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观察:“哥哥只有我们了”是资本的阴谋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5月4日 16:15 来源:多维新闻

“饭圈”已经是今天中国不可忽视的存在,其内部的文化与行为方式已经开始广泛地影响到社会其他群体,甚至开始表现在政治进程中。而在主流舆论声音里,“饭圈”却越来越像是一个“问题少年”,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很多中国官媒都曾经对“饭圈”扰乱秩序、侵犯隐私、网络暴力、数据造假等现象喊出“该管管了”,今年中国“两会”上也有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提案中涉及饭圈文化,论调也大多是“需要规范”。究竟该如何认识“饭圈”,其产生土壤、对社会的形塑能力将会对中国乃至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中国青年学者、粉丝文化研究专家孙佳山。


粉丝对偶像的应援方式早已变得花样繁多。(视觉中国)

多维:粉丝为了偶像的各种夸张举动,大多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哥哥/姐姐只有我们了。”许多粉丝群体热衷于将偶像想象成“美强惨”,酷似宗教叙事中的受难者形象,而粉丝自己则是不吝惜为偶像付出精力与金钱的殉道者。有观察者认为,这来自于“Z世代”自身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的强烈程度很难被其他世代的人所理解。你会怎么解读粉丝的这种心理机制,以及这种心理机制的形成?

孙佳山:今天,我们审视粉丝偶像文化的产生与成长,应注意到“追星”是年轻人文化娱乐诉求的必然产物,也与这一代年轻人在城市化流动性加大、传统家庭结构解体、人际关系疏离、网络“群体性孤独”中渴望陪伴的心理要求相伴生。

若想从更深层次来思考青少年粉丝群体的价值观引导等相关问题,我们就更应看到当前粉丝文化与我国社会结构内在变化之间的关联。改革开放以来,现代化、城市化的脚步不断加快,再加上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我国传统的家族式家庭结构不断走向消散,社会的原子化现象愈发明显。

当前以“00后”为主体的青少年粉丝群体,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代在非常接近欧美式原子家庭结构中出生的一个代际。不仅如此,他们又是完全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等新媒体文化土壤中生长起来的“网生代”。原子化社会中人际关系的疏离,以及新媒体时代数字化生存所造就的“群体性孤独”,使得这一代人在其成长过程中,形成了迥异于既往代际的情感结构、文化经验和自我认知。只有清醒地意识到上述结构性变化,才能看清以粉丝文化为代表的大时代变局的真正根源。

多维:有一种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认为,饭圈的核心其实是拓展明星偶像的消费场景(对偶像物质上的消费与精神上的消费均开拓出多个面向),大多数粉丝们明知这是一场商业资本主导的游戏,仍然愿意为了偶像所谓的“成功”、“流量”而砸下钱财,同时消费也是粉丝缓解自身焦虑(比如要让偶像一直保持“顶级流量”地位或向着这一目标进步)的方式。“饭圈”的出现能否视作消费主义全面覆盖中国社会生活的一个缩影?对于“粉丝不过是又一个被消费主义异化的群体”的观点,你怎么看?

孙佳山:我国本土的粉丝文化,包括这其中衍生而来的粉丝经济,确实在不知不觉间正日渐崛起,形形色色的粉丝应援行为,早已遍布于各类粉丝群体之中。如今,通过第三方众筹集资网站、百度贴吧、微博社区、微信群等互联网平台发起的日常性粉丝集资应援行为,其影响力、辐射范围和监管难度,显然绝非是传统明星歌迷会、影迷会式的,区域性线下粉丝团体等小规模应援活动所可以比拟。


在其他社会群体看来,饭圈为了偶像可以做出各种疯狂的举动。(视觉中国)

孙佳山:这些日常性粉丝应援集资行为,通常可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包含实物回报,例如出售专辑、电影票或制作、贩卖照片册、手机壳等周边商品,将所得利润用于支持明星的相关活动;

第二类集资则并不提供实物回报,但承诺将募得资金用于支持明星的相关活动,例如选秀投票、向明星赠送礼物等;

第三类便是以支持明星为名义筹集资金,承诺提供若干实物或非实物回报,却并不兑现的诈骗行为。

前两类尽管以集资为名号,但归根结底只是代为捐赠、消费,并不涉及投资获益或获益相对有限,一般不涉及法律问题。但是在第三类情况中,则需要在法理层面重新界定和明确诈骗、非集资等犯罪行为的法律边界。

粉丝应援的本质,是粉丝以众筹资金、财物的方式,主动参与到明星形象这一当代文娱产品的运营活动之中。这就意味着,粉丝投入资金、财物为明星应援,是粉丝经济的常态,而且基本上并不违法。然而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却因存在太多漏洞而屡屡被犯罪分子所利用,造成了大量的经济损失。类似的案例近年来数不胜数,涉及金额或大或小,一些案例虽也引发了一定的关注,却基本不了了之,受害者的经济损失也很难追回。

我们需要充分警惕的是“饭圈”的青少年粉丝群体,正日益被资本和市场逻辑所内化的严峻现实。在市场经济环境,社会进一步多元化的背景下,资本追求利益最大化本无可厚非,但当粉丝文化在资本逐利的诱惑下,刻意宣扬某种文化娱乐潮流或商业模式时,“饭圈”的青少年粉丝群体就极易被资本逻辑所绑架,造成相应的社会问题。

资本的深度介入,对粉丝文化带来了非常复杂的影响。因为在当下的粉丝文化结构中,明星和粉丝之间,不仅已经结成了情感共同体,也形成了利益共同体。明星需要流量数据来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从而获得更多的商业演艺活动的机会;粉丝为了扩大自己心仪明星的影响力,则会使尽浑身解数来影响舆论。而这种情绪恰恰很容易被资本利用,比如对于由粉丝组成的“饭圈”,资本会按照粉丝的执着和投入程度,来对他们进行分级,鼓励他们为心仪的明星造势。也正是如此的鼓励在无形中也让一些追星行为,演变成以“爱”为名,违反社会规则和道德准则的严重不当行为,进而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近年来发生的许多鲜活案例无不在提醒社会,治理粉丝应援中的种种乱象,已是刻不容缓。应抵制第三方众筹集资网站、百度贴吧、微博社区、微信群等互联网平台的“平台之恶”,尤其值得忧虑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粉丝经济,早已超越了传统明星的演艺活动的范畴,产生了许多包括粉丝应援在内的新型文娱消费行为,这就使遵循传统分业管理原则的文化和旅游部等相关政府机构,在监管和执法上,很难做到有的放矢。这也是集聚在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媒介迭代效应之下的,以粉丝经济及其背后的当代粉丝明星文化为表征的,诸多新的文娱现象,对当下文化治理乃至社会治理,所不断提出的新的时代挑战。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