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身体留住老公 我为他哺乳期堕胎三次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18日 15:41 来源:潘幸知

有一期圆桌派,梁文道说了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

大致意思是,目前在日本存在一种情况,婚姻、性与爱三者分离,大家心照不宣,坦然接受,倒也相安无事,一派和谐。

在他们的认知中,婚姻只是一个社会需要。搁在以前,很多人第一次见新娘就是在床上,很少谈论爱情,也能过上一辈子。现在,我们总是想把这3者捆绑到一起,未免有点强人所难。

其实,在中国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之前陶虹和徐峥接受采访的时候就坦然承认,可以接受对方身体出轨,是因为他们都觉得心意相通比身体忠诚更重要。和他们想法差不多的大有人在,不然堂而皇之地在公众场合说这样的话,早就被口水淹死了。

仔细想想,现如今出轨率那么高,但是因此离婚的不过一半,那些选择原谅的人无不是在用行动表明一种态度:身体开小差没关系,只要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就行。

然而,还在一起的夫妻,又还剩下多少爱情呢?甚至一个成年人,尤其是过了30岁,还把爱情挂在嘴边,是要被人嘲笑太天真的。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我们的婚姻已经进入了性爱分离阶段。“性爱分离式”婚姻,充斥着无性之爱或无爱之性或无爱亦无性,而婚姻已被默认只是一种社会身份,只能约束彼此的法律责任,却保证不了幸福和忠诚。身边这样的故事,也是多如牛毛。

01

“婚姻不过是一具空壳”

木子(化名)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白天上班,也做一些小投资,所以生活还算过得去,就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看起来,她似乎是个单亲妈妈,但其实不是。她有老公,常年在另一个城市生活,夫妻俩日常交流仅限于孩子或钱,很少会说“我想你”这样的话,都觉得老夫老妻了实在没有必要。

相较于浪漫,生存更重要。而这种相处模式既是生活所迫,也是主动选择。即便是刚结婚那会儿,两人相处也都是奔着“实用”去的,不像是情侣,倒像是两个合伙人,而产品就是孩子。孩子“造”出来后,就各司其职,把这个“家庭公司”努力经营下去。

无须也不愿意考虑彼此的情感需求,挣钱把孩子养大是心中唯一所念,能够不吵架就很满足。在这种“合伙人”式的婚姻里,爱情的成分很少,性不过是繁衍的工具或本能冲动,而婚姻就是婚姻。

02

“我仿佛只是免费的性服务者”

阿珍(化名)认识她老公的时候才20出头,而他那时已经小有成就,离异并带着一个5岁的女儿。两人谈了3个月就结婚了,此后,她便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他工作很忙,经常很晚才回,但是即便如此,两个人每天都会有夫妻生活,只是渐渐地这个仿佛成了他们之间唯一的交流。

白天,他们是两条互不交叉的平行线,他很少在家吃饭,即便是周末,作为销售,应酬很多,也很少着家。阿珍闲着无聊就只能整天整天看电视或找小姐妹们出去逛街。晚上,才会有片刻的交集,但他既不会说温存的话,也不怎么在乎她的感受,总是直奔主题,速战速决,完事就呼呼大睡。不久,她便怀孕了,但是即便是孕期,性生活依旧很活跃,结果生完孩子没一年,她就连着堕胎3次。

而他依然忙于工作,留她一人在家,饿了就只能点外卖,倒是钱上面,他还算大方,每月按时给,不够也可以随时找他要。只是时间长了,她难免失落,开始怀疑当初不论爱情,只看条件的择偶标准是对还是错。尤其是看着有些小姐妹都有男朋友或老公陪着逛街,吃烛光晚餐,而自己只能守着空屋子一个人过的时候。

在这种“圈养式婚姻”中,阿珍依附老公而活,用身体交换生活物资,各取所需,只要不贪求爱情,也过得下去。用阿珍的话来说:“至少不是毫无收获,爱情靠不住,面包才实在,而婚姻可有可无。”

03

“我们只是亲人。”

琪姐和老公相识于微时,一起吃过生活的苦,扛过人生的至暗时刻,也给过彼此最多的支持和信任,浮浮沉沉10来年,才终于过上现世安稳的日子。早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存在,也深知对方的脾气,知道哪些要求可以提,哪些只能默默隐忍或者说已经死心。

爱情嘛,早就随着青春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性生活,聊胜于无,也许是太熟悉了,即便是对方脱得一丝不挂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内心也不会起一丝波澜,身体也不会有一点反应。

她总是说:“人到中年,有太多事情需要操心了,没那么多闲工夫谈什么风月,再说也矫情。身体也没以前好,感觉快被生活掏空了,有心无力。几个闺蜜都是同样的情况。只要他不出轨就行。”

这种“伙伴式婚姻”,双方已经渗透到了彼此的生命中,分不清楚什么是爱,什么是习惯。只要没有强烈的外界刺激,比如突然遇见了让自己心潮澎湃的异性或触犯对方底线,基本上会毫无悬念地相守到老。

04

性爱分离的婚姻,还能走多远?

看过这些故事会发现,婚姻不是快要解体了,而是从始至终,婚姻就没有合体成功过。我们总是希望遇见爱情,但是很多时候,很多人在现实面前,出于各种各样的考量放弃了爱情,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更实实在在的东西,比如性和金钱。

但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艺术品,无论外表看上去多么华丽,依然掩饰不了它缺乏生气和激情的本质,更是对自己生命的亵渎。更重要的是,我们会因此陷入无休止的权利斗争中,总是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没完没了地指责对方,却又习惯用“爱情”来做挡箭牌。

爱情,究竟是什么?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是我们的问题从来不是如何定义爱情,而是面对爱情是,不够勇敢也不够坚定。曾看过一部传记电影《莫蒂》,她天生患有关节炎,被家人嫌弃,却凭着对爱情的坚定和执着,收获了真正的幸福。

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如何敞开心扉去爱,用真诚去化解世俗的偏见和束缚。埃弗德是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渔夫,脾气暴躁,总是摆着一副臭脸,还爱说反话,但是倔强而坚强的莫蒂并没有因此离开,而是选择认真而严肃地告诉他自己很生气,如果继续这样,就会离开。渐渐地埃弗德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确实有问题,慢慢放下作为孤儿长大成人时在心里竖起的重重防御和攻击性。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莫蒂开始在墙壁上画画,埃弗德虽然不懂,但是却默默地支持她,甚至自掏腰包给她买材料。

面对店家的嘲笑,他总是毫无犹豫地怼回去:“你是个傻瓜。”这样的维护行为虽然有些粗鲁,但是比浮夸的行为或空洞的甜言蜜语更浪漫,他依然爱说反话,总是惹莫蒂不开心,但是却也总是用行动默默地支持她做自己喜欢的事,一刻也不曾想过要放弃。在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要让妻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尽管自己一无所知。”

为了让莫蒂有更多时间画画,他主动包揽了所有家务,甚至是针线活。后来,莫蒂的画作越来越好,被越来越多人喜欢,成了全国闻名的画家,而他也越来越自卑,害怕莫蒂会离开自己,却不知道莫蒂早已经在心里认定了他。以世俗的眼光,这样的两个人注定无法走到一起,无论是社会地位、性格、外表都完全不般配,但是却是彼此的唯一。

莫蒂去世的时候,温柔地对埃弗德说:“我被你爱过,深爱过。”随即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笑,了无遗憾。而埃弗德也在与莫蒂的相处中变得越来越温柔,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粗鲁。是爱,给了莫蒂力量和勇气去突破生命的维度,也是爱治愈了埃弗德的冷漠和创伤。看似平平淡淡的相处中却蕴藏着婚姻的真谛,当我们放下世俗的防备和计较,敞开心扉去爱时才能够遇见真正的幸福。

可惜,绝大多数人迷失在了世俗的评价或自己的偏执里,不相信这世间存在真正的爱情,更不敢去爱,而总是忙着逢场作戏或自我欺骗,用浮华的套路和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借口粉饰明显不尽如人意的婚姻生活。

也许,有人要说,现实很残酷,电影都是骗人的,成年人还是要活得清醒一点。我无意评价哪一种态度更高级,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当我们选择了放弃爱情之时,婚姻注定会变成各种世俗欲望的温床,比如金钱、性、权利,而它们总是伴随着自私和算计。所以最终我们注定与幸福渐行渐远,直至对婚姻不再抱有任何希望,而到那时候,每一个人都将活成一座孤岛,再多的热闹也填补不了内心的空虚寂寞冷。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