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言获罪还是有内幕?赵薇消失的真正谜底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11日 10:55 来源:多维新闻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中国影星赵薇在未官宣原由的情况下被封杀,一度令舆论产生疑窦,她是因为旗下艺人张哲瀚参观靖国神社等举动受牵连?还是过往的不当言行受处分,抑或是与一些人过从甚密?其实,答案可从《让子弹飞》影片中找到。

自称是送给观众的礼物的这部民国三部曲之一,导演姜文设计了这样一个情节,张麻子对着被盘剥的鹅城百姓说,我来鹅城只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TMD公平;

1978年12月,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中提出“先富带动共富”的政策主张,这个政策写进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此后,邓小平多次提到“共同富裕”。他认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

过去的40多年,中国社会努力的方向是打破固有的束缚,做大“蛋糕”。这几十年中,形成了从体制内摸索出门道的企业家,也出现了首批下海富起来的王石、王健林等地产商,以及随着互联网大潮而生的大佬马云、雷军等人。

而中国社会在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这个阶段,一个很鲜明的社会风向对比是,人们从“学雷锋”到拜金和“追星”。甚至有一个说法,中国内地正在成为修例风波前的香港。

2019年香港爆发修例风波,撼动香港数百万人的大游行暴露了香港社会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其中最为聚焦的是住房问题与阶层差距。此后北京出手修补国安漏洞,并逐步推动解决经济问题,但香港之鉴想必触动北京高层,关于对内地此类问题的思考。

2021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有2,755位富豪迈入亿万富豪俱乐部,来自中国大陆的达626位,前100名中占得21位。就在十年前,中国大陆富豪有115人列入榜单,而进入前百的仅百度总裁李彦宏(第95位)一位。

同样是2009年,中国政协十一届常委会议上,中国经济学者、政协委员蔡继明说:“中国权威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0.4%的家庭掌握了70%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

2021年2月,专门研究编排中国百富榜的机构胡润研究院发布报告,榜单显示,2020年中国千万资产家庭达202万户,亿元资产家庭13万户,拥有3,000万美金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8.6万户。值得一提的是,“炒房与炒股”成为中国1/4“超高净值家庭”的财富晋升密码。在亿元人民币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构成中,企业主占比75%,炒房者占比15%,剩余10%为职业股民。

同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国全国两会结束后的总理记者会上称,“中国当前有6亿人口的每个月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币左右”。

此话被称为李克强道出了中国社会发展现状的大实话。仅仅数月之后,中国政府便开始了在互联网领域反垄断,反资本无序扩张,及至2021年北戴河会议之后,接连在教育领域、娱乐圈、房市、互联网平台掀起更大的风暴。

这让人想起当年邓小平所说,共同富裕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也一并重新引发一轮民营经济恐慌、政府出面安抚的循环。

事实上,过去40多年,中国政府对经济制度的态度已经逐渐清晰且稳定,那就是“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但之所以中国社会屡次发生恐慌的原因就是常常看到“鼓励、支持”而忽视了“引导”,以致将官方对民营经济的“引导”误认为“掠夺”或“打压”。

就在“共富论”引发中国资本市场情绪波动期间,中国国税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接受中国财经类媒体采访时称,当一些人已经很有钱与资产了,但是他对钱和资产的使用没有起到一个改变很多贫困人口怎么富起来的一个方向,而是把钱挪到海外,买个酒庄,这无法对那些低收入人口提供就业岗位,带来红利。

其实,许善达的话大致简述了中国官方此轮针对资本无序扩张“引导”的逻辑。也即是说,今天中国政府反对资本无序扩张并非是遏制资本的成长,而是在中国社会发展的阶段性时期“引导”资本向能带动“后富”的领域投入。

按照邓小平时代提出的“先富带后富”,其中就含有“先富”起来的阶级权贵对“后富”所负有的带动责任。虽然那些先富起来的资本大佬也在过去一些年高调参与慈善,比如阿里的马云曾大力推广他所关注的乡村教师等,但相比资本的回馈,更活跃的是资本的扩张与疯狂内卷。

此前,多维就细数过,几大互联网龙头除了在电子商务与互联网金融的垄断地位,还涉及社交、出行、物流、外卖、支付、影音等,掌握中国社会民生的方方面面。以至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放话,要把原始创新能力提升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

其实习近平的话说得再直白不过,所谓“从0到1”的突破是鼓励企业在基础科学、高科技领域的投入,但从中美科技战,中国在关键技术上被“卡脖子”的困境可以看到,虽然中国资本成长的很快,但还有许多“短板”要补。这也是中国政府“引导”的用心。

不惟于此,关于许善达所说“把钱挪到海外,买个酒庄”虽然并未直接点出名号,但关于赵薇、马云、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在海外买酒庄、买城堡的事件可是在舆论场热闹一时。

客观地说,快速成长起来的中国商界大佬显然还是太幼稚,远没有成熟到思考财富积累、个人价值实现、社会责任关系这一深刻的问题。相反,他们认为财富仅仅是个人努力的结果,拥有完全的支配权,而无关社会。

正因如此,才可以无所敬畏。在中国国内市场成长起来的巨贾有太多要么已经不是中国国籍,要么以别样方式转移资产,在海外置业享受生活。如果更进一步,当那些先富起来的阶级权贵敢于在违法犯禁边缘铤而走险,对执政党的共同富裕追求视而不见并认为只是公有制经济该干的事,自己还在继续无序扩张“吸血”,连带炫富拉仇恨,恐怕也就免不了官方出手“引导”一下了。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