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亲生女学女红送继女留学 孙楠这爸当得有意思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7月10日 10:38 来源:一手八卦我来挖

“你爸爸是个好男人吗?好爸爸吗?”在《卫健音乐时光》节目里,张卫健如此询问孙楠女儿买宝瑶。

孩子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不算。”

或许童言无忌,才是真。

论才华,孙楠在娱乐圈确实算佼佼者。

但论其对待感情的态度,就有些不敢恭维了。

与初恋女友相恋10年,转身就与买红妹闪婚了。

可买红妹放弃大好前程回归家庭后,也没抵过新笑。

他是否出轨的事情都暂且不提,将继女送去国外扩宽眼界,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儿子送进没有资质的所谓“传统文化”学校接受教育,恐怕真的说不过去……

01、负初恋又负前妻

先从孙楠的初恋说起。

在孙楠尚未大火之前,曾在一场比赛上认识了一个叫辛欣的女生。

两人志趣相投,初次见面就互有好感。

加之双方还非常投缘,去了同一家歌厅表演,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

和许多小说剧情一样,孙楠一直在追逐梦想的路上,辛欣则一直默默陪伴在其身旁。

但不一样的是,女主十年长伴却没能等来男主一个浪漫收场。

辛欣从未料到,孙楠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也离自己越来越远。

“有一天,我和孙楠之间出现了第三个人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据传,早在1995年买红妹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时,孙楠就已经对其一见钟情。

不知算缘分使然,还是阴差阳错,两人共同受邀请,参加了一档节目。

这之后,孙楠便向买红妹展开了攻势。

1999年,他和辛欣提出分手后,很快就和买红妹确认了恋爱关系。

次年,两人就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许是孙楠真的魅力无限,婚后买红妹渐渐回归到了家庭,生下女儿买宝瑶后更是放弃大好前程,直接退出了娱乐圈。

本以为买红妹的一片痴情会换来对方的真情相待,谁成想又是闹剧一场。

这段婚姻仅维持了不到九年时间,两人就分道扬镳了。

彼时,孙楠指责买红妹和自己缺乏沟通,屡生矛盾。

但在买红妹刚生完小儿子不久,就有媒体曝出孙楠出轨主持人潘蔚的消息。

话说这潘蔚的感情经历也是颇为精彩。

她的第一任丈夫是其做播音员时认识的艺术老师,两人还育有一女。

第二段婚姻则是在她进入旅游卫视之后,因转播一场高尔夫球赛所认识的电视台高层。

再讲回来孙楠,他与买红妹离婚后一个月后,就和潘蔚领证结婚了。

无疑,这对买红妹的打击十分沉重。

而更令她心碎的还是孙楠宣称买红妹不让他看孩子,两人在教育上无法达成共识,以此来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可实际上,买红妹离婚后一直沉浸在情伤里难以自拔,还曾一度轻生。

而孙楠则和新欢逍遥自在。

但法院最终多方考虑,还是将女儿判给了孙楠,儿子判给了买红妹。

02、区别对待前妻儿女和现任孩子

本以为此事过后,一切都将归于平静。

谁料,接下来的剧情发展简直不可想象。

2019年1月,一则“孙楠一家每月房租700元”的话题登上热搜,引发了网友热议。

有人说即便孙楠因绯闻事业受损也不至于落魄如斯,也有人质疑徐州房价虽不高,但也没有如此低廉。

眼看着群嘲声渐起,潘蔚连忙出面表示自己是三年前在徐州郊区租的毛坯房,所以价格方面占据优势。

这样解释,倒也还说得过去。

可没多久,吃瓜群众就发现了最重要的问题。

在一条采访视频中,潘蔚提到自己和孙楠之所以举家搬迁到徐州,是因为女儿买宝瑶厌学,太过贪玩游戏。

出于孩子的教育考虑,才做此决定。

乍一看,孙楠和妻子对孩子可谓是格外用心良苦,理应交口称赞。

可接着一查,结果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这个孙楠宁愿搬家也要送孩子上的学校,是一所学费超十万、名叫“华夏学宫”的传统文化学校。

而校中开设的课程描述里赫然写着“为日后女性持家奠定基础,相夫教子,经营家庭,是女子一生最重要的责任”,就差直接标榜自己是“女德”培训了。

并且,这所学校压根不具备可以办学的教育资质。

有记者询问了徐州市教育局得到了准确的回复:“华夏学宫”仅属于一个课外学习组织。

而在舆论持续发酵后,孙楠以一切都是孩子本意为由试图平息风波。

“孩子喜欢有什么好回应呢?作为父母孩子喜欢踢足球,你不让他踢吗?还是喜欢传统文化,你就让他学呗”。

可事实上,买宝瑶起初一直都非常抗拒“华夏学宫”。

翻看其社交平台的动态,就会发现在即将步入高中之际,她就对自己的人生有过明确的规划。

想去学表演,想考中戏或者北影。

买宝瑶还将“华夏学宫”称之为“家长口中的天堂,学生眼里的地狱”。

显而易见,是因为她拗不过父母,在孙楠和潘蔚的要求下才去往该处。

最让人唏嘘的是,这样一个有主见有想法的孩子,在上课后主动在网络上为学校辩解。

买宝瑶表示自己获益匪浅,还让大家不要随便否认她学的东西,强调自己没有忘记梦想。

可现实摆在我们面前,只有初中学历的宝瑶即便从这个华夏学宫毕业了,也无法直接参加高考,白白浪费了三年大好青春。

如果非要再为孙楠找一个理由开脱,只能说是因为他和潘蔚都对“国学”有所研究,才会自私地为孩子做决定。

毕竟潘蔚曾在“华夏学宫”上了成人课程后留校任教。

她还撰写了“国学”生活方式书《素心映照》。

至于孙楠,早在2017年11月,《北京青年报》就刊登过一篇名为《这里没有明星孙楠,有的只是一个国学初学者》的访谈。

文中就提到了他推出了自己的国学文化品牌,发布各种国学文创产品。

除此之外,孙楠还发布了国学亲子IP《呆爸萌妹之天书传奇》,同步宣传的还有“呆爸萌妹”主打授权产品文房四宝盒。

之后又有媒体爆料称其家中雇佣着外国保姆。

一边宣扬“国学”,一边找外国人当保姆,当真不是笑话?

若是一碗水端平也罢,可他偏偏还区别对待前妻和现任的孩子。

明明买宝瑶一直心怀明星梦,孙楠却把在媒体面前亮相的机会给了小女儿。

如《呆爸萌妹之天书传奇》中的“萌妹”原型设定为自己和潘蔚2011年出生的小女儿爱宝;

“飞鸟毕业会——孙楠的交响人生”中的最新单曲《送别》,也是他和小女儿一起合唱的。

对此,孙楠还尤为自豪:“她唱得比我好。”

“当我唱起‘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这句时,就好像看见了爱宝今后渐渐长大、离开家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的样子,我就在她身后默默地关注着,给她最美好的祝福”。

他还在父亲节的时候专门给小女儿爱宝写了一封信,表达自己的爱和期望。

就连和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继女,他的做法似乎也要好过自己的亲生孩子。

潘蔚自己就曾说过自己和第一任丈夫的女儿早早就去学托福了,“17岁了,托福考了98分”。

后来,据知情人士透露,孩子待在北京完成中学教育后,就被送到国外留学深造了。

对了,还有他和买红妹生下的另一个儿子,也曾被一起送去学习“国学”,之后就再没什么大的动静了。

结语

其实,回想早年潘蔚接受媒体采访时的片段,就不难看出她手段了得。

当记者问及孙楠最吸引她的地方是什么,潘蔚稍加思索,就将对方在有家庭的情况下与自己产生感情纠葛的错事,“反客为主”的阐释为有担当。

“很多人婚姻不幸福,但还勉强维持着,说是为了孩子,但那仅是一个旗号,更多的是为了名誉、社会地位、公众形象、财产。很多人指责孙楠是负心汉,如果换位想想,你有这个勇气吗”?

这样的头脑,让孙楠对她言听计从似乎也并不是件难事。

今年6月,孙楠在社交平台上在发文,否认女儿曾经上过女德学校的传闻,呼吁一些学校不要拿自己的孩子打广告,停止侵权和造谣。

可互联网有记忆。

很快,评论区就有网友大胆发问:“传统文化学校指的是什么?”

还有人直接将知名报刊中国妇女报发布的动态截了下来,内容中明确指出“孙楠女儿就读过的华夏学宫曾宣称女的教育是社会良药”,这算打脸吧。

但还是要庆幸,两年时间过去,买宝瑶终于在外界的关注下去了大学。

她的人生轨迹,虽然比同龄人晚了点,但也总算步入正轨。

祝福她未来的路一帆风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