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媒体坚守一秘密5年多 今天终于被公开…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16日 14:45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今天,一位新西兰人的名字

登上了世界上众多媒体的头条

她叫Louisa Akavi

她被叙利亚武装分子劫持,

已经2010天了

众媒体曾与红十字会一道将她“雪藏”

让她消失在大众视线之外

绝口不提她的姓名

今天,红十字会终于打破了沉默

讲出了她的故事……

Louisa Akavi于1956年出生于新西兰西北面的库克群岛,家里有13个兄弟姐妹。

今年已经63的她,本该与家人一起在惠灵顿颐养天年。

然而,Louisa的生命轨迹在选择红十字会那一刻,就发生了不可逆的转变。

Louisa在新西兰获得急救护理、手术室护理、灾难护理以及助产士学位。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加入国际红十字会,曾经深入过索马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车臣、斯里兰卡、埃塞俄比亚、伊拉克、阿富汗、所罗门群岛等战火纷飞的地区。

心地善良的她,见不得人们因为战争而受苦。她曾这样描述自己亲眼所见的波黑战争:

“那个冬天,下着大雪,冷得不行。

路上都是丢弃的玩偶和散落的鞋子。

我看到那些人——那些妇女和孩子,

他们裹着头,穿着厚背心,

脚上趿着破些子,

没戴手套的双手拎着自己的全部家当。”

于是,她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用自己的专长,去救人于危难。

2010年,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在索马里当战地护士的时候,身边都是扛着枪和防空武器的人。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她也曾在战火和宵禁的层层压力下,为当地的医院运输性命攸关的医疗器材。

然而,2013年,在第17次执行国际红十字会的任务时,Louisa Akavi遭遇了绑架

那时,接受国际红十字会派遣的Louisa成为大马士革地区的医疗代表,负责多所医院和占地诊所的医疗器材运送。


红十字会的医疗器材运输车队

然而,她和车队,却在叙利亚北部遭遇蒙面武装分子的袭击。

武装分子对车队进行了无情扫射,最后劫持了7名红十字会救援人员,Louisa Akavi便在其中。


资料图

国际红十字会即刻通过电视台发布请求,希望武装分子能立马释放人质。同时,新西兰政府也紧急召开会议讨论此事。

时任新西兰总理的Murray McCully曾在2017年的采访中表示,新西兰政府当时已经做好了收到坏消息的准备。

当时,新西兰政府和全世界媒体就达成了一个共识:

对Akavi的身份和国籍进行掩盖。

因为国际社会关注和宣传,只会让恐怖分子不断抬高Louisa的赎金。同时,如果媒体的报道跟Louisa自己对恐怖分子的陈述有所出入,则会让她的处境更加危险。

2014年,恐怖分子为了索要赎金,曾经向国际红十字会发送了Akavi还活着的证据,

然而不向恐怖分子低头是新西兰政府的一贯决策。

不仅新西兰政府拒绝关于赎金的谈判,国际红十字会也严正拒绝支付赎金。

McCully说:

“新西兰政府坚定的政策是——不付赎金。我们相信,如果支付了赎金,就相当于立马给每一个在海外的新西兰人明码标价了!”

他还说:

“事实上,我们认为这中间经历了好几次转手。至少有两个、或者三个组织曾经在不同时间控制过Louisa。他们或许各自心怀鬼胎,而且对Louisa的看法也有差异。有一段时间,ISIS经常通过人质来捞钱。后来他们有了石油生产的能力后,就开始用人质来做其他更可怕的事。”

那时,情况已经变得十分混乱。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囚禁着Louisa。

后来,

与控制Louisa的人的谈判止步不前,

最后不幸终止。

当时,

叙利亚的局势在不断变化,

ISIS势力日渐发展壮大。

2014年5月,有消息传出,几经转手之后,Louisa最终不幸落入“圣战约翰”Jihadi John手中。

Jihadi John是一名英国籍ISIS成员,曾对美国记者James Foley和Steven Sotloff、英国救援人员David Haines实施斩首处决极刑,是ISIS里最臭名昭著的首席刽子手。


Jihadi John处决美国著名记者James Foley

也就在这时候Louisa遇到美国人质Kayla Mueller。后来,俩人联合起来,互相照顾,互为依靠。


Kayla Mueller

Kayla的父母在采访中表示,曾经和她们囚禁在一起的雅兹迪(Yazidi)女孩说,Louisa那时候已经生病了,而且浑身是伤;Kayla在悉心照顾她。

“他们俩在互相保护,互相鼓励。Louisa看起来是个很坚强的人。”

后来Kayla被卖给ISIS头目Abu Bkr Al-Baghdadi,此后她经历了非人的折磨。

2015年2月,美国政府确认Kayla Mueller死于ISIS手中。

而Louisa因为自己的护理经验,被安排到一所ISIS医院工作。据推测,或许正是因为Louisa的护理经验,让她逃过被处决的命运。

事实上,早在2014年7月3日,基于此前被释放和交换的人质所提供的情报,100多名美国特别行动队士兵突击了Raqqa外的一处监狱。这个监狱里关押着多名西方人质,其中就包括Louisa。

这个监狱由好几座房子组成,其中还包括一个小型炼油坊。当时,美国陆军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也被称作暗夜潜行者)层层包围了这个监狱。他们相信监狱里关押着美国、英国、新西兰的人质,因为这几个国家都不肯跟ISIS低头,拒绝支付赎金。

然而,

攻下监狱之后,

却发现里面的人质早已被转移。

有消息称,

这一次的行动或许

离Louisa和Kayla的解救

只差了几个小时。

这次行动之后,Kayla的父母却收到一封邮件,说因为“你们傲慢的政府的所作所为”,Kayal将在30内被处决。


??Kayal的父母Carl和Marsha

后来也有报道称,Kayla和Louisa曾经有机会逃跑,然而那时候Louisa重病缠身,Kayla不忍抛下Louisa独自逃生,最终俩人未能脱离魔爪。(这个说法的细节目前还未得到证实。)

Kayal丧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关于Louisa的消息。

她深陷ISIS的牢笼,生死未卜……


位于Raqqa的一处ISIS牢狱

到了2016年下半年,才有消息称Louisa在ISIS重镇Raqqa的一个医院里工作。情报里称,Louisa被关在那所医院里,护理ISIS伤患。

找到Louisa的下落再次成为当务之急!

那时候,Louisa已经成为被ISIS劫持最久的人质之一。

有人无法相信她依然活着,他们说Louisa拖着病躯怎么能挺过那么长时间的艰难困苦。

甚至有一个知情者曾在今年告诉Stuff,这五年来他们一直不过是捕风捉影。

后来,有人目击像是Louisa的人出现在Burqa地区,但用着好几个不同的阿拉伯名字。

尽管情报不一定真切,各方质疑也不断冒出来,新西兰政府依然在为Louisa的解救而不断努力。

新西兰SAS部队也秘密飞到伊拉克参与解救行动——这也曾是新西兰媒体们一直坚守的秘密。

据了解,SAS的任务主要是两方面:

1、汇集新西兰和海外的点滴信息,拼凑出Louisa的下落;

2、联合其他力量筹划未来的救援计划。


时任总理John Key在伊拉克营地探望士兵

彼时,时任总理John Key否认SAS被派遣去参战,但并没有否认SAS部队在伊拉克的出现。

当时,政府信源向Stuff透露,SAS去伊拉克是为了拿下Raqqa,营救Louisa。然而政府很担心,无论是空袭还是地面行动,Louisa都可能受连带伤害。

到了2017年年初,情况逐渐明晰,各方积极讨论营救计划。

据Stuff的一个信源称:

“我们当时在积极筹划……尤其与那些在战地的人,因为他们有信息……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他们有能力参与……”

为此,政府曾展开为期两周关于营救行动的讨论。

那时候,ISIS重镇Raqqa已经被攻陷,他们已经搬到Tabqa大坝。而情报显示,Louisa就关在离Tabqa大坝500米开外的一个小房子里。


Tabqa大坝

Stuff的一个信源表示:“我们相信她就在那个房子离,大家开始讨论营救计划。我们还悄悄将SAS士兵送到那里。”

据称,此前,SAS士兵曾被送往Fort Bragg,和美国军方一起训练,不过,美国海豹突击队才是这次援救计划的主力。

然而,计划迟迟没有执行,有人说,这是因为据预测会出现大量的美军伤亡,也有人说在救援行动开始之前,ISIS就撤离了……

到了2017年3月,关于营救仍在讨论阶段,情报显示Louisa依然活着,但是被ISIS在Deir ex—Zor‘s 幼发拉底河河谷地区频繁转移。

此后的谈判和营救,

都没能带来任何好消息。

直到2019年12月

国际红十字会表示,有目击者称Louisa曾出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幼发拉底河河畔——

“那是最后一条关于Louisa所在的实实在在的情报。”

救援行动指挥Stillhart说:

“我们跟伊拉克流离失所者营地(Displaced Persons Camps)里接受过Louisa护理的人谈过。他们提供了很有意义的信息:

Louisa还活着,还在从事她所选择的事业——为冲突地区的人提供医疗支持。”

2019年3月,Baghuz被攻陷,搜遍了村庄周围所有的通道和洞穴之后,依然没有发现Louisa的踪迹,希望再一次落空。

随后,新西兰情报机构表示,已经不确定Louisa 是否还活着……

在Louisa被绑架的6年中

她的母亲去世了

——因为年事已高,身体不好,

家里人并没有告诉她

发生在女儿Louisa身上的一切,

她至死也不知道

女儿这六年间遭受了什么……


确知的Louisa关押地

新西兰政府的立场:坚持不付赎金

此前,时任总理John Key和内阁最开始就讨论过赎金问题,最终决定坚持不付赎金的决策,因为一次妥协,就会在未来将所有人性命至于危险境地。

ISIS曾在巅峰时期,把人质当作提款机。

据联合国统计,仅2014年,ISIS就收到了5700万美金的赎金。

欧洲政府,比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为了保证被ISIS劫持的本国人质能够被释放,会向他们支付赎金。

时任英国首相的David Cameron曾怒斥:“我们不应该让恐怖主义来决定我们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ISIS的政策和方法。”

同英国和美国一样,新西兰也有一条铁律,就是不和恐怖分子谈判,

官方措辞为:“新西兰政府的政策是不支付赎金,不答应绑架者关于外交、自卫和安全政策的修改要求。”

(It is New Zealand Government policy not to pay ransoms, or accede to hostage takers or kidnappers' demands to modify its foreign, defence or security policies.)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ISIS曾经表示,释放Louisa的条件是3300万纽币。

这是156年来,

红十字会遇到的最长时间的绑架

1998年,新西兰工程师Stan Shaw被车臣的一名枪手劫持。枪手提出索要赎金的要求,但未被满足,三个月后,Stan Shaw被砍头处决。

2001年,Nelson石油工人Dennis Corrin在厄瓜多尔被劫持141天,3000万美金的赎金被支付给对方,但时任总理Helen Clark表示,新西兰政府从未付过赎金。

2005年,新西兰人Harmeet Sooden在伊拉克被劫持。劫持者要求释放所有被美国囚禁的伊拉克犯人,后来Harmeet Sooden被英国特种兵的突击行动解救——此后也有怀疑称是向对方支付了赎金。

但是,却没有任何其他人,遭受过像Louisa这么长时间的折磨。

红十字会说,这是156年来,他们遇到的最长时间的绑架。

为了Louisa的安危,

全世界媒体和政府一致选择缄默,

不再说起她的名字,

不再谈起她的故事,

甚至不提她的国籍,

只为了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

能对拿到赎金的可能性死心

从而释放她。

然而,

从2013年10月13日,

她被劫持的那天,

到今天,

已经5年零7个月,

共2010天了,

新西兰护士Louisa Akavi依然生死未卜!

国际红十字会终于在今天,

通过纽约时报刊登了她的信息

红十字会表示,

希望此举能够为找到Louisa的确切位置,

获取更多的信息。


已确认Louisa曾被关押地点

他们也希望有更多人知道Louisa的故事,让更多人了解她的勇敢和坚强,知道她的爱心与奉献,

同时,红十字会也希望能够告诉仍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医护人员,不要丧失信心,对他们的救援一定会继续下去!

在纽约时报率先刊登后,全球各大媒体都对这件事情做了报道。

新西兰的媒体随后也给出了相当大幅的版面报道。

不过,今日下午,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却向媒体表示,新西兰政府仍然认为,不应该公开这位护士的身份。

目前,就应不应该公开louisa的身份

双方是否曾达成共识

新西兰政府与红十字会已经产生了意见分歧

然而,Louisa的故事已经传开……

我们与所有人一起

为Louisa祈祷

希望终有一天,她能平安归来

全世界,都在等她!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