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细节更新!章莹颖案检方还原完整作案细节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13日 19:29 来源:华人生活网

6月12日,嫌犯克里斯滕森在法庭上承认两年前杀害了章莹颖。

检方同时在法庭公布的录音证据显示其杀害章莹颖的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心痛的同时,相信每个人在心中都问过同样一个问题:凶手为什么杀人?

罪犯克里斯滕森,曾是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物理博士。

或许在美国读博士的华人很多,但是实际上对于美国人来说,能选择读理工科的博士,很多人是真心对研究感兴趣的。

凶手在大学期间完成了一项研究瑞士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数据研究项目,这让他开始走上了“科研之路”。

昨天法庭上,他的律师替凶手大打“同情牌”,这听起来滑稽又令人愤怒。

但也从另一方面,阐述了凶手是如何从一个高智商的学霸变成了嗜血的恶魔。

恶魔的转变

克里斯滕森出生并在威斯康辛州stevens point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中长大。

这是一个只有2万多人的小镇,因为地处于威斯康辛州中北部,几乎这座城市保留了很典型的美国中西部人的价值观。

妈妈平时不上班,照料家中三个孩子,爸爸是建筑工人,虽然生活忙碌,但是周末有时间带孩子们去学学兴趣班,或者去天主教会做做礼拜。小镇没有太丰富的日常生活,但是人们过得都较为惬意。

这一切美好都因父母的离婚而打破。

他从小生活的老房子以10.75万美元的价格抵押给了银行还贷,不过学习还算不错的克里斯滕森这个时候并不是很在意。

因为他已经和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准备结婚了。

2010年,高中同学米歇尔答应嫁给克里斯滕森,2013年克里斯滕森如愿申请到了香槟伊大物理系博士班。

此时的生活平淡但也还算正常,但是2016年妻子萌生了离婚的念头,2017年3月,他的妻子正式通知他要离婚,这让克里斯滕森感到备受打击。

2天后,他到了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他对一个实习生坦言,他有自杀和伤害他人的想法。

随后他开始接受心理治疗,妻子与他分居,他也在约会网站认识了新女友。

直到2017年6月9日,他的妻子跟新男友到他两人蜜月的威斯康辛州Dells度假。

他给现任女友电话,但是现任女友也忙着跟别人约会,那一晚上他没怎么睡觉,第二天一早,他去买了一瓶廉价的烈酒

这激发起了他酝酿已久的要杀人的怒火。

而这一天,章莹颖上了他的车,用他的话,章莹颖不是第一个女生,此前他曾锁定了另外一个猎物,但是最终那女生没有上车。章莹颖看起来很着急,英文也不太好,于是一切就这么开始了。

辩方律师说:完美风暴就这样展开,当天下午他把章莹颖骗上车后,就绑到公寓奸杀,并将尸体处理后丢在不知名的地方。

杀人后的冷血

残忍杀害了无辜女孩之后,这个冷血的恶魔,并没有丝毫的忏悔或者恐惧。

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当警方马上找到他询问时,他谎称案发时自己一个人在家打游戏。

警方根据视频监控,发现带走章莹颖那辆汽车右侧轮框上有一个小洞,经过再次回到克里斯滕森住处检查他的车辆,发现特征完全相同。

他最终被锁定为重大嫌疑人。

当警察再次询问他时候,他还是佯装什么都不知道。

当警方说掌握了监控视频时,他才深吸一口气说:我是曾经载了一个女孩,但因为我的车子转错一个路口,她很紧张要下车,我就让她下去了。

警方当天在他的公寓内找到了三处可疑的血迹,而这个血迹与章莹颖租住公寓内的毛发进行了DNA的比对。

随后的故事我们这两天讲了很多遍,他的女友被FBI要求佩戴录音设备进行取证,也因此有了最关键的检方证据(嫌犯口述的杀人细节)。

法庭上的眼泪

这个恶魔昨天留下了眼泪,但这眼泪并不是忏悔的眼泪。

相反,面对检方这么多铁证如山的证据,嫌犯昨天表现的相当镇定。

据昨天出庭的民众表示,他在聆听检方证据时,不时的用眼神扫视庭审席。

当检方讲到他的杀人细节时,他依旧面无表情。

而此时透过翻译机听到辩方律师表示被告承认杀害女儿时,章荣高与儿子低着头,没有表露太多情绪,但是他们的内心可想有多么心如刀割。

然而,在听到自己辩护律师描述其妻子提出离婚时,克里斯滕森竟然面露痛苦,随后哭了出来。

这眼泪不知是哭给前妻还是哭给他自己,但是无论他经历了人生多么不如意,都不是他成为变态杀人恶魔的理由。

大错已经犯下,此时他还有什么资格用“卖惨”再来博得同情?

嫌犯会不会死刑

本案选择在伊利诺伊州开庭,该州已经废除死刑8年。

但是检方认为情节严重恶劣,联邦政府要求被告处以死刑。

这样的情况以往在全美可参考案例很少。

但是也有可参考的案例,密西根州废除死刑已经百年,但是一名残忍奸杀女性的罪犯Marvin Gabrion最终在2002年被执行死刑。

还有当年实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凶手,也在麻州被执行了死刑,麻州也于1984年废除了死刑。

所以章莹颖案执行死刑的问题上或许会有阻力,但是可能性还是极高。

不过负责本案的华人王志东律师昨天也表示被告虽然承认杀人,但目前全案仍在审判阶段,并没有所谓认罪的环节,因此还不能说承认杀人就是认罪。

目前来看,辩方一开始就承认杀人,是最后孤注一掷想赌一把,我们希望陪审团一定要坚持住。


(2年间,章爸爸多次走入法庭)

看看坐在法庭上年迈的章爸爸,看看憔悴的章妈妈,本来年华似锦的女儿就这样没了,任何人都不应该再给凶手一丝一毫的怜悯,他不配。

检方完整还原了案件细节,小编坐在电脑前看着这些文字,止不住眼泪。

凶残,凶残,太凶残,这简直就是禽兽,不,连禽兽都不如。

700多个日日夜夜,对于苦苦等待乖女儿回来的年迈双亲;对于那些冒着酷暑开车一遍遍寻找的志愿者;对于无数关心此案的海内外华人,这个禽兽如今没有丝毫的悔意,他竟然还想继续苟且的活着。

此时,只有让他求生的愿望不能得逞,才能给这场惨案些许的安慰。

泪目不能止...上天你是否听到莹颖生命最后一刻的呼喊。

严惩恶魔,死刑!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