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遭美封锁背后藏问题 港媒:备胎计划不乐观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22日 11:58 来源:多维新闻

美国官方在对华为发出禁令后,谷歌也“遵从指令”,停用给华为的部分服务。该举措虽然对中国国内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对中国海外市场的用户却是致命打击。华为官方透露,最快2019年秋天,最晚2020年春天,华为自己的操作系统(Operating System,简称OS)将可能面市。但该操作系统的面世,也必将面临诸多挑战。

目前,中国国内具备完全自主研发能力的厂商十分有限,无论是硬件层面还是软件层面,大部分都是基于开源代码进行改进。中国国产自研技术需要更多“科技自立”的中国科技公司站出来并有所作为。从芯片到操作系统,华为面临的压力愈来愈大,如若技术难以自立,何谈企业自立?

港媒5月21日刊文分析了华为现在的境遇以及未来规划等。

华为最近发生了什么?

5月15日,美国政府要求美国供货商必须特批才能向华为出售商品。华为的美国供应链遭到打击。

5月20日,“谷歌暂停支持华为部分业务”等消息传出,谷歌发言人表示暂停部分业务是在“遵从指令”。

20日随后,美国商务部官方网站发布:给华为及其合作伙伴90天的“临时许可”。该发布称,这项安排是为了给“相关部门和公司提供进行调整的时间”。

“手机操作系统”

操作系统是管理和控制计算机硬件与软件资源的计算机程序,是直接运行在“裸机”上的最基本的系统软件,任何其他软件都必须在操作系统的支持下才能运行。

目前可使用较多的手机操作系统有Google公司的Android系统、苹果公司的iOS系统、诺基亚的Symbian系统、黑莓公司的BlackBerry系统、微软公司的Windows Phone系统(包括Windows Phone 7、Windows Phone 8和Windows 10 Mobile)等。

据凯度移动通信消费者指数显示,2019年3月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市场份额中,安卓以绝对优势位列第一(78.25),iOS位列第二(21.7%)。


谷歌宣布对华为暂停部分业务后,华为称即将启动B计划予以应对

什么是“开源版本的安卓操作系统”?

开源,全称为开放源代码。开源软件最大的特点是开放,也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得到软件的源代码,加以修改学习,甚至重新发放(在版权限制范围之内)。

开源就好比公开一栋房子的结构图纸,有了图纸的人可以拿这份图纸建造一栋一模一样的房子,也可以叫懂行的人帮你优化原来的设计,造一栋新版本的房子。没有开源就好像没有结构图,要仿造一栋房子只能仿造表面相似,结构性能可能相差很远,可能根本经不住用户多堆一点东西就变形垮塌了。

Google做为安卓的推动者,其实开发了两块代码。

第一块是Android Open Source Platform(AOSP)。AOSP就相当于上面提到的房子的结构图,这里面包括安卓系统的内核,以及部分基础的用户功能。由于安卓内核是基于开源的Linux(Android系统的母体),这一部分代码必须是公开的,而且大家可以免费使用。

另一块代码则不然,也就是如今叫做Google Mobile Services(GMS)的谷歌移动套件。通俗的说,就是把谷歌提供的各种基础功能和软件打包在一起,提供给开发者和用户,这块代码是纯商业软件,不受开源的限制,是谷歌的核心利益所在。

事实上,Android的成长壮大并非只得益于谷歌一家公司,而是全球上下游企业合作开发与努力的结果,这也是Android开源的原因——Android其实不能算谷歌一家的私产,不能完全是谷歌说了算,因为即便是Android系统的内核Linux也是全球各大软硬件厂商一同开发优化与贡献的结果。

数据显示,自2005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400家公司的大概15,600名开发人员为Linux内核做出了贡献。

基于2017年的报告显示,来自500多家公司的4,300多名开发商对内核做出了贡献,在2017年 Linux内核部分的贡献情况的名单中,英特尔稳居第一名,其次是红帽、Linaro、IBM、 consultants、三星、SUSE、谷歌、AMD等。华为仅次于Oracle。

在2017年,Linux内核代码,谷歌贡献度是3%,而华为占1.5%。

华为为优化安卓系统所做的努力不可小觑。

从2016年11月华为联合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网易四家企业共同发起的安卓绿色联盟,到2018年华为发布 “吓人的技术”GPU Turbo用以提升手游性能并降低功耗,以及谷歌将华为开发的解决存储碎片化问题的F2FS(Flash Friendly File System)文件系统吸收到安卓原生版本中,再到2019年4月华为发布“方舟编译器”,华为一直致力于解决现有安卓这座桥梁并不顺畅的顽疾,是对安卓真正深度的优化与革新,可以说为安卓产业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谷歌停用给华为的部分服务对用户有什么影响?

5月20日,谷歌宣布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这意味着华为只能使用开源版本的安卓操作系统,无法访问来自谷歌的专有应用程序和服务。

此举对中国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在中国销售的Android手机没有谷歌服务和应用,有其他替代品。华为将继续通过Android开源项目AOSP获得免费使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权利。

然而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如果采用安卓系统,厂商基本都内置谷歌服务。例如谷歌的chrome浏览、Gmail邮箱、google play应用商店以及谷歌地图等。国外用户甚至将没有内置谷歌服务的安卓系统称为“盗版”系统。

禁用谷歌服务后,华为手机的海外用户将面临“窒息”。首先,华为手机系统只能等安卓开源版本更新后才能更新;第二,用户将无法使用Google移动服务(GMS),包括Google Play商店、Gmail、搜索、谷歌地图、谷歌相册,YouTube、推送通知、用户数据云存储等一系列明星级应用和服务,因为这些服务不受开源授权协议的保护,需要与谷歌达成商业协议,而这些应用和服务的可替代性也极小;第三,其它需要基于Google账号的APP将无法登陆,用户或丢失此前存储的数据。欧洲是华为的第二大市场,可能因此受到重创。

谷歌此举对安卓系统自身有什么影响?谷歌会在未来将安卓私有化吗?

如前所述,Android是众多上下游企业长年累月合力推动优化的结果,具有一定的公有性质,如果限制某些厂商不能用Andriod,显然也难以避免让其他ODM(原始设计制造商)厂商、芯片厂商甚至软件开发商的利益以及上下游企业的利益受损,基于各自未来前景与利益考量,上下游参与开源联盟的企业也会抵制谷歌破坏开源协议的行为并作出一定的反制措施。至少,在对Linux内核代码的优化与贡献上的动力会降下来。厂商们会人人自危,全球的手机厂商可能再也不敢用Andriod,那么结果就是各自搞自己的系统或者重新扶持一个开源系统。这可能会导致Android逐步走向衰落。

因此,谷歌在未来将安卓私有化的可能性很小。

一方面,它会遭遇到来自开源联盟内厂商的极大阻力,牵涉到上下游利益相关的厂商也会考虑合力推出一个真正公有、开放、有合理、开放授权机制的新系统出来替代它。 另一方面,随着Android生态一路壮大,谷歌虽然是Android阵营的盟主,但却无力独自完成整个 新Android系统的开发、适配,和分发工作,并且越来越依赖合作伙伴。也就是说,随着Android生态壮大以及深入发展,它需要集合越来越多的芯片供应商、运营商以及 OEM(原始设备制造商)厂商共同努力来突破瓶颈,华为等巨头厂商的贡献非常重要,因为它深入参与到了整个Android系统从基础代码到终成型的过程之中。

因此,谷歌如果对特定厂商尤其是华为这种头部大厂实行限制,本身就是分化自身的阵营,影响Android的优化进度与新系统开发,也降低自身阵营的实力与市场份额。

华为备用操作系统现状如何?转正可能性有多大?

“备胎”能否成功?

从历史出发去寻找答案,备胎的前景并不乐观。

在智能机10年的历史短河中,涌出的OS如过江之鲫。既有传统厂商诺基亚推出的 MeeGo、三星推出的Baba以及联合英特尔研发的Tizen OS、黑莓自己的Blackberry OS, 又或者是科技巨头微软的Windows phone、阿里的Ali OS、惠普的Web OS,小清新的Firefox OS、安卓之父安迪·鲁宾的二次创业作品 Ambient OS,死掉的系统不少于10个,挥发的资金超过了百亿美元,数万研发人员的心血就是无法成功。为什么?这是每一个创业的人问自己的问题,也是每一个围观者试图参透的问题。

从iOS成功的经验来看,“生态”始终是其强调的构建智能机市场的核心要素。智能机的操作系统本身在使用时并不具备绝对的差异性,但是底层架构的区别以及基于架构开发的软件应用正是决定了使用者人数多寡的决胜因素。 以“死亡系统”中有名的Windows phone复盘,微软为了推广自己的操作系统不可谓不用心,但是应用开发者对其支持过于缓慢,例如微信和支付宝这两个重磅的应用产品,版本号始终落后iOS和安卓两个序列,使得用户的使用体验极其糟糕,也无法体验新的产品功能,久而久之便被用户抛弃;反过来说,用户数量的稀少(后发劣势),也是应用开发者将WP用户优先级放置在较低层级的原因。

过去几年,华为在手机操作系统的硬件和软件层面均有所准备,即便是与谷歌一直处于“友好合作”的状态,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表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一旦发生了我们不能够再使用这些(来自Google和微软的)操作系统的情况,我们就会做好启动B计划的准备。

事实上,早在2012年,当美国对华为和中兴展开调查时,华为就开始研发 Android 替代品鸿蒙(此前被称为麒麟OS),2016年仍在开发该系统。关于鸿蒙,有消息称,该操作系统是基于对开源系统Linux的优化,并已部分用于华为手机中。一直以来,鸿蒙 OS 被认为是华为在手机操作系统层面的备用方案,对外曝光的信息不多,但仍然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任正非曾说过:“如果说其他操作系统都给华为一个平等权利,那我们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为什么不可以用别人的优势呢?”

国际市场研究公司 CCS Insight 曾预测:华为将在2022 年发布移动操作系统是真实存在的。面对如今的这一局面,不少用户猜测:华为的鸿蒙OS系统恐怕要提前亮相。据余承东透露:“最快2019年秋天,最晚2020年春天,华为自己的OS将可能面市。”

虽然华为的鸿蒙OS可能已经做好准备,但是它的软件生态圈近乎没有,毕竟鸿蒙OS出现的时机不是智能机的普及初期,与其他各大厂商的软件兼容可能也存在磨合期。现在的鸿蒙OS只能作为备选方案,是华为战略意义上的备用手机操作系统。

从恶劣的角度来看,华为已经做好背水一战的准备,但关键的问题是,核心应用程序的开发公司们是否会予以鼎力支持?主流的用户群体能否忍受落后的应用版本?以及同等硬件配置下,华为手机的用户体验能否跟得上安卓对手们?

毕竟做一个操作系统真的不难,难在应用生态的繁荣,难在确保软硬件融合的系统体验。如何确保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如何将一个空壳平台吸引更多应用开发者进来开发软件才是关键问题。

曾经,网传的“Fuchsia”系统其实只是谷歌联合各大厂商一起研发的,未来从根本上取代安卓的一种全新操作系统,它将兼容安卓、Chrome OS,并且支持ARM和X86体系,是谷歌一统各大智能设备的平台野心,华为仅仅是参与联合测试——根据谷歌官方的声明,这类大系统的研发还需要3年才能上线。

这对华为来说恰恰是致命的——Fuchsia很可能不再是开源系统,华为将来可能面临无法使用Fuchsia的困境。悲观来看,这场“绞杀”留给华为的时间窗口也许只剩下不到3年。

华为打算怎么办?

5月20日,华为第一时间就谷歌暂停与华为部分业务合作发布声明,表示“华为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未来华为仍将持续打造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全场景智慧生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因为法律限制,华为在中国使用的Android操作系统并未使用任何Google原生服务,而是使用了华为自家的众多云服务,以及软件商店。这些服务和商店的设计也都符合了中国国情,不过场景转移到国际市场,要如何说服既有客户转移到华为自家的服务,恐怕具有相当的难度,尤其是Google地图、YouTube等平台,具有无可取代的优势。其他像电子邮件服务、云存储、云相片库等基本上华为可以自行建立,难度较低。

那么或许华为可以重新挑选合作伙伴,比如说抖音平台已经在全球占有一定的份额,是个准全球化的产品,若能够与抖音国际版合作,或可取代一部份的Google影音平台的受众。

至于在地图方面,Google Map是全球最受欢迎的地图,其上面的地理信息服务与导航功能被广为使用,但地图软件其实相当多,即便是国内的百度地图之流的产品,其实也能提供一定的服务替代功能。

但是中国地图厂商缺少了全球范围的卫星地图,也缺乏各种除了中国地区以外的本地化地理信息服务,甚至像搜狗地图或腾讯地图,更只有提供中国范围的地理信息。那么或许百度会是个可能性比较高的替代品,虽然少了部分功能,但至少提供了全球范围的基本地图信息,也具备一定程度的导航能力。

当然,华为也可以选择自行发展地图软件,但是地图内容要从无到有建立起来,需要非常高的成本,以及相当长的时间,要做到像Google这样详细的程度,那更是几乎不可能,若考虑到短期之内就必须上线提供服务,那么找现有的厂商进行合作还是比较合理的选项。

虽然微软或其他外商也提供相当细致的地图服务,但这些厂商将来也可能把华为作为禁止合作的对象,因此国际地图厂商就要排除在可能合作对象之外。

即便华为在Google服务寻求到替代品,但全球范围市场肯定还是会遭受严重的打击。虽然不至于第一年国际市场份额就完全丧失,但依照国际市场的消费习惯,越先进的国家和Google服务绑的越深,这些国家肯定会首先抛弃华为,而在开发中市场或落后国家中,对Google服务认知不是那么深的,就有可能接受华为提供的替代品。

也因此,首当其冲的就是华为高端产品业务。为了填补这些多出来的产能,华为肯定会回头大力耕耘本土市场。

另一方面,这也为其他中国国产手机品牌带来了机遇。OPPO,vivo,小米等手机厂商对安卓系统的优化改进也做了不少贡献。未来,他们可能占领欧洲市场。

进入无忧资讯《孟晚舟引渡案》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