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朝团队玄机 中朝或试探性重启经济合作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2日 13:20 来源:多维新闻

6月20日,在与金正恩的会谈中,习近平指中朝需“拓展务实合作”,这或意味着,双方久已搁置的经济合作项目将试探性重启(图源:新华社)

北京时间6月20日,备受外界关注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朝鲜之行最终成行。而朝鲜街头25万民众列队欢迎的浩大阵仗,也再次向外界展示,中朝关系已重新回归到先前高度。不过,外界也想知道,在表面的盛情展示下,这场时隔14年的最高级别访问将为中朝关系达成哪些具体合作内容。

或许习近平此次访朝的随行人员中可以透露出一些信号。据新华社的报道,此番陪同习出访的有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部长王毅,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等。

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四人被称为习近平外访的“标配”。所以,何立峰的出现似乎不应令人感到意外,但若联想到中国加入联合国对朝经济制裁的现实,那么何立峰这位中国经济事物官员的随访,透露出来的信号或许是中朝之间数年前降温的经贸合作已到了重启之时。在习近平与金正恩的会谈中,有可能北京正在推动朝鲜在弃核的情况下,换取与别国在经济领域开展更深入广泛合作、以实现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

释放经济合作重启信号

在此次与金正恩的会谈中,习近平在“巩固政治互信”和“加强战略沟通”后,还提出双方需“拓展务实合作”。分析指,这主要是指中朝经济合作。而何立峰的出现,则似乎是随团人员人事上的印证。

在何立峰的背后,是国家发改委在中国国家机构中的地位。国家发改委一度有“小国务院”之称,作为政府调控市场的手,始终在中国的经济体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经历中共今年3月的机构大改革,发改委的职能虽已被大幅削减,不过发改委的官员由于其对宏观经济的把握和协调能力,仍然继续在中国经济决策中处于重要地位。

中国国家发改委在对外推进“一带一路”等中国倡导的经济合作议程时也扮演重要角色。比如,在2019年4月中国召开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以及2018年的中非峰会、金砖国家工商论坛等场合,何立峰都曾在现场落座。

因而,何立峰这样一位经济事务官员随同习出访朝鲜,联系到朝鲜近来发出的将施政中心由核武转移至经济建设上的信号,或预示中朝未来将在经济合作上有所动作,或探讨新的可能性。

习近平在访朝前于朝鲜媒体发表的署名文章中,也将“务实合作”作为中朝关系的“新动力”。习近平在文章中称,“要加强友好交往和务实合作,为中朝关系发展注入新动力”,“落实好业已商定的合作项目”。

经济合作也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此前四次访问中国或与习会谈的主题之一。此前,2019年1月,金正恩到访中国,在与习的会谈中,金正恩指“朝方认为中国的发展经验十分宝贵,希望多来中国实地考察交流。”

当时有分析指,围绕经济发展、解决民生问题向中国“取经”,是金正恩那次行程的考量之一。朝鲜在推动无核化进程中有许多进展,但美国主导的对朝制裁并未根本性松动。如何在新形势下推动经济的发展已经是金正恩的头等大事。

从高潮中跌落的中朝经贸合作

中朝经济合作并非没有基础。先前,中国与朝鲜都曾有意加强双方的经贸关系,围绕经贸合作实现了高级别互访。2012年8月,时任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张成泽亦曾率团访问中国,会见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推动中朝经济合作。2013年9月,时任中国吉林省长巴音朝鲁曾率团访问罗先市,推动中朝罗先经贸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商贸物流等项目,并透漏称,中国“国家有关部委高度关注中朝罗先经贸区发展,支持有关基础设施建设。”

因而,中朝的经贸合作曾经在2012年至2013年短暂的时间内达到一个高潮。其中的标志性动作是,2012年10月26日,中朝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的罗先(罗津-先锋)经济贸易区管理委员会揭牌。

罗先经济贸易区毗邻中国吉林省延边地区,被视为朝鲜对外招商引资,寻求交流与合作的一个重要窗口。当时有消息称,在朝中罗先共同管理委员会内,中国吉林省拟增派100名省级公务员,支援罗先特区的开发。

当时,中朝合作也包含一些大手笔项目。2012年8月,韩国《中央日报》曾报道称,以中国招商局集团牵头的国有企业联盟获得了罗先特区三个码头的50年租住权。

而中国官方媒体对于中朝经贸合作也充满乐观情绪。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当时曾发文称罗先活跃着不少中国商人,很多路标、饭店、商铺都用中朝两种文字标注,市区内也不时能看到中国牌照的车辆。人民币在这里很受青睐,不少宾馆、饭店、出租车等都接受人民币付账。

不过,随着被称为朝鲜“改革派”的张成泽2013年12月以“叛国罪”遭处决,此前日益热络的中朝经贸合作似乎陷入一个低谷和停滞期,在中国官媒中也很少再见到对双方经济合作进行介绍和表达乐观情绪的报道。而随着2016年中国加入联合国对朝制裁,中朝原本的贸易额也急剧减少,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2017年中朝贸易额为505,515万美元,2018年为243,079万美元,同比减少了51.9%。相比于2014年最高峰的638,956万美元,更减少了六成。

北京将谨慎推进中朝经济合作

2018年4月,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摒弃此前“核武和经济并行”的双轨发展规划,转而提出了“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路线。2019年4月,金正恩在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时再次强调,朝鲜“面临的主要任务是集中国家的一切力量进行经济建设,夯实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

朝鲜可能的“改革开放”经济前景为北京为中朝关系注入更多合作内容和稳定力量带来契机。

不过,鉴于中朝经贸合作先前的“受挫”经历,加之朝鲜自身“改革开放”路径仍在探索中,以及双方经济体量的巨大差距,或许北京对于开展中朝经济合作仍然持慎重态度,以免推进过速反而干扰两国关系。习近平强调“落实好业已商定的合作项目”,或许透露出北京目前并无打算推出新的中朝合作项目,将既有的合作项目(如罗先特区)落实好,便已不容易。而何立峰随从习近平出访朝鲜,也是从人事上透露出来的信号。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