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电影审查:谁决定我们能看什么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3日 22:38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本届奥斯卡热门影片《无依之地》导演赵婷因其多年前的言论被指“辱华”引发风波后不久,就被“H&M 抵制浪潮”盖过了风头,然而此事的余波并未散尽。从3月上旬开始,导演赵婷和该片在中国的网络上先后经历了部分网民的声讨和官方的舆论降温。最近一段时间,关于这部电影的网络舆论的热度基本较低,同时,有关公映的日程预告和营销内容亦基本消失。

在中国电影市场经过了特殊的2020年后,《无依之地》所遭遇的上映风波波折,把电影审查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重新带了回来。

《无依之地》导演赵婷(左)和主演 弗朗西丝·麦克多曼德(Frances McDormand)

“大屠杀”——撤档风暴席卷2019

时间回到2019年,中国电影产业遭遇了一次撤档浪潮:据电影类公号“3号厅检票员工”统计,从2019年年初到年末,有十几部原已通过审查、已经定档准备上映的中外影片被无预警被撤档或临时撤档,其中有些影片在一段时间后得以重新上映,有些则至今仍没有任何上映消息。至于撤档的理由,部分发行方称是“技术原因”,部分则闭口不谈。电影业内人士对于“技术原因”这种说法是如此解读的:

“这就是一个笼统官方原因,背后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好跟大众解释。”

一名北京电影制作人对端传媒表示

2019年部分遭遇撤档危机的电影如下:

《八佰》——管虎(2019)

危机形式:映前紧急撤档

原因:“技术原因”

后续:2020年重新公映

《一秒钟》——张艺谋 (2019)

危机形式:从柏林电影节临时退赛,国内公映杳无音讯

原因:“技术原因”

后续:2020年得以上映,但在该年年底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上被取消作为开幕影片的放映资格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娄烨 (2019)

危机形式:上映前发出撤档消息,经删改后如期重新上映

原因:无从查考

《兰心大剧院》——娄烨 (2019)

危机形式:金鸡百花电影节放映计划被取消,公映亦撤档

原因:无从查考

后续:至今未能重新上映

《好莱坞往事》——昆汀·塔伦蒂诺 (2019)

危机形式:撤档

原因:官方未公布,“自由亚洲”报道为导演昆汀拒绝按照中国方面的审查意见修改作品

后续:未能在中国内地上映

《寄生虫》——奉俊昊 (2019)

危机形式:原本是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影片,最终在放映前一天下午宣布取消。院线未公布上映计划

原因:“技术原因”

后续:未能引进中国

机构改制——“屠杀”背后的审查集权化和扩大化

中央宣传部统一管理电影工作。为更好发挥电影在宣传思想和文化娱乐方面的特殊重要作用,发展和繁荣电影事业,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电影管理职责划入中央宣传部。中央宣传部对外加挂国家电影局牌子。

外界普遍猜测,2019年的这一轮撤档风波与中共建政70周年带来的紧张氛围有关,而此前一年通过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本次改革将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职能拆分,电影管理的工作划归中宣部统一管理。这样一来,电影审批的流程虽然没有很大的改变,然而中宣部的接管,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一段时期以来电影制作发行方与原属于广电部门的审查机构之间的一种默契,使电影的通关之路变得更加滞涩。

“以前总局的处长(或是地方局的局长)是可以沟通的,但现在改组之后,中宣部成立了一个四十几个人的审核小组,基本上你没办法去一个一个沟通这个事情。”——从事电影项目管理有七年经验的张彦对端传媒表示。

之所以会生长出潜规则,主要原因是2014年广电总局曾经为了促进电影产业发展,将国产电影的审批权部分下放给地方。放权后,非“重大题材”影片可直接由省级广电部门的相关机构进行审查和批准,总局只负责审查重大题材和进口影片。

机构改革后,审批权重新被收归中央,而且直接由中宣部掌管。据端传媒引述业内人士表示,从2018年起,电影生产的各个环节都开始变得更紧,这些环节遍及整个生产流程,包括剧本申请、成片审理以及上市发行。除了前面提到的过审片临时撤档外,亦有很多项目直接在剧本阶段就被拒绝了,而在修改的环节,修改意见里则多了很多模糊表述,令片方难以捉摸。

“这些项目在前些年是完全可以通过的,或起码是可以讨论的,但是去年到今年,很多类似的项目,(当局)就非常不留余地地告诉你说,你不要再去考虑这个项目了,你换一个吧。”——中国导演邓隐峰(化名)对BBC中文表示

从语义上讲,我们常常提到的“审查”指的是监管机构对作品进行的审阅检查,侧重技术层面,主要针对的是内容。在机构改制前,广电部门对电影作品进行的传统审查操作基本上也符合这个范畴,在依法完成全部检查并确认合格后即予放行。然而,在2019年的撤档风波中,受到影响的影片绝大多数都是已经过重重审批并开始进入公映流程的。

这个现象背后隐藏着此次改制带来的一个深层影响。原广电总局隶属国务院,在法律层面上属于行政机关,其权限、职责、组织架构、工作报告等,至少在名义上严格受到法律的约束,并有义务向公众进行信息公开、接受社会监督。而中宣部则属于政党组织,并不受《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制约。电影管理事务由广电总局划归到中宣部,意味着技术性审查不再由行政机构进行,技术审阅、意识形态宣导、主旋律把控等事务全部集于中宣部一身,中宣部的性质又决定:它可以无视法律和监督,随时随地直接对某部电影的命运下命令,即使一部电影已经依法通过了审查亦可强行叫停。

如果把“审查”这个概念理解为电影问世过程中所需面对的阻碍因素,那么现在,这个阻碍因素的存在便从先前的单独一个环节扩散到了电影生产的整个流程之中。

严防死守——一部电影如何走上银幕

国家对电影摄制、进口、出口、发行、放映和电影片公映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电影片的摄制、进口、发行、放映活动,不得进口、出口、发行、放映未取得许可证的电影片。

国家实行电影审查制度。未经国务院广播电影电视行政部门的电影审查机构(以下简称电影审查机构)审查通过的电影片,不得发行、放映、进口、出口。

——《电影管理条例》(2002年2月1日起实施)

一部国产电影从开始拍摄到公映需要经过多道申请和审批程序,每个审批程序通过后,拿到许可材料,才能进入下一道流程。在拍摄制作前,制片方首先需要把剧情简介和剧本报送相关部门备案立项,得到许可后方可开始拍摄与后期制作。制作完成后,开始进入审查程序。审查分为两部分,分别是内容审查和技术审查,如审查不合格,需交还制片单位重新修改制作,审查合格后,授予《电影片公映许可证》片头(俗称“龙标”)。如申报影片涉及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或为重大文献纪录影片、特殊题材影片、中外合作摄制影片,则还需要按照相关规定进行专门审查(通常由审查部门与相关领域的主管部门协作进行)。

根据2017年3月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规定,电影不得含有的内容包括:

(一)违反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煽动抗拒或者破坏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实施;

(二)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尊严、荣誉和利益,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

(三)诋毁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侵害民族风俗习惯,歪曲民族历史或者民族历史人物,伤害民族感情,破坏民族团结;

(四)煽动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迷信;

(五)危害社会公德,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宣扬淫秽、赌博、吸毒,渲染暴力、恐怖,教唆犯罪或者传授犯罪方法;

(六)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或者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七)侮辱、诽谤他人或者散布他人隐私,侵害他人合法权益;

(八)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

2006年起施行的《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规定,片中如有下列情形,应删减修改:

(一)曲解中华文明和中国历史,严重违背历史史实;曲解他国历史,不尊重他国文明和风俗习惯;贬损革命领袖、英雄人物、重要历史人物形象;篡改中外名著及名著中重要人物形象的;

(二)恶意贬损人民军队、武装警察、公安和司法形象的;

(三)夹杂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内容,展现淫乱、强奸、卖淫、嫖娼、性行为、性变态等情节及男女性器官等其他隐秘部位;夹杂肮脏低俗的台词、歌曲、背景音乐及声音效果等;

(四)夹杂凶杀、暴力、恐怖内容,颠倒真假、善恶、美丑的价值取向,混淆正义与非正义的基本性质;刻意表现违法犯罪嚣张气焰,具体展示犯罪行为细节,暴露特殊侦查手段;有强烈刺激性的凶杀、血腥、暴力、吸毒、赌博等情节;有虐待俘虏、刑讯逼供罪犯或犯罪嫌疑人等情节;有过度惊吓恐怖的画面、台词、背景音乐及声音效果;

(五)宣扬消极、颓废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刻意渲染、夸大民族愚昧落后或社会阴暗面的;

(六)鼓吹宗教极端主义,挑起各宗教、教派之间,信教与不信教群众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伤害群众感情的;

(七)宣扬破坏生态环境,虐待动物,捕杀、食用国家保护类动物的;

(八)过分表现酗酒、吸烟及其他陋习的;

(九)违背相关法律、法规精神的。

据端传媒引述电影相关人士的消息,称目前电影审查由中宣部下属的一个包含四十余人的审核小组负责,审查的标准大致以相关的法律条文和上级部门发布的一些规范性文件为基础。

然后在公开的法律法规中,规定普遍很原则性,缺乏具体量化的标准和边界,因此在决定电影是否违规时,大多是依靠审查人员的“悟性”,加之审查过程不公开不透明,因而这也是审查制度中最为人诟病之处。

《人物》杂志写过一篇电影审查员的文章,里面那个老审片员说这份国家委派的任务没有量化标准,“如果你的悟性不到,你掌握的标准不准,那就是你自己犯错误了。”

姜文的名作《鬼子来了》虽广受好评,但在中国一直未能通过审查。“中国数字时代”收录了当时广电总局对该影片的审查意见,从中可以窥知审查员们的“悟性”所在。

“影片中唯一一个敢于痛骂和反抗日本侵略者的人还是招村民讨嫌的疯子。

“影片中频繁吹奏日本军歌,为日本军国主义扬威造势,会严重刺伤中国人民的感情。”

“影片增加了国民党将领召集百姓聚会的场面,他公开处死汉奸,发表受降讲话,在讲话中说:‘只有国军才是投降日军唯一合法的接收者。’并借日本人之手杀死马大三。而这一切颠倒事实的行为,却得到了围观百姓的呼应,严重歪曲了历史,没有达到批判和讽刺国民党的效果。”

404侦测: 当下与电影审查有关的敏感词

测试时间:美东时间2021年3月27日

测试平台:新浪微博、百度

由于“新疆棉花”风波突然爆发,墙内关注度几乎都被这个热点吸引,有关电影与审查的话题较为平静。比较值得关注的是,“赵婷辱华”风波在发酵了一段时间后开始进入了一条反向轨道,负面内容已几乎全被清理干净,批评赵婷反而成了会被封杀的对象。

敏感词:赵婷/无依之地 + 封杀/下架/辱华

截至美东时间3月27日,在微博和百度单独搜索“赵婷”与“无依之地”或此二者与一些正面词汇的结合,结果全部显示正常。

只有在将“赵婷”或“无依之地”与“辱华”、“下架”、“封杀”组合搜索时,绝大多数搜索结果都指向3月中旬;若将搜索范围限定在一周之内,则多数组合无结果,个别组合仅有1-2条未直接讨论此议题的结果,其中比较典型的是,微博平台上“无依之地+下架”组合,提到“下架”的两个结果全部是海外账户在观影过后的自语中顺带提到的,其po文主旨无涉对“下架”本身的讨论,且两条微博皆无人转发无人评论。

敏感词:无依之地 + 上映/定档/在哪看

《无依之地》的命运非常转折不定。在“辱华风波”出现后,先是被官方定调“平反”,随之有多方消息(包括导演赵婷本人在面向中国观众的致意视频中)公布其在中国内地的上映日期为4月23日。此后,本片的公众讨论热度降低、公映消息重新消失。根据最新的关键词搜索,最近一周之内,“无依之地+上映”或“无依之地+定档”相关搜索无结果。若将搜索改为“无依之地+在哪看”,亦无意向结果,百度首页全部导向影评类内容,微博则只有两条与搜索语义毫无关联的结果。如改为“无依之地+资源”则结果显示相对正常:百度搜索结果导向各类下载网站,微博的搜索结果较少,全部为个人账户的日常表达。

敏感词:奥斯卡 + 不割席/港独(毒)/辱华

关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纪录片《不割席》获得奥斯卡提名已近半个月,相关内容在一周之内的搜索结果中能够露出,但结果极少。仅有的结果之中,多为个人微博用户辱骂奥斯卡或西方势力的内容,没有文章专门讨论此事。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