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婷获奖对亚洲女性在好莱坞的象征意义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26日 11:16 来源:多维新闻

《无依之地》(Nomadland)夺得奥斯卡最佳电影,华裔女导演赵婷凭着作品赢得2021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她是历来奥斯卡第二位女性夺得最佳导演,也是首位亚裔女性获得此奖项。但除此以外,赵婷的获奖,对亚洲女性在好莱坞上有更大的象征意义。

赵婷2021年4月25日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AP)

一套电影或艺术作品,为建构鲜明的角色形象,往往会把角色的性格和特质夸张化,在充满不同肤色和种族的好莱坞亦不例外。亚洲人在好莱坞上往往会被描绘为“矮小,但有聪明才智”的角色。他们可能是主角(或奸角)群中担任参谋的角色,或凭着其智慧与金钱独霸一方的强豪。若然是武打角色,那必然懂得中国功夫。

但以上只限亚洲男性,在好莱坞的亚洲女性地位完全不一样。长久以来,美国的流行文化总是把亚洲女性描写为“柔软脆弱的妻子”或“富有异国情调的情人”,在好莱坞的电影中,亚洲女性亦经常被赋予花瓶甚或妓女的角色。

好莱坞的刻板印象

Camille Chen是一名在美国发展的台裔女星,她曾说过在她事业刚开始的时候,就只能当按摩师或是妓女的角色。美国著名日裔台湾笑星冈冢敦子,也表示过自己曾收到剧组的要求,要当一个穿和服,看起来温顺、善良的角色。

这可能是由于过往在美国上演、由亚洲女性主演的作品,都是如《西贡小姐》(Miss Saigon)或《艺伎回忆录》(Memoirs of a Geisha)的作品,《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的形象深植民心。

但若非当柔弱的女性,亚洲女性也会被描绘成另一个极端:狡猾、傲慢的“龙女人”(Dragon Lady),可运用自己身体作为手段控制男性,或因性冷感变得更强悍冷酷的存在,《标杀令》(Kill Bill: Volume 1)中由刘玉玲主演的杀手女首领石井御莲就是一个好例子。

在这种背景下,赵婷作为亚洲女性,获得最佳导演的奖项显得更有象征意义。

从幕后到台前的逐渐改变

亚洲女性在好莱坞的形象也并非一成不变,特别是当幕后的制作由亚洲人主导的时候。由Adele Lim担任编剧的《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便特别丰富了原著故事角色形象,呈现另一种不同的“亚洲风格”。

还有由王子逸担任导演的《别告诉她》(The Farewell),由林家珍饰演的主角,与家人们努力隐暪不向自己在中国的祖母告诉她罹患肺癌的病情。这部改篇自王子逸的亲身经历的家庭喜剧,打破了美国在塑造亚洲妇女的刻板印象,亦成功让电影得到普遍的好评,获得多个奖项。

作为这群崛起的亚洲女性制作与导演的其中一员,赵婷已经创造历史。在单项颁奖季中,赵婷已是有史以来获奖最多的电影制作人,电影获得了英国电影学院奖、美国导演工会奖和金球奖,并获得了众多评论家协会的奖项。赵婷还是首位获得金球奖最佳导演的亚洲女性,也是首位获得美国导演工会奖的亚洲女性。

赵婷在15岁离开中国,于纽约大学的帝施艺术学院(Tisch School of the Arts)学习电影制作。她以其独特眼光和叙事方式融入电影之中。在2017年的《再生骑士》(The Rider)中,她成功以不一样的风格展现美国西部的诗情画意。在《浪迹天地》中,赵婷似乎正告诉世界,这正是一个非美国人才能拍出的美国电影。

现时最让人期待的,是赵婷破天荒执导的超级英雄电影《永恒族》(Eternals),会带给人们什么样的惊喜。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