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女运动员拒回国:遭教练死亡威胁回国要坐牢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8日 11:05 来源:观察者网

8月1日,东京奥运会再生事件,一名白俄罗斯短跑运动员在羽田机场寻求日本警方的保护,称自己将被强行送回白俄罗斯,并向国际奥委会求助。

这是本届奥运会发生的第二起“运动员脱离所在国代表团”的事件,但与单纯认为“乌干达过于贫穷,不愿意回到生活艰难的乌干达而想留在日本工作”的乌干达运动员尤里乌斯·塞基托雷科脱离代表团事件相比,此次事件的政治色彩显然更为浓厚,频频出镜的白俄罗斯反对派、有鲜明非政府组织(NGO)色彩的“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还有诸多国家下场对所谓“卢卡申科暴政”的一致批判,都彰显了这一点。

一件看似是普通的代表团内部矛盾事件为何会愈演愈烈,甚至已经上升到国家博弈的程度?想要看清事件背后的真相,我们首先应该清楚了解事件的具体过程。

剧情回顾

这个名叫季马诺夫斯卡娅的运动员,今年24岁,是白俄罗斯的短跑名宿,毕业于白俄罗斯国立体育大学,曾在2019年欧洲运动会上获得银牌,也曾获得白俄罗斯国际运动大师的荣誉。

白俄罗斯并非体育弱国,每届奥运会都能拿到一些奖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曾获得14枚奖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获得10枚奖牌,2016年里约奥运会则拿了9枚,这次东京奥运会白俄罗斯媒体预测少则获得5-7枚、多则20枚奖牌,且白俄罗斯代表团的人数多达100余人,显然国内民众和总统卢卡申科对白俄罗斯体育代表团的成绩有着非常高的期望。

而根据季马诺夫斯卡娅自己在网上的爆料,由于赛程已过大半,白俄罗斯代表团只拿到堪堪两枚奖牌,这令总统卢卡申科大为光火。卢卡申科在7月30日曾公开表示,要给为国争光的奥运选手以丰厚的物质奖励,刺激他们获得更好的成绩,这潜台词显然是对白俄代表团运动员目前的表现“很不爽”。

季马诺夫斯卡娅因此认为,卢卡申科因队伍的成绩不佳要“拿人开刀”,正好此时她的教练组因场外因素要派她去参加4×400米接力赛,她为此感到恐惧,因为她自己并不擅长这个项目,而教练组派她去参赛显然是想要她去做这个“背锅侠”。

在寻求日本警方的保护后,季马诺夫斯卡娅已于4日飞往波兰。图为季马诺夫斯卡娅手举着“我只是想跑”的T恤衫。(资料图/SKY新闻网)

所以她在社交媒体上大力批评了教练组的这一“不当行为”,并要求教练组立即撤回这一决定。而后两名教练找到了她,与她进行了谈话,紧随而至便发生了上述的脱离代表团事件。

季马诺夫斯卡娅声称自己在与两名教练的谈话中受到“死亡威胁”,并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相关音频。笔者听取相关音频后,大致归纳了其中内容:

1.两位教练称季马诺夫斯卡娅的幼稚不光会害了自己,更会影响许多人的家庭。

2.两位教练接到了上级的指示,要求她“因病退赛”,不要再发表过激言论影响整个代表团的赛程,并保证不会影响她以后的运动生涯。

3.请季马诺夫斯卡娅不要再意气用事,这样会害了她自己。原文大致如下:

“一定要谦虚,保持清醒的头脑与眼光,不要陷于傲慢,傲慢会让你与魔鬼同行,很多人都因为与魔鬼同行而遭遇了不幸。魔鬼会跟这些人说,只要你能证明自己的价值,我就会给你用不完的力量。但是他们在做了之后都会后悔,而这是他们自找的。这里最有意思的是,后人评价这件事时,说的都会是‘傻瓜,难道好好生活不好吗?’”。

4.季马诺夫斯卡娅回国后需要向高层说明情况并向白俄罗斯全国人民道歉,两位教练会教季马诺夫斯卡娅如何道歉。

季马诺夫斯卡娅声称自己“直接被吓哭”,她不相信两位教练的担保,认为教练的“魔鬼论”完全是“死亡威胁”,自己回国就要进监狱。

她进一步声称,自己脱离代表团寻求波兰政治庇护的行为,完全是“卢卡申科政府的体育暴政迫害”与两位教练的“死亡威胁”导致的,自己是“不想进监狱,迫不得已”,卢卡申科政府与白俄罗斯体育界相关人士要为此次事件负全责。

季马诺夫斯卡娅话里话外乍听之下非常有道理,也容易勾起人们对她的同情之心,且“证据确凿”,似乎的确如她所说,自己的行为完全是被迫害的无奈之举。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让我们先看一看白俄罗斯体育代表团的相关表态。

白俄罗斯田径队总教练尤里·莫伊塞维奇于2日表示,他可以看出季马诺夫斯卡娅有问题,“在来到东京以后要么闭门不出,要么一言不发。”他还进一步表示,“团体训练她经常迟到或干脆找不到人,询问她时态度极差且给不出合理的缺席理由。”

而她的队友、获得铜牌的白俄罗斯跳高选手马克西姆·尼达塞考在接受澳大利亚新闻集团的独家采访时也表示,他并不支持季马诺夫斯卡娅,因为她总是“惹事”,而且“脾气暴躁”,“几乎与所有运动员都不和,完全没有为白俄罗斯争夺奖牌的集体荣誉感”,是“田径队中唯一消极的人”,并表示“代表团做了正确的事”。

马克西姆·尼达塞考(资料图/Athletics Weekly)

为白俄罗斯获得本届奥运会目前唯一一枚金牌的蹦床选手利特维诺维奇也曾在社交媒体上表态称,季马诺夫斯卡娅“完全无法融入白俄罗斯代表团,是一个另类”。

与此同时,乌克兰内政部发言人舍普琴科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证实,季马诺夫斯卡娅的丈夫兹达涅维奇已经到达乌克兰,尚不能确定他是以何种方式进入了乌克兰,也不确定是在何时进入乌克兰,但“基本可以确定进入乌克兰的时间在此次事件之前”。

一些质疑

白俄罗斯去年8月的总统大选引发一波抗议浪潮,反对者要求获得连任的卢卡申科辞职,一些西方国家以总统选举存在舞弊行为为由,对其部分官员和机构实施制裁。

而过去一年来,国际奥委会和白俄罗斯奥委会也存在矛盾。

一些加入反对派的白俄罗斯运动员因参与反对卢卡申科的游行示威被捕,有运动员组织写信给国际奥委会要求其采取行动。后者在去年12月7日宣布一系列临时制裁措施,包括停止向白俄罗斯奥委会发放资金,暂停关于该国举办未来奥委会赛事的讨论,以及禁止卢卡申科以国家奥委会主席身份参加奥运会,同样被下禁令的还有卢卡申科的长子维克托·卢卡申科。

白俄罗斯现任总统卢卡申科(资流通/DPA)

今年2月26日,维克托接替父亲,出任白俄罗斯国家奥委会主席,不过国际奥委会执委会3月8日宣布,拒绝承认维克托的这一身份,并继续将其排除在国际奥委会全部活动之外。

显然,与奥委会的争执及运动员参与反对派等事件,表明了白俄罗斯体育界并非远离政治风波的“圣地”,这一领域同样成为了西方与白俄政府进行拉锯的战场。

考虑到这一实际情况,在此次事件中声称自己完全没有政治意图的主角季马诺夫斯卡娅,其“纯洁性”很难站住脚。

一个声称自己没有政治意图、完全是被迫害地位的人,其丈夫等亲人为何会提前出境?且出现在乌克兰这种在白俄罗斯政治风暴中起重要推动作用的“明星”国家?

为何在其爆料以后直至申请波兰所谓“政治庇护”的过程中,波兰大使馆中摇旗欢迎的此类白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立即出现?其又为何与在此次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且有鲜明NGO组织背景的“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关系密切?

种种现象表明,这起事件与去年开始的白俄罗斯国内政治风波关系甚密,不排除是西方集团针对白俄罗斯颜色革命的又一行动。而季马诺夫斯卡娅声称遭到的所谓“死亡威胁”,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教练要求她不要与“魔鬼(西方颜色革命势力)”为伍的含蓄警告。

“脱北者”范式+NGO组织

此次事件的特殊性就在于,针对白俄罗斯的颜色革命手段开始倾向于“长期斗争”,使用的是标准的朝鲜“脱北者”的范式套路。笔者将这种“脱北者”范式比喻为厚黑学中的“补锅法”,简单地说就是“碰瓷”以塑造受害者的形象。

比如此次事件整个过程中,季马诺夫斯卡娅就通过“碰瓷”,把一件代表团内部普通的赛事调整安排,变成了所谓“政治迫害与被迫逃离”:

1.拒绝递补参加接力这一合理的赛事安排; 2.把事件的情况有选择地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3.把与教练的谈话偷偷录音; 4.脱离代表团; 5.公布录音,有倾向地对录音内容进行解释,受害者形象完美塑造完毕。

整个过程一环扣一环,实践了“脱北者”套路的全套范式。其手段与目的便是通过舆论宣传,策反、诱惑某国具有一定影响力或特殊身份的人物进行“范例展示”,从而掩盖该国的真实民意与情况,煽动民众的不理性情绪,从而为颠覆该国政权的活动提供有利条件。其手段也多种多样,近年来体现出与NGO组织结合进行的新特点。

本来意义上朝韩之间的“脱北者”,不但完全靠“自觉”,且没有组织提供帮助,“脱北”行动本身也极其容易失败,大造舆论从而起到的“带节奏”效果也就会大打折扣。

如逃至韩国的朝鲜人申东赫曾把自己的经历讲述给美国记者布莱恩·哈登,布莱恩·哈登以此为内容写成一本畅销书《逃离14号劳改营》,引发广泛关注。而申东赫却在2015年称自己先前所言并不真实。

申东赫(资料图/维基百科)

他曾自称出生于1982年,生在朝鲜一处劳改营,曾告发母亲和哥哥导致两人被处死。虽然申东赫在帖子中没有详细提及自己的故事中哪些内容不真实,但《华盛顿邮报》报道,申东赫对自己的经历几经修改,有多个不同版本,且都自相矛盾。

这次的“反转”表态引起了轩然大波,对“脱北者”所谓“真实经历”的质疑也甚嚣尘上,甚至《逃离14号劳改营》一书的作者哈登也要找申东赫讨个说法,让其解释“为何在采访中误导人”。

在总结了早期“脱北者”范式的缺陷后,西方颜色革命集团开发出了将此范式与NGO组织结合的活动新方式,并立即运用到对前苏联和东欧集团国家的颠覆活动中。

2020年的4月1日,俄罗斯外交部突然接到求救讯息,有74名俄罗斯高中生被美国政府及其所在的寄养家庭赶到了大街上。他们都是由美国国务院组织的秘密活动——“中学生学习计划”的参与者,而俄外交部此前根本不知道有这些学生和这项活动的存在。

所谓“中学生学习计划”,其内容是由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选拔一批俄罗斯青少年免费到美国家庭寄住一年,接受美国价值观的“教育”。而早在2014年,俄罗斯外交部就已官方表态拒绝参与该项目,但美国大使馆却一直秘密推进,若非疫情暴发使该项目无法掩藏,即使情报能力强如俄罗斯,也不会发现这一项目仍在暗地里运作。

“中学生学习计划”的前身“美俄学生交流计划”始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1992年,美国政府简化了该项目,并创建了“未来领导者交流计划”。其员工在莫斯科及其他独联体国家的首都工作,四处选拔15、16岁的有才青少年,由美国国务院全额资助他们到美国家庭寄住一年,接受美国价值观的教育。按规定,这些学生在项目结束后不能留在美国,必须返回俄罗斯。

由于苏联解体,所谓的“交换”很快便不存在了,这一项目变成了美国单方面吸引俄罗斯及独联体诸国的学生去学习美国价值观的活动。美国驻俄大使馆的网站上也能查到该计划的马甲——“校友计划”的全貌。

美国大使馆介绍,自1992年以来,该计划已将超过75000名独联体国家的学生带到美国。其声称这些项目赋予了参与者学习知识、获得专业技能及建立与美国朋友“有价值的关系”的机会。在合作对象上,美国驻俄大使馆也要求了范围,其包括:文化机构、商业领袖和企业家、女性和弱势群体、记者、学术机构、社会贤达等NGO组织、人士。

通过这种政府层次暗面精心策划、NGO组织明面通力合作的形式,美国及西方颜色革命集团针对前苏东集团国家布下了一颗颗颜色革命的“钉子”,生成了一个个“另类亲西方”的群体。在这些事项中发挥作用的NGO组织,以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以下简称“民主基金会”)为“最亮的明星”。

颜色革命为什么转向白俄体育界?

针对前苏东和前苏联国家的布局,白俄罗斯自然不可能例外。民主基金会在白俄罗斯支持着上百家反对现总统卢卡申科的媒体、NGO组织与“独立出版物”,所耗费的资源心血不可谓不大。

那么,为何此次西方颜色革命集团却要选择“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与白俄罗斯体育界来当企图颠覆白俄罗斯现有政权的“脱北者”范例制造者,而非传统的文艺、教育界?

我们先了解一下NGO组织在前苏联国家的历史轨迹。

对于NGO组织的活动,俄白两国的态度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苏联解体之后到2003年前,俄白两国对境外资金支持的NGO组织活动总体持开放甚至默许态度。

直到2003年原苏东地区纷纷暴发“颜色革命”之后,俄罗斯才出台了《外国代理人法》《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等法律,对受外国资助的非政府组织进行登记管理,白俄罗斯政府紧随俄罗斯出台了相关法律;但二者都没有对此类组织的活动加以禁止,也基本没有任何的强力限制措施。

2014年俄美关系紧张,爆发了克里米亚危机之后,深感危机的白俄罗斯政府才逐渐重视起了民主基金会、索罗斯基金会等外国NGO组织,严格限制此类组织继续资助白俄境内的本土NGO组织,并将一些NGO组织记为外国代理人。

今年7月23日,卢卡申科更是表示会继续坚决打击他认为是“强盗和外国特务”的民间组织活动人士。卢卡申科指责他的一些政府官员允许NGO组织的“继续嚣张”,并称这些组织“对国家有害”。卢卡申科表示:

“一场扫荡行动正在进行。我们有成千上万的人为他们卖命,这些人的大脑混乱了,被外国的资金洗脑了。”

在卢卡申科表态后,白俄罗斯政府于最近几周迅速开展了对“独立记者”和“民间组织活动人士”的搜捕,极大地加强了对此类人士与组织的逮捕、清查力度。一系列雷霆行动迅速瓦解了境外NGO组织以及与其联系密切的本土NGO组织的行动基础,大量的民间活动人士与反政府人士的头目纷纷出走,而留在白俄罗斯国内的基础成员也因政府对媒体通讯的大力审查而联络不畅,活动逐渐濒于瘫痪。

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阿列克西耶维奇也曾遭白俄罗斯国家调查员传唤,后来其也离开白俄。图为“德国之声”相应报道。

换言之,在白俄政府的果断行动下,传统的文艺界、教育界颜色革命“钉子”已经黔驴技穷,而在刺杀卢卡申科的“最后一击”失败后,已无“快招”的西方颜色革命势力不得不将目光转向白俄罗斯体育界。此时,在之前声名不显的“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便逐渐浮出了水面,成为西方颜色革命势力的新抓手。

这一组织发源于去年政治风波中潜藏于白俄罗斯国立体育大学的反对派人士,在去年选举风波后的八月正式成立,其口号与宗旨是“帮助白俄罗斯运动员了解运动的真正意义,反对独裁式的强迫运动”。

对于该组织,民主基金会起初不理不睬,因其组织的特殊性与非大众性,民主基金会并没有向其倾注多少资源。但后续形势发生了变化。

由于东京奥运会的临近,为了追求奥运成绩、拉拢运动员群体,白俄罗斯政府暂时并未对在运动员群体中有一定影响力的“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及类似组织进行大规模清查,这便给了以民主基金会等境外NGO组织为代表的西方颜色革命势力行事的机会。他们认为,借由东京奥运会的行事便利和巨大影响力,完全有可能针对运动员群体干一起“大事”。

在决定之后,民主基金会等开始对“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全力支持,除指导该组织本身的发展以外,还要求受其指挥的白国内“独立媒体”“青年团体”及各“人权组织”与其紧密配合,后来更是将该组织列为民主基金会在白俄罗斯“地区非政府组织中心”的直接受资助者。

此外,民主基金会还通过资助波兰、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的相关“体育民主活动人士”与相关的体育NGO组织,让这些人和组织通过所谓体育人士的“跨界交流”与“项目培训”的名义与“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对接。

支持力度不可谓不大,成果也是异常显著。仅在2021年上半年,民主基金会与“白俄罗斯体育团结基金会”就成功邀请了四十名白俄罗斯运动员加入其活动。而此次季马诺夫斯卡娅事件,事件按其预期发展,眼下美、德、法等国及欧盟等机构也粉墨登场,相继对此事发表评论。

比如美国驻白俄罗斯大使朱莉·费希尔2日在社交媒体上称,多亏日本和波兰政府的迅速行动,季马诺夫斯卡娅表达自我观点的权利没有被卢卡申科政权“诋毁和侵犯”。

法国外交部国务秘书克莱蒙·波恩2日表示,如果哪个欧洲国家能为季马诺夫斯卡娅提供政治庇护,那对于该国来说将是一种“荣耀”。

德国外交部呼吁“不合法的卢卡申科政权”要“尊重基本的民主权利”,“这适用于所有白俄罗斯公民,当然也适用于运动员。”

欧盟委员会一名发言人则对英国《每日快报》称:“我们全力声援季马诺夫斯卡娅,并对给予她支持的成员国表示赞赏。”

总结

将一起代表团内部矛盾事件上升为国际外交事件,并且还在不断发酵,对白俄罗斯现有政府发起舆论宣传战,西方颜革势力的此次行动不可谓不高超。这也再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颜色革命势力的渗透是无孔不入的,不能在任何领域轻视颜色革命势力的活动及其危害。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