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出国的中国年轻人 在餐厅里大玩穿越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2日 13:10 来源:36kr

中午着汉服梦回大唐,下午换洋装品英式下午茶,晚上则在此起彼伏的“萨瓦迪卡”声中穿上纱笼,假装自己在芭提雅的夜市。是不是有梁朝伟飞去巴黎协和广场喂鸽子内味了?

这不是玛丽苏小说中桥段,而是发生在现实中的一幕。如今的年轻人们,开始在餐厅里周游世界。

疫情导致出国游受限,去年国内涌现了“小瑞士”、“小奈良”等一批平替景点,很是火了一把。不过今年再去“小瑞士”之流,就略嫌乏味了。什么叫“沉浸式体验”?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120分钟,穿越汉唐

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北京一家名为“宫宴”的餐厅突然成为网红、潮人们的打卡新宠。这家人均500-1000的餐厅别看价格高昂,却火爆异常,至少要提前一周预约才有位置,赶上节假日更是一座难求。原因无他,这里能够梦回汉唐。

既然是宫廷主题,自然要采取分餐制,店内餐食也不能单点,只以套餐方式提供,分为单人套餐、单人VIP套餐、儿童套餐等几种。单人餐与VIP餐的菜品完全一样,售价却差了足足200块,区别在于VIP可以坐在用餐区第一排观看表演。

每道菜的间隙,身着古装的侍从为客人奉上餐点后,便有一段传统文化主题表演,或为歌舞、或为戏曲。一顿饭,连吃带演,大约要俩钟头。

吃饭+古装歌舞表演不算稀奇,十几年前知名点景区就会提供类似服务。吸引年轻人纷纷打卡的,是店内不仅鼓励自带汉服就餐,还提供古装妆造服务。

换装区名为“妆造司”,有各色形制汉服供客人选择。换上汉服当然要做配套发型,餐厅有妆发在一旁待命,随时准备提供服务。

不过换装和妆发都不是免费的,价格均为100元/人。绝大多数人为了沉浸感更强,都会花上两百块从头到脚做个古代人。从食客体验来看,妆发造型也算物有所值,只是等候时间太长,赶上节假日等一两个小时也不稀奇。

“宫宴”并非市场个例,粗略统计,全国约30多个城市有此类提供换装服务的餐厅,以一线、新一线城市为主,南方城市中这类换装餐厅更多。

这些换装餐厅一类与“宫宴”类似,提供“时间穿越”,主题除汉唐、明清外,还有民国。对外宣传上则多标榜“重现传统文化”“吃出宫廷礼仪”,除提供换装、歌舞表演等沉浸式用餐体验外,有些餐厅还有古代礼仪老师,为有需求的食客提供宫廷礼仪课程。

另一类餐厅则主打空间穿越。出国是没戏了,穿上他国传统服饰,吃着他国美食也可以假装在国外。其中和服换装餐厅最多,大概与日本居酒屋早已深入神州大街小巷有关。韩服换装餐厅也不少,同样因韩餐的高普及度。

比较新奇的是,如印度沙丽、泰国纱笼等换装餐厅,也开始成为市场新宠。这大概也与东南亚国家服装的“烂大街”程度不高挂钩,和服韩服拍照不新鲜,来套沙丽却很吸睛。

当然,为了强化沉浸感,不仅客人要换装,服务员也必须穿上相应服装,像“宫宴”这类宫廷主题餐厅,服务员上餐布菜、表演串场时的用词半文半白。不过这些地方下足了功夫,菜品味道就退居其次了。

以“宫宴”为例,即使不换装,一顿饭的人均价格也要358-698,菜品摆盘够精致,但味道不过尔尔。不少食客表示,反正是为了体验宫廷文化拍照的,味道就算一般,倒也能接受。换装餐厅,不止旅游平替

“方便”是换装餐厅上位成功的原因之一。“小瑞士”“小镰仓”们是旅游景点,游客抵达目的地后,能不能玩出新意、游玩体验好不好,还依赖于个人做功课。虽说这类景区也有不少人着古装、海外服饰拍照,但装扮过程全靠自己动手。

而换装餐厅,则提供了一种“体验全包”服务。从进门开始,只要花钱就可以获得相应体验,包括妆造等均有专业人士打理。对于时间精力有限的人来说,谁更方便一目了然。

关于“小红书滤镜诈骗”的抱怨已有太多,同样的风景,别人拍出来是“小瑞士”,在你的镜头下却变成了“家门口小土坡”,能不能实现国内境外游因人而异。而换装餐厅本身就有自拍馆属性,古装仕女也好、日式榻榻米也罢,恰到好处的灯光以及合理的空间安排,就是冲着出片率去的,很轻易就能拍出羡煞旁人的九宫格。

除了追求出片率,如今的年轻人对于沉浸式消费也很热衷,动辄五六个小时剧本杀的风靡便是佐证。同样,“小瑞士”们作为景点,很难提供沉浸式体验,而换装餐厅却可以。

最基本的,就是场景上的沉浸体验,换装餐厅在打造场景上极力对古代或海外文化进行还原,打造一种“进门即穿越”的感觉。

再进一步,则是服务上的沉浸体验。除歌舞表演这些基本操作外,如前文所说,宫廷主题餐厅的服务员们“入戏”也很深,说话半文半白。像小说中提到的,饭前焚香净手等细节,在餐厅中也得到了还原。

另外,通过其他城市食客的消费体验不难发现,有些主打“穿越海外”的换装餐厅,干脆找来了外国人做服务员,加强这种“身在异乡”的感觉。还有些餐厅,对“换装”的利用更加极致,客人吃完饭还可续摊儿剧本杀,把沉浸体验进行到底。

而作为餐饮业态,换装餐厅比旅游景点就灵活太多了,更方便根据青年文化的风潮走向做出相应调整。

贴标签是为了被人记住,但标签也是双刃剑。今年流行“小奈良”,或许明年就轮到“小莫斯科”,而景点撕掉前面的标签重新来过,从宣传角度并非易事。原版的风评变化也可能带来反噬效应。去年不少景点打出“小奈良”“小京都”等日本平替口号,但网络上不乏称此举“精日”的负面反馈。

换装餐厅则不同,在保证大主题不变的情况下可以随意进行调整。比如走宫廷文化的餐厅,市场上明代剧集火爆,餐厅便可从菜单、表演到服饰都换为明代主题。等过几个月宋代剧集霸屏,服务内容则可调整为宋代。西方主题的餐厅,也可以按照圣诞节、万圣节、感恩节等时间节点作为区分,调整服务内容。

换装经济,从形到神

从自拍馆到换装餐厅,我们或许可以将这种提供服饰、妆造的消费模式称为换装经济。换装经济并非什么新鲜事物,但也同样经历了从形似到神似的迭代过程。

追溯源头的话,当年各个景区的“皇上娘娘到此一游”是换装经济最早的雏形。那时候大众对于服饰文化了解程度不高,服装只求形似。而景区稍微有特别一点的服装可供选择,则必定会排起长龙。

当年天津水上公园有一处园中园——神户园,因天津与神户结为友好城市而缔造。园子不大胜在精巧,但要单独购票。而多数买票进神户园一游的人,为的并非感受中日友谊,而是冲着园内提供和服拍照,可以假装“到神户一游”去的。

穿古装拍照背后,有一重“咱也当回皇上/娘娘”的心理。照片只是一时影像难以满足更多,于是服务员集体换装餐厅应运而生。1996年春晚舞台上,赵丽蓉与巩汉林联袂出演小品《太后大酒楼》,便是这种社会风潮的真实写照。

其实从服务及提供的菜品花样来看,“太后大酒楼”们与普通餐厅无异,只是服务员穿上了古装,在菜品名字上做些变化,宫廷玉液酒就卖到了一百八一杯。随着有关部门介入,这类餐厅很快关门大吉。

随着国人对外交流日趋便利,只追求形似的换装服务,从人人趋之若鹜,沦为哄小孩的存在。与此同时,换装经济也出现了变化迭代,更强调“换装”背后的文化内涵。

新变化是先从国内景点变法求存开始的。海外游的价格不再高不可攀,国内景点又过于一成不变,一时间国内游发展陷入瓶颈。于是有景区开辟新思路,提供“文化服务体验”。比如祭祀表演、骑射表演、饮宴表演等,也有干脆将表演与景区餐厅结合在一起吸引游客消费的。

伴随着Z世代成为消费主力军,换装经济最大可能追求“神似”的同时,也在尽量满足当下年轻人的习惯偏好。

对于触网而生的年轻人而言,出国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能够接触到大量信息的他们,在消费中更容易因为“懂我”而买单。

自拍馆之所以能够走红,其一因大量不同朝代不同国家的服装可供选择,且样式精美考究,绝非数十年前景区门口粗制滥造的古装。

其二,自拍馆基本采取半自助的方式,除了进场时会有工作人员对不同场景、服装加以说明外,拍照过程不会有人干扰推销,对社恐极其友好。

其三,当代年轻人的版权意识高,对于服装是正是山相当看重。从几家发展红火的自拍馆评论也不难发现,消费者会冲着店家愿意花钱买正版这份心而复购。

穿古装吃饭不是重点,重点是全方位沉浸式地感受中国古代文化的魅力,而餐厅中那些焚香净手、餐前茶、饭后茶的细节,更让年轻人感觉“这家餐厅懂传统,不是在做样子”。换装餐厅,尤其是宫廷主题的换装餐厅,勾住了当代年轻人那颗痴迷国风国潮等传统文化的心。

从去年的国内境外游,到今年餐厅穿越时与空,疫情常态化倒是加速了线下消费新玩法的诞生。不知道明年的黄金周,能不能尽快实现硬糖君躺平在家啥都有的心愿。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