酸酸甜甜就是我”一样,王珞丹手握酸奶,喊出“我是小样,我就这样”的广告词也深入人心。

一时间,王珞丹的风头,甚至盖过了这两部剧中番位更高的马伊琍和赵子琪。

2009年,腾讯评选内地新“四小花旦“,王珞丹和黄圣依、杨幂、刘亦菲榜上有名。

用赵宝刚的话来说:王珞丹能走红,算是个奇迹。

这话怎么理解呢?

王珞丹相貌不算出众,正好碰上本色出演的小妞角色,就这么异军突起了。

但老天不会把馅饼一直往一个人脑袋上砸。

扬言“只演自己喜欢的角色“的王珞丹不知道,她扛着的这面“小妞”大旗,早就在旁人的虎视眈眈下,快要拿不稳了。

这个旁人里,就有白百何。

五、

王珞丹走上人生巅峰这几年,白百何正在努力巩固自己京圈太子妃的地位。

生孩子是首要的事儿,王珞丹暂时还不在她的视线之内。在《我的青春谁做主》里,白百何演员表里排在十几位开外,也只能眼看着王珞丹跟陆毅飙戏。

她没忘张导跟她说过的话:“女二号以下的角色不要接。”但还是产妇的她,顾不上这么多,进组的白百何一直在浮肿,因为她刚为陈羽凡生下一子不到3个月。

虽然是个小角色,但她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好大干一场。

因为此时,她有一件王珞丹至今也得不到的法宝——王京花。

王京花虽然不是导演,也不是制片人,但有了她的加持,想不红都难。

白百何通过陈羽凡搭上王京花,也算撞了大运。

这才是名副其实第一代金牌经纪人,现在被吹上天的杨天真,在王京花面前要乖乖叫一声“老师好”。

王京花的履历中,赫然挂着一块块星光熠熠的奖牌,有陈道明,李冰冰,范冰冰,胡军,刘嘉玲等。

△ 还在浮肿的白百何

有了能量支持,白百何刚在《我的青春谁做主》中打完酱油,转身就去《说谎的爱人》,越过《青春》演员表中的前十几位,跟王珞丹的“对象”朱雨辰谈起了恋爱。

很难说此时的朱雨辰,看着两张相似的脸会不会串戏?

一时间,“如何区分王珞丹和白百何”的话题成为热议:刚开始,大家只说电视里冒出了一个王珞丹很像的女孩。一直到2011年年底,电视剧《家的N次方》播出+电影《失恋33天》上映,人们改口“白百何演小妞真合适。”

《失恋33天》也成为年度最卖座的国产影片,总票房3.5亿。

而此时,转型文艺女青年的王珞丹,丝毫还未察觉到危险。

她正沉浸在成为大明星给生活带来的负面影响中,恨不得对着镜头,也学王菲来一句:最大的烦恼,就是太红了。

但记者没有给她机会,她只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下:“太过文艺,没市场的”,作为对自己的警告。

六、

如果你看过电影《甲方乙方》,如果还记得明星唐丽君小姐的遭遇,也许能了解:明星的烦恼大体可以归为两类,太红了和不红了。26岁的王珞丹就觉得自己太红了,红到跟妈妈去蒸桑拿,隔壁阿姨也会冲过来跟她打招呼.一丝不挂、面面相觑。

在白百何的大举进攻下,我们不知道王珞丹有没有兵临城下的恐慌。只知道她吐槽被工作挤压了生活,每天行程排得满满的,很早就起床,出门化妆、采访、上通告。

于是,她决定歇会儿,八个月没接戏,一个人跑去纽约潇洒休假了3个月。

潇洒之余还学会了钢管舞,为新戏《我爱的是你爱我》做好充分准备。

去美国之前,王珞丹还抽空上了趟春晚,与蔡国庆合唱《常回家看看》。但从美国回来一切都变了,市场的深潭之下,早已暗流涌动。

△ 在《我爱的是你爱我》中跳钢管舞的王珞丹

2013年,王珞丹凭借《搜索》,收获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可一年前,文章和白百何就在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现场相遇,两人相视一笑,顺手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收入囊中。

接下来的几年,白百何几乎没停过,《分手合约》《离婚前规则》《私人订制》《整容日记》《捉妖记》,无不例外在证明,她才是票房女王。

用观众的话说,现在的演员,演来演去能把一个角色演好就难能可贵了。还没有遭遇“一指禅”的白百何,就是那个“难能可贵”。

2015年8月,北京日报以“白百何完胜”为标题,形容当天两部电影的票房。王珞丹不得不认清现实,大势已去。

其实,自《失恋33天》后,王珞丹就毛了。

有项目找过来,她本子也不看,劈头盖脸就问:”票房能不能超过《失恋33天》?“后来,这个项目改成了大男主戏《泰囧》,票房12.67亿。

估计她肠子都悔青了。这还真应了她自己写在博客里对自己的警告,“文艺女青年”这个词,确实自带着高洁脱俗气质,闻不到一丝“钱味儿”。

自打转型之后,王珞丹的票房运就不好。甚至和李光洁的绯闻大家都不记得,只能想到她和两个作家韩寒和张嘉佳的往事。

△ 韩寒说:我们只有地上情,没有地下情。

2015年8月7日,王珞丹实在按捺不住,写了篇博客文章《一个女演员的自我修养》,细数跟白百合的恩怨。

事情以白百何一声”谢谢王老师对我的肯定和鼓励“的微博回应结束。

这白百何说起俏皮话来,比王珞丹还厉害。

有一次出席活动,现场有不少阿姨说喜欢她,白百何微微一笑,说:“我要回去统计一下,给我妈看看,什么叫做别人的妈妈。这么多阿姨都夸我,我妈就从来没当面这么夸过我。”瞧瞧,这话说的,这些阿姨更起劲了。

可是,就在王珞丹在博客里说出“我们不是非此即彼的敌人,而是可以各自精彩的奋斗同仁”后的20天,《烈日灼心》上映,反响一般。

都说戏好遮百丑,这下,王珞丹再无话可说。“我演的是最差的,想起来就想哭。”在片场每演完一场戏,王珞丹都会在心里说一句:“我靠,完了。”

△ 还是抬眼、嘟嘴、做无辜状

2015年快要结束的时候,白百何以本年度主演电影30.64亿元的票房,成为年度主演电影票房排行第一的首位女演员。(但这里面也包含了《捉妖记》的票房水分)。可是,就像雪莱的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七、

2017年4月,白百何出轨,收获了那个“一指禅”神功。可能很多人已经忘了这个八卦故事。

当年白百何和男模张爱朋一起去泰国度假,两人在酒店浴池游玩,光天化日,白百何一直挑逗张爱朋,用一根手指。

这一幕恰好被狗仔拍到了视频,网友为其起名:一指禅。

王珞丹发了朋友圈,只有四个大字:“春天来了。”卓伟说:感觉西三环都能听到王珞丹的笑声。

但为什么说人家王京花厉害呢,白百何出轨,电视剧《外科风云》照播不误,戏也照拍不误,洗白也是硬洗,管你信不信。

这两年,很少再看到白百何的消息。

倒是她那个不争气的老公吸毒新闻一出,反倒有观众开始心疼她了。

王珞丹的消息也不多,最新一条,是8月8日凌晨,她发了一条似是而非的微博:不想当什么好演员了,太累了,就想红……

还有一部暂时不知道何时上映的新片:王朔编剧,王珞丹和王传君主演的科幻片《不老奇事》。我挺期待这部电影。

此时此刻,如果两人再度相遇,不知会不会相视一笑泯恩仇。有人喜欢白玫瑰,有人喜欢红玫瑰。

但本质上,人们喜欢的不是白或红,而是玫瑰。如果你是玫瑰,那么什么颜色都是好的,无论是王珞丹的丹,还是白百何的白。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