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花木兰” 迪斯尼摊上事儿了 朝野抵制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9月9日 20:24 来源:纽约时报|中央社

迪士尼电影“花木兰”因香港、新疆议题争议不断。美国参议员霍利今天致函迪士尼执行长包正博,指控其无视中国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并将利益置于原则之上,有辱美国价值。

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上映短短5天,就先后因女主角刘亦菲声援港警,及电影片尾感谢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吐鲁番公安局等事件,争议不断。

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今天致函迪士尼执行长包正博(Bob Chapek),狠批迪士尼在“花木兰”制片期间,为中共对维吾尔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族群的“种族灭绝”(genocide)洗刷罪名。

霍利在信中表示,迪士尼2018年8月13日宣布开拍“花木兰”,在那之前美国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已针对新疆集中营发布多份报告。不过,这并未阻止迪士尼前往新疆进行拍摄,或是与直接涉入集中营内暴行的中国官员合作。

霍利指出,过去近一世纪以来,迪士尼所诉说的故事、制作的影片及建造的主题游乐园,不只启发人心并让人们聚在一起,也展现出美国能带给世界最棒的事物是什么。

霍利指控,包正博不多加审视就允许“花木兰”上市,且未向受到迪士尼行为伤害的人士道歉,这项决定应受到谴责。他并批评:“你将利益置于原则之上,不单单无视中共种族灭绝及其他暴行,甚至与他们合谋,这有辱美国价值。”

霍利接着对包正博提出一连串质问,包含迪士尼为何不顾中共监禁与虐待维吾尔族,仍选择在新疆拍摄“花木兰”部分片段;吐鲁番公安局与其他涉入新疆暴行的中国政府单位,究竟提供迪士尼什么协助;及迪士尼是以什么方式酬谢他们协助等。

霍利也询问包正博,是否会将“花木兰”从澳洲线上串流平台Disney+下片,且是否会将电影相关所得,捐赠给致力对抗新疆人口贩运及其他暴行的非政府组织。

霍利要求包正博在本月30日前,针对他的相关提问作出回应。(中央社)

从香港到美国,《花木兰》为何遭多方抵制

纽约时报 AMY QIN, 黄安伟2020年9月9日

因中国对香港和新疆的控制收紧,迪士尼电影《花木兰》引发多方指责。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迪士尼翻拍的真人版《花木兰》因其部分镜头在中国新疆拍摄,而引发新一波的批评,这里的维吾尔穆斯林群体被关押在规模巨大的拘禁营里。

这些抗议再次证明,这部于周末在Disney+首播的新片,成为了引发人们对中共推行民族主义和大汉族主义政策愤怒的磁石。

周一,愤怒再次发酵,多位社交媒体用户注意到,在电影片尾字幕中,迪士尼感谢了新疆——位于中国偏远西部,维吾尔族的居住地——的八个政府机构。这些以穆斯林为主、主要讲突厥语的少数民族,在该地区多年来都生活在日益扩大的监视和镇压之下。

片尾字幕提到的机构包括吐鲁番公安局,这是位于新疆东部、丝绸之路上的古城,生活着大量维吾尔人。去年10月,特朗普政府将该公安局和新疆其他警察机构列入黑名单,禁止美国企业向他们出售或供应产品。截至周二,还不清楚美国官员是否会审查迪士尼与新疆政府部门的合作。

美国政客开始对迪士尼发出强烈批评。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在Twitter写道,“中共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Disney却感谢了在这些罪行上向全世界撒谎的四个宣传部门。它还感谢了因在这些暴行中发挥作用而被列入实体名单的吐鲁番公安局。”

在11月大选即将到来之际,两党政客在一系列问题上都对中国持强烈批评的态度。

数月之前,这部电影就遭到抨击,香港反政府抗议的支持者抵制呼吁该片,因为主演刘亦菲声称自己支持香港警察,后者因对民主抗议者动用武力而受到批评。

上个月,就在迪士尼加大电影宣传之际,香港抗议的支持者将周庭称为他们“真正的”花木兰,她是近来因该地区的新国安法被逮捕的知名民主活动人士。

本周针对该片的批评也表明,人们对中国为同化少数民族采取的激进措施存在更广泛的担忧,因为这会让他们的文化迅速遭到侵蚀。

上周,中国北部的内蒙古地区爆发抗议也是因为类似的担忧,一项新的教育政策将减少当地学校的蒙古语教学,取而代之的是占人口多数的汉族使用的汉语。

现居华盛顿的维吾尔族律师莱汉·阿萨特(Rayhan Asat)的弟弟伊克帕·阿萨特(Ekpar Asat)关押在新疆,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迪士尼感谢新疆政府机构的做法“与艺术界、商界和娱乐界的理念背道而驰”。

“迪士尼令人震惊的支持相当于合作和对镇压的认可,”她补充道。“那些声称在世界上捍卫自由的人不能忽视这种共谋。”

尚不清楚迪士尼与新疆当局合作的细节。周二早上,该公司未回复请求置评的电子邮件。周二致电新疆和吐鲁番当地的宣传部门也无人接听。

《花木兰》定于本周五在中国院线上映。但从前期制作和拍摄的时间来看,剧组可能是2017年政府扩大对那里的镇压之后去的。

据报道,这部电影从2018年开始制作,主要在中国和新西兰拍摄,讲述的是一位中国民间女英雄乔装成男人,代替生病的父亲从军的故事。

中共驳斥了国际社会对新疆拘禁营的批评,并将其描述为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所必需的职业培训中心。但泄露的文件和前拘禁者的证词,描述了一个残酷和胁迫的环境,普遍存在身体和言语上的虐待,以及无休止的灌输洗脑。

人权活动人士和法律学者称,在新疆的镇压是中国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集体侵犯人权行为。

今年7月,韩国首尔迪士尼办事处外,有人抗议《花木兰》、声援香港的民主抗议活动。 ED JONE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该片制作设计师格兰特·梅杰(Grant Major)前不久在接受《建筑文摘》(Architectural Digest)采访时称,制作团队在拍摄前花了数月时间在新疆及周边地区调研。2017年9月,该片导演尼基·卡罗(Niki Caro)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宏大的沙漠景观照片,地点标注为“亚洲/乌鲁木齐”。乌鲁木齐是新疆的首府。

吐鲁番周边地区除了崎岖的地貌闻名外,也是一些拘禁营的所在地。华盛顿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研究中国对维吾尔人政策的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表示,这其中包括2013年8月最早有记录的针对穆斯林的“再教育”事例。

2016年,前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朱海仑视察了吐鲁番的“集中再教育去极端化”工作,郑国恩说,这表明“该地区是这类工作的早期示范”。朱海仑是今年7月因新疆侵犯人权而受到特朗普政府制裁的中国官员之一。

“这部影片是在中国警方的协助下拍摄的,与此同时,这些警察正在吐鲁番对维吾尔人犯下罪行,”驻华盛顿的维吾尔活动人士塔依尔·衣明(Tahir Imin)表示。“美国的每一家大公司都需要考虑,它们的业务是否在帮助中国政府镇压维吾尔人民。”

长期以来,迪士尼一直关注着中国蓬勃发展的票房和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但也曾在中国遇到过政治敏感问题。1996年,该公司因支持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 1997年的电影《达赖的一生》(Kundun)而激怒中国政府,被中国电影市场拒之门外。这部电影被视为对达赖喇嘛的同情之作。2016年,《奇异博士》(Doctor Strange)的编剧C·罗伯特·卡吉尔(C. Robert Cargill)表示,由于担心涉及中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和继续控制该地区的努力,电影制作人决定删除一个藏人主角。

迪士尼1998年出品的原创动画片《花木兰》因《达赖的一生》事件受到北京的处罚,上映时间推迟了一年。直到迪士尼买下两部中国电影的国外发行权,聘请一个中国表演剧团参加《花木兰》的欧洲发行,并提出在中国开设一个主题公园,中国官方才终于批准影片在1999年2月上映。同年晚些时候,迪士尼宣布计划在香港建造一个公园。

动画片版《花木兰》上映时遭到了坚定的保守派、如今特朗普的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批评。当时他是印第安纳州的电台脱口秀主持人,他在自己的节目网站上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对刻画一位有能力的女战士的做法予以谴责,称这是迪士尼在试图影响有关美国军队中女性角色的讨论。

他在这篇名为《木兰军队中的女性》的文章中写道:“我怀疑迪士尼一些调皮的自由主义者认为,木兰的故事会使下一代对女性作战的态度悄然改变,他们可能是对的。”

去年,彭斯批评美国企业为了中国市场而试图压制言论。他指责耐克“在门口”检查自己的“良心”,以及NBA的老板和球员压制对香港亲民主运动的支持,从而“站在中国共产党一边”。

今年7月,ESPN的一项调查显示,NBA在中国(包括在新疆)的篮球训练营虐待年轻球员。调查结果公布后,NBA首次承认已经关闭新疆训练营,但拒绝透露人权是否是其中的因素。

周一,社交媒体上抵制《花木兰》的呼声越来越高。批评者中包括香港著名亲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他指责迪士尼屈从于北京方面的压力。泰国和台湾的支持者也呼吁抵制这部电影,理由是担心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纽约时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