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全身颤抖健康成疑 欧盟末来到底该谁担当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0日 14:51 来源:多维新闻

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二(18日)在首都柏林迎接到访的新任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 外界原本关注两人在新局面下将如何处理乌俄两国经年未解的紧张关系。然而,正当两人参与两国国歌声中的欢迎仪式“例行公事”时,站在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身旁观礼的默克尔(Angela Merkel)竟突然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当时,她双唇紧合、两手紧握,希望能压止震动,却未能自控。

及后会见传媒时,默克尔笑指此是缺水所致,而她随后已马上补喝三大杯水。不过,此事却引起外界对于这位现年64岁、在位14年的实然欧盟领袖的健康状况产生疑虑。

默克尔此时健康出状况,在时机上甚为敏感。在德国方面,她除了辞任基民盟(CDU)党主席外,也表明将在2021年首相任期届满后退出政坛。然而,她亲手提拔的现任党主席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却不得党心、民心,上任后民望大跌。为了交接顺利、稳住基民盟的政治形势等,默克尔此刻实在不得离去——有超过六成德国民众也认为默克尔应继续留任至总理任期完满。

默克尔站姿明显僵硬不妥(图源:美联社)

在欧盟方面,如今更正值欧盟建制换届,无论是欧盟行政核心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还是欧洲央行行长人选等,都要在本年第三季前敲定。而欧盟各国领袖也将于本周四、五(20、21日)再次就人选分配的种种权力之争开展一场“幕后谈判”。

此刻面对右翼疑欧势力崛起、美国传统盟友关系不稳、英国脱欧、内部分歧不断、经济似走下坡的欧盟,实在需要默克尔的稳定手腕与纵横政坛十多年的权威。

不过,这一次默克尔咬紧牙关也未能压下自己颤抖的身体,已预示其去势已定。问题是,在这个欧盟关键时刻,未来有谁能接班?

马克龙的“欧洲复兴”

环顾欧盟各国领袖,最明显的接班人当然是高举“欧洲复兴”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这位41岁的年轻总统,是对欧盟最有理想的政治人物:从欧债危机以来仍未能确立的全欧金融系统整合,到建立欧洲军队的想法,无所不包。相较于脚踏实地的默克尔,也许马克龙更适合欧盟未来的需要。

其法国政党“共和前进”(La Republique en Marche)所属的欧洲议会第三大党“复兴欧洲”(Renew Europe,前称“ALDE”),在5月底欧盟选举中间偏右偏左两党失去议会多数之后,也成为了下届欧盟权力分布的造王者。此形势确为马克龙打下了权力基础。

马克龙与特蕾莎·梅(图源: VCG )

同时,在黄背心运动式微的法国,马克龙除了民望回升至约30%的水平之外,也在6月12日公布公务员、退休保障、社会福利等一系列改革。自言已走过“死亡峡谷”的他再次重振改革势头,誓要将其管治理想变为现实。

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碰撞

不过,像柏拉图一样手指理想的马克龙,要在现实上继承默克尔的衣钵,成为下一位人心所向的欧盟领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除了其为重振法国国势的国内基础改革尚未能说服民众外——根据最新民调,高达八成法国人认为马克龙在黄背心运动后未有改过——他对欧盟的理想,更使他成为欧盟建制眼中的“捣乱者”。

本周的欧盟峰会之所以预计未能就欧盟建制权力分布定案,主要原因也是出于马克龙的各种异议。

马克龙一直不同意“欧洲议会最大党提名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做法,因此极力反对默克尔所属欧洲人民党(EPP)所提名的人选、来自德国巴伐利亚的韦伯(Manfred Weber)。

面对马克龙的高调反对,默克尔也在党人压力之下,被迫明确表示支持韦伯。而在欧洲央行行长人选上,法德两国也因各有属意对象而争持不下。

路透社引述一位欧盟外交官指出:“马克龙要制造让默克尔能放弃韦伯的形势,然而他却在做相反的事,使她无法转身。” 这已不是马克龙首次面对“欧盟建制的现实”。他的“欧元区共同预算”理想被弱化为欧盟预算一部份之余,弱化后的提议也遭到荷兰,甚至德国等财政较为稳健的欧盟国家反对。

他本年在欧盟峰会的两次重大决定中——押后英国脱欧限期,以及开展对美贸易谈判——也是形单只影的反对派。其中,在脱欧问题上,他坚持反对意见,企图以说理方式压服他国,更让各国领袖开会至午夜,惹来不少怨言。

另外,为加入欧盟而不惜更改国号的北马其顿(North Macedonia)——该国原称“马其顿”,却因希腊反对,认为此称抢夺亚历山大大帝的后人地位,一直阻止该国加入欧盟——有传也因为马克龙认为新成员加入或将破坏其改革欧盟大计,而有可能愿望落空,为其他欧盟各国所不满。

话虽如此,马克龙的理想主义也许真能为惯于默克尔一个个危机务实处理的欧盟,带来未来的希望。不过,“实现理想”与“理想本身”差距甚大,前者要求务实考虑各方利害关系、愿意适时妥协的手腕,而非如法国全民大辩论的清谈说理。

马克龙这种脱离现实政治的理想主义,似乎在黄背心运动后也未有大变。即便是擅长灵活变通的默克尔,都也未能维持其所属欧洲人民党的声势,马克龙若抱持自己被不少人视为固执的理想主义,就更可能制造欧盟的撕裂。

此刻欧盟处于关键点,却是群龙无首,连最有潜力的马克龙也未能学懂现实政治的处事手腕,的确颇为令人堪忧。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