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养了三条鳄鱼当宠物 与鳄鱼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25日 15:52 来源:TheAge

与心爱的宠物告别绝非易事,Vicki Lowing在谈及与2.5米长的咸水鳄鱼Jilfia分别时,伤心欲绝。她与这条鳄鱼在墨尔本西部Rockbank郊区简陋的房子里一起住了10年。

当Lowing(即著名的“鳄鱼女士”)被问及没有‘Jilly’的日子将会怎样时,她低下头,泪水如泉涌,一度哽咽,说不出话来。

Vicki Lowing和咸水鳄鱼Jilfia(图片来源:《时代报》)

如果你难以相信有人会养一只鳄鱼当宠物,那么你能想象载着鳄鱼横穿澳洲,行驶3700千米的旅程吗?

这就是Lowing女士和她的两个朋友这周末要做的事,他们要将Jilly送往新家,即Darwin南部电视明星Matt Wright(也被称为Outback Wrangler)的家中。

在Jilly 12年的生命中有10年都是在Lowing家生活,Jilly住在房子后面的一个暖棚里,她本希望能再和Jilly一起生活几年,但她说,野生动物保护人员已经为Jilly制定了越来越严格的圈养规定。

去年,虽然Lowing女士现在只能靠退休金生活,但她还是在志愿者和捐赠者的帮助下给Jilly盖了一个更大的棚屋。

然而,野生动物检查员质疑她是否有能力在打扫圈养Jilly的围栏时将它安全地控制起来,还怀疑她是否有能力让Jilly在冬天的时候生活在温暖的环境里,她对这两个质疑进行了争辩。

他们对于Lowing女士过去常常让她的鳄鱼(一共有3只)在它们的围栏外散步这一行为感到担心。

‘Jilly’3岁的时候(图片来源:《时代报》)

她说,她以前曾做过这种事,但每次都是在没有客人在的时候,而且都会严格地监督它们。她表示自己当时这么做是得到了环境、土地、水和规划部的允许的。

2014年的一个晚上,Jilly的一只脚被门口绊了一下,脚被一颗钉子划破了。

“她走进我的房间,爬上我的床,然后大发脾气。她受伤了,以为是我伤害了她,我说:‘不是我,Jilly。’那天晚上我和她睡在一起,在我的房间里放了一个暖气。”

Lowing女士说她并不感到害怕。“她只是想引起注意,因为她伤害了自己。他们就像孩子一样。”

三年前,Lowing女士看着她的两条淡水鳄鱼宝宝——雌性的Johnie和雄性的Fovian——在她的床上孵化。它们分别被命名为Fovian Junior和Johnie Junior,她将它们赠送给了其他爬行动物爱好者。

Lowing的两条鳄鱼在泡澡(图片来源:《时代报》)

但是,女士并不推荐养鳄鱼作为宠物。“它们是一种需要专业驯养的动物。我在维州见过很多人,他们没有受过任何教育,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有做过任何研究,就领一条回去养,结果大多数人都死了。你必须充满激情。”

她说她的手和腿被“咬”了,但她认为这都是有原因的,例如,当她踩到它们时,它们是在“说滚开”。她表示你必须永远尊重他们。

“和Jilly在一起的时候,你要知道,即使她轻轻地咬了我,也会很危险。我是和马一起长大的,绝对不要跟在马后面走。这是常识。”

Lowing女士说,她的房子里有锁着的门和安全摄像头,这儿已经很安全了。

她开玩笑说:“我是Rockbank唯一没有被闯入的家庭之一。”

DELWP拒绝更新她的商业执照,根据该执照,她可以饲养野生动物,并在学校、派对和公共活动中展示爬行动物。

Lowing和‘Jilly’(图片来源:《时代报》)

但在5月13日举行的VCAT大会上,Lowing女士将力争夺回她的执照,并保住淡水鳄鱼crocs Johnie和Fovian的所有权。他们两只都有1.5米长。

这也是为了保住她的三条地毯蟒、两只乌龟、两只蓝舌蜥蜴、两只短尾蜥蜴和一只同样住在她家的巨蜥。

DELWP发言人表示,该部门“支持取消她的展示执照”,但在VCAT会议之前,不愿解释原因。

Lowing女士曾担心,如果她在VCAT大会上没有成功,而当局抓住了Jilly,他们会对她实施安乐死。

这使她决定开车将Jilly送往Darwin,为此,她需要在即将穿越的三个司法管辖区获得野生动物运输许可证。

途中,Jilly不能在路边散步,但她可以躺在一个通风良好的板条箱里,Lowing女士会坐在旁边,通过通风口安慰这只12岁的鳄鱼,她对它的爱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要把它安置在货车里,而不是在卡车后面。”

Lowing有很多宠物(图片来源:《时代报》)

Jilly将会认识北领地的其他鳄鱼,但令Lowing担心的是,没有她,Jilly要怎么办。“它们与主人有着密切的联系,如果离开主人它们就会焦躁不安,还有可能会死去。”

在新州南部Deniliquin附近的一个农场长大的Lowing女士爱上了爬行动物,她的母亲也鼓励她。10岁时,她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条蛇,一条地毯蟒。

她第一次拥有鳄鱼——一条咸水鳄和一条淡水鳄——是在墨尔本Reservoir郊区当护士时养的。40年来,她一直断断续续地饲养着鳄鱼。

她的梦想是开一个野生动物公园,但她没有资金。

她对鳄鱼的着迷从未消褪。“它们非常古老而且聪明,它们能理解你的意思”

她说它们也会听从指令。多年前,当Jilly在户外晒太阳,天气变凉时,Lowing女士会说:“Jilly,该睡觉了。” Jilly就会回到她温暖的平房里。

女士说鳄鱼也有自己的个性。

作为雄性,Fovian很“坐立不安”,“你必须看着它,因为你会从它身边走过,它会尝试一下,但如果你对它大喊,它就会停下来。”

鳄鱼在Lowing家里孵化(图片来源:《时代报》)

雌性淡水鳄鱼 Johnie “很冷淡”,但它对Lowing女士的前任伴侣不太友善,因为那人曾经取笑过它。

吉莉,这只咸水鳄鱼“像个孩子”。

对她大点声,她会生气好几天。走到一个角落里,低下头来。

“通常情况下,‘它就是很漂亮。’”

Lowing女士用笔记本电脑给我们看照片,就像一位自豪的母亲那样。

“它生性温和,它只是个小宝贝。”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