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竟成压死北京文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2月3日 22:47 来源:宣武门旺财

1991年8月,郑爽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在父母的精心培养和安排下,郑爽顺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与天娱传媒有限公司签约。

天娱传媒是由湖南电视台娱乐频道全资控股的传媒公司,公司实控人为龙丹妮。

龙丹妮是郑爽的第一个贵人。1995年在湖南经济电视台筹备创立之际,龙丹妮辞去广东阳江电视台的工作,成为湖南经济电视台的第一批员工。2006年,转入湖南电视台。2008年9月出任天娱传媒总裁。可以说,没有龙丹妮就没有郑爽在湖南卫视的成功。

郑爽的成名作《一起来看流星雨》正是天娱传媒和湖南卫视共同出品。从毕业签约到2016年郑爽离开天娱传媒,郑爽参演的电视剧、综艺节目全部在湖南卫视播出,并被力捧。

2016年,郑爽与天娱传媒合约到期后,郑爽的父亲郑成华成为其经纪人。

郑爽并未续约,选择离开的原因,一言以蔽之——钱。

离开龙丹妮之后,郑爽陷入了作品空窗期。湖南卫视内部通告,涉及郑爽的所有作品都不能在湖南卫视播出。

郑爽的转机是她第二个贵人——夏陈安。2019年,郑爽参与的星素演技PK节目《演员的诞生》在浙江卫视播出,她在现场则重现了电影《我的父亲母亲》中章子怡的表演片段。至此,郑爽也迎来了自己事业的第二个高峰。

夏陈安既有浙江卫视的背景,又在北京文化身居要职,郑爽也借夏陈安之手成功混入京圈,成为名导赵宝刚执导《青春斗(电视剧)》里的女一号。

作为京圈大佬的赵宝刚凭什么看上郑爽?赵宝刚曾经透露,“是我们公司的人推荐的。”

是哪个公司?《青春斗》的制作公司是北京鑫宝源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而鑫宝源的大股东是北京完美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完美影视的公司法人为池宇峰。

池宇峰于2004年创立完美世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公司二股东为宋歌控制的北京九州天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宋歌是北京文化的实控人。

至此,郑爽与北京文化的关系初露端倪。

2012年的时候,一位媒体人在微博公开向郑爽发难,怼其不敬业,指出郑爽在工作中途以大姨妈为理由去洗手间,结果之后就一去不复返了,只是让经纪人打招呼说病了先回去了。因此,郑爽被时尚圈封杀。但是2019年以后,借助北京文化的强大背景,郑爽常常现身时尚杂志的封面,并成为PRADA的代言人。

明眼人都知道,郑爽给PRADA代言,郑爽是最大的受益方。

2019年9月,一度被时尚圈封杀的郑爽,登上了《JALOUSE CHINA》的创刊号。法国《JALOUSE》杂志一直是法国最大的媒体集团加鲁集团的得意之作。创刊15年来,针对年轻女性,以其“有趣、聪明、性感”的态度影响着欧洲4000万人的风尚观念。

值得注意的是,《JALOUSE CHINA》的发行方是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142万元,但其大股东为北京太乐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太乐文化又被太合音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100%控股,宋歌就是太合音乐的董事。

2020年,郑爽和侯明昊出演的电视剧《新倩女幽魂》,后更名《只问今生恋沧溟》。该剧的出版方为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世纪伙伴是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

这部剧对于北京文化、宋歌和郑爽三方都有特殊的意义。

2019年以后,郑爽亮相最多的电视台就是北京卫视。带着父母一家三口在北京台晚会唱歌,现身北京卫视各大综艺节目。在此次代孕风波后,郑爽依旧在北京电视台录制节目,更有传言郑爽会借北京卫视向广大观众“永久道别”。

那么,宋歌究竟是何许人也?

宋歌的父母都在央视工作,宋歌从小耳濡目染对娱乐圈对事可谓无师自通。公开资料只能查到,宋歌毕业于清华大学EMBA,本科学历没有公开。作为老北京,宋歌在万达影视做过高管,后来辞职单干,通过“借壳”的方法让北京文化成功上市。

宋歌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他眼光独到,精于算计,人缘好,心机深,畅游于“京圈”文艺界。他投资参与的《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等电影,已经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频创票房神话。《失恋33天》更是以1300万元的成本,赢下超过3亿元的票房。

一路走来的北京文化,在拓展自身版图的过程中收购了世纪伙伴和浙江星河两家公司。世纪伙伴的实控人是娄晓曦,浙江星河的实控人则是知名经纪人王京花。

曾经为宋歌如虎添翼的左膀右臂,在2020年掀起了北京文化的内斗风波。2020年4月29日,披露2019年年报的当天,北京文化发布《关于转让世纪伙伴100%股权的公告》,拟以4800万元将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当晚,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世纪伙伴公司法人娄晓曦通过微博实名举报上市公司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并称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且举报材料已获证监会受理。同时,还举报宋歌通过《新倩女幽魂》、《横店故事》等项目进行利益输送。

北京文化则回应:“公司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

然而,2020年末,宋歌还是辞去了北京文化总裁一职。2021年1月3日,北京文化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称公司于2018年度多计营业收入约4.6亿元,多计净利润约1.91亿元。同时,北京文化公告显示,公司在2020年12月31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北京证监局对宋歌、张云龙及陈晨予以警示,认为其未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条及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将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

面临重重困难,极其渴望现金流的北京文化还有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就是投资3亿元且由郑爽主演的《新倩女幽魂》即将上映,但因为郑爽的代孕风波,整个剧无限期延播。

对于郑爽而言,这次代孕风波的损失大概是2亿元人民币,但对于宋歌和北京文化来说,这次因代孕而带来但封杀郑爽,无疑是一记绝杀。

时隔一年有余,郑爽的代孕风波可谓姗姗来迟,但迟又迟在决定北京文化命运的关键节点上。

宋歌为郑爽摆的庆功酒或余温尚存,如今,倩女难是倩女,幽魂已然是近在眼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