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情人,成了我家的恐怖月嫂”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9月16日 15:09 来源:潘幸知

我叫梁菲,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担任客户经理。

2016年,我们公司和一家饮料公司合作,因此认识了他们的总经理——杨雄。

我们俩一见钟情,很快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7个月后,我们举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结婚仪式。

2017年8月,我生下了我们的宝贝女儿。

但女儿出生的第三天,杨雄就因为日本分公司出现问题,不得已出差去了日本。

生育前我计划的是自己亲手带孩子,不用其他人,我还特意嘱咐妈妈不让她来北京。

但真等我一个人时,我才追悔莫及。

一个人带孩子这件事太累了!

但我个性又好强,不好意思再让妈妈来,我只好联系了一家月嫂机构,准备请月嫂来帮忙。

很快,月嫂机构就安排了一位金牌月嫂,机构声称对方还是个高校毕业的高材生,经验非富且科学专业,我一听立马答应下来。

见面前,那位月嫂主动联系我,向我询问了些情况。

我听着她的声音觉得特别熟悉,但又想不起来。

第二天月嫂上门,我吓了一跳,脱口喊道:“方云!”

方云微笑道:“是我,梁菲好久不见。”

我吃惊地看着她。

方云的左脸颊从额头到嘴角横着一条长长的伤疤,十分狰狞,她原本秀气清纯的面容如今竟变得有些恐怖。

最让我吃惊地还不是她的外貌。

方云是我的好友,她原来在一家五百强公司做行政秘书,前途一片光明。

我们俩彼此忙于工作,有一年多没怎么联系,她现在怎么成了月嫂呢?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明显,方云轻笑道:“我现在变化太大了,你肯定很奇怪吧。”

方云解释道,她原来有一个谈了两年的男朋友,但因为男朋友为人太偏执,对她控制欲很强,一年半前,方云实在受不了了,就提出分手。

结果男方听了非常生气,举起床边的水杯砸在她头上,划伤了脸,这才留下了伤疤。

因为这道疤,方云的公司认为她太影响企业形象,所以婉退了她。

方云到处找工作,但人家都因她脸上恐怖的疤而拒绝,她没有办法,只好做了月嫂。

好在方云吃苦好学,竟然打拼成了月嫂机构的金字招牌。

方云说:“一听到是你找月嫂,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我原来还担心可能会跟月嫂产生矛盾,现下知道是方云,我所有的烦恼一扫而尽,放心地把我和女儿交给了她。

方云的业务能力强大,手脚麻利,专业科学。

坐月子期间为了催奶,婆婆给我带来了很多猪蹄汤、排骨汤。

我不愿意喝太油腻的,婆婆有点生气。

方云就在旁边解释,说喝太油腻的东西催奶,会导致乳腺阻塞,对大人和孩子都不好,婆婆这才作罢。

每天的一日三餐,方云都会按照我不同的状态做出适宜的搭配。

我除了每天给孩子喂奶,其余的换尿布、擦洗、按摩等工作,方云都包揽处理地很好。

方云有时还是我的心理医生。

有段时间我情绪不太好,有点产后抑郁,方云就陪着我聊天开导我,我每次都能被她讲得豁然开朗。

杨雄出差一个月,我特别想他,每天晚上都要拉着他煲电话粥,直到他声音充满睡意,我这才恋恋不舍地将手机放下。

有时方云经过总会取笑我:“真够腻歪的。”

杨雄在日本非常挂念女儿,从日本邮寄了好多奶粉、纸尿裤,还给我寄了好几套日本的护肤品和一些名贵的燕窝补品。

方云见了,神色淡淡道:“你老公对你真好。”

看着她脸上的疤,我知道她是想起了前男友不免有点感伤。

唉,可怜的方云!

坐完月子,公司着急召我回去上班,我不想和女儿分开。

方云安慰道:“你现在职位这么高,正是努力的关键时候。孩子和家里的一切都有我呢,你放心地去上班吧。”

听到她这么说,我这才安心地重返职场。

但休息了这么久又突然离开女儿,我心里还是难以适应。

上着班开着会时,我总是忍不住想念女儿。

我频繁地打电话回家,不断地询问女儿的情况,问她有没有睡觉,有没有哭闹。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一到家我就立刻把女儿抱在怀里。

方云见此总会无奈地笑说:“你也太在乎女儿了吧。”

我听闻忍不住撇嘴:“她可是我女儿,全世界我最在乎的就是她。”

杨雄实在太想家,有天晚上买了机票从日本飞回来。

他拖着行李箱一进门,看到开门的方云,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继而立马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

我知道方云的脸有点怪异,但杨雄的表情也太夸张了,有点无礼。

我赶紧拍了他一下,介绍道:“她是方云,我的好朋友,也是我跟你说的那个金牌月嫂。”

方云的目光像是凝固在了杨雄脸上,杨雄不自然地把头撇向一边,说了声你好。

看到他们俩怪异的反应,当下我有种直觉:杨雄和方云肯定认识!

睡觉前我逼问杨雄,杨雄只好承认道:“我确实认识她,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前女友。”

听到杨雄提到方云的前男友,我就把方云被打、因疤失去工作、转做月嫂的事情告诉了他。

杨雄听闻惊讶地问:“她是这么说的?”

“对啊,你那个朋友也太过分了,居然还把人家姑娘的脸划伤,这可是害了人家一生啊!”

杨雄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如果他知道会给她带来这么大伤害,他肯定不会这么做了。”

随即他又问我方云月嫂做的怎么样。

我说她很出色,对我和女儿都很好。

杨雄这才松了一口气,沉吟道:“你要多留个心眼,不要太相信外人。”

我不满道:“方云是我好朋友,怎么又成外人了。”

杨雄瞪了我一眼,我只好满口答应。

杨雄在家只待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起床去赶飞机了。

走前方云已经早早起床为他做好了早饭,居然都是杨雄爱吃的,结果杨雄一口没动,直接拖着行李箱走了。

方云一脸失落,我安慰她:“他是急着赶飞机。”

方云苦笑了一下。

当时我还没发现方云的怪异,直到第二天,我看到方云抱着我老公的衣服,我才觉得不对劲。

当时我走进洗手间,看到方云正把脸埋进一件衬衫里,那件衬衫是杨雄昨天脱下来的。

“你干嘛呢?”

方云听到我的声音慌乱地抬头:“我……我正准备洗衣服,我把杨先生的挑出来,怕……怕衣服上的烟味弄到宝宝衣服上。”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依旧怪怪的,刚才的一幕总感觉太亲密了,好像方云拿着的是心上人的衣服。

这事过去没两天,我和方云发生了第一次的冲突。

当时是周末,我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方云正在逗孩子玩,她伸手去捏我女儿的脸,女儿发出“咯咯”的笑声。

本来一派祥和,但慢慢地,我看到方云手指上的动作不再像是捏,反而是掐。

我不禁皱起眉头,女儿突然爆发出“哇哇”的哭声,我立即冲上前把女儿抱过来。

女儿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一片,我生气地朝方云大喊:“你下手也太不知道轻重了吧!”

方云愣在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在笑,我还以为她喜欢这样……”

看着女儿通红的脸颊,我心疼地不得了,生气地抱着女儿回到了卧室。

过了一会儿,方云走进来向我道歉。

我的态度也软下来,告诉她以后不要这样逗孩子,方云连连称是。

之后方云对孩子都很温柔,我也觉得之前是我反应过度了。

方云跟小孩说话轻声细语,从来不会不耐烦。渐渐地女儿变得很黏她,有时候她哭闹起来,我抱着她哄半天她都不领情,只有方云上手才能一下子哄好。

看着自己的女儿不找我,我在心里生闷气,都是因为我陪她的时间不如方云多才会这样。

意识到这些,我开始有意地多腾出时间来陪女儿玩,尽量不让方云插手。

有次我正在哄女儿,一转头,看到身后的方云露出阴鸷的眼神。

我心下一惊,但那眼神迅速消失,又恢复成她惯有的温柔,难道是我看错了?

方云的行动越来越诡异!

有天我下班回家,一进门就听到女儿在嚎啕大哭,但到处不见方云的身影。

我赶紧把孩子抱起来哄,叫着方云的名字,但无人应答。

我到处找她,最终打开我和杨雄的卧室门,我看到方云正躺在我们的床上,枕着我老公的枕头睡得香甜。

我叫醒她,方云仓皇起身,她解释说最近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

我没说什么,只让她下次注意,可我心里对她的话起疑,再累也不可能在我们的卧室睡着吧!

除了这件事,我还发现女儿手指甲处有多个伤口。

我问方云,方云说这是给孩子剪指甲时,孩子老是乱动,不小心剪到的。

她还撩起头发指着脸上的几道红痕给我看,说是孩子还把她给抓伤了。

看到她脸上的伤,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告诉她以后孩子的指甲由我来剪。

也许是母性使然,我开始在心里对方云戒备起来。

有段时间,我发现女儿的脸经常发红,尤其是屁股上也红红的。

方云说:“是不是母乳过敏啊?”

听她这样说我突然特别生气,冲她大喊道:“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会母乳过敏呢!”

方云被我吓了一跳,没有说话。

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女儿确实不吃我的奶了,经常只含着奶头不吃,还会咬我。

我心想,该不会真是母乳过敏吧?

有天我早上出门上班,车开到半道突然想起文件没拿,又向家返去。

还没进门,我就听到家里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我赶紧拿着钥匙开门。

音乐声太大,方云背对着我没听到我进来。

她站在厨房的水池旁,正把我提早挤好的奶往里倒,水池边还有一罐打开的奶粉。

我怒不可遏地冲上前,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她被我甩了个趔趄。

我暴怒地喊道:“怪不得我女儿不吃我的奶,原来都是你在搞鬼!”

我一直提倡母乳,所以迟迟没给孩子换奶粉,这罐奶粉是方云偷着买的!

方云原本一脸慌张,但随即就镇定下来,说道:“梁菲,你听我说,我这是在给孩子做脱敏训练。孩子母乳过敏是真的,她免疫系统发生改变,你作为母亲荷尔蒙也发生改变,奶水成分就变了,孩子这才过敏。你相信我,我作为月嫂,这种情况见多了。”

“那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我是希望孩子吃上奶粉,慢慢地就好了。这两天你脾气有点急,我怕你不答应,我看孩子难受也着急,这才没跟你打招呼。”

她的话无懈可击,我长叹一口气,没有说话。

我转身把音响关掉,孩子居然没醒,睡得还特别沉。

太奇怪了,刚刚的音乐声都快把我耳朵震聋了。

方云看出我心里的疑问,解释道:“我刚刚陪孩子玩了一会儿,她可能累坏了。”

看着女儿没事,我又着急上班,只好拿着文件离开了。

但我心里越来越别扭,对方云越来越不信任,甚至开始讨厌她。

我突然想起杨雄跟我说过的话,他让我不要太相信外人,我现在觉得这话确实有道理。

我从网上买了个监控摄像头,趁方云不注意时摆在了客厅的一角。

监控的外形像个小玩具,不会惹人生疑。

摄像头安好后,我可以随时随地通过手机看到家里的情况,我心里也算有了底。

天意如此!就是因为这次安装了摄像头,我这才亲眼目睹了方云毒害我女儿的一幕!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