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最好的结局和都美竹们最坏的结局

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7月19日 17:59 来源:凤凰网娱乐

五年,小G娜事件后,吴亦凡再次陷入性丑闻风波。

而这一次,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地“完”。

2016年6月,女网友“小G娜”爆料吴亦凡对其冷暴力,并在微博晒出聊天记录公开喊话,

吴亦凡工作室快速发声否认,

部分公众人物公开表达对吴亦凡的支持,

与此同时,多名女性开始在网上声援小G娜,床照风波滚雪球一样又引出了多人爆出吴亦凡在澳门、深圳和加拿大等各地频繁约炮的事情,几乎各大爆料者都有吴亦凡的独家照片。

最后小G娜事件不了了之,吴亦凡全身而退。

可终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19年,吴亦凡与秦牛正威车库牵手被拍,后又被曝与未成年表演系新生韩其原的视频聊天录像,事件以秦牛正威发文声明

“没交往,没视频,没故事”

告终,而吴亦凡却因此确立了“傻白甜”纯情男孩形象,同时又收割了一批心疼他的人。

直到今年5月28日,吴亦凡和网红“小怡同学”包场看电影被曝光,当晚工作室迅速反应,转发律师声明谴责万达影院泄露隐私,

但对于情感问题则称“断章取义”“片面解读”“歪曲事实”,并没有正面回应。

回顾吴亦凡的绯闻经历,女方大多都为大学生,当时引起舆论热议。在流水的18岁的绯闻女友面前,30岁的吴亦凡永远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点击回顾:纯情吴亦凡和他的天使女孩们

而都美竹的发声则将事件引向了一个爆点。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姑娘战斗力非凡。从8号到18号,10天,接受三家媒体采访,重要节点在微博发故事。18日倒计时24小时决战,终于今早“炸”出吴亦凡本人。

01 让人咋舌的指控

六月初,都美竹与其好友刚刚曝光她与吴亦凡的关系时,大家原以为这仍是一场发生在流量身上的感情纠纷。

但从最近都美竹的几番爆料和采访回应看来,这件事情已经远不是私生活纠纷那么简单。

在7月8号到10号,都美竹通过微博发声与媒体采访对吴亦凡做出了如下几项指控。

1.2020年7月,自称为吴亦凡工作人员的“中间人”通过微博以签约新人的名义联系都美竹,并以谈工作为由带都美竹参加吴出席的酒局(当时她17岁)。期间都美竹被没收手机,求助后被威胁并在被灌酒后不省人事,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吴的床上,疑似与其发生关系;

(via:网易娱乐)

2.2020年12月到2021年4月期间,吴亦凡与都美竹保持恋爱关系,但吴逐渐开始对其冷暴力,并且和她周围的很多女生有暧昧关系,都美竹身边的朋友也以同样的理由被叫走。

3.2021年6月,都美竹微博爆料后,“中间人”和吴亦凡微信小号删除了她的微信,同时全部注销;吴亦凡工作室不但对其进行威胁和骚扰,还曾安排营销公司诋毁都美竹,让人来学校打听都美竹的黑料;都美竹与朋友被吴亦凡粉丝网暴,还收到了有尸体照片的恐吓私信。

4.2021年7月11日,吴亦凡方用“凡世文化传媒”微信账号和都美竹谈判,威逼利诱都美竹签署和解协议,承诺给都美竹及剩下的受害者共200万和解金,并要求都美竹曝光剩下的受害者、承认曾发布虚假内容,之后在未经都美竹同意的情况下给她转账,两笔款项的账户名是WU YI FAN和WU STACEY YU,疑是吴本人与其母亲的账户;律师认定协议内容等同于让都美竹间接承认有欺诈勒索行为,可致其获刑。

5. 吴亦凡诱骗具体套路(酒局“选妃”、MV选女主角、工作室签约新人,有专门中间人和微信号用来联系女生):以选角面试为由,晚上带女孩参加酒局;选出后援会中年轻漂亮的女孩,以小型见面会为借口将女孩送至酒店;通过给名牌产品或一万元奖励的形式,让已经被骗的女孩再介绍新人。据都美竹所知,受害者已超过20人,其中有两名女生至今未成年。

(via:网易娱乐)

泣血檄文般的控诉,将讨伐吴亦凡的舆论引到了最高点。

02 疑点重重的回应

19日早上,吴亦凡在微博作出回应,称只在2020年12月5日的朋友聚会中见过都美竹一次,否认了灌酒、收手机和其他“细节”,还申明不存在“选妃”“诱奸”“迷奸”和“未成年”,并宣称会对自己说的话负法律责任。

而吴亦凡工作室也发布多张带有“假”字样的都美竹微博内容及她接受采访的报道截图,称拒绝一切诽谤言论及散布有害网络信息的行为。

不久,吴亦凡工作室再次作出声明,称都美竹陆续发文、接受采访,公然捏造与吴亦凡有关的不实信息,还表示工作室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

这番看似强硬的回应,实际上疑点颇多。

1.只在2020年12月5日见过一面是否属实?

吴亦凡声称与都美竹只在2020年12月5日见过一面,但都美竹出示的聊天记录表明,2020年9月底两人的微信聊天已经十分亲密。

其中值得深思的是,吴亦凡并没有否认与都美竹发生关系一事。

都美竹出生于2002年11月18日,据她所言酒局发生在17岁时,而吴亦凡则强调是12月5日,是否有意暗示都美竹当时已成年,避开与未成年发生关系这一关键事实?

此外,2021年1月29日曾有网友拍到吴亦凡与都美竹的同框,可以证明他们并不止见过一次。

2.否认聊天记录,却表示与都美竹有联系?

吴亦凡工作室声明中表示,都美竹频繁联系工作室索要巨额款项,作为其删撤并停止发布相关信息的前提条件,该陈述似乎可以表明都美竹确实与工作室有过联系,并商讨过删帖相关事宜。

而同一篇声明中,工作室称聊天记录系伪造,并确认工作室“从未注册过微信号,亦未曾注册过以本工作室为名的微博账号”,那么都美竹是如何联系工作室的,又是如何向他们索要巨额款项?声明是否存在前后矛盾?

如果都美竹真的通过其他方式与工作室取得联系,工作室是不是可以和她一样提供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3.吴亦凡发声为何与被指“伪造”的团队发言高度一致?

吴亦凡发文强调从来没有灌酒,也没有“选妃”“诱奸”“迷奸”和“未成年”,

而这与都美竹发布的聊天记录里,自称是吴亦凡工作人员为她修订的微博内容高度一致,对可能产生法律风险的用词进行了坚决的否认和规避,若聊天记录是伪造,为何会出现如此巧合?

4.爆料的共同点是“手机被没收”,是否知晓没有证据?

网络关于吴亦凡爆料的共同点是“手机被没收”,所以许多爆料内容无法以录音或影像形式拿出实质性的证据,这是否是吴亦凡方推翻全部指控的“底气”?

5.已经报案,为何还要转账?

吴亦凡工作室7月8日已回应称都美竹所言为不实言论,已委托律师进行取证提告,还将诉讼、报案。

但都美竹出示的转账记录表明的确有账户名为“WU YI FAN”和“WU ”,基本可以确认是吴亦凡与其母亲的账户。若都美竹所言均为蓄意煽动网络舆论的不实言论,为何吴亦凡方要在宣称报案后向其转账?

03 两败俱伤的“决战”

都美竹在18号晚上的微博中写道,希望吴亦凡在二十四小时内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对其造成的一切后续道歉并负责。

她称这一次是“决战”,看起来一定要分出个你死我活。

事情进展到如今,双方都很难再收手,但从实际情况看来,也许没有人能从这场决战中安然脱身。

都美竹的爆料中十分明确地对吴亦凡做出了各项指控,包括但不限于与未成年发生关系、“mj”和“lj”等。有律师向凤凰网娱乐表示,都美竹的指控主要针对吴亦凡对女性的伤害,集中在酒局“选妃”以及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对此,该律师称:“如果明知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而与其发生性关系,不论幼女是否自愿,均应依照刑法规定,以强奸罪定罪处罚。”但是,都美竹说所指的“未成年”年龄比较模糊,”她说的应该是只未满18周岁,超过14周岁以后,双方只要是自愿,谈不到刑事风险的问题”,因此,律师认为都美竹想要维权还是比较困难。

此外,如果她有一项细节指控无法拿出实质性的证据,或者有编纂或夸大,也很容易面临吴亦凡方的指控。

律师对凤凰网娱乐解释:“如果都美竹造假,最轻是名誉侵权,就是常见的明星打名誉权的官司。”现行的司法实践中,行为人实施的侮辱、诽谤的行为是否广泛散播,受害人的社会评价是否降低是法院判断是构成名誉权侵权的关键,不仅如此,“如果都美竹真的如果伪造这些聊天记录,可能会面临‘诽谤罪’,或者‘诬告陷害罪’”,而诬告陷害他人,必须是以使他人受刑事追究为目的,必须引起司法机关的介入。

对于都美竹爆料的转账记录和协议书,律师称这些材料如果是真的,那么吴亦凡的处境比较危险:“这件事情涉及到了较大数额的金钱,性质严重。”

吴亦凡面临的局面也不乐观。

即使这次风波以都美竹最后落败为结果,潜在的爆料者仍然屡现不止。仅19号一天,已经有十三名女性站出来爆料吴亦凡曾经试图联系自己,而吴亦凡早年的绯闻女友林西娅也在其微博下方留言暗示自己将发声。

多次被性丑闻包围的他,商誉与名誉已经大幅度降低。从18日晚韩束发布解约声明开始,良品铺子、云听、立白、滋源、华帝、得宝、康师傅冰红茶和王者荣耀等十一家品牌都陆续发布声明表示与吴亦凡解约或合约已到期,兰蔻则通过客服之口透露已与吴亦凡先生脱离合作关系。

吴亦凡商业价值几乎跌停,陷入空前危机。

而他的未播剧,传言投资高达5、6亿的腾讯S+项目《青簪行》或也将受到影响。《青簪行》豆瓣剧评下,第一条就是“抵制劣迹艺人吴亦凡”,《青簪行》从立项到待播异常坎坷,或许剧方曾经因吴亦凡自带流量、话题而沾沾自喜,但到现在已经难以收场。

在吴亦凡未因花边新闻跌入谷底时,他的蹩脚演技本就遭到众人诟病。代言品牌纷纷终止合约,未来大概率也不会有人再找他进行影视和综艺方面的合作。

对于吴亦凡来讲,这可能是他演艺生涯的终止。但对女孩们来说,与他的相遇才是一生最大的不幸。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