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的“喜剧”人生:东莞,请将我遗忘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17日 11:07 来源:最人物

在邓超的人生中," 喜剧 " 这两个字,让他常感到复杂。

一方面,邓超有一个喜剧梦。他一直想拍一些有趣的电影,谈起喜剧也总是充满热情,他说:" 笑声是最棒的 "。

另一方面,喜剧又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他人生中无法把控的部分——从《分手大师》到《恶棍天使》,他以导演身份拍摄的喜剧电影,无一例外都遭遇了口碑上的滑铁卢,大家评价电影是烂片,说邓超 " 自砸招牌 "。

2011 年,父亲去世时,32 岁的邓超正在拍摄电影《巴黎宝贝》,电影是喜剧,但他却接到了人生中最悲伤的电话。

邓超说:" 我永远都在担心父亲离开那一刻,但真正发生的时候,我还在这里演喜剧呢。"

今年,邓超 42 岁了。

这几年,他变了许多。过去,邓超爱玩,爱闹,爱招呼朋友们聚一聚,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 都可以,都来吧。"

而这几年他变得喜欢在家待着,开始觉得一切都 " 没太大意思 ",反而是朋友们开始劝邓超:" 要入世一点。"

但或许,对于邓超而言,他一直都在 " 入世 ",只不过,他的 " 世 " 变了。

邓超曾经有过一段疯狂的青春叛逆期。

那年他十几岁,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两件:" 跳舞 " 与 " 成为异类 "。

那时,邓超会用黑色皮筋把染成五颜六色的头发绑成一个小辫子,穿着尖头皮鞋与喇叭裤在街上转悠,偶尔会和别人打架,打架理由多数时候都是替别人打抱不平。

因为打架,邓超的母亲常常会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一次,老师指着邓超说:" 你就是一个社会上的人。"

邓超妈妈刚好走到门口,听到这句话,她推门而入:"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他。虽然他很调皮,但他绝对不是一个社会上的人,他很善良。"

许多年后,邓超仍然清晰地记得这一幕——母亲像超人一样冲进来,保护自己。

邓超旧照(二排中间)

邓超生长在一个重组家庭中,父亲带来了大哥与二姐,母亲带来了大姐,婚后,父母又生下邓超。

两个小家成为了一个大家,邓超是最后一个加入,却也是这个家庭的联结。

在邓超记忆里,自己小时候常常会挨一些 " 不明白的打 ":" 毕竟爸妈不能打对方的孩子,我就成为了那个出气筒。"

邓超从不觉得委屈,因为在家中,他获得的爱与保护是最多的。

邓超与父母旧照

在姐姐的回忆中,邓超小时候最爱听的是雷锋的故事,最害怕的是《白毛女》的 " 北风吹 " 选段:" 每次歌一放,邓超就开始哇哇大哭。"

每次放了学,邓超总会被姐姐们扎上两个小辫子,额头中心用口红点一个红点,再把他放在大床中央,让他背古诗。

邓超与姐姐旧照

或许因为底子打得好,上小学时,邓超一直是老师口中的 " 红花少年 " ——每次考试的时候,他总能取得好成绩,回到家中,父亲照例会奖励一个梨罐头。

如今看,那几乎是邓超人生中最为乖巧的一段时光。在邓超升入初中后,一些偏差,开始渐渐出现。

一次偶然的机会,邓超在街上看到了别人在跳迪斯科,站在旁边,他当即就被舞蹈的韵律抓住:" 我觉得太有魅力了。"

在那之后,邓超迷上了跳舞,他把大部分学习的时间分给了跳舞,成绩也开始一落千丈。

邓超旧照

初中毕业后,邓超在老师的建议下报考了江西艺术职业学院,并顺利进入话剧班。

虽然进入了话剧班,但邓超的心仍挂在跳舞上。他给自己的舞蹈组合取名 " 灵魂 abc",一有空就会跑去街上练舞。

因为性格开朗,长相周正,邓超渐渐在附近有了一些名气。每次他跳舞时,他的朋友总会在一旁卖纸巾,别人卖 5 毛一包,朋友却卖 3 块。

朋友的理由很简单:" 我认识邓超,买了我的纸巾,可以给邓超擦汗。"

那时,邓超一门心思想成为一个领舞,而父母却始终不同意,他一怒之下离家出走,跑到了广东的一个歌舞厅里,担任起领舞。

半个月后,在电梯里,邓超遇见了前来寻找自己的父母,看着父亲因为着急变白的头发和母亲虚弱的身影,邓超说:" 就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长大了。"

再见,东莞。

回到江西后,邓超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参加艺考,并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

邓超压根就没觉得自己能考上。对他而言,这趟北京之行更多是旅行——生长在南方 18 年,邓超还没见过紫禁城与长城。

在当时,中戏的考试有三场,邓超却只准备了 " 两手 ":朗诵古诗词《沁园春雪》与演唱《铁道游击队》。

面对同考场考生的十八般武艺,第一场考试结束后,邓超就觉得没戏,想放弃考试和父亲回江西。

走在回酒店的路上,父亲让邓超抬头看,邓超抬头一看,发现一群喜鹊正盘踞在头顶上的树枝上,父亲说:" 这是好兆头。"

凭借着喜鹊带来的 " 神秘力量 ",邓超坚持到了三试,并且顺利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

1998 年,19 岁的邓超面试中戏画面

后来,等到真正生活在北京之后,邓超才发现原来艺考的季节,是北京喜鹊最多的时候。而父亲善意的谎言,将邓超推上了人生的另一条道路。

那一年是 1998 年,邓超 19 岁。

那年夏天,长江爆发了特大洪水,江西成为了主要受灾区之一,沿路的许多道路都被洪水损坏,邓超成为了那一年最后一批收到中戏录取通知书的一员。

在那年的大雨中,邓超告别了江西,来到了北京。

1998 年,邓超进入了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表演。

在学校里,曾经的 " 不良少年 " 变成了老师口中 " 最用功的人 ",班里老师评价邓超为:" 他是我带过的所有学生中,最用功的一个。"

那时邓超常常在排练场熄灯之后藏在柜子里,等到检查的工作人员离开后再钻出来通宵排练,因为过于热爱演戏,邓超甚至被同学们称为是 " 戏疯子 "。

2001 年,临近毕业的邓超与同学王玉宁一起,搭档筹备毕业大戏。

彼时王玉宁正在英达的剧组《网虫日记》里拍戏,他们将其中的一集作为故事框架,改编成了话剧《翠花上酸菜》,在中戏的黑匣子剧场进行表演。

《翠花,上酸菜》话剧海报上的邓超(右 4)

值得一提的是,在《网虫日记》里,还有当年 24 岁的黄晓明。

《网虫日记》中的黄晓明

话剧《翠花上酸菜》上映后,在中戏引发了不小轰动,在邓超将要毕业时,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邀请他参演剧目——《足球俱乐部》。

在当时,中戏里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说法:" 如果临近毕业,你被哪个剧院选中去到那里排演,基本上都可以留在那个剧院。"

所以当被北京人艺邀请时,无论是邓超还是他身边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认为,邓超毕业后一定会进入北京人艺。

邓超还特地打电话回家,美滋滋地告诉父母自己能在北京落户了,让他们不要担心。

那时,与邓超共同出演《足球俱乐部》,同在北京人艺工作的演员冯远征曾拍着邓超的肩膀对他说:" 小邓,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了 "。

没料到,在话剧演到第八场的时候,领导找到邓超,直截了当地告诉他:" 你是个非常好的演员 ……

但你不适合人艺。"

从剧院里走出来后,邓超买了一瓶白酒,一个人坐在路边喝得酩酊大醉,那时他心中充满了怨气,脑海中不断来回播放着几个问题:" 为什么是我?凭什么是我?我该怎么办?"

对于当时的邓超而言,他只听到了 " 你不适合人艺 " 这句否定,却忽略了前面那句肯定——你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

毕业之后,邓超接连出演了几部电视剧,但都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邓超出演电视剧《黄土下面是沃土》(2000)

那几年他住在北京地安门附近的一个月租 200 的房间里,屋子冬冷夏热,房间的门缝与窗户缝里,都被邓超用卫生纸仔细地塞起来以抵御寒风。

那一年是 2003 年,电视上反复播放着两部由海岩编剧的电视剧,一部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另一部则是《玉观音》。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主演是差点和邓超成为同事的冯远征,在剧中,他扮演了后来被许多人称为是 " 童年阴影 " 的安嘉和。

而《玉观音》的主演,是那年 21 岁的孙俪与 24 岁的佟大为,后来,佟大为成为了邓超的 " 中国合伙人 ",而孙俪则成为了邓超生活中的 " 合伙人 "。

电视剧《玉观音》中的孙俪与佟大为

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的邓超与佟大为

邓超的头发,是在 25 岁那年开始变白的。

那一年是 2004 年,他正在拍摄电视剧《幸福像花儿一样》,然而那时他的生活,却全是苦涩。

在此之前,邓超凭借电视剧《少年天子》中 " 顺治 " 一角飞速走红,开始有了更多演戏机会,事业终于要走上上坡路,但他的人生却走入了困局。

《少年天子》中的邓超

那两年,邓超家人的身体先后出现了各种问题:先是姐姐被查出了癌症,再是父亲肾功能只剩下百分之十,而母亲又进行了椎间盘手术,需要卧床静养。

那时,在不拍戏的时候,邓超总会出现在医院里,拿着各种单子跑上跑下,担忧之下,他甚至将父母身体出现问题归结到自己的身上:

" 是不是如果我之前不让他们那么操心,爸妈的身体就不会出现问题 "。

为了赚钱给家人治病,邓超不停地拍戏,那段时间成为了他演艺生涯中的 " 高产期 ",他先后拍摄了《天下第一》《少年包青天 3》《甜蜜蜜》等电视剧。

压力最大时,邓超常常会在拍摄现场大叫几声,也是在那一时期,邓超的头发开始成片变白,需要靠染发来掩盖。

而孙俪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邓超的生命之中。

2005 年,邓超与孙俪在拍摄电视剧《幸福像花儿一样》时相识,拍摄结束后,两人成为了朋友。

《幸福像花儿一样》中的邓超与孙俪

在孙俪眼中,邓超是和自己性格完全不同的人,邓超开朗、善于表达,很会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相比之下,孙俪则更加内向。那时,孙俪偶尔会在遇到问题时打电话给邓超,向他寻求帮助。电话有时候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一来二去之间,两人成为了恋人。

恋爱第二年,邓超出演了自己第一部电影——由冯小刚导演的电影《集结号》,凭借在电影中的表演,邓超拿下了 2007 年 "MTV 超级盛典最具风格男演员奖 "。

电影《集结号》中的邓超

在颁奖典礼上,邓超手握奖杯,对孙俪告白:

" 最后要感谢的,是一位姓孙的姑娘,因为是你的一种情感,一直支持鼓励我勇敢地在这个行业中行进下去,我会把这座奖杯放在你新家的浴室里,我爱你。"

这一年,邓超 28 岁,孙俪 25 岁。

邓超演艺生涯的一些裂痕,是在 2014 年出现的。

这一年 6 月,他以导演的身份推出了自己第一部电影《分手大师》,10 月他又以主持人的身份加入了综艺《奔跑吧兄弟》。

关于邓超的讨论热度从年初贯穿到了年尾,更多的角色被贴在他身上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曝光与更多的审视。

在当时,电影《分手大师》主动选择与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 4》同一天上映,邓超说之所以选这一天,是因为自己决定 " 死也要死得漂亮一点。"

电影《分手大师》中的邓超与杨幂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那年暑期档里,《分手大师》取得了近 7 亿的票房成绩,但好票房并不附赠好口碑。

《分手大师》在上映之后,并没有收到太多好评,有网友更是形容邓超在 " 自砸招牌 ":" 一个好好的演员,为什么一定要去当导演、拍烂片。"

面对这些声音,邓超早就有所预见,在电影上映之前,他就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 我完全只可能干砸,不可能干好。我只是一个演员,我觉得我的情怀又很差,我的技术又很差,我的阅历又很少。"

唯一拥有的,是始终想拍摄属于自己喜剧的坚持。

第二年,他又导演了电影《恶棍天使》,并且邀请自己的妻子孙俪出演—— 2011 年,邓超与孙俪在恋爱五年后结婚,并且在婚后生下一儿一女,儿子取名等等,女儿则叫小花。

意料之中,《恶棍天使》依然没有收获太多好评。

虽然在 " 导演 " 这个身份上,邓超饱受质疑,可在综艺这个领域,邓超却走得异常顺遂。那几年,他在综艺《奔跑吧兄弟》中恶搞且逗乐的形象逐渐深入人心。

《奔跑吧兄弟》中的邓超

另一方面,在出演的影视作品上,他也交出了不错的成绩。

在张艺谋的电影《影》里面,邓超一人分饰两角,为了诠释好角色,在短短三个月里,他先是增重 20 斤,又飞快地减掉了 40 斤。

电影《影》中的邓超与孙俪

而在电影《烈日灼心》里,邓超扮演的辛小丰,是一名故事厚重且复杂的逃犯。

为了能够充分进入人物内心,邓超在几个月的拍摄中一直穿着从路边买来的衣服,并且拒绝了大多数的朋友聚会,原因是因为 " 辛小丰不会这样和朋友们聚会 "。

拍摄中,邓超为了演好被注射执行死刑的那一幕,更是让导演向自己体内注射葡萄糖,只为体验濒死的感觉。

电影《烈日灼心》中的邓超

拍摄完电影离开剧组那天,邓超坐在去往厦门机场的出租车上,他形容自己那时的状态为 " 就像剩下了一层皮 ",他发了一条朋友圈:

" 小丰,在你的世界住了那么久,知道你很苦,今天我不得不走,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开心一点,幸福一点。"

这一年,邓超 38 岁。

凭借这一角色,他获得了 2017 年的金鸡奖影帝——这是他入行近 20 年来,第一座具有分量的影帝奖杯。

聚光灯下,邓超想起了 19 年前,自己进入中央戏剧学院读书的第一年,母亲对他说:

" 儿子,不然我们退学了吧,我怕你被开除。"

而如今,站在舞台上,邓超回望 19 年前的那个起点,他成为了演员,也依然是演员。

2019 年,邓超停止了 " 奔跑 " ——为了自己的新电影《银河补习班》,他退出了参加 4 年的综艺《奔跑吧兄弟》。

在电影《银河补习班》的最后,他写到—— " 献给父亲,送给孩子 "。

对于邓超而言,这部电影是自己献给父亲的礼物,然而可惜的是,父亲再也看不到了。

邓超《银河补习班》剧照

2011 年,邓超的父亲因病去世,也是在这一年,儿子等等出生。32 岁的邓超成为了父亲,他开始渐渐明白怎么成为父亲,也慢慢理解了自己的父亲。

他说:" 父亲去世之后,我多了很多追忆他的时间 "。

在父亲去世第 8 年,邓超拍摄了电影《银河补习班》,他将记忆中自己与父母的故事,写到了电影之中。

上映之前,他特意带着冰啤酒来到父亲墓前,一边陪父亲喝酒,他一边说:" 爸爸,我也会为你在观众席留个空座位,希望你喜欢,爱你爸爸。"

虽然父亲看不到了,但孩子还能看到。

电影上映当天,邓超与妻子孙俪带着儿子等等与女儿小花来到电影首映现场,这是邓超的一对儿女第一次公开出现在公众视野内。

邓超说之所以将孩子们请到现场,是为了告诉他们:" 爸爸不是逃犯,是一名演员。"

因为工作原因,邓超有时候一离开家就是 100 多天,也正因为此,他错过了许多孩子们成长的重要时刻,他常感到亏欠,却也明白这正是演员这一身份的特殊之处。

邓超与一对儿女

邓超并非没有动过 " 息影 " 的念头,一次他又要外出拍戏,女儿抱着他的脖子哭了很久,不想让父亲离开。

邓超将这一画面拍摄下来,他说:" 我决定息影,当个全职爸爸 ",话语里有一半玩笑,也有一半认真。

这一年,邓超整整 40 岁了。

邓超与女儿小花

曾经有人问邓超,如何面对自己电影口碑不佳这件事,他说:" 我把每部电影看作是桥墩子,踩着它们,我才能来到这里。"

或许邓超的人生也如同一条河,河水偶尔湍急,偶尔缓和,他踩在桥墩子上,有时稳健,有时摇摆。

对一切失败,邓超都照单收下,他明白,最重要的永远是抵达对岸。

偶尔,邓超会想起 19 岁那年的洪水,滚滚洪水带走了他的少年时代,以及无忧无虑的时光,浩浩荡荡,一去不返。

逝者如斯夫,如今回望彼岸,少年已是中年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