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轻人开始“社会主义式追星”政府何时监管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3月14日 09:48 来源:多维

数日前,一名中国政协委员在两会(中国两会,指人大会议和政协会议)中建议,明星粉丝后援会应注册登记控管。

“(粉丝后援会)背后存在利用粉丝牟利的黑灰产业链,部分青少年也成为受害者,法律监管的诸多空白亟待弥补。”该政协委员表示。这项建议出来后,尽管有部分声音认为“民生大事何其多,不用去管年轻人追星”,但更多舆论是一句话,“天下苦饭圈久矣。”

天下苦饭圈久矣,饭圈就是粉丝圈。2020年9月,大陆网信办在一场针对未成年人的网络环境整治中,点名批评一些社交平台“存在大量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大额消费”;同年12月,有大陆艺人收粉丝高价礼物引起争议,大陆官媒人民网也发文批评。

“官”字发话,电视台及艺人团队立即道歉,自此明星少有人敢随意晒礼。

政府介入这些事情,大陆舆论普遍认为正常(虽然未必全然赞同),而放到大陆以外的地区,不管是日本韩国、还是台湾,则认为不可思议。未成年人花大钱给喜欢的明星,是父母监管不周,关国家什么事?

中国大陆,近年经济发展太快,娱乐产业蓬勃,诞生了数个世界知名的电商公司,然而许多时候外界确实忘记了,中国大陆仍是个“特色社会主义”的地方。

“喜提海景房”

要了解“大陆政府出手管制娱乐圈”的现象,先得了解几个网络段子,比如“喜提海景房”。

2016年日本偶像团体投票决胜之时,大陆的某粉丝后援会也动员粉丝们去给自己喜欢的明星投票,每张票多少钱,所有粉丝群开始动员——后援会内有分成资助一万元人民币的粉丝群、资助五千元的粉丝群、资助三千元的粉丝群等。

若有人想查帐?不好意思,先资助多少多少元,加入核心粉丝群。

等投票活动结束,许多人才发现票数与帐目对不上,这才惊觉后援会贪污、甚至赚每张票的价差。等众人回过神来之际,后援会贪污的高管跑路,“喜提海景房”去了。

在这之后几年,后援会“喜提海景房”的故事层出不穷,成为一种“都市传说”。比如,后援会发出要给明星的礼品单,每个物品多少钱,粉丝“投钱资助”后才发现礼品单价奇高,比电商平台上同款高出不少。

当然,后援会干部“提海景房”的现象不只在中国大陆出现,韩国也层出不穷。然而,韩国政府能不管,在中国大陆“大政府”的体制下,若引起舆论反弹,官媒表态,政府很可能就在未来某一天出手整顿。

“看到这乱象,政府不该出手吗”

这几年只要一听到大陆开始管企业、管明星、管饭圈,一些人会立刻跳起来“大陆政府又管了”。许多时候是主动管制(这点外界都比较熟知,不必多说),但在许多时候是民意开始沸腾,政府才出手管制。

比如“996”(大陆互联网企业的员工,工作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每周工作六天),每当有“996员工猝死”的新闻,立刻就会有民意呼吁政府管制。最近在大陆内部争议较大的马云,在过去就屡次被舆论抨击、呼吁政府介入。

而此次明星后援会登记、“纳入监管”的提议,就算是在被视为“文青多、比较多反对意见”的大陆豆瓣论坛,也不乏支持声音。原因很简单,终于,“喜提海景房的梦可以歇歇了。”

此外,两会上也有政协委员表明“对有污点的艺人同仇敌忾”,如吸毒,同样获得高度认可。

政府出手,外界常常看到的是“政府”,但更多时候该将焦点放在人民。

“看到这乱象,政府不该出手吗”,当争议事件爆发时,这句话并不少见。

大陆政府是大政府,常常以“影响青少年”为由将手伸入文化产业;许多时候老百姓也习惯、默许、甚至支持。年轻一代虽然也受韩国饭圈文化影响,但若政府真干预,大多也能谅解。

最多最多,也就是讽刺一句“真闲,管得过来吗”,很少有骂“为什么韩国都可以”者。这也体现在大陆饭圈也好、年轻人也好,对于自身体制的理解。

“国家面前无偶像”下的“社会主义式追星”

大陆青年“社会主义式追星”现象,除了体现在对于政府管治乱象的理解之外,包括“国家面前无偶像”,包括大陆艺人会定期发布的“为中国军人点赞”。

包括流量小鲜肉都会打造的形象:多接公益、宣传正能量、爱党爱国,甚至入党。而这些行为都会受到粉丝们的推崇。

大陆“社会主义式追星”,是政治与娱乐的很大程度融合。结合了时代下大陆年轻人对于国家的自信,更反应大陆政府在某些层面,非常精准地抓住了年轻一代的心态,并且引导舆论。

而未来,要进入这片利益极为庞大的市场的海外艺人,也势必会受到检验。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