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服药自杀 留下张离奇的遗嘱 竟牵扯凶杀案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8月24日 20:33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当Phil Nisbet在2009年5月过世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自杀的。

他死的时候,身边有个空了的药瓶。

法医也判定他的死亡原因,是服药过量。

这样服药过量死亡的人,每年实在太多太多了。

所以包括丧葬服务的人,以及验尸的医生,

都没有怀疑太多,只是让家人安排后事。

于是,Phil在澳大利亚的亲妹妹,Anne听闻噩耗后,急匆匆地从澳洲赶来了新西兰。

她急着在哥哥正式下葬前,再见他最后一面。

没想到的是,这最后一面一见,

竟然牵扯出一桩凶杀案....

【忽闻噩耗:长兄如父,后悔不曾更亲近】

Phil Nisbet是家中长子,出生于新西兰的他有三个弟妹。

作为家里的老大,他从来身上的责任就更多,更需要懂得照顾别人。

除了两个弟弟外,他最疼爱的就是自己最小的妹妹Anne。

长兄如父,Anne也感觉在从小是被哥哥带大的。

Anne 8岁的时候,哥哥就会骑着摩托车,带她一个人出去玩耍。

在Anne心中,哥哥Phil是最值得信任,也是家里最坚强的依靠。

"他是这个家里最好的人。甚至真的一直长大到21岁,才第一次去酒吧喝酒。"

回忆起40年前和哥哥的往事,Anne心中依然觉得很温暖。

后来,孩子们都渐渐长大,和很多新西兰人一样,他们都移居到澳大利亚了。

兄妹中只有Phil留在新西兰工作,当卡车司机。

弟弟妹妹的孩子们,假期有空了就会到新西兰找Phil。

Anne的儿子Lance也和这个大舅舅非常亲近,经常去新西兰探望他。

尤其是Lance还选择了去新西兰上大学,更是和舅舅非常亲近。

把儿子交给大哥看管,Anne也非常放心。

(Anne和Phil)

2009年5月的一天,Anne在家里接到父亲的电话:

"Phil死了,死在了他自己的卡车上。警察说他是自杀!"

接到电话的瞬间,Anne感觉自己受到重重一击。

为什么好端端的,哥哥就死了,而且还是自杀?

自己最近三年和哥哥联系虽然少了些,

但不至于连他痛苦到想自杀的情况都不知道。

Anne的内心充满了悲痛和震惊。

她来不及在电话里询问太多细节,只是赶紧收拾好行李奔去新西兰,争取在Phil被火化前再看他一眼。

【最痛苦的事:永别前的最后一面,竟是不欢而散】

去奔丧的路上,Anne心情非常沉重,也非常悔恨。

她之所以悔恨,是因为她后悔自己这两年和Phil有所疏远。

至于疏远的原因,则和Phil本人无关。

2005年,Phil和一个叫做Helen的女人结婚了,这是他的第二次婚姻。

当时Anne的儿子Lance,恰好在新西兰读书,经常会去Phil家里住。

从儿子打回澳大利亚的电话中,Anne知道这位新嫂嫂对儿子似乎不太好。

Anne觉得儿子Lance和Phil关系一直很好,现在有了这个新舅妈了就总是出矛盾。

这让Anne很不舒服,为此和Helen抱怨了起来。

(Phil和Helen)

结果这一抱怨,长期以来的相互看不顺眼,就爆发了。

Phil夹在妹妹和妻子中间很是为难,但最终Anne还是选择让步了。

她理解哥哥维护妻子的行为,只是之后的几年里想起Helen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于是连带着和哥哥的联系也少了。

所以,她其实并不清楚,在疏远的这三年里,

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遇到了什么难题,以至于活不下去,最终自杀收尾。

这让Anne悔恨不已。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就是和在乎的人分别前的最后一面,是在争吵中度过的。

没有来得及好好说声再见,就永远无法再见了。

她从没有想过,她和哥哥最后的相处时光,是为了一点琐事争吵,在不欢而散后生死两隔。

如果有机会,她多么希望能够回到过去,和哥哥好好相处,

不因为任何人的存在就轻易和他吵架,和他疏远。

但是这一切,都太晚了...

这种悔恨,在Anne到了新西兰得知哥哥确实是自杀后更加强烈。

尸检报告显示,哥哥Phil的死亡原因,是体内含有高剂量的抗组织胺。

Anne知道,哥哥多年来是清楚自己对这种药过敏的。

故意服用大剂量的自己知道自己会过敏的药物,

人们对于Phil的死,除了自杀,想不出第二个解释。

如果说是他的死是意外的话,可能家人们会相对更坦然一点,因为是意外是无法预料和避免的。

但是如果是自杀,那就说明Phil生前过得很不快乐,遇到了很多过不去的问题。

这对于和Phil有所疏远的亲人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无声的谴责:

原本你们如果多点关心,就能早点预料到Phil的自杀倾向,避免这次悲剧。

但正是因为你们的不闻不问,Phil才在孤独无助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

(Helen和Phil)

【葬礼上回忆过往,Anne疑心丛生:用药自杀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

Anne难过地帮着嫂子Helen筹备葬礼,并在Phil正式火化前守了很久他的尸体。

但是让悲痛中的Anne感到隐隐有点奇怪的,是嫂子Helen的状态。

她看起来非常悲痛,在葬礼上哭天抢地。

但又似乎有点精神紧张。

她一直盯着Anne,甚至在Anne提出想要和Phil单独待一会儿的要求后,

依然紧紧守着Anne,绝不让Phil的尸体单独和任何人在一起。

Anne一开始,只是觉得很别扭:

她还有很多话,想对Phil说。但是Helen在一边守着,让Anne没办法说出那些"对不起"之类的话。

"当你不能说出你真正想说的东西时,很难在心里对逝者真的说再见。

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因为Helen而疏远了好几年。

而Helen就一直站在旁边守着,让我很难开口。"

(资料片中葬礼的场面)

也正是Helen这个紧张兮兮的状态,让Anne开始仔细考量Helen这个人。

在Anne心里,嫂子Helen一直是个家庭主妇型的女人,也是一个普通的妻子。

但其实仔细回忆过往,Anne突然意识到,Helen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2004年,Anne在哥哥认识Helen后,第一次去新西兰探望他们。

也是这一次,发生了一件和哥哥死法类似的,"药物自杀未遂"事件。

在这次探亲时,Anne发现哥哥Phil似乎有什么心事,整个人像是惊弓之鸟一样。

询问之后,Phil告诉Anne:平时看起来温和稳定的Helen,居然试图大剂量摄入胰岛素,好像是要自杀!

Phil不能理解Helen的行为,觉得一向温和的Helen情绪波动大了居然就会做出这种极端的事,让人感到有点害怕。

至于为什么会"情绪波动大",Phil并没有和Anne解释。

Anne本着和事佬的心态,来找Helen聊天,想要促进哥哥和这位准嫂嫂之间的沟通。

没想到Helen也对于"为什么想要自杀"避而不谈,只是神神叨叨地和Anne说:我可能真的差点就死了呢。

聊了半天,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Anne只好把这件事放下,回了澳大利亚。

除了这次"Helen疑似药物自杀未遂"事件外,在兄妹俩疏远前,还有一件事让Anne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奇怪。

2006年的一天,儿子Lance有天儿子打电话和妈妈Anne说:

"舅舅最近说话奇奇怪怪的,他问我,能不能从哪里找个杀手来,把Karen杀掉,就像房子着火一样,看上去是意外地让她死了。"

Anne听完后心里一沉:

这个Phil开玩笑说要杀掉的Karen,其实就是Phil的前妻,也是他的儿子本的生母。

怎么好端端地,突然想弄死前妻?可能是开玩笑吧。

Anne安慰儿子,让儿子忘了舅舅奇怪的话,别管大人们的事情。

这两个片段,是Anne回想的哥哥平静生活里,为数不多的和"死"有关的两件事,

把这两个和"死"有关的片段串起来,Anne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推测。

会不会这么久来,Helen一直很介意Phil的前妻的存在。

所以她会不开心,会想自杀,甚至于把哥哥Phil逼到希望前妻这个角色永远消失?

如果这样的话,哥哥的死会不会也和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有关?

这个推论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也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

所以Anne想了想也就作罢了。

葬礼结束后,她就回到了澳大利亚。

【突现的遗书和大秘密,是谋杀还是自杀?真凶就在眼前!】

回家后,Anne为了弥补自己多年来对哥哥的冷落,

开始主动联系Helen,希望能够互相安慰一下。

来往开始增多的两姑嫂,在电话里开始聊起了Phil的很多事。

有天,Helen突然提到"当Phil在他床上死去时",Anne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当时通知我们的时候,说的是警察在车上发现死了的Phil,怎么在Helen这变成在床上了呢?

更诡异的是,Helen在葬礼后没多久,打电话来和Anne说:

"我找到Phil的遗书了,上面有个大秘密!"

原来,回家整理遗物的时候,Helen在保险柜里找到了一份Phil的遗嘱。

在这份遗嘱上,Phil说出了一个大秘密,和自己想不开自杀的原因!

他声称,自己和前妻的儿子Ben,不是他亲生的。

当他发现自己多年来养的不是自己的亲儿子时,

他崩溃了,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不能再面对儿子了。

Helen还告诉Anne,自己发现信时候非常吃惊。

左思右想,她请求了Phil葬礼负责人的帮助,采集了一个Phil遗留的DNA样本,和Ben的做了对比。

结果出来了:Ben果然不是Phil的亲生儿子!

(Ben)

所以,哥哥之所以选择自杀,只是因为发现自己被绿了?

这份遗嘱和DNA检测报告,让Anne无比意外。

如果遗嘱是真的,这不仅能够解释Phil的死因,还会彻底改变Phil的遗产分配。

按照Phil的人寿保险的规则,如果Ben不是他亲生的孩子,将无法从他意外死亡保险中获得任何赔偿。

那获得至少25万美元赔偿金的人,就变成了Phil的妻子Helen!

挂了电话后,Anne好不容易平静一段时间的心,又开始不安了。

她决定立刻动身去新西兰,看看这件事倒掉怎么处理。

这时候,在新西兰读书的儿子Lance恰好要过21岁的生日,会在新西兰举行一个派对。

Anne就以此为契机,来到新西兰,借宿在Helen家里。

刚刚到的头天晚上,Helen就把遗书拿出来给Anne看了。

并且还顺带说了一句"我在床头柜抽屉发现这份遗嘱的时候...."

细心的Anne觉得有点奇怪:

"床头柜抽屉?电话里你和我说的,可是在保险柜里发现的啊?"

着急看遗书的Anne心想也许是Helen一时口误,没有细究,赶紧打开遗嘱仔细看了起来。

(资料片中"Anne"读信的场景)

"我打开了遗嘱,发现这个遗嘱是打印出来的。我感到非常惊讶。

关于遗书的内容,我提前知道了,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我在遗书的末尾,看到了Phil的签名。

当时我的心都要跳出胸腔了:

我一眼就看出来,那并不是哥哥Phil的笔迹!"

Anne自小和哥哥关系好,知道哥哥是个左撇子,写字的时候会向左边有点倾斜。

但是这个遗嘱上的签名,看上去虽然很像哥哥的字,但是却忽略了哥哥作为一个左撇子的写字习惯。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Anne非常确定这不是Phil的字!

这也就是说,这份遗嘱可能根本不是真的!

意识到这份遗书可能是伪造的,而且很有可能是Helen伪造的,Anne非常紧张。

她脑海里迅速地回想过去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突然一切都能串起来了:

遗书是伪造的,而伪造遗书的人就是Helen。

她之所以要这么做,是为了一个人独占Phil的保险赔偿金。

她早就看不顺眼Ben和Phil的前妻了,想要把她们都从Phil的遗产获利者名单上除去的最好办法,就是证明Ben和Phil不是亲生父子关系。

而葬礼上她之所以一直守着尸体,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接触Phil。

这样一来,不会有人有机会留下Phil的DNA材料。

这样她拿出的假遗嘱和DNA验证报告,在Phil火化后,也没办法再去验证了!

在Anne读遗嘱的时候,Helen就守在Anne旁边,默默观察着Anne的反应。

Anne内心震惊得想要尖叫,但是却忍住了,只是一口口地喝着手中杯子里的酒。

心里不停有个声音在喊:

"哥哥不是自杀的,哥哥是被人谋杀的!真凶就在眼前!"

"我的老天爷啊,是她杀了他!是眼前这个女人杀了Phil!"

【与真凶独处一室:不能因为害怕而逃走!】

几乎是在内心得出这个猜想的一瞬间,Anne也意识到,自己身处险境。

Helen的家里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她特意邀请自己来,看Phil的遗嘱,不担心她看出破绽,

是不是想考验自己,是否对她的计划有威胁?

如果她知道自己猜出Phil的真正死亡原因后,会不会杀了自己灭口?

Anne想到这里,惊出一身冷汗,整个人坐在沙发上快要瘫痪了。

脑子拼命在想"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强行镇定下来后,Anne拿起手中的酒,说累了,然后回到了卧室里。

刚进卧室,她就把门锁上,并且把行李靠在门上堵着。

她越想越害怕,想打电话给在澳洲的朋友说明情况求助。

但是她绝望地发现,她的手机居然在这个时候,欠费没有信号了!!

在房间里胆战心惊地想了一个多小时后,Anne总算镇定了下来。

她意识到,自己不能逃走!

一旦逃走,Helen就会马上发现自己知道真相了。

虽然她联系不到外界,但是儿子Lance是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所以Helen不可能那么冲动地对自己下手,不然她没办法向之后来找自己的Lance解释。

现在Anne需要做的,就是沉住气,搜集证据后报警!

第二天,儿子Lance的生日派对正常进行,Anne和Helen也都去了。

对此,Anne很纠结。

"把Helen也带到派对上,我觉得我背叛了我的儿子。他一直和Phil都非常亲近,是在Phil的陪伴下长大的,

但我却把杀死他舅舅的凶手,带到了他的21岁生日派对上 。"

" 但我不得不这样做。"

"我决定要争取更多机会和Helen相处,看看我可以收集哪些证据,以便之后有足够资料去报警立案。

【悲痛的妹妹变身侦探:警方不当回事,那就自己来查!】

不久后,Anne终于鼓足勇气,带着遗书的复印件去报警了。

接待她的是一开始处理Phil死亡信息的警察,他也觉得很奇怪。

因为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在自杀前的遗书,是用电脑打印的。

他们把遗书拿到警局里大家研究了一通,都觉得奇怪,觉得可以调查一下。

之后,警察就让Anne回澳洲去等消息。

回去后,迟迟等不到警方的后续消息,Anne坐不住地开始自己查。

首先,Anne需要证明,Helen拿出的遗书内容都是假的。

所以她找到了当时负责Phil葬礼的经理,按照Helen的说法,

她取得的DNA检测的样本,是这个经理从Phil身上取下的。

但是经理面对来追问的Anne一头雾水,说自己从来没有被Helen要求什么做DNA取样的工作啊。

既然根本没有取样,那DNA的样本是不是也是假的呢?

随后,Anne决定自己再去验证一遍DNA报告。

Anne知道Phil已经火化了,家里因为Helen的存在,可能也找不到他的头发丝什么的DNA样本了。

要验证Ben是不是亲生的,可能要想别的办法。

她想到了,如果能够证明Ben是爸爸妈妈的亲孙子,那不也间接证明他是Phil亲儿子了吗?

于是,她重新安排了一次Ben和爸爸妈妈的DNA检测。

检测结果表明,Ben就是他们的亲孙子,也是Phil的亲儿子!

所以遗书的内容,从头到尾也都是假的!

在确定了DNA报告也是假的后,Anne需要进一步了解Helen的真面目。

所以,她悄悄联系了一部分Helen的工作同事,想知道她是否有和同事们透露过什么有用信息。

结果她听到的同事们对Helen的评价,让人更加吃惊:

"她们在背后都称呼Helen为黑寡妇。因为她问过她们关于老鼠药的事情。

甚至还对家里的家政员工们说,不用担心到处放老鼠药,Phil不会在家里待太久,不会有事的。"

为了尽可能地继续调查,不打草惊蛇,Anne上述的一切调查,都是瞒着Helen进行的。

表面上,她对Helen依然很友好,会时不时地发短信和Helen问好。

另一方面,她把自己收集到的证据都发给了新西兰的警察。

Anne也想过,自己这样接近Helen会不会被她察觉出来,从而对自己下毒手。

但是为了哥哥的死亡真相,就算有这样的风险,她也不会退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靠近真凶,如何找到证据揭穿她的真面目呢!

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她也毫无怨言!

【再三鞭策下警方终于开展调查:真凶比想象中的更可怕。】

就在Anne费尽心思调查案件的同时,她惊讶而气愤地发现:

在她报案后,新西兰的警察们几乎没有对于Phil的死采取任何调查行动,更不用说是把Helen列为嫌疑人传讯等。

这样的情况,一直拖到了2010年11月。

见警察们迟迟没有动静,Anne再次飞往新西兰。

在验尸官的办公室里,警察打开了案件文件夹。

里面有一份遗嘱的备份,Anne看了一眼。

但是这一眼她看了差点气昏过去:

遗书被警察们认认真真地重新输入打印了一遍,反而少了最关键的签名部分。

所以过去这段时间,他们根本没有认真调查!

Anne非常愤怒,把自己的证据都再次列举提交了一遍,并且再次要求警察们上点心,好好调查。

被当场戳穿调查不负责的警察们也很尴尬,只能道歉并表示一定推进案件。

之后,Anne就再次陷入了漫长的等待正义的阶段。

【警方介入推翻自杀言论:这是一起谋杀案!凶手早有预谋!】

2012年5月,在Phil死亡两年后,警方的验尸官公布了再次调查的结果:

"我认为根据我面前证据所确定的事实,这起死亡,无法被证实为自杀"。

这也就是说,警方终于开始以"他杀"的结论处理Phil的死亡。

Phil被谋杀一案终于正式开始立案调查了。

警方介入后发现,Helen真的具有莫大的嫌疑:

在Phil死亡前,她至少还有过两次谋杀未遂的行为,并且目标都是Phil。

而导致Phil死亡的药物,正是Helen用假身份在药店购买的。

是她,把药物放在了Phil的晚饭里,眼睁睁地看着Phil过敏窒息死亡的!

审判最终于2013年12月进行,Helen作为犯罪嫌疑人,被警方以两项谋杀未遂和一项谋杀罪起诉,

Anne作为证人出席了审判,并做好了Helen的辩护人,会利用自己对Helen的偏见,来尽可能地推翻她的证词的准备。

这场审判她已经等了好几年了,为此她不会有任何畏惧,并准备好了接受一切质问,无论如何一定要给哥哥讨回一个公道。

庭审持续了好几天。

在最后一天,当陪审团审议其决定时,Anne和她的家人赶到法庭,

并把菲尔的骨灰也带到了现场,一起等待判决书的宣读。

最终法官宣布:

对于犯罪嫌疑人Helen的指控,

关于第一次谋杀未遂指控 - 无罪。

关于第二次谋杀未遂指控 - 有罪。

关于谋杀指控指控 - 有罪。

Helen被判处终身监禁,17年内不得申请假释!

自己长期以来的怀疑和调查没有错,

Helen就是为了25万多的保险金,用药毒杀了Phil。

听到审判的那一刻,旁听席上的Anne立刻哭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斗争,我们终于得到了我们需要的东西,那就是真相!这让我感到非常宽慰。"

为了纪念这一刻,Anne的儿子Lance,用手机播放了Phil最喜欢的歌曲之一 :

Meatloaf的Two out of Three Ain't Bad。

之后,警方也感谢了Anne所做的所有侦查工作,并为他们第一次调查的不负责向她道歉。

如果不是Anne以一人之力,承担起了案件前期的大部分调查工作,

这个案子可能永远不会被重视,更不用说是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余生我会带着对你的怀念,帮助更多人讨回公道!】

现在,Anne正在研究犯罪学,希望将来能够帮助其他人,

更好地在刑事案件中督促警方和司法系统认真工作。

她依然很想念她的哥哥Phil。

"原来只要有家人生日或其他聚会,Phil就会为大家做奶油蛋白饼。"

"现在,只要我一做奶油蛋白饼,我就会想起Phil,我会想这原本应该是他的事啊,他原本应该在这里的...."

然而,在为哥哥讨回公道后,

Anne能做的,就是永远纪念和想念Phil,永远记得他曾经对大家庭的付出了。

Phil被杀一案,以"新西兰黑寡妇"的名字在媒体报道下传开了。

作为一个刑事案件,其实Phil的死亡,凶手的动机和手法,都很平常,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这个案件让人震惊的,也不是"为了钱财谋杀亲夫"的情节,

而是根据一点蛛丝马迹,推动案件调查开展,最终让真相大白的Anne的所作所为。

这么多人都知道Phil的意外死亡,但是只有Anne怀着对哥哥的怀念和爱,坚定地一点点挖出了事情的真相。

她努力争取的,不过就是一份公道。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时候,正义可能不会从天而降,而是要靠自己的争取。

而Anne的这份执着,更是让人感动...

寻求真相和正义的路总是漫长艰难的,能够坚持下来的人,都是自己人生里的英雄。

Ref:

https://www.bbc.co.uk/news/stories-44922984

https://www.nowtolove.co.nz/news/real-life/real-life-read-inside-new-zealands-black-widow-murder-case-3925

-------------------------------------

不能因为我超萌你就打我呀:想起之前看 非自然死亡 的时候吧,很多时候如果没有那种敏锐度和执着,太多案件都被当做自杀看待了

咲嫣梓_请去学习:警察真的不作为,妹妹自己调查了基本上所有线索和证据了,结果警方对已提交的证据都不认真调查,这要是换一个没那么坚持的亲人是不是这个人就枉死了

程潘潘:新西兰就这样 自己查吧 警察除了开罚单什么事也不会干 为了开罚单 车队都是专业的

林水妖:有这样爱你的家人,可以安息了。

不能因为我超萌你就打我呀:还有说警察不作为的,我觉得全世界很多警察都这样。因为案件真的太多了,如果没有特别确实的证据,很多事件他们也不想深究

三三三木木:好像白马山庄杀人事件,小说真的来源于生活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