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何孤身挖出了中国镇压穆斯林证据

9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26日 20:17 来源:华尔街日报

德国学者曾德恩通过在网上搜罗数据,揭露了新疆拘留营中的被拘者人数。他说:“我清楚感到是上帝在指引我做这件事。”

曾德恩对新疆拘留营以及针对维族人的监控的研究引起了政府、学界和媒体的注意。图为曾德恩在奥斯陆做演讲。

在德国一个名叫科恩塔尔的郊区小镇,一位重生基督教徒及人类学家孤身坐在一张窄小的书桌前勉力工作。他的研究促使中国与西方爆发了数十年来有关人权问题的最严重冲突。

这位学者名叫曾德恩(Adrian Zenz),他在中国互联网的隐秘角落里锲而不舍地搜罗数据,揭露了中国新疆地区如火如荼的安防建设,以及突厥穆斯林后来遭遇的大规模拘留和监管。他的研究指出,中国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在新疆修建拘留营,打造高科技监控网络,并招募警察来管理这些设施。

他最具影响力的工作始于去年2月,当时一名中国外交官否认了关于拘留营的报道,还建议记者相信北京方面的说辞。

“我觉得很不痛快,”这名44岁的德国学者表示。“我心想,‘好吧,让我来一探究竟。’”

曾德恩发现了一系列招标文件、预算方案及其他文件。人权组织、学者和外交官指出,这些文件表明,拘留营的建设在某种程度上是共产党强制同化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运动的一部分。

曾德恩最初估计拘留营里关押了多达100万人,这个数字得到了美国和其他一些政府的认可,但中国予以否认。曾德恩也曾前往美国国会和加拿大国会作证。

去年8月,中国外交官不再否认拘留营的存在,而是改口称拘留营是打击恐怖主义所需的职业培训中心。专家和活动家们说是曾德恩的工作促成了这次罕见的“变脸”。

“他的工作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中国民族政策专家莱博尔德(James Leibold)表示,他曾与曾德恩共事过。“最终,中国政府因此改变了态度。”

另一些研究人员也揭露了这场运动的一些关键层面,他们的研究还凸显出,要查明中国当局希望掩盖的事件,一些非常规的方法往往很有效,也越来越有必要。

温哥华的中国法学院学生Shawn Zhang将谷歌地球(Google Earth)的卫星图像与建筑招标文件中的详细信息进行了比对,找出66座拘留站点的图像证据。

美国人布宁(Gene Bunin)是一位瑞士数学博士肄业生,曾在新疆学习和生活。通过与哈萨克斯坦的活动人士合作,他与一些在拘留中失联的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的亲属接触,收集到了证词。

曾德恩拥有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但他也是局外人。他不是新疆问题专家,只在十多年前去过那里一次。他的研究基本靠自掏腰包,收入来自一份副业——在一家德国视频流媒体创业公司里做程序员。

布宁称,曾德恩对政府资源的细致搜索是不可或缺的,“因为这是中国最难以反驳的一类证据。”

新疆有1,200万维吾尔人,其中一些人参与的暴力分裂活动偶有发生。几十年来,中国政府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维稳。五年前,该地区爆发了一连串恐怖袭击,中国政府将其归咎为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影响,随后中国主席习近平下令展开新一轮打击。

相关工作包括警力部署、密集监控和思想灌输。起初中国政府还是秘密行事,但近几个月来,官方将这些拘留营描绘为反恐新手段,前来探访的外交官和记者都必须经过筛选,组织的参访行程也受到严格管制。

中国政府从未对曾德恩等人的调查结果作出直接回应。记者询问新疆政府和中国外交部对这名学者工作的看法,也未得到答复。

去年,新疆一座在建设施的瞭望塔和围栏,该设施正式名称为职业教育中心。

曾德恩的博士论文是关于西藏教育问题的,他说自己对中国的少数民族有一种亲切感,因为他们在精神上似乎更加开放。曾德恩原本是天主教徒,后来在华盛顿的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做交换生时遇到了一名美籍韩裔浸礼会牧师,于是改信了基督教。曾德恩说是信仰在推动他前进,2012年,他与其美国岳父合着了一本重新审视《圣经》中的“时间终结”(end-times)的书。

“我很清楚感到是上帝在指引我做这件事。我可以这样说。也不害怕这样说,”曾德恩说道。“新疆的事让我的工作发生了变化。它变得像是一种使命,或是神职。”

去年12月,曾德恩在奥斯陆参加专题讨论会。

曾德恩的大部分研究都是在斯图加特郊外科恩塔尔镇一所房子里完成的,这栋他曾经租住的房子位于伊曼努尔·康德街和赫尔曼·黑塞街交汇处。直到最近,他还在欧洲文化与神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教授研究方法。

2016年,曾德恩在网上发现了一些招聘广告的缓存页,显示中国正扩充藏区的警察队伍。这一发现引起了莱博尔德的注意,他问曾德恩能否找到关于新疆的类似数据。

“凌晨三点,他给我发来邮件,说‘看看这个’,‘这里全都是’,”莱博尔德说。

通过与莱博尔德等人的合作,曾德恩开始发表揭露新疆地区维稳力量建设的研究报告。

看到中国驻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总领事对于拘留营矢口否认,曾德恩开始全心投入对这类设施的调查。去年5月,总部位于华盛顿的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发表了一份报告,他估计各处拘留营关押的总人数大概在10万到100万出头之间。

他给出的区间高值被广泛引用,联合国(United Nations)小组的专家们去年8月就中国的拘留营问题提出谴责,当时也引用了这一数据。这个数字也引发了争议,一些学者质疑其准确性,中国方面则表示不屑。

在给出这个预估区间之前,曾德恩搜集了各种各样的资料进行判断,从日本媒体给出的部分拘留数字,到一名新疆安全人员提供的信息等等。他将这些信息与此前曾被拘留的人的证词以及他挖出的隐含拘留营规模与数量的文件信息进行了交叉比对。

“就像收集拼图一样,”他说。

今年3月,曾德恩在日内瓦的一场联合国座谈会上给出了一个更高的估值上限:150万人。他说这个数字是推测来的,依据是拘留设施的持续增加,以及亲属被拘留的流亡维吾尔人的普遍说法。

“中年人群体都遭到拘留,接受再教育,”他说。“人数十分庞大。”

中国政府也在着手清理一些网站文件,曾德恩因此失去了赖以查阅的重点渠道,工作变得更加困难。曾德恩表示,有时他收到的媒体采访要求和政府邀请多到让人疲于应对。

去年9月,警察在中国新疆的一处拘留所附近设置路障。

他也认识到,像这样因为一名学者掀起全球大讨论的事并不多见,他感受到了自己肩上的担子。“我很多工作都是面对的数据,不必投入感情,”他说。“但也有些时候,我会忍不住落泪。”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