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乱伦的孩子都要生禁止堕胎!9102年的美国..

1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15日 13:44 来源:留学生吐槽君

话说,

当地时间5月14日,特朗普铁杆粉丝州——阿拉巴马州的参议院以25票对6票通过了一项几乎全面禁止堕胎的法案

这被称为美国史上最严格的反堕胎法案。

这项法案禁止几乎所有堕胎,强奸乱伦怀孕也不允许堕胎,除非是为了防止对妇女造成严重的健康风险而必须堕胎。因此该法案基本上是全面禁止堕胎

现在,该法案已提交给州长,共和党人凯伊维(Kay Ivey)的桌面上。如果她签字同意通过,该法案将成为法律。

根据众议院314号法案上的“人类生命保护法”,该法案把堕胎定为犯罪,将堕胎重新归类为a类重罪,医生可被判处最高99年监禁

这个法案一推出,立马引起各界激烈的反对声音。

其中包括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Civil Liberties Union)生殖自由项目的高级律师,亚历克莎·科尔比-莫里纳斯(Alexa Kolbi-Molinas)。

她在投票后给CBS新闻频道(CBSNews)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当政客们为了政治利益而危及女性和医生的生命时,我们不会袖手旁观。

亚历克莎对州长警告道:“如果你签署这项危险的法案,使之成为法律,我们将在法庭上看到你。”

《每日邮报》报道,就连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称:“妇女的权利遭受到了攻击。”

网友们纷纷在网络上吐槽,

有网友发现其中22个投了反对堕胎的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都是男性。

一网友讽刺道:“我看到他们有些共同之处,但我就是说不出。”

“即使我不是来自也没有住在阿拉巴马州,但是请不要通过这个法案。我不会堕胎,但是我也希望别的女性能够有这个选择权去决定自己想不想堕胎。而不是由男性为我们决定,这是错的,请做正确的事。”

不管反对者的呼声有多高,近年来,禁止堕胎似乎逐渐成为美国的趋势,尤其是许多共和党控制的州都推出严格的反堕胎法。

就在上周,共和党的乔治亚州通过了“心跳法案”——孕妇怀孕6周后能感知到胎儿的心跳,因此怀孕6周后禁止堕胎,这是今年第四个州通过该法案。而乔治亚州成为第六个禁止怀孕6周后堕胎的州。

而在乔治亚州通过法案之后,众多女性愤怒地抗议和谴责,其中就包括好莱坞女星AlyssaMilano。她在网络上号召女性不要进行性生活,直到“我们能够多会自己身体的自主权”——她呼吁大家进行“性罢工”

很多女性都参与到这项号召中,支持她。目前为止,推文得到一万多次转发,评论点赞也超过九万多次。甚至连三家影视公司也受其影响,表示不会在乔治亚州拍摄电影和电视剧。

争取堕胎权的里程碑

女星Alyssa号召女性争取自己的权益,就像多年前,一位化名Jane Roe的女生一样,与最高法院抗衡争取自己的利益。

在1969年,在禁止堕胎的德州,一个名叫McCorvey的女性,化名Jane Roe,因为无力抚养孩子而试图堕胎,因为没有合理理由,她当时试图谎称自己被强奸,但是因为没有证据而计划失败。

她随后起诉达拉斯司法长官Henry Wade,指控德州禁止堕胎的法律,侵犯了她的隐私权。再之后,因为地方法院没有禁止德州的反堕胎法律,她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诉。——这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罗伊诉韦德案。

当时的McCorvey举着牌子:堕胎是一个女性的权利。

当时的McCorvey和她律师

197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7票赞成2票反对承认女性堕胎权受到宪法隐私权保护,判决当时德州关于堕胎的法律违反宪法。

此外还对堕胎的限制采取三阶段标准。

在怀孕前三个月,由于胎儿不具备“独立存活能力”,所以女性可以参考主治医生意见之后自行决定是否终止妊娠。

怀孕三个月后,政府将限制堕胎,除非是对女性健康有威胁。

而在最后三个月,胎儿有“独立存活能力”,所以政府为保护潜在生命的利益,除非危及母体生死,否则将限制堕胎。

反堕胎成为政治话题

在罗伊诉韦德案之后,堕胎权问题开始成为美国公共政策的议题,民主党和共和党要争的一块皮。

而且就像枪支管控问题一样,“反堕胎”一直都是使民众议论不断,非常敏感的话题。

无论这股反堕胎热潮是否会再度升温,争议双方的论点其实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生多大变化。主要派别有生命派和选择派。

生命派(Pro-Life),这派的观点是即使未孕育成人,胚胎也是有生命的,不应该被随便扼杀。堕胎等同于杀人,是一种犯罪。

选择派(Pro-Option),这派的观点是女性有权决定自己的身体,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堕不堕胎。

美国关于堕胎的政策,也受到了不同派别的总统的影响。

其中1980年,属于生命派的美国第39任总统卡特通过“海德修正案”,规定不可以使用联邦政府的资金进行堕胎手术,除非孕妇面临生命危险。

第40任总统里根的反堕胎立场很明显,他任命“生命派”大法官,禁止堕胎诊所为他人提供堕胎信息及咨询服务;禁止研究胚胎组织;禁止妇女在世界任何地方的美军所属的机构堕胎;禁止美国为任何有堕胎咨询的国际家庭计划项目进行援助。

一直到克林顿政府时期,选择派的声音才慢慢开始壮大起来。克林顿废除了里根布什时期的多向法律,要求国会将堕胎纳入全民健康计划和政府财政预算案中。

克林顿之后,小布什,奥巴马执政期间,关于反堕胎的争议不断,两派的力量相当。

反堕胎主义=恐怖主义?

不仅仅在政治舞台上,两个派别的政治家们在斗智斗勇。民间,生命派和选择派的人也没闲着。

生命派中衍生了一批极端反堕胎主义者。他们视反堕胎为他们的终生使命,用尽各种办法去阻止怀孕女性堕胎。

就像电影《朱诺》里面,意外怀孕的少女朱诺计划去医院堕胎。医院门口反堕胎的宣传:

The baby has fingernails (宝宝已经有手指甲了)……

还有反堕胎主义者手里举着牌子:No Babies Like Murdering(堕胎等同谋杀)

嘴里喊着:All babieswant to get borned(所有婴儿都想到这世界上)

像电影中的反堕胎少女的举动已经算是比较“温柔”。

而有些反堕胎极端主义者,甚至把矛头指向实施堕胎的医生。他们时常受到各种合法或不合法的骚扰,威胁恐吓甚至暗杀。

乔治.提勒(George Tiller)是堪萨斯一位非常少有的能提供孕晚期人工流产的医生。他的诊所为怀有畸形胎儿以及继续妊娠会导致生命危险的妇女提供帮助。

二十余年来他的诊所一直受到来自反堕胎组织的抗议,甚至袭击。

1993 年,一名抗议者曾用枪射伤了提勒医生的双臂。

提勒一直以来承受着巨大压力坚持进行这项可以改变众多女性命运的工作。

反堕胎主义者视他为眼中钉,称他为婴儿杀手提勒(Tiller the BabyKiller)

甚至还建立网站,把他和希特勒(被称犹太杀手)放在一起。

2009年5月31日,当提勒医生去常去的教堂里做志愿者服务的时候,被一中年白人朝着头部开枪射杀。

而在提勒医生被杀后,网页还修改成——婴儿杀手提勒(不能再谋杀婴儿了)。

瞬间让人毛骨悚然。

在2015年,牛津大学出版社把DavidS. Cohen和Krysten Connon发表的《Livingin the Crosshairs: The Untold Stories of Anti-Abortion Terrorism》出版成书,里面涵盖了与反对堕胎的恐怖主义有关的数不清的故事。

在书中,实施堕胎的医生以及诊所的声音第一次被广泛公开, David S. Cohen和Krysten Connon在全国范围内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反堕胎主义者骚扰袭击的目标不仅是堕胎程序提供者本身也可能会是他们的家庭,邻居。这种有针对性的骚扰给受害者内心带来巨大的恐惧,以致他们换工作。对另一些人来说,他们更加积极,这也加强他们的帮助需要者堕胎的决心。

作者David S. Cohen和KrystenConnon也在书中提出一些关于法律和社会的改革,既可以改善被骚扰者的生活,其中最重要的是重新定义这种极端的行为,他们已经不仅仅是反堕胎的抗议,而是恐怖主义。

据反堕胎法案的反对者称,反堕胎法案的通过,让堕胎非法化,并不能阻止堕胎的发生,这只会让堕胎变得更不安全

除了受到民间反堕胎组织的威胁阻碍,甚至在一些保守州,诊所和医生都面临巨大的困境...

比如很多医学院不提供堕胎的训练;

产科医生在做住院医时受过训练但却并不能真正实施,因为他们所在的医院通常不允许堕胎;

地方政府对诊所提出手术室安全标准级别的不合理要求,并以各种理由不与发放各类许可证等...

图片显示自2011年来多个州多数提供堕胎服务的诊所相继关闭。

这样的环境下,能够提供堕胎的合法医院变得非常少,而且价格也变得十分昂贵。

所以一些没有资金的,尤其是意外怀孕的少女,只能到一些非法的诊所进行堕胎。

其中危险程度不言而喻。在堕胎手术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大出血,血压升高等危险情况,而一般非法的小诊所是无法处理的。

甚至设备连消毒的程序都没有,女性堕胎而感染艾滋病的新闻也有时常报道过。

而且术后留下的一系列后遗症也会让她们的人生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根据这次阿拉巴马州的反堕胎法案,甚至连强奸或乱伦的受害者都不能进行堕胎,让她们要把孩子生下来。

怀胎十月后,这样带来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而且还是精神上的折磨。

那么多年,

反堕胎主义的生命派与支持堕胎的选择派一直抗衡,

这场政治上的“战争”没有输赢,

因为输家一直都不是他们,

而是那些连自己生育权都不在自己手上的怀孕者...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