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航一飞行员竟长期服用镇静剂 飞行中可能头昏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24日 11:38 来源:DailyTelegraph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澳航一名飞行员在驾驶数千名乘客飞越全球的同时,饮用含止痛药和镇静剂的鸡尾酒。

2014年8月至2017年10月,Nathaniel Whitehall因在担任飞行员期间服用了数百片阿片类药物和苯二氮类药物(一种弱镇静剂),被澳大利亚行政上诉法庭停飞。他服用的药物有头昏、嗜睡、视力模糊和眩晕的副作用。

法庭副主席Ian Hanger拒绝了Whitehall再次飞行的申请,驳回了这位国际飞行员已戒除药瘾的证据。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法庭得知,这位有40年经验的飞行员在2013年第一次服用这些药物是为了治疗背痛。他曾经到Campbelltown私立医院治疗药瘾。

Hanger在他的定论中写道:“在他住院期间,有一次他在浴室里神志不清,手里拿着克他命注射器,给了自己注射了一大包克他命。”法庭听取了Whitehall对澳航就他的药瘾说谎的陈述,他开出了数百片羟考酮、止痛剂、曲马多、羟基安定和苯二氮。

2015年11月,在同事向澳航报告Whitehall不适合飞行后,他被免职。

第二年6月,医生给他开了160片羟考酮药片,让他住进一家康复诊所,并允许他在一天之内回到飞行岗位。

Hanger的结论写道:“Russell Brown医生允许怀Whitehall重返工作岗位,Whitehall告诉医生他不再服用阿片类药物。”

“这显然完全是误导。”

(图片来源:网络)

当年11月,Whitehall重返飞行岗位,并且继续饮用药物鸡尾酒。

该决定写道:“2016年11月18日,申请人被转到The Oaks Medical Practice继续进行丁丙诺啡治疗。”“他在那家诊所告诉Ron Campbell医生,他是一名律师,必须经常出国旅行。他在证据中承认,他这么做是为了将民航安全局(CASA)报告中他对阿片类药物依赖的风险问题降到最低。”

2017年5月,他分手的伴侣告诉警方他是个瘾君子,他的问题被彻底暴露。

(图片来源:网络)

警方要求CASA提供其药品领取记录,该局向Whitehall施压。他拖延了6个月,才交出了2010年至2015年的记录,“但提供的记录并不是安全局想要的,与药瘾问题毫无关系。”医生的医疗执照在2017年10月当月到期。

“Whitehal对阿片类和苯二氮类药物有一定的服用历史,并没有一个有资质的医疗专家可以证明他已经戒瘾,也没有证据表明他已进行或成功完成了治疗。”Hanger在他的结论中写道。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