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宣称对斯里兰卡爆炸负责 有人还纠结于热搜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24日 12:02 来源:海外华人华侨与海归

周二早晨,斯里兰卡的天空注定是阴暗的,

截止4月23日,已经有321人在斯里兰卡爆炸事件中丧生,500余人受伤。

在4月21日的八起爆炸之后,新的爆炸威胁仍旧存在。

当天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主要机场附近,发现一枚管状炸弹,庆幸的是已经被空军成功拆除。

斯里兰卡立即已经暂停了国内所有航班,并部分关闭了社交媒体和通讯服务,全国学校继续停课。

之后,科伦坡主要汽车站内又发现了87枚炸弹装置,

其中12枚散落在地上,另外75枚被藏匿在附近的一个垃圾堆里。

22日下午在科伦坡圣安东尼教堂附近,警方拆弹时又不小心引起了第九次爆炸。

警方目前已经逮捕了40名嫌疑犯。

一个原本美丽的人间仙境,在一连串的人为爆炸中沦为了人人自危的人间炼狱……

当地时间23日0时起斯里兰卡正式进入“有条件的全国紧急状态”,

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无条件的向其伸出了援手。

23日这一天也被定为了斯里兰卡的全国哀悼日,

在斯里兰卡的社交媒体禁令之下,

只有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在社交网络表达了自己悲痛,并且不仅仅是悲痛,

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他知道这个时候的人民需要的是希望,是重新站起来的勇气。

“今天,我们以国家的名义哀悼那些在复活节的周日失去的无辜生命。而且我要感谢军人们和警察们,还有医务人员以及那些勇敢,不知疲倦,舍己为人以保证公民的安全的人。在这种无法形容的悲痛前,我们斯里兰卡人一定要团结统一。“

但是随后,斯里兰卡国防部长发布了更令人震惊的消息,

斯里兰卡国防部长Ruwan Wijewardana表示:此次斯里兰卡的爆炸事件是伊斯兰极端分子报复今年3月在新西兰发生的袭击清真寺事件。

最初调查结果显示:斯里兰卡的“爆炸链”是由一个名为 the National Tawheed Jamath (NTJ)的激进伊斯兰组织制造的。

没想到在之后,恐怖组织新闻机构Amaq的声明:ISIS对斯里兰卡爆炸负责,

“针对(反伊斯兰国)联盟成员和斯里兰卡基督徒公民的攻击者是伊斯兰国的战士干的。”

但是声明里没有提供证据支持这一说法,也没有证据能够表明ISIS参与其中,

又一次,人性输给了仇恨,又一次,仇恨的爪牙伸向了无辜的生命,

人类总是这样轻易地进仇恨的陷阱,因为“情绪社会”煽动的仇恨使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偏激而敏感,愤怒让他们不再理智,有色眼镜下愚蠢的“一视同仁”,让他们误认为自己站在了比生命更高的地方。

比起天灾,这样的人祸总是蔑视生命的那一个。

所以请停止片面的仇恨!

在哀悼日当天,斯里兰卡人民聚集在圣塞巴斯蒂安教堂,举行了爆炸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葬礼。

葬礼上面对冰冷的一切绝不仅仅是悲痛而已,

那些已经戛然而止的生命本该拥有更好的未来,

而极端主义者的“无知”亵渎了生命二字,让“无辜”二字击碎了人们的心。

牧师们看着眼前人间炼狱后的痛苦,他感慨道:自从内战以来,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像这样庞大的群众葬礼。

在这些或丧生或受伤的人当中,大多是是当地的普通民众,

也有外国前来游玩的普通游客,

比如一名中国公民在爆炸中身亡,5名中国公民至今失联生死未卜,还有5名中国公民在爆炸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22日消息)

比如孟加拉国总理谢赫·哈西娜8岁的小亲人,

还有丹麦首富Anders Holch Povlsen的三个孩子……

丹麦首富Anders Povlsen是时尚集团Bestseller(绫致时装公司)的掌门人,

我们熟知的VERO MODA、ONLY、JACK&JONES等,都是Bestseller公司旗下的时装品牌,

Povlsen在这个复活节原本计划一家人舒舒服服在斯里兰卡度个假,

但是做梦也没想到,轻松愉悦的假期因为连环爆炸,演变成为人生最大的噩梦。

Povlsen一共有4个孩子,这次爆炸夺走了他其中三个孩子的生命。

但是每一个悲剧都会有那么几个幸运的人躲过了劫难,这一次也不例外。

Akshat Saraf一家也是选择在斯里兰卡度过复活节假期,

周日早上因为旅途疲惫,一家人在科伦坡香格里拉大酒店25楼睡了一个懒觉,

这一个懒觉让他们“错过了”原本教堂礼拜,也“错过”了伤亡。

幸运的只成为了这场爆炸的目击者。

“当我听到第一声爆炸声时,我们正准备下楼吃早餐,那时我不确定这是什么声音。我还以为是一个响亮的雷鸣......但之后整个房间都开始摇晃。窗外大批群众尖叫。那时我才意识到这是爆炸声,并且来自我们住的酒店,我和妻子就立即拿起护照,离开了房间。”

这样的幸运是多少个家庭梦寐以求的,他们的祈求最终变成了流不完的泪水,

置身事外的我们或许只能祈祷不要再有伤亡出现了。

斯里兰卡的爆炸事件现在仍旧是全球关注的焦点,在中国也不列外,

但是每当这种时候全世界的“奇葩”社交媒体里总会有些人过于“敏感”,这在中国也不例外。

比如有些“激进”的网友将斯里兰卡爆炸事件和巴黎圣母院失火事件在社交网络上的热度相比较,

有些媒体和一些“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网友表示斯里兰卡并没热度…

他们还惊叹于在社交网络中斯里兰卡爆炸事件居然没有巴黎圣母院失火事件“热”,

接着他们又延伸出一系列“不公平”的事例:斯里兰卡爆炸等到了名人子女丧生热度才上来;巴黎四年前的恐怖袭击,全球哀悼,而叙利亚等战乱国家,天天都在上演这样的悲剧怎么不见有这样大的动静?

他们打着“公平”的旗帜,以自己片面的所见所闻,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在社交网络上发表着不太公平的言论:尽是些又装又伪善的人。

首先他陈述的事实,我们并不否认,不公平一直存在,但是呈现这样事实的原因是不是需要理解的再透彻一些?

就拿巴黎圣母院着火这件事在微博引发的骂战来说,争吵双方的一个很重要的区别是情感上的区别。

一件事一旦融入了情感角色,就不再有孰是孰非,因为每个人在自己的情感立场上都是“对的”。

对巴黎有过向往,或去过巴黎的人,对圣母院都不陌生,曾经的拥有,和未得到的失去都是触动人感情的原因之一,这些情绪是无法抑制的也装不出来的,

相反对巴黎没有太多关注,理智高于感情的人们,在看到一片“怜惜巴黎圣母院”的言论中,催生了一种“理智”带来的反对情绪,还是掉入了情绪的漩涡。

敌对的情绪在社交媒体的熔炉中继续被煽风点火,最终越发的针锋相对,也在情理之中。

那么斯里兰卡爆炸事件和巴黎圣母院着火的热度又怎么说呢?

也有理智的网友有如下见解:

相比于斯里兰卡,巴黎我们更熟悉,

叙利亚的事情也可以这样解释,那都是在抛开叙利亚道不明的政治和社会因素的条件下,

但是斯里兰卡的爆炸,叙利亚战乱等热度,真的没有巴黎圣母院着火更大吗?

为什么要单方面只看社交网络上的热度呢?

还有沉默的大多数呢。

这两则世界性的大新闻,每个人肯定都会有所耳闻,耳闻就一定要发声吗?

我们有发声的自由,更沉默的自由,

我们可以看电视新闻,可以看网络新闻直播,为什么偏偏一定要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痕迹呢?

话说我们讨论这些热度上的区别真的有用吗?

真正在乎的人,真正能提供帮助的那些人,似乎没有什么时间去关心虚拟社交网络上的这些事儿,

毕竟他们活在真实世界,或正在援助人道主义组织帮助战火中的叙利亚,或正在斯里兰卡救援那些伤者,或者正在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而苦做设计图。

还有一些人,他们得知了这些痛心的消息,他们明白更加明白了生命的重要性,他们更加了解到未来的不可预知,他们沉默地选择实实在在的生活。

这一次,也让我们带着对斯里兰卡的祈福,珍惜现在,好好生活。

社交网络从不是我们生活最重要的部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