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海道 亲历了日本政府的地震救灾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9月8日 21:19 来源:观察者网

9月6日凌晨3点左右,日本北海道发生7级地震,震中恰巧位于北海道第一大城市札幌附近,给当地居民带来巨大影响。到今日为止,地震已过去两天,北海道也正在全力恢复中。笔者就地震两天以来的情况采访了当时亲历地震的一名中国留学生,通过她的体验记录下了这次地震的真实细节。

9月6日凌晨3点

9月6日凌晨3点08分,还在梦中的章泉被手机传来一阵急促的警报声震醒,“紧急速报-紧急地震速报”这几个字在她的手机上反复跳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房间就开始剧烈地晃动,周围家具的倾倒声也变得刺耳起来。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躺在胶囊房中的她紧紧闭着眼一动也不敢动。

几秒过后,震动声渐渐停息,章泉和周围的房客大都爬出房间,大家打开了灯发现,家具已尽数倾倒,地面还渗出了水。此时,章泉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刚刚地震的报告结果,这让她一下被吓醒:“最大震度6强(地震最大等级6级)。”然而,还等她没回过神,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就开始慢慢变暗,之后完全失去了光亮,连同着整个札幌和北海道沉入黑夜之中。

地震当天防灾警报截图

9月6日凌晨3点半

到现在为止,章泉唯一能确定的是,北海道发生了6.7级地震。信息显示,本次地震震中位于北海道中央的胆振地区,离札幌不算很远,因此札幌的地震等级接近于6级。同时,地震导致了整个北海道都停电,大部分地区还出现了紧急停水的情况。

看到这里,章泉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她在日本东京一所专门学校留学,9月5日下午,她从东京乘飞机来到北海道新千岁机场,由于正好碰上25年来日本最严重的超强台风过境,机场到市中心的交通瘫痪了3个小时,等到她终于到了札幌、住进胶囊旅店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旅途劳累,她早早上床入睡,没想到还会碰上迄今为止北海道发生的最大地震。

旅店中也有其他刚从东京来的日本游客,她们显然也被吓得魂不附体,和章泉一起相互搀扶着走出了旅店。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地震,札幌北部的周遭仍然十分寂静,只有警车的鸣笛声在不远的道路上徘徊。城市里除了零星的车灯,没有一丁点光亮,漫天星光成了天然路灯。

地震当晚停电后的北海道(图片来源:日本《每日新闻》)

9月6日4点

章泉在路上看到,除了游客外,首先从家中走出、汇聚到道路上的,是占了札幌大约4%比例的外国人,其中以中国人为主。随后,本地人开始陆陆续续走出家门,并直奔附近的便利店。没过多久,这些便利店前就已排成了长队,连旅店的游客们也加入到队列中。她看见,住在她隔壁的一些中国大妈买了一大袋的方便面从便利店走了出来。看起来,人们都在计划着囤积一些饮用水和粮食。

除了这些排队的人群之外,就是拖家带口正在往临近避难所移动的人群。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章泉与路上的几个在北海道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搭话询问,最后决定跟着他们一起行动,前往避难所。

黑暗中汇聚到薄野商业街上的人群(图片来源:每日新闻)

9月6日4点半

不久,避难的人群来到了一所小学前,这里同样没有任何灯光。章泉看到,操场上已经坐满了前来避难的人。

和大家一起坐下后,一名住在单身公寓的大学生告诉章泉,地震时他家的衣柜倒了下来,把家门口直接封住了,他在晃动中搬了半天才搬开,但那时地震也已经停止;还有一名大学生说,她家楼道的自动大门因为断电而无法开启,她和邻居试了半天才把这厚厚的铁门给挪开。说着说着,大家也都逐渐沉默。不管是什么样的遭遇,他们的脸上都和章泉一样,写着“惊魂未定”这四个字。

9月的札幌已经入秋,夜晚气温低于20度,夜风吹来带有一丝丝凉意。操场上的人们,三两相伴的相互依偎在一起,单独一人的则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在风中。人们开着手机电筒,紧紧靠着这一点点微弱的光源坐在操场上,默默地看着东方逐渐泛起鱼肚白的天空。

当晚操场上逐渐泛白的天空

9月6日6点半

被一阵稍强的余震再次从床上晃醒,回到旅馆重新躺下不到一小时的章泉,觉得这里不那么安全了。到6点半为止的这短短3小时内,札幌市已经发生了不下10次的余震,3级以上的余震就有5次之多。

她打开社交软件查看信息,才发现人们已经炸开了锅,关于地震的传言也四下而起。有的人说,这次地震就像之前东日本大地震,2至3日内一定会发生一次比这次还要大的地震,因此不能呆在家中;有的人说,这次全市停电会持续至少10天,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更多的是关于食物和饮用水的传言,说的是便利店都已被抢购一空。恐慌的情绪在逐渐蔓延开来。

推特上的一则谣言,称广播说9月6日的早上6点半到8点期间可能会有更大的地震

同时,由于地震时突然的断电,许多媒体在第一时间都无法正常开展工作,北海道只能接收到来自本州的无线电广播。旅店的人们聚在一起听着来自日本NHK的广播讯息,可以确定的就是,至少札幌市内的大部分地区陷入停电状态,地下铁、巴士、JR电车等主要交通工具也均陷入瘫痪状态,机场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所有的一切什么时候恢复正常仍然是个未知数。

9月6日7点

走出旅店打算四处走走的章泉看见,路上仍有许多徒步或骑自行车赶着去公司的上班族和打工者。地震归地震,他们似乎仍然不敢怠慢自己的工作。或许,大家心中还是想着,下一秒说不定水电就恢复了,所以仍然西装革履地出门上班。章泉这么想。

9月6日8点

札幌这个城市就像一个魔方,道路完全向着东西南北的方向延展开,将整个城市划分为一个个密致的小方块,不像东京那样房屋错落其间。但这带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装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异常地多。

于是地震后,这演变为了另外一种状况:由于公共交通的持续瘫痪,道路上的车辆逐渐增多,然而能够在道路中央对车辆和行人进行指挥的警力十分有限,所以在一些车辆较多的十字路口,车辆和行人就只能抱着必死的决心过马路。往往,过一条马路需要聚集十几个路人抱团才行得通。

等待抱团过马路的过路者

作为人口老龄化、出生率低下问题最为严重的地区,北海道各个地方的警力资源都十分有限,再加上许多人被抽调去震中附近受灾更为严重的地区施救,即使作为北海道心脏的札幌,警力也捉襟见肘。章泉担心着,如果停水停电、资源短缺的状况再持续下去一两天,发生了哄抢问题或者是其他犯罪行为该如何是好。

9月6日10点

在信息极为闭塞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便利店抢购的浪潮中,部分便利店直接停止营业避免被混乱波及;接受购买的便利店,也因为供应短缺和库存商品的耗尽而渐次停业。

排成长队抢购商品的人群

到中午时分,札幌市内几乎所有的便利店都关了张。除了便利店,其他的超市、餐馆也都没有开业,平常熙熙攘攘的札幌市第一商业街薄野(すすきの)就像世界末日一般宁静,只有乌鸦还在光顾着这里的垃圾桶。

店铺尽数歇业的狸小路(薄野)

在北海道中央交通枢纽的札幌站内,即使在白天也因为没有窗户而陷入一片黑暗中,大量的游客滞留在这片黑暗里焦躁不安。JR北海道的工作人员告诉章泉,由于JR全线停电,他们没办法估测运营恢复的时间,因此什么时候能重新开启直通机场的电车线仍然无法给出个答案。至于札幌站中运营的巴士,则早早地就在门口贴上了“运营休止”的告示牌,服务窗口被卷闸门牢牢封死。

滞留札幌站的游客

不远处位于札幌市中央的大通公园成为了惴惴不安的游客和市民唯一能够散散心的地方,也因此这里异乎寻常地热闹。去不了别的地方的章泉只能苦中作乐,和已经失去灯光的札幌电视塔合照。

一位中国游客上前和章泉攀谈,他说他们的旅行团因为地震取消了所有行程,同时又由于交通瘫痪而去不了机场,导游让他们呆在酒店内,但是没人呆得住。“谁还敢呆在室内啊,还不得走到开阔的地方。”她说。

9月6日12点

因为大多数能够提供饮食服务或者食品、食材的商店都关了门,所以札幌市在经历半天后忽然陷入到食物供不应求的情况中。路边,随处可见席地而坐、喝着抢购来的碳酸饮料、配着薯片和巧克力球充饥的人。

失去电力和煤气供应,家里即使囤有食材也无法烹饪,部分人上街寻找罐装小煤气瓶来开伙。

章泉饥肠辘辘,走到了北海道大学时惊喜地发现,这里的食堂在供应应急咖喱饭,一个人一小盒外加一瓶饮料。

北海道大学克拉克食堂排队领餐

即使是这一份没有什么肉和蔬菜的咖喱饭,也成为了仅有的热食,前来排队取餐的学生、游客、周边住户一直排到了大马路上。在排队一小时后,章泉终于吃上了一口热饭。

领取到的咖喱饭

就在她取完餐,食堂的工作人员走了出来告诉队伍最末尾的人,说目前食材已经耗尽,从他开始无法再提供餐食,他一脸失望地离开了这里。这让章泉不禁思考起,当夕阳西下时,她还有什么可以吃的。

9月6日15点

虽然学校同样没有水电,但是北海道大学里的学生们似乎都搬到学校里住了。由于手机讯号逐渐衰弱,许多人的手机开始接收不到讯号,社交软件上开始传着一封据称是来自日本通讯公司NTT的通知,建议大家4到5人聚在一起行动,以保持联络。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

在和一些同学交流后,章泉发现这里的许多人一夜没睡,坐在避难操场上守到了天明,然而白天时不时的余震仍然让他们无法安心入眠。

同时,大量散播的谣言已经让人分不清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有的说北海道的核电站已经出现了问题,有的说手机信号在4小时候将完全消失,还有的说整个北海道都断了水,让大家赶快储备水源。部分谣言甚至都让一些地方公共机构信以为真,被刊登在小樽和带广的一些正规网站上。

部分同学拿着手摇广播,听着来自NHK的嘈杂的新闻直播,里面说的最多的仍然是“什么时候恢复仍然是未知”。

9月6日17点

情况终于有了一些眉目,来自几家媒体的报道称,北海道地震后最大的问题是全道停电,295家火力发电站无法工作,核电站在地震后已经也已暂停工作并清空反应堆中的燃料,并没有危险。部分地方仍然维持着供水,NTT也表示手机信号不会断。安倍政府指示了自卫队、警察、消防队等力量投入到救灾,并承诺于9月7日前恢复全道三分之一的电力供应。

但问题最严重的在于余震。几乎每隔三小时,就会有一次3级左右的余震发生,而朝日新闻的报道中称,日本气象厅对地震的观察结果将地震的等级提升,变成了7级地震。相关报道还称,这次报道的地震规模打破了北海道内的地震记录,未来一周仍需要警惕更大地震的来袭。

6日凌晨以来对发生的余震次数的统计图,横轴为时间,纵轴为次数(图片来源:日本气象厅)

于是,配合着之前的传言,许多住在2层以上的市民恐惧怕8级以上地震的发生,开始选择住进政府规定的避难所。章泉在查询后,也决定住进附近的避难所中。

黄昏来临,北海道大学内的乌鸦开始归巢,随着它们叫声渐息,城市又重新开始陷入到黑暗中。

9月6日20点

在日本,所有学校的体育馆都是按照假定避难所来设计建造的,体育馆内也长期储备大量粮食和物资供大型灾害袭来之时所用。北海道大学体育馆当然也并不例外地被设定为了公共避难所,体育馆于9月6日下午开始对外开放接纳人们避难。章泉选择了当晚住在这里。

北海道大学体育馆被指定为避难所

门口简单登记后,她领到了一个充气床垫、一床薄毯、一个贮存面包罐头、一瓶水和一台手摇充电机。工作人员在四个篮球场大小的体育馆内铺开地毯,人们将充气床垫放在地毯上可以较为舒服地休息上一晚。

避难所内晚上的情况

由于备用电力有限,晚上还不到8点工作人员就熄了灯,除了走道上的应急光源,人们仍然只能用手电筒来照明。章泉用配发的手摇充电机给手机充电,转了一分钟还没能给手机充上一格电,她还是放弃了。听说有很多人去一些公共机构给手机充电了,章泉觉得不太安全,还是忍住没去。

在札幌站地下充电的市民(图片来源:朝日新闻)

体育馆内的小孩很多,仿佛去野营似的兴奋得睡不着觉绕着场馆奔跑。章泉也睡不着,走到了体育馆外吹风。陷入黑暗的城市唯一有一点好处就是,即使在城市中央也能看见满天星河。她坐在马路边上才发现,原来许多人也和她一样,坐在这里静静地仰望着星空。

停电当晚北海道的夜空(图片来源:推特)

9月7日7点

一大早,工作人员就开始整理场馆,人们陆续离开了避难所。好消息是,根据新闻,昨夜日本政府已恢复了全市三分之一住户的电力,有人在晚上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兴奋地回了家。坏消息是,地铁和JR电车仍然没有恢复。

今天的消息比昨天更多了,章泉在部分恢复电力的同学家中看到新闻,地震中心地区附近的厚真町受灾严重,9月6日至7日部分地区还在下大雨,导致山体滑坡。截至9月7日,地震已导致18人死亡。札幌近郊的清田区也同样出现了路面液化、道路隆起裂开的情况,道路变成了液体使得汽车陷在其中无法移动。让人更不放心的是,余震仍然持续不断,到7日大大小小余震接近100次。

路面损毁(图片来源:推特)

新闻中播报的山体滑坡(图片来源:推特)

9月7日12点

由于三分之一的住户恢复供电,街道上部分餐馆开始营业,便利店也都陆续开门,但是食材和饮用水的不足仍然十分严重,一些便利店刚开门,夜里紧急补充的货物就被一扫而空。部分公园附近,消防人员开始集中供水,市民们领着大塑料瓶排起长队等待接水。

被横扫一空的便利店

章泉在路边的一家拉面店吃了一碗拉面。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只吃了学校发放的罐头面包,以至于对面包本身都有了一种厌恶感。

9月7日19点

章泉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回家了。新闻传来消息,下午札幌市内地铁和通往新千岁机场的JR电车已重新开始运营,新千岁机场的日本国内航班也已陆续恢复航行,章泉买的9月8日飞回东京的机票看来还不至于被耽搁。

下午,她在札幌市内转了转,这里的人们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生活。新闻中说,到7日傍晚,北海道内已有293户人家恢复供电,便利店里都摆上了炸鸡块售卖。

重新营业的便利店摆满了炸鸡

札幌是中央的狸小路商业街也重新对外开放,这对于这几天来札幌旅游的游客来说也许是唯一的幸事了,许多人排着长队开始购买药妆,但更多的本地人仍然是想着多买些药品。

店铺逐渐开业的狸小路

虽然一切都在恢复,问题却仍然存在。超市中,食材虽然没有先前那么缺乏,但是价格都飚得异常地高,比如全日本70%都来自于北海道的白萝卜,在地震后价格从200日元一斤飙升到500日元一斤。这样的暴涨,使得餐饮店里的饮食供应也变得十分有限。章泉在拉面店中,只能吃到最简单的酱油拉面。

当天晚上,章泉仍然选择在吃完饭后住进避难所,一方面是札幌市内的旅馆不是被挤满就是不开业,另一方面还是担心余震。当晚住进避难所的人数比6日晚少了一大半,在朋友家洗完澡的章泉带着全身家当再次登记入住避难所。她已经查好了明天的电车,打算一大早就离开这里前往机场。

避难所大门

9月8日6点半

昨天夜里,札幌又发生了两次三级以上的地震,但还好没有更进一步的影响。从札幌通向机场的JR电车已经完全恢复,她一大早就跟随着滞留的旅客搭上电车前往机场。

机场里的地上仍然有许多人在发放的铺盖卷上躺着,这里店也只有零零星星的几家开门营业,扫地的管理人员告诉她,许多地方的天花板在地震中塌了还没修好,让她不要随意走动。

新千岁机场损坏的天花板与滞留乘客(图片来源:每日新闻)

在与滞留机场两天的一名中国游客聊天中得知,之前中国驻札幌总领事馆的一些人员来了这里给他们发放了紧急食品和毯子。国际航班在陆续恢复中,他所搭乘的航班估计很快也可以恢复。

9月8日10点

工作人员告诉章泉,飞往东京的航班80%的几率可以正点起飞,这让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机场的新闻里说到,9月8日起北海道又将迎来新一轮的大雨,给搜救和机场的恢复都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屏幕中,日本自卫队的队员们正在和这场大雨赛跑,因为大雨来临后很有可能带来进一步的山体滑坡,让后续搜救无法进行。他们还有19个行踪不明的人员急需救出。

傍晚仍然在与时间赛跑的救援人员(图片来源:朝日新闻)

12点,她的飞机就可以起飞了,但北海道这次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这次地震不仅带来了看得见的直接损失,更带来了无法估量的间接损失。

北海道十胜地区的牛奶工厂,因为这次的停电损失了7日当日80%的牛奶,因为挤出的生奶既由于没有经过加工无法出售,又由于交通没有恢复而无法运出,只能全部倒掉。

北海道厅表示,9月10日开始由于要维修地震损坏的火力发电厂,全道将间歇性供电,大约每隔时段会有10%的用户无法用电。

还有报道称,北海道内部分观光景区因为地震被破坏了地形,导致景区永远无法恢复。

总之,北海道要完全恢复正常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章泉望着路面还有裂缝的起飞坪,不知道自己下次来北海道时,还有没有机会看到那个宣传海报上美丽的北海道。

守望着家人消息的北海道居民(图片来源:每日新闻)

(稿件中人物均为化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