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称芬太尼为“国耻”美国人为什么怕它?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2月6日 16:56 来源:华尔街见闻

如果说之前数次美国和加拿大抗议芬太尼并未能引起国内投资人的注意,那么昨天C位出道的芬太尼必将被一再科普。

从北美市场来看,芬太尼的凶猛与危险已经被上升到“鸦片”战争的等级,这并非诳语。

由于中美禁毒合作的推进与展开,一轮新的管控行动必将暴风袭来。

环球网(12月2日)快讯显示,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表示,中美同意采取积极行动加强执法、禁毒方面的合作,包括对芬太尼物质的管控。中方迄今采取的措施得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中方决定对芬太尼类物质进行整类列管,并启动有关法规的调整的程序。

为何“毒品”会成为头条中的头条?其根源在于,美国新一代正在被毒品所摧毁,而其影响广泛的地区正是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的重要票仓,因此“排毒”已经是迫在眉睫。

究竟什么是芬太尼?美国人和加拿大人都如此紧张所为何事?

人福医药和恩华药业这两家国内芬太尼市场份额前列的公司,是否面临风险?

01

芬太尼是什么?

南开大学药学院的公众号对于芬太尼进行过简洁清晰的介绍。

芬太尼是阿片类镇痛药的一种,而所谓阿片类镇痛药有一个最为广大群众熟知的名字——鸦片。所以,美国人把大量流入国内的芬太尼看成是21世纪的“鸦片战争”。

阿片类镇痛药又被叫做阿片受体激动剂。麻醉科医生对阿片类镇痛药再熟悉不过,在每天的工作中都要使用。阿片类药物有很强的镇痛作用,是构成全麻的催眠、镇痛、肌肉松弛三大要素中实现镇痛的支柱药物,是麻醉和疼痛治疗中至今无可替代的良药。

阿片的别名鸦片,旧时俗称洋烟、大烟、鸦片烟,是罂粟科植物罂粟(Papaver somniferum L.)未成熟果实浆汁的干燥物。

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希腊人称其为“阿扁”(音译)。公元六世纪初,阿拉伯人把罂粟传到了波斯,波斯人把“扁”发音为“片”,故有了“阿片”一词。在南北朝时期,罂粟传入中国,中国人把“阿”又读成了“鸦”。从此,在中国就有了“鸦片”一词。

所以一句话概括来说,“鸦片”就是芬太尼的鼻祖,应该受到非常严格的管控和监督。

02

美国人为什么这么紧张?

说起美国人紧张的根源,要从一组数据说起。

根据美国联邦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最新数据,在截至2018年3月的12个月内,共有14205名美国人因吸食可卡因过量死亡,人数比前一年增加了22%。

此外,CDC数据显示,美国约有470万12岁以上的可卡因使用者,其中有3800万人在生命的某个阶段使用过可卡因。

阿片类成分(主要是芬太尼)是可卡因过量致死案例增加背后的驱动因素,因为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况下摄入含有阿片类药物的可卡因的用户数量有所增加,且越来越多的非法药物被发现含有强效药物芬太尼。

美国司法部缉毒署的报告显示,去年美国死于过量使用毒品的人数达到新高,每天约死亡200人,初步统计的死亡总人数超过7.2万人,而其中的罪魁祸首是类鸦片毒品导致的死亡人数创下纪录。

美国缉毒署发布的这份题为“全国毒品威胁”的报告显示,海洛因、芬太尼和其他类鸦片毒品仍是对美国的最严重毒品威胁。

因此,可以直接地说芬太尼与美国青少年毒品死亡人数飙升有强相关关联。

特朗普将美国面临的这场类鸦片毒品危机称作“国耻、人类悲剧”和“公共健康紧急状况”,并承诺将发起一场“极大规模打击。”

但是美国的“瘾君子”并非凭空出现,这一切要从美国政治力量游说制药业说起。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美国药企开始大量推广有鸦片成分的止痛剂,本来用于癌症病人的止痛剂被更广泛地用于各类疼痛,只要疼医生就给开。

其中的推广“急先锋”Purdue制药将止疼剂的营销团队人数扩张了一倍有余,并给医生发放“优惠券”,让“病人”可以免费30天试用这种可以上瘾有毒品成分的止疼剂。

同时这些制药企业每年花费大量公关资金,不仅用于说服监管,更是用于说服医生,开这种药多多益善。结果,从1996年至2002年短短六年间,仅OxyContin这一止疼剂的处方就从每年67万剂,暴增至超过6百万剂。

显然,这期间美国的癌症病人并没有出现暴涨,原用于癌症病人的止疼剂更多地开给了本不需要的“普通人”。

当然,Purdue这种公开通过医疗系统“销毒”的伎俩实在是太明显,但无奈医药业在美国政治和监管制度中的游说能力太强,2007年Purdue被监管部门因“误导大众”罚款6亿美元,但实际上这十年Purdue由此获得的利润已经高达上百亿美元。

此后,虽然监管加强了对止痛剂的使用:自2012至2016年减少了12%,但无奈基数太大:2012年时年销售额就已经高达110亿美元,仅处方就开出超过2.2亿剂。

控制的结果就是需求被挤到了非法市场上去,另外从非法市场上毒品价格比医用渠道更便宜:据美国新罕布尔什州的禁毒警官称,“街上”30毫克剂量的止疼剂要卖到30美元,但1克(1克=1000毫克)海洛因只需要60-80美元。

但是瘾君子的经济实力是非常差的,他们迫切需要大量优惠的替代品,因此芬太尼横空出世。它的效果是吗啡的50-100倍,但是因为大量来自于低成本制造国的进口,其价格十分低廉。

在今年7月份,费城海关就曾经拦截了50公斤(110磅)的芬太尼,价值约170万美元。只需要4粒盐或者0.22克的芬太尼就可以杀死一名成年人。美国海关(CBP)表示,海关芬太尼缉获量在过去三年中一直呈上升趋势,从2016年的440磅增加至2017年的951磅。截至2018年4月底,芬太尼缉获数量就已经达到了984磅。

眼见国内情形压不住了,特朗普政府在过去反复向中方提出“诉求”,但直到本周双方达成积极合作的意向,才出现一丝控制芬太尼的曙光。

03

国内风险有哪些?

百度搜索“芬太尼”,第一条出来的却是禁毒广告,这显示了国内的强硬态度和监管立场。它是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之后的第三代毒品——“实验室毒品”中的重要成分。

据国家禁毒办称,2012至2015年间总计仅发现芬太尼类物质6份,而在2016年发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中,芬太尼类物质有66份。

因此,从2017年3月1日起,公安部、卫计委、国家食药总局决定将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四种物质,列为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但新的替代品还在源源不断地研发,和监管比速度。

从国内相关上市药企来看,涉及到芬太尼和相关类麻醉产品的公司主要有人福医药、恩华药业、辰欣药业、仙琚制药、恒瑞医药。

医药行业今年黑天鹅较多,尽管刚刚由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的通知》,对于相关品类公司是利好,但作为麻醉镇痛药的主要药物的芬太尼,很可能会受到影响。

芬太尼适用于各种疼痛及外科、妇科等,手术后和手术过程中的镇痛;也用于防止或减轻手术后出现的谵妄;还可与麻醉药合用,作为麻醉辅助用药。

芬太尼类产品(包括芬太尼、舒芬太尼和瑞芬太尼)2012 年占据整个麻醉镇痛药市场超过50%的份额,不过随着地佐辛的放量销售市场份额开始下滑,2015 年样本医院销售额为5.86 亿元,仅次于地佐辛。其中瑞芬太尼和舒芬太尼销售额为2.66 亿元和2.22 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44%和16.06%,相较于芬太尼的0.98 亿元表现形成了明显的替代格局。

从医药行业策略报告来看,主要是人福医药、恒瑞医药、恩华药业的麻醉药业务规模较大,成长很快。

同时根据华鑫证券研报显示,国内公立医院瑞芬太尼的市场份额基本由人福医药“垄断”,之后是国药集团与恩华药业。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的表态显示,一轮新的严格监管风暴可能马上来临,资本市场很可能会做出相应预期。

医药行内年内最后一只黑天鹅可能就此降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