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审判了!张恒需归还郑爽2000万 冲上热搜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1日 09:48 来源:GBK

2021年3月31日,上海二中院对郑爽起诉张恒的民间借贷官司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消息公布后,#张恒被判归还借款2000万#的词条很快冲上热搜。

郑爽诉张恒案终审宣判

3月31日,据“上海二中法院”微信公众号消息,2019年11月,郑爽向静安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张恒归还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并支付相应的逾期利息。

一审判决支持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张恒不服,向上海二中院提起上诉,请求改判驳回郑爽的全部一审诉请或发回重审。

2021年3月31日,上海二中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海二中院经审理认为,郑爽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涉案人民币2000万元的交付目的为出借,张恒在一、二审期间提供的证据均无法对其抗辩主张作出证明或足以推翻郑爽提供的证据,故郑爽与张恒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张恒若认为双方存有同居关系、在同居期间还存在其他法律关系涉及经济往来或同居期间存在有财产需要分割,可另案提起诉讼。

关于张恒上诉主张其通过为郑爽创造财富的方式已清偿人民币2000万元,上海二中院认为张恒是否为郑爽创造了财富、郑爽是否应向张恒支付相应的报酬或分红等与本案民间借贷纠纷并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在郑爽不予认可的情况下,不能直接与本案借款进行抵扣。故张恒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张恒上诉主张借款期限为十年,上海二中院认为在双方均确认真实性和完整性的聊天记录中并无借款期限为十年的约定,且张恒在本案中抗辩人民币2000万元并非借款,则其不可能与郑爽达成借款期限为十年的约定。故张恒的该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此外,张恒还主张一审判决程序违法,上海二中院经审查认为所提异议均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张恒回应:无法接受

对此,张恒发文回应判决:无法接受。

原文如下:

我对上海市二中院的判决表示遗憾。我和我的律师目前尚未收到上海市二中院的判决书。我们认为,上海市二中院在当事人未收到判决结果之前公布判决书,并且公布当事人的住宅地址,是极为不妥当的做法。我和律师团队仍然坚持认为,一审判决在程序上不合法,也无法接受二审的判决结果,我们将向上海市高院提起再审申请。感谢各位的关注。

张恒律师此前发声:

郑爽主动给付2000万

据张恒的代理律师周俊所此前表示,2018年11月份,郑爽在微信上问张恒:“2000万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当时张恒正在酒吧,就回了一句:“那就当是我借的吧。”

按周俊的说法,这段聊天发生时,两人已经是同居关系。此前,张恒自己有稳定的工作。两人恋爱后,张恒兼职为郑爽打理一些业务,包括一部分经纪工作。之后郑爽觉得张恒做得不错,要求他辞职,两人一起去开公司。

周俊称,“张恒很要面子,觉得兼职帮郑爽做事,两人至少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如果全职来为郑爽打工,那两个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就打破了,所以张恒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在这个时候,郑爽便提出了2000万这件事。

据悉,郑爽曾口头告诉张恒,“你不拿工资也可以,我一次性给你2000万,然后你帮我赚钱,就等于还给我了。”后来,郑爽在聊天中再一次提到这件事,并称“那以后我们一个月见一次面好了。”

周俊认为郑爽在此时说这句话另有目的,“其实就是用这个来威胁他(张恒),如果不辞职,如果不接受郑爽的2000万,两个人就解除现在的同居关系。”

但是在法庭上,郑爽方面表示,张恒是因为要创业,跟郑爽借了2000万。

对于这样的说法,周俊无法同意,“首先,张恒从来没有主动问过郑爽借钱;其次,拿到2000万之后,张恒就辞职了,全职为郑爽服务,也不存在拿这个钱去创业。”

据悉,法院也曾问郑爽方,“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去做什么?”对此郑爽方面的回复是“并不知情”。

周俊则进一步称,他们收集到的证据显示,张恒拿到的这2000万中有750万是花在张恒和郑爽的共同生活费用、公司员工的工资、公司的装修、投资郑爽所开的一家服装公司以及孩子身上,此外,至少有170多万花在了孩子身上。

不过对此,上海二中院则认为,张恒在一、二审期间提供的证据均无法对其抗辩主张作出证明或足以推翻郑爽提供的证据,故郑爽与张恒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2000万元“拉锯战”的背后

两人的疯狂开撕,正是源于当初的相恋。

2018年7月26日,有媒体拍到演员郑爽与综艺节目《这!就是铁甲》的赛事总监张恒约会,两人行为亲密,恋情随即曝光。

郑爽和张恒也不藏着掖着,爱得十分高调,一度被外界认为会步入婚姻殿堂。除此之外,两人还合伙开公司。

谁料到,亲密关系持续一年左右,郑爽与张恒的感情便出现危机。

2019年10月,郑爽在综艺节目《女儿们的恋爱》现场与张恒起争执后大哭。两个月后,便有媒体爆料两人早前已分手,双方之间还有经济纠纷。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2月,郑爽和张恒开了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谷座”),法定代表人为张恒,大股东为郑爽,持股比例68%,二股东为张恒,持股比例32%。鲸谷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实缴1020万元。

而鲸谷座下面有一家全资子公司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乖乖”),法定代表人同样为张恒。鲸乖乖运营的一款“M77”手机软件,相当于郑爽的粉丝聚集地。通过鲸谷座,郑爽间接持有鲸乖乖48.96%的股份,为鲸乖乖实际受益人,而张恒间接持有鲸乖乖23.04%的股份。

那郑爽方面所说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否就是创立了这两家公司呢?

对此张恒律师周俊解释道:“投资公司的钱和郑爽给张恒的2000万是两码事,鲸谷座和鲸乖乖是郑爽另外投资了1020万。”

记者在企查查上注意到,鲸乖乖公司目前已经成为被执行人,立案日期为2020年8月24日,执行标的1万元。

实际上,鲸乖乖去年已被多名员工起诉,最早开庭的劳动合同纠纷可追溯至2020年6月19日,从起诉来看,鲸乖乖共拖欠六名员工工资、补偿金、加班车费报销等。

此后,张恒不断因此成为话题人物。企查查APP显示,2020年11月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发布日期为2020年11月11日,立案日期为2020年8月25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张恒此前已被限制高消费。

起底郑爽商业版图:

关联公司10家,尚未注销5家

据天眼查APP显示,目前,郑爽名下共关联10家公司,其中有5家公司已经注销。

仍然存续的5家公司中,注册资本最高的就是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

此外,上海艾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4月11日,注册资本625万元,上海噶咕娱乐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30日,注册资本100万元,九江酷酷熊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7年6月19日,注册资本1万元。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