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凶残的大学 学生都是犯人 却打败哈佛学霸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16日 14:48 来源:开始吧

重启人生,

任何时候都不晚。

重启人生

Restart your life

在纽约州有一所奇怪的大学,

周围荒无人烟,戒备森严,

甚至没人敢靠近。

这里的学生,不限年龄、不分专业,

学费全免,但除非生病,不得出门。

而当你走进这所入学率只有2%的大学,

周围的同学们,可能都长这样

他们中有人是毒贩子、抢劫犯、杀人犯.......

你一定在想,

在这里上学不要钱,但可能要命啊!

可是就是这群“全员恶人”,

却曾完爆来自哈佛的顶尖学霸们,

拿下全国辩论赛的冠军。

华纳兄弟还打算出资

为这帮囚犯身份的大学生们拍一部记录电影。

这所特殊的大学,是早在1999年一个叫Max Kenner的大学生发起的巴德学院监狱项目(BPI),专门招收美国纽约州的6所监狱的囚犯。

而从这里毕业的犯人们,有的进入耶鲁大学继续深造,有人投身公益组织,还有人创业当起老板......连重型犯都活得比你努力,我们还有什么不努力的理由?!

在大多数人眼里,犯人们是一群可怕的生物,一言不合就拔刀砍人。

所以,当Max提出要去监狱里办大学的想法时,大家都觉得他脑袋一定是被门夹了。

那时,Max还是一名巴德学院的大学生。在一项课题研究中他发现,美国是当时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这里的监狱几乎关押了全球四分之一的犯人。

尽管政府实施了严格完善的监狱系统,可每年刑满释放犯人里,超过半数的人都会再犯,重新抓回监狱。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他们出来后,没有文凭、没有文化,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们,给他们工作,所以他们一般只有两个选择:死亡或者坐牢。”Max希望能改变点什么。

那天,Max造访了到底的一所监狱。

高高的围墙和铁丝网

把他们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冷冰冰的牢笼背后装着孤独、暴力、愤怒的灵魂。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在这里上课学习考大学,甚至拿到毕业证书,出去后能找份好的工作。”

听到Max这么说,罪犯们表现得有点小激动,全场点头如捣蒜。

得到了犯人们响应,Max有了信心。他做了一份叫做“监狱人生重启”的计划书,把罪犯培养成大学生,让他们在回归社会时,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获得和普通人一样的平等和尊重。

可这件事执行起来并不容易,他面前摆着一大堆问题:课程、老师、资金、政府支持.....哪一个环节不到位,都会导致项目失败。

毕业后的两年时间,他先是组织了身边的同学,去监狱做志愿者教师。

课余时间,他跑遍了纽约所有监狱和大学,一遍又一遍阐述自己的计划。

在Max看来,教育的缺失,才是导致再次犯罪的根本。而给无法接受教育的,甚至是罪犯提供教育的机会,才是一所精英大学和优秀教师该做的。

眼看着撑不下去的时候,他终于说服了自己的母校巴德学院,这所以文理学科文明的学院,除了提供大学课程,校长还答应为监狱里的学生提供正式的毕业证。

这也就意味着,出狱后的学生可以拿着大学文凭,自信地回归社会。

然而,这些犯人们想要念大学并不简单,

需要经历好几轮的严苛的笔试和面试,

低于2%的通过率,

比美国杜克大学还难考。

想要获得这次逆袭人生的机会,

这些早早辍学,或连字都识几个的大叔,

更要付出比普通人多几倍的努力。

下课后回到宿舍,继续挑灯夜读!

来这里教书的老师呢,也各个都是大神,

不仅有巴德学院的,

还有哥伦比亚、纽约大学的教授。

你以为犯人们最需要的

应该是某项专业的技术技能,

好将来容易养家糊口?

可他们偏偏要和这些差点就没有未来的人们

谈谈人生,说说理想。

历史、政治、哲学...哪门“没用”学哪门。

如果不是统一的绿色球服和铁窗,

这间监狱里的课堂,

和大学教室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差别。

讲台上的教授讲达尔文讲得全情投入,

座位上的学生,疯狂记笔记,

这认真的小眼神,

甚至让上课经常打瞌睡的我感到惭愧。

这群囚犯们,

不仅要上知天文地理,

还要培养培养艺术,陶冶情操,

画起素描来,也是6得飞起。

学英语简直小意思,

要学就学最难的中文,

虽然光是学个拼音,

就能让他们一个脑袋十个大。

仔细想想,这些囚犯们其实并不笨,学东西甚至比一般人都要快的多(比如盗窃犯)。

就像重刑犯Bergamini所说,“劳改可以教会你如何去做事,去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它不能教会你如何去思考,而我认为,监狱里很多人的问题是,他们并没有思考自己所做的事,他们只是在机械反应。”

对他们来说,真正需要改变的是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41岁的Glenn Rodriguez,高中辍学,16岁就因杀人罪进了监狱。

“我一直是个聪明的小孩,但作了很多错误的选择。我想耍帅、想被看见,于是我贩毒、杀人,我成了一个坏蛋”。

考入巴德大学后,他发现会计和数学特别有意思,刑满释放后,他打算找一份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

34岁的Denny Contreras8年级辍学,15岁过失杀人进了监狱。

如今,通过巴德大学的学习,他成了家中三代,唯一一个拥有大学学历的人。

“我觉得出去以后,我有好多想要证明的。准备继续攻读一个公共卫生学位,成为一位心理咨商师、或者社工。“

来这里教书的老师们,也受到了他们的感染,重新激活了教学的热情。

“当我们关上门,开始学习的时候,真是非常棒的经历,我们迅速有了默契。他们学习非常严肃认真,我们师生的忘我状态真的让人完全忘记了有狱警的存在。”

巴德监狱的学习,虽然没有教会一样扎扎实实的本领,却真正给了这些绝望边缘的人一次重生的机会。

2005年,巴德学院监狱重启计划

为他们举办了第一届毕业典礼,

这些曾经遭人唾骂的“罪犯”

第一次以“大学生”的身份站在讲台上,

有些不安、忐忑,更多的是难掩的高兴。

而那些清脆响亮的掌声,

一下一下,让他们的人生彻底由黑转向光明。

2015年的一次辩论赛,将这所奇怪的大学推上了风口浪尖。

巴德监狱大学派出的由三名暴力犯组成的辩论队,击败了来自哈佛大学的金牌辩手。

对于失败,哈佛辩论队心服口服。“没有比输给这样一支队伍更让我们感到骄傲的了。

为了这场比赛,

这群囚犯们准备过程异常艰难。

他们不能上网,需要资料需要一层层提交申请,

等拿到文字资料,可能已经过了一周。

所以准备一场辩论,需要提前3、4个月,

每周花费数百个小时。

一夜之前,他们的故事刷爆了国内外的媒体,Max和团队的付出,罪犯们的努力和坚持终于被认可,但随之而来的还有潮水般的讨伐声。

人们实在无法理解,这个计划的意义。犯人被关进监狱本该接受惩罚,现在倒好,还能免费上大学了?

可是,巴德监狱大学拿出这一份数据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在纽约,关押一个犯人需要消耗纳税人的4~6万美元,相当于送一个人上哈佛或耶鲁的费用。与其将他们监禁干苦力,为何不教会他们和社会善意相处的能力?

而且,根据政府统计纽约州的再次犯罪率下降到40%,巴德监狱大学的毕业生里,再犯率仅有2%。

正如Max所说,“我们深信,教育是受刑人们通往自由真正的钥匙。而当这些人,拥有了对待世界的善意,给社会带去源源不断的正能量,那么最终的收益者,是社会中的每一个你我。

因为巴德监狱大学出现,被改变命运轨迹的囚犯还有很多。

你能想到原本杀人不眨眼的犯人,

爱上了养花种草,

每一个种子,每一颗树苗都被小心呵护。

善待生命,也是他们新生的第一课。

有少年犯不再颓废,

出去后想要继续深造,

有理想,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

有人出狱后投入公益事业,

过去犯下的错无法回头,

那就让未来的日子里加倍弥补吧。

一份巴德监狱大学的毕业生的问卷调查中显示,有超过80%的毕业生在出狱后找到了新的工作,有的甚至成为司法、艾滋病等领域的领头者。

以前囚犯都说监狱是犯人的学校,因为留下前科,即使出狱之后而他们只有两个选择——死亡或者坐牢。

但是现在,Max和他的监狱大学,却让这些人有了抬起头,回归社会,开启全新的未来。

到今天,巴德监狱重启计划正在与纽约州6所监狱合作,每年仅招收15个新学生,虽然入学条件苛刻,能顺利毕业的更是难上加难,却仍然有无数的的囚犯们为止拼命努力。

重启人生的第一步,就是绝不放弃自己的人生。

其实,除了巴德监狱冲击计划,越来越多的监狱也都开始投身犯人的教育事业。

在重犯关押地的圣昆丁监狱,The Last Mile最后一英里计划开创了美国监狱界第一门计算机编程课。

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再犯罪率从67%直线下降到0!没错,一个都没有再回来。

虽有有人开玩笑说,是因为编程太可怕,罪犯们宁愿死在外面也不愿回到监狱来了,但这门课程却帮助无数人,打开了崭新的生活圈,有了新的人生机遇。

甚至还培养出了一位让硅谷高管精英们,都要向他求教的编程天才Kenyatta Leal。

于他们而言,人生的寒冬已经过去。

Max永远忘不了,那届毕业典礼上,他们站在舞台上说的那番话,“今天,我们带着希望,带着受过的教育,带着被赋予的人生新的意义,自由和幸福站在你们面前。我们从监狱里的囚犯变为了明日世界的学生。”

那一刻,Max在他们的眼里,看见了亮光。

人这一生,都在犯错中成长,

可是过去的事情无法弥补,

但只要不放弃希望,付出努力,

你我都能成为那个更好的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