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奥运体操金牌背后 将女孩陷于危险虐待文化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16日 09:24 来源:独立评论在天下

她们初学体操时,个个是怀抱奥运金牌梦想的小女孩;现在,她们是终生焦虑相随、身心受伤、饮食失调的女性。她们是美国体操的奥运选手,也是美国体操”虐待文化”下的受害者。

30多年来,美国人一直被体操这项充满光芒、戏剧性和高风险的比赛所吸引,也在世界排名中居主导地位。然而,这些年轻女孩的灿烂笑容、闪闪发亮的紧身衣、堆栈成山的奥运金牌背后,却是重视”国家一时荣耀”多过”选手个人健康”的忽视、霸凌、虐待和性侵害。原本的美梦,最后成为退役后也无法抹去的伤。

关于美国体操界的黑暗内幕,以及运动员的身心健康议题,随着上周”体操女王”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以”心理健康”为由退赛,再次浮上台面。

铁腕控制小女孩的美国体操界

究竟美国的体操界发生什么事?早在1995年,体育专栏作家琼.莱恩(Joan Ryan)就在她的著作《Little Girls in Pretty Boxes》(漂亮盒子里的小女孩)中抨击美国体操和花式滑冰当代的培训——为了奥运荣耀而让年轻女孩承受各种身心磨难,将虐待视为正常文化。书中她采访近100名这两类领域的运动员、教练、运动心理学家、生理学家和其他专家,认为这些运动员透过外在呈现的美丽、自信、青春形象,掩盖了她们的生理问题(骨骼虚弱、生长发育迟缓、经期不正常)、心理问题(低自尊、抑郁症、饮食失调)、和其他生活的牺牲(辍学、无社交,以及失去”好好当孩子”的机会)。

女孩在训练过程受伤时,教练会说:”妳没有受伤、没有痛苦,就不会有收获!快!回到平衡木上,妳这是软弱和懒惰的表现!”女孩为了维持体重而饿肚子时,教练会以羞辱言语说:”妳太胖了,妳根本是一头牛!”当女孩开始有月经和乳房发育时,在教练的训练体系下,会被视为影响运动表现的邪恶象征。

她们并非一直沉默。她们曾经感觉不舒服,曾经想过抵抗,只是训练太辛苦和太多羞辱,让年仅十多岁的她们无法辨别严酷教导和虐待儿童的界线。因此,她们说服自己”相信教练、相信美国体操队的专业”。于是,她们重新回到平衡木上,继续训练。

她们年幼、娇小、服从、尚未能独立判断,她们很好操控。

一份The Orange County Register报告采访近30年来美国国家代表队比赛中的百位选手,发现美国体操协会和美国奥运委员会对于金牌痴迷的程度,创造了一个无视运动员健康的训练系统。运动员的受伤情形非常普遍。有超过93%的女性体操选手坦承,曾经因为过度训练以致骨折、受伤,需要动手术。这些孩子成为国家得牌和宣传的机器,国家却没有好好保护她们,甚至在2018年爆发美国运动史上最大的性丑闻”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性侵事件”。

她们年幼、娇小、服从、尚未能独立判断,她们很好操控。 图/USA Gymnastics Facebook

体操队医与运动史上最大性丑闻

Netflix一部纪录片《体操A级丑闻》(Athlete A)就是在描述美国体操界,长达30年被隐藏的性虐待事实和潜藏在这个体系的危机。故事从一位有潜力成为顶尖奥运选手的女孩玛吉.尼科尔斯(Maggie Nichols)开始,她于2015年举报美国体操协会的国家团队医生纳萨尔性侵她。纳萨尔会以物理和骨骼治疗为名义,将未戴手套的手指放入她的阴道中;有时,也会触碰乳房。

一开始玛吉先是向体操协会的教练们求救,但经过几个月,她换来的是协会的充耳不闻,以及无所不用其极的掩盖。最后,还将她踢出奥运名单。

随着这件事进入司法程序,有越来越多幸存者出面指控自己也受到性侵,如同滚雪球般得到大量响应,最终揭开协会隐藏已久的恶行。这些出面坦承受到伤害的女性人数高达500名,大多为体操选手。纳萨尔目前已于2018年1月被判终身监禁。

然而,”外界并不知道,这几乎是每个受害女孩的第一次性接触,当你剥夺一个人去爱或表达爱的能力,夺有并加以破坏,会深刻影响她们的心理状态。他偷走她们的一部分,而她们很难再找回来。”这是受到纳萨尔性侵的幸存者发声。而她在多年后,终于能在法庭上为自己说话。

运动员不再沉默,各国百花齐放的运动改革

近几年来,全世界的体育运动都发生根本性的变革。去年3月,美国体操协会在推特上为拜尔斯发了生日祝福,并说:”我们知道妳会持续让我们感到惊艳!”而拜尔斯回复了推文,上面写着:”你们让我感到惊讶,并做正确的事情……进行独立调查。”

她尖刻的回答让美国体操协会尴尬无比;同时,也呈现体育管理的转变:美国体操协会不再控制她,她可以为自己抵抗。

在美国的纳萨尔丑闻之后,其他国家的体操运动员也同样利用网络,挑战他们国家的协会。2020年,英国体操运动员推出”#GymnastAlliance”标签,现在在推特和Instagram上搜索该标签,会看到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虐待故事;澳大利亚、比利时、英国、荷兰和瑞士等国家的体操协会,也都对虐待指控进行了调查。

此外,这次比赛中我们看见德国女子国家体操协会重新构想紧身衣,以前所未有的积极行动反对体操文化中的女性物化和性别化。体操运动员伊丽莎白.谢兹(Elisabeth Seitz)就穿着中性舒服的体操服,写道:”每个体操选手都应该能够自己决定最舒服的服装类型。”

今年奥运,拜尔斯因正视自己的心理健康,而退出奥运项目(撰文此时,她决定参加最后一个平衡木项目比赛),我们可以看到运动员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身心灵状态,以及与他人关系的界线。也或许本该在2020年登场的东京奥运,因着这场大流行的一年沈淀,让每个运动员都有更多时间反思自己想要的生活——重新思考自己与运动的关系,专注在”喜爱运动”这件事上。

观众从对选手”过度期待”到关心”身而为人”

在运动员和观众的心智、整个社会体制和性别意识尚未健全时,我们很容易遗忘:运动员也是”人”这件事。

过去当多元性别意识未启蒙时,大多数观众对于篮球、田径、垒球——这些较为男性化且壮硕的女性运动员,心中尚有些不适感;但对于”女性化”的花式滑冰和体操,看着身穿紧身衣、连身裙的年轻女孩,则感觉舒服且赏心悦目——她们符合大众心中的女性定义,所以她们是”完美”的女性。整个社会文化的氛围,都让这些年轻运动员努力让身体保持理想体态,以及严格控管她们的饮食方式。

但现在时代改变了,观众不但能欣赏帅气的女性、阴柔的男性、得金牌互相依偎拥抱的男性友谊、甚至跨性别选手都受到众多支持;对于奥运竞赛也从过去卖弄国族情感,过度期待和强加得牌压力给选手,到现在将关心”运动员也是人”置于优先次序第一,进化成”不论他们做什么决定,我们都给予尊重和支持。”

如果你看过一个曾经发生在1996年的奥运场景,你就会知道现在的改变有多么让人欣慰。当年年仅18岁的凯莉.斯特鲁格(Kerri Strug)是美国与俄国的体操争霸战中最后一位上场且有机会得金牌的选手。她负伤上场,脚一拐一拐的走到跳马预备区,最终表演结束,完美落地……她做到了!但她的脸部表情痛苦扭曲,接着瞬间倒下;对比现场观众拚命拍手叫好,称赞她的奋力一搏,为美国获得一面奥运金牌,显得非常讽刺。直至今日,??斯特鲁格脚上打着石膏领金牌的画面,都还是美国奥运史上经典的存在。

在拜尔斯退出比赛后,现年43岁的斯特鲁格是第一批出来支持她的退役体操选手之一;美国大部分的媒体,也没有批评拜尔斯,甚至多位名人站出来表态支持她。我想着:是不是有那么一刻,年长的斯特鲁格看着还在比赛的拜尔斯,想到以前那个痛苦、无力反抗的自己——随着时代氛围改变,体操文化也跟着改变——现在的她长大了,有力量了。终于,她能为自己和为其他女性发声。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