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杀黑人的警察无罪,警方正当自卫真科学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8日 13:49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上周六(3月2日),加州Sacramento郡检察官宣布将不指控一年前开枪击毙斯蒂芬·克拉克(Stephon Clark)的两个警察。这个消息在当地,尤其是黑人社区,再次激发愤怒,引起了新的一波抗议活动。

《纽约时报》报道Sacramento郡检察官宣布将不指控一年前开枪击毙斯蒂芬·克拉克(Stephon Clark)的两个警察后,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纽约时报》截屏)

去年3月18日,居民报警有人砸车,赶赴现场调查的警察Terrence Mercadal和Jared Robinet枪杀了手无寸铁的克拉克——他们以为克拉克手里有枪,认为自己处于危险境地,其实克拉克可能是拿着一个苹果手机。警察共开了20枪。

不是独立事件

这一枪击事件事发时就在Sacramento引发了抗议浪潮,造成商店关门,运动赛事被打乱,市议会的会议也都被此事占据。黑人社区长期以来因警察过度使用武力而日益紧张的警民关系,也使该事件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现在检察官宣布不指控,出现新一波抗议是完全可以预料的。毕竟,白人警察枪击无辜黑人后不被指控,或指控后不被起诉,或起诉后不被定罪,已经是一个固定模式了。看看下面几个死亡事件:

  1. 纽约市史坦顿岛的Eric Garner[1],克利夫兰的Tamir Rice[2]和弗格森的Michael Brown[3]:都是检察官提起指控了,但大陪审团拒绝起诉。

  2. 巴尔的摩的Freddie Gray[4]:六位警察被起诉了,但其中三位无罪释放,一位因陪审团无法达成共识,审判无果而终,另两位最后指控被撤销。

  3. 克利夫兰的Samuel DuBose[5]和南卡州北查尔斯顿(North Charleston)的Walter Scott[6]:警察都被起诉了,但也因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最后无果。其中枪击Scott的警察后来对相关指控认罪。

  4. 明尼苏达州Falcon Heights的Philando Castile[7]:这里,警察虽然被指控,但2016年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开庭。而检察官是在一年后,在法官命令公开了一个现场视频之后,才不得不提出指控的。

数据表明,2014和2015年,没有任何警察因为执勤时发生的致命枪击而被定罪。而在那几年,每年都发生差不多1000件这样的致命枪击[8][9]。

在黑人社区看来,警察误杀无辜是一直存在的,只是近些年被越来越多的视频证明了。如果说以前空口无凭,现在视频都在了,就老百姓看来明确无误是警察不该开枪的情形,为什么结果还是无法定罪呢?

上周六,Sacramento地方检察官Anne Marie Schubert这样说:“毫无疑问,克拉克的死不仅对他家庭是一场悲剧,同时也是整个社区的悲剧。作为地区检察官,我的工作是确保对这一枪击事件做完全、公平、独立的审查。”

Schubert认为警察可能是有理由阻止并拘留克拉克的,并说“如果警官真的是,而且也有理由相信,自己有死亡或受伤的危险”,那么,他在法律上有理由使用致命武力。她还说,“我们必须承认,他们经常被迫在瞬间做出决定。我们还必须承认他们处于紧张,不确定和迅速变化的环境中。”

这也是一直以来的理由。

警察不得不枪击的理由

但是,这样的理由真的是有科学根据的吗?这就不得不提到已经退休的明尼苏达州立大学的执法教授William J. Lewinski,一个在这方面做过研究,并依此为警察辩护的中心人物。

研究警察枪击事件的心理学家William J. Lewinski2015年7月在加州Monterey Park为洛杉矶副警长协会举办的一次训练课程上示教。(《纽约时报》截屏)

Lewinski生长于加拿大,1988年获得了Union for Experimenting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也称为Union Institute & University)的博士学位。他的博士专业,“警察心理学”,是他自己设计并命名的。没有任何其他学校有这样一个专业。(美国有的大学允许学生自己设计专业。常春藤之一的布朗大学就是如此。)

在过去的十多年中,Lewinski为全国近200起案件出庭作证或提供咨询。无论是刑事审判还是民事案件,无论是纪律听证会还是大陪审团听证,也无论是秘密听证还是公开审判,他的结论永远是一致的:警察的举动是合理的,哪怕受害人手无寸铁,哪怕是从背后射击,哪怕证人、法医证据、视频都与警察的证词不符。

而且他很少受到质疑,因为他有研究数据作为依据。Lewinski在这方面的结论来自于他本人的三个实验研究,发表了三篇文章。

第一个实验中,Lewinski让他的学生举起手枪然后迅速转过身来。录像显示,这个动作大概需要半秒钟时间。Lewinski的结论是,当警察还击时,嫌犯突然转过身去了,本来嫌犯是面对警察的,子弹击中时已经变成背对警察了。这个实验的总结于1999年发表在“警察射手”(Police Marksman)上,一个在警察行业中被广为阅读的期刊。

第二年,在同一个期刊上,Lewinski又发表了一项扩展研究,这次是让他的学生在身边有枪的情形下以站姿或坐姿迅速转身,看需要多少时间。结论是,嫌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拿起枪还击。但是比警察能够反应的时间更快吗?他没有证明。

2002年,Lewinski的第三项实验得出结论,警察需要大约一秒半的时间来完成拔枪、瞄准和射击这个全套动作。

这些研究是他过去十年来大部分工作的基础。这三个研究的综合结论是,警察处于严重劣势。

而随后法庭上所有的,警察在没有看清嫌犯是不是真的有武器时就不得不先下手为强的案子的辩护理由,都是以Lewinski的研究为依据的。

但是,这三项研究都不是发表在科学杂志上,所以没有经过同行的审核,而同行审核是正经科学杂志的重要标志。

那么发表于普通阅读杂志上的这三篇文章,后面有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呢?

专家和律师的意见

在2011年和2012年的两个不同案件中,司法部和一名私人律师分别邀请担任《美国心理学》(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logy)期刊编辑的华盛顿州立大学教授Lisa Fournier审核Lewinski的研究。

Fournier说,这些研究缺乏合格的科学研究的基本要素,例如没有对照组,并得出了数据不支持的结论。

“总之,这项研究无效且不可靠”,Fournier在2012年的法庭文件中写道。“在我看来,这项研究对Lewinski是否有能力应用相关和可靠的数据回答问题或支持论证提出了质疑。”

她甚至称Lewinski的研究是“伪科学”。

司法部门也谴责Lewinski的研究结果“既无基础又不可靠。”

也就是说,几乎所有警察正当自卫的辩护都是基于Lewinski不被科学界认可的这三个研究。

按照Lewinski的解释,他选择发表在非科学杂志上,是为了让更多的警察读到这样的研究。并说,如果能够重新来过,他会选择科学杂志。他同时指责Fournier以科学杂志的标准来评价他写给普通读者的文章是不公平的。

而最让对方律师和专家们难以忍受的是,一次又一次,Lewinski在法庭上的证词,似乎是他能够进入别人的大脑,他提供给被告律师的报告中,会像亲身经历过一般,非常确切地知道被告看见了什么,没看见什么,甚至知道被告忘记了什么。

通常,这些细节都会产生激烈争议。2009年的一个案子就很具代表意义。

那是德克萨斯州的一个案子,双方辩论的是,一个警官是否认为迎面开来的一辆车对他构成生命威胁。Lewinski作证说,那个警官因为专注于开枪来阻止这个危险,以至于没有意识到车子已经从他身边开过去了。他说这种现象与记忆的不对接,可以用心理学上的“无意识失明”来解释。

对此,“无意识失明”概念发明者之一的心理学家Arien Mack说:“我憎恨这个概念被如此应用。在实验室里,我们问受试者是否看见什么东西时,他们不存在撒谎的动机。而参与枪击的警察绝对是有理由撒谎的。”言下之意,Lewinski把这个心理学上的概念完全用错地方了。

加州的一位律师John Burton这样评价Lewinski为警察辩护的方式:“每当警察说出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它就像黄金一样好。但是当一个警察说出一些不利的东西时,就是这种记忆丧失的结果。”

背后的利益

与其他心理学专家不同的是,Lewinski不仅提供出庭作证的服务(他的价格:每小时接近1000美金),他还有自己的公司[10],有所谓自己的科研,除了咨询,还提供警察训练。他的公司,Force Science Institute,已经对成千上万的警察进行了培训。

Lewinski的公司Force Science Institute网站上说该机构开发和传播高质量的有科学依据的教育,培训和咨询。(Force Science Institute网站截屏)

显而易见,在司法和警察部门拼命呼吁对各种冲突降格处理的时候,Lewinski提供的培训在内容与倾向上与司法部和警察组织现在推荐的培训完全是两个方向的。

本来培训的目的之一是学会大事化小。如果被灌输的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所谓”你没有时间等待,必须在对方动作之前就开枪“的概念,这样的培训与训练的初衷只能是越走越远。

民权律师则称他是在出售危险的想法。

司法部门对此也有责任。有时候,为了一事之利或一时之便,不顾原则。

2012年,司法部在谴责Lewinski和他的方法仅仅七个月后,就向他支付了55,000美元,为一名联邦缉毒人员辩护,这个人在加州枪杀了一个18岁手无寸铁的人。

2014年,西雅图警察局被认为过度使用武力。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的一部分,是司法部批准把警察送到Lewinski那里接受培训。

2015年1月,Lewinski又获得了15,000美元的培训费用,培训联邦警察。

而这一切又都为Lewinski为自己辩护制造了借口,说对他的指责都是出于政治目的。

结语

鉴于警察过分使用暴力的事件数目居高不下,警察局内部和社会各方面都呼吁提高警察的训练质量,提倡在执勤中把事件降级处理,采取大事化小的策略,尽一切努力避免把事情激化到造成致命伤害的程度。

研究证明,科学的训练,真的是可以影响人的瞬间反应的[11]。

但是,如果所谓高质量的训练还是来自Lewinski所开公司的,那么是没有出路的。

现在需要的是彻底改变警察执法的文化,否则就不可能改变警民关系,不可能真正改变执法策略和手段。

而改变的第一步,就是必须把不科学的成分彻底去除。

《纽约时报》对Lewinski做深挖报道时摘引民权律师的话说,有一件事不会改变:陪审员想要相信警察,Lewinski的研究告诉他们可以这样做。

为什么警察执勤时枪杀无辜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还不是因为警察不必面对后果吗?

是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