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 波音空难背后的那个男人…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13日 17:39 来源:新民晚报

近期的几起航空事故将波音公司这家航空业巨头推上风口浪尖。尽管被43个国家“封杀”,美国联邦航空局3月12日的最新声明仍然坚持:“调查刚刚开始,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采集到任何可以得出结论或采取行动的数据。”

无论美国人“嘴巴有多老”,都无法掩盖737-MAX 8 是一款“多灾多难的机型”这个事实。投入商业运营以来,因为锂电池和燃油泄漏问题多次停飞,现在又因为疑似自动失速保护系统缺陷而导致半年内连续发生两起坠毁。再加上罗尔斯·罗伊斯发动机问题导致部分波音787机型停飞。

这一系列麻烦,还将一个在美国政坛&军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推到了聚光灯下……

“倔驴”是谁

James Mattis looms large over Patrick Shanahan's audition for Pentagon chief https://t.co/e58E4bnEA2 pic.twitter.com/jjQNlJTjJW

— The Washington Times (@WashTimes) March 6, 2019

帕特里克·沙纳汉

这两款机型不仅拖累了波音公司,还将影响到一个在美国政坛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这位出生于1962年的代理国防部长是华盛顿大学机械工程学士,MIT机械工程硕士,MIT斯隆管理学院MBA。在他2017年出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前,只有在一家公司任职的经历,那就是波音公司。

沙纳汉1986年加入波音公司,参与波音777项目,先后在737、747、767项目部任职。之后被调往波音综合防御集团旋翼机分部,负责V-22 “鱼鹰”、CH-47“支奴干”项目,最后担任旋翼机分部副总裁兼AH-64D“长弓阿帕奇”项目总经理。结束在757项目上的任职后,沙纳汉又被调回波音综合防御集团,负责地面中段防御系统、机载激光武器系统。

Former Boeing executive Patrick Shanahan will take over Pentagon after his boss quits https://t.co/GzGKY1e94C via @YahooFinance

— MrKW (@4MrKW) March 13, 2019

帕特里克·沙纳汉在波音公司一路坐到了高级副总裁的位置

2004年12月担任波音导弹防御系统副总裁兼先进战术激光项目总经理。2008年,波音787项目遭遇困难,已经三次延迟交付。第一架试飞用机在总装时居然系统丢失,机身和机翼间的临时紧固件还少了1000个。波音董事长兼CEO吉姆·麦克纳尼把沙纳汉从军用部门调回,担任787项目总经理。沙纳汉加强了波音在生产和供应链方面的管理,大力推行“精益生产”,很快扭转了787麻烦不断的局面。因修复了787在制造、管理和全球供应链方面的BUG,沙纳汉赢得了“修复先生”的绰号。沙纳汉在波音整个民用飞机板块大力推行“丰田生产系统(TPS)”和“精益生产+”,成果逐渐显现。比如737单线年产量由22架提高到36架,并且降低了成本。使波音逐渐顶住了空客咄咄逼人的攻势,创新夺回了领先地位。也正是在推行“精益生产+”的时候,沙纳汉又收获了另一个绰号:“倔驴”。

他之后担任波音民机集团飞机项目高级副总裁,2016年成为波音公司全球供应链和运营高级副总裁,波音执行委员会成员,直到2017年进入国防部任职。

代替“疯狗”

2019年2月28日帕特里克·沙纳汉正式担任代理国防部长。他取代了外号“疯狗”的前国防部长马蒂斯。

特朗普在推文中宣布沙纳汉的任命,并指出沙纳汉在担任副国防部长和波音公司高官的时候都“取得了诸多的成就”,并补充说五角大楼新负责人将会是“伟大的”。

I am pleased to announce that our very talented Deputy Secretary of Defense, Patrick Shanahan, will assume the title of Acting Secretary of Defense starting January 1, 2019. Patrick has a long list of accomplishments while serving as Deputy, & previously Boeing. He will be great!

—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December 23, 2018

由此可以看出,沙纳汉的职业生涯与波音公司密切相关,特别是波音787更是其主导下重新启动并获得最终成功的。

然而,成也萧何败萧何,沙纳汉在管理方面的一些特点也许恰恰埋下了如今波音事故频出的种子。

首先是过于注重成本控制。根据沙纳汉在787项目工作时的表现,沙纳汉上任后,马上就做了四件事:

第一:是重新梳理预算,并重新核算成本;

第二:根据现有的预算与成本,重新梳理时间进度表;

第三:重新梳理供应链,找出每一个供应商的问题;

第四:到供应商的企业去,重新沟通项目进度,并有效的控制成本与风险。

沙纳汉在一次787项目工作复盘上说:“当我想到我们当时犯下的错误,正是我们没有充分考虑供应链的综合计划,以至于成本居高不下,无法按时交付。现在,公司正在重新制定计划并遵循”。然而,一味追求低成本将会造成产品质量方面的巨大问题,而这种问题在航空领域,特别是民用航空领域的爆发将意味着更加巨大的灾难。

其次是对工作进度的过分追求。沙纳汉对工作进度有一种执着得过分的追求。沙纳汉在负责波音787项目时,家住在西雅图市中心,每天乘坐自己的汽车前往埃弗雷特工厂。他早上5点从公寓出来,在路上打电话给他的妻子,通常在早上5:30到6点之间到达他的办公室。到达他的办公室后,他每天早上6:30与787领导团队进行15分钟的会议,然后早上7点都会与商用飞机老板卡森和卡森的领导团队进行电话会谈。

沙纳汉通常在晚上7:30下班,但通常在下班后还有与客户或供应商进行晚餐或会议。可能是晚上10点才返回他的公寓,他可以在整个晚上与世界各地的787计划保持联系。据一位波音工程师回忆:“2010年的一天,沙纳汉乘坐他的黑色轿车全速冲进工厂,然后他毫不犹豫地直奔楼梯而去,爬上了堪称全波音厂区最高的大楼,不知他为何如此匆忙,不过他的作风一贯如此。”这样的风格使沙纳汉在出任波音787项目主管时能够将其按期交货,然而萝卜快了不洗泥,紧迫的交货时间以及对交货速度的过分追求很有可能造成质量隐患,尤其是在降低成本的前提下更是如此。

President Trump criticized the U.S. airline industry as too reliant on technology, lacking adequate human control despite Secretary of Defense, Patrick Shanahan was the actual SVP of Boeing Co., which manufactured the (2) 737 Max jets that have recently crashed. pic.twitter.com/40uRQuKrT9

— DNN Politics (@DNNPolitics) March 13, 2019

近期波音公司产品事故频发可以说恰恰是节约成本和过分注重交货速度的后果。作为波音曾经的高管,沙纳汉难辞其咎。在斗争日趋激烈的美国政坛,特朗普的反对派大概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此外,沙纳汉在就任后刻意打压波音公司在军火工业的竞争对手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并将其产品F-35称为“完犊子了(Fed up)” 。如今波音自家的产品更加不堪,沙纳汉有可能在面对政坛反对势力大肆攻击的同时也要面临军工利益集团的强势反扑。

如此看来,这位国防部长的前途似乎不太乐观

——毕竟到目前为止他只是代理的。

本文作者马尧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著名时事及军事评论员,从事国际安全、地缘政治思想和军事装备及战略战役战术理论研究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