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传承文化外衣 他们把毒手伸向小男孩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0月10日 21:01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在印尼的东爪哇岛,有一个名为波诺罗戈(Ponorogo)的村庄,

村里流传着一种历史悠久的传统舞蹈——波诺罗戈虎头面具舞(Reog Ponorogo)。

到东爪哇岛旅游的游客们大多不会错过这种妙趣横生的传统表演,

演出时,几位主角戴着周围插满孔雀羽毛的沉重虎头装饰,边跳边舞,

此外还有两名骑着纸马的、装扮无比艳丽宛如女性的男子,和其他一些持鞭的配角舞者配合,

他们一起随着音乐做出各种动作,这些舞蹈动作代表了特殊的含义,据说能产生特别的灵力,用于祭祀和祈福….

表演者中有很多都是十多岁的小男孩,他们稚嫩的脸上却有少见的成熟,和周围看戏的孩子显得格格不入……

波诺罗戈虎头面具舞不仅是当地引以为傲的传统项目,更是东爪哇岛有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倍受外来游客的追捧….

然而,谁能想到的是,这项看起来光鲜夺目的传统舞蹈,

背后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阴暗糟粕….

最近,一部名为《被信仰奴役》(Enslaved by cult)的纪录片,向我们讲述了其中的真相。

这些参与表演波诺罗戈虎头面具舞的孩子,是这项传统舞蹈的专业舞者,被称为Gemblak,

而在每一群表演虎头面具舞的Gemblak背后,都有一位当地被称为Warok的,类似巫师一样的组织者和幕后老板….

Warok们都是年长的男性,当地人相信他们有多年修炼的强大灵力,

灵力会通过指导Gemblak男孩的舞蹈而释放……

不过,当地的传统认为,成为Warok的人必须遵守一项规矩——

无论肉体还是精神上,他们都不能和女性有任何纠缠,一旦破坏规矩,他们身上多年修炼出来的灵力就会付之东流….

于是,波诺罗戈虎头面具舞就有了这样一个传统:只招男子来担任表演的Gemblak。

这些男子大多是来自贫困家庭的小男孩,

父母把他们卖给Warok,作为未来的Gemblak培养,一个男孩能交换一头牛和一块稻田,一旦签了买卖合同,Gemblak男孩的命运就完全由Warok操纵了,

之后男孩会被Warok接到家里,以养子或学徒的名义收养….

男孩们需要跟着Warok学习舞蹈,干各种各样的活,听从Warok的命令,做任何Warok要求他们做的事….

每个男孩有长达两年的“考察期”,考察他们是否有潜质成为正式的Gemblak,

这两年中,他们每天接触表演所需的各种物品,包括女性用的装饰品和化妆品,

他们要学会像女性一样打扮自己,以便胜任虎头面具舞中的女性角色….

纪录片现场演示场景

每天花上很长的时间化妆,之后穿上鲜艳的女装,开始进行简单的舞蹈训练….

他们最初的人身买卖合同只有两年,如果Warok觉得这个小男孩没有天赋担任Gemblak,便会终止合同,重新再寻找新的更适合担任Gemblak的小男孩….

挑选的标准,就是看脸。

在Warok们看来,小男孩长得越漂亮,以后跳舞时能产生的灵力效果就会更好。

然而这个两年时间的考察期,却并不那么简单….

Dirman就是众多的Gemblak之一,

当年,Dirman被一位Warok收为学徒时,还是个一无所知的小男孩,

他和其他学徒每天做的事就陪着Warok,走到哪儿都形影不离,

从吃饭,到训练,再到睡觉…

一开始他单纯地以为,自己只是来学习传统舞蹈的….

那时候,Dirman没有发育,也没有任何人教过他性方面的知识,

他完全不懂得身体接触意味着什么,

只记得那时候,Warok每一天都会安排一个男孩和自己一起就寝,

而他和其他男孩一样,从来不知道这是不正常的!

记者采访到一些Warok,他们均表示,这样的陪睡在“考察期”是真实存在,在当地人看来再正常不过了…

其中一名Warok表示:

“是的,一起睡觉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有一个条件,必须是他们自愿,不能强迫…”

另一个Warok笑着表示:

“我会首先问他们的意愿,如果他们心理上没有准备好,我不会强迫,

准备好之后,我只需要说一声,他们就会自己过来…..”

“在印尼的宗教法里,同性关系是禁止的,如果我们收养男孩当Gemblak,会被教法视为同性恋行为….”

突然,他话锋一转:

“但是远古的时候,第一位有灵力的Warok出现时,伊斯兰教还没有传到印尼来,因此,我们可以不受教法的约束….”

通过“考察期”之后,男孩们开始学习成为一名Gemblak,

这一期间,他们的“训练模式”又有了新的内容….

所有的Warok会把自己手下的Gemblak“互换培养”….

Dirman清楚地记得,在他通过“考察期”之后,他就开始居无定所,经常一两天就从一个Warok家里搬到另一个Warok住,

当然,每天生活的内容还是相同的,帮新的Warok做家务,训练,听从他的任何吩咐,

也包括,陪Warok睡觉….

而Warok们有时候也会聚到一块儿,“共同培训”一位他们认为最有天赋的Gemblak….

“培训”的方式是这位Gemblak轮流和每个Warok同吃同住两天….

在经历了几年的各种“培训”之后,

Gemblak学徒们才能顺利出师,成为一位合格的Gemblak….

此时他们已是15,16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和Warok的任何肢体接触,早已成为他们习以为常的事….

在成为正式的Gemblak之后,他们的演艺生涯也并不长久,

大多数男人到了17岁,便不再符合Warok观念中“年轻”的概念,

会被Warok正式辞退,从此结束虎头面具舞的职业生涯,回家种地或者干一些别的工作….

Gemblak的成长是这么一个看似光鲜,实则无比心酸和毫无尊严的历程….

而Warok的人生又是怎样的呢?

Dirman带记者去见了一手“培养”他的老Warok。

见到了Warok,Dirman依然像过去一样对他无比尊敬,主动向他握手并鞠躬,还亲吻了他的手….

随后这位依然在带Gemblak学徒的老Warok,讲述了他修炼为Warok的历程…

面对镜头,他坦然地表示,自己曾经也有自己的导师Warok,

在导师的引导下,他现在对Gemblak永远有一股难以磨灭的“爱恋”….

导师在训练时告诉他,一旦修炼获得了灵力,便不能再跟女人有任何亲密的关系,如果违反,灵力就会消失,

为了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身为Warok可以通过不断和Gemblak建立男男之爱来弥补,这一切都是传统和规矩…

他认为,归根结底,Warok和Gemblak的男男之爱,是一种“戒除女色”的方式,再正常不过了…

“有时候,如果我们有了和女人通奸的想法,这时候就可以通过转移到男人身上来化解…”

虎头面具舞的Gemblak都是没有薪水的,只有舞蹈的组织者和Warok才能挣到钱,

从某种意义上说,Gemblak,几乎等同于被家庭卖给Warok的性奴舞者….

而近几年,随着传统规则的松动,

虎头面具舞开始出现女性舞者,随着她们人数的增加,Gemblak男孩的数量也变得越来越少…

尽管从小到大,遭受了有过难以言表的经历,

Dirman坦诚自己依然热爱虎头面具舞,不忍心离开这一行….

他和当年的一批Gemblak一起,决心改变现有的一个Warok收养许多小男孩的培养模式,

Dirman开办了虎头面具舞学校,成为了一位Gemblak老师,他公开授课,欢迎任何对虎头面具舞感兴趣的人来学习,

平时不但教授男学员,也教开始给女学员授跳舞课,

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既延续传统文化里的精华,也借此摒弃掉其中的糟粕…

而其他同龄的Gemblak,却没有Dirman的看法和认识,

在离开虎头面具舞这行的多年之后,他们依然坚守着传统的模式,并认定这样的培养方式没有任何问题….

和Dirman同出一门的师兄Totok,一直对教导自己的Warok感恩戴德,不仅如此,他还十分推崇自己Warok的“培养方式”...

他表示,自己的妻子也是Warok帮忙介绍的,他对待Warok就像自己的父亲,

现在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到了适合做Gemblak的年纪,

他打算让颜值更高的小儿子继续跟着自己曾经的人生导师,学习,接受教导和“培养”….

虽然在波诺罗戈,Warok和Gemblak和大多数普通印尼人一样,

平日里也严格遵循穆斯林的其他规矩,该祈祷时祈祷,该去清真寺去清真寺,

在他们看来,虎头面具舞的传统(包括“男男之爱”)和自己的宗教信仰并行不悖….

如今,波诺罗戈的虎头面具舞传统依然在延续,

Warok和Gemblak之间的关系依旧作为一项司空见惯的传统在进行….

对这一话题,印尼政府通常讳莫如深,

如果有人寻根问底,当地政府和老百姓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甚至有不少人极力维护这项古老的传统,

时至今日,不少印尼民众依旧认为,Warok和Gemblak只是一种比较亲密的师徒关系,他们的身体接触仅限于拥抱和接吻….

然而,这份由当事人现身说法亲身披露的

东爪哇岛著名非物质文化遗产——波诺罗戈虎头面具舞背后的真相,

却让人感到无比沉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